「No name」相關文章

能源轉型的公民參與之路

2019-07-18

2018年年底,台大風險中心針對台灣民眾能源態度及認知的調查 ,顯示台灣有高達82%的民眾關心能源政策的發展,但有將近五成的民眾認為核電是台灣主要的發電方式,且並不清楚政府在2025年再生能源有超過20%的政策目標,這在在顯示台灣多數民眾對日常能源的使用認知有很大的誤解,同時,能源轉型的公民參與和政府發展再生能源的目標與進程上相比有很大的落差,凸顯出公民想要參與國家能源轉型,...

透視嘉磷塞

2019-07-15

為什麼孟山都公司,要為一位癌症末期的美國校工,付出數十億台幣的鉅額賠償金?這起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訴訟案,引起全世界注目。燕麥、小麥、大麥、黃豆,各式各樣的雜糧和嘉磷塞有什麼關聯?為什麼歐盟的農業大國,接連對它實施限制?它又怎樣影響著台灣人的日常飲食?

助虎歸山

2019-07-15

「對比以前較少開發的環境,現在石虎的棲地,可能是從前的5%到10%」這是野聲環境生態顧問有限公司負責人姜博仁多年調查的結論。棲地喪失,是石虎最大的危機。目前台灣的石虎僅剩數百隻,每年因為路殺或偷吃雞而喪命的,就有數十隻。在雲豹絕跡之後,姜博仁希望能先止血,「先解決死亡率,讓石虎活下來,就有機會繁衍下一代…」(畫面提供 野聲環境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山間步道師

2019-07-15

有些人,上山不是為了自己。他們的目光,不是望向綺麗風景,而是腳下的路面。他們了解大自然,更了解石頭、土壤與水的關係,還知道如何重建平衡。他們有一個共同心願:修築安全好走而且很自然的山路。

肥水落田

2019-07-08

各式各樣的畜產品,是許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食物來源。畜產品的生產現場,牧場動物每天的大小便,散發異味,卻讓人退避三舍。豬牛糞尿,如何轉化為資源,重新回歸農田?畜牧產業能不能擺脫污染環境的形象,走向循環農業的下一哩路?

雉於何地?

2019-07-08

2019年6月底,才早上八點,氣溫已經逼近30度,一群人在高雄美濃湖畔,邊走邊看邊聊天。這是美濃愛鄉協進會黃蝶祭系列,其中一場認識水雉的導覽活動,解說老師是劉孝伸與黃淑玫這對夫妻檔。 劉孝伸表示,美濃湖東北方一片濕地,地勢很低漥,沒辦法種農作物,地主一直擱著沒處理,後來他發現,在附近野蓮田度冬的水雉,如果受到驚嚇,就會飛到濕地避險。跟老婆商量後,2017年1月,剛從教職退休的劉孝伸,自掏腰包租地...

溫暖荔枝窩

2019-07-08

香港的東北角,鄰近船灣郊野公園,有一個車子到不了的村落。這裡創造了香港第一個農村再造計畫,他們如何找回失去的故事,同時寫下新的故事?

道別核電的漫長之旅

2019-07-01

位在新北市石門區的第一核能發電廠,是政府在1970年代推動的十大建設項目之一,1971年底開始施工,1978年商轉。一號機在2018年底,屆齡四十年,正式停止運轉,二號機也將在今年7月,功成身退。 台電表示,如果2019年順利啟動除役,會先將用過燃料棒移到冷卻池,預計耗時八年;再來是將燃料棒移到乾貯設施,開始拆除與輻射污染相關的設備和大型廠房,預計耗費十二年,之後還要進行三年環境監測,...

樂生院民等回家

2019-07-01

「我們一起喊口號,強拆樂生毀人權!黑箱重建騙院民!」2019年4月10日,樂生保留自救會和聲援者,再度來到衛福部抗議。他們已經記不得這是十多年來的第幾次陳情,只知道,訴求完整保留樂生、讓院民安心續住的盼望,始終沒有實現。 2005年到2008年間,樂生保留運動曾是台灣社會運動最搶眼的一樁事件。十多年過去,如今鮮少有人繼續記憶樂生。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說,用盡餘生投入樂生保留,別無原因,...

2019-06-24

在生物學分類上,屬狼的一個亞種,但被人類馴養之後,牠們的原始獸性被壓抑與操控著。「寵物犬」可以享受主人像哄孩子般的親餵熟食、定時美容洗澡,全身散發迷人香氣、但被嬌貴飼養的背後,小野獸只剩下搖尾吐舌、露出萌眼等討人喜歡的功能;山區獵犬的日常飲食,是安份地等待主人工作結束後,一起分享食物,而在牠們血液中保有的野性,成了獵人的好幫手。然而這份野性回到家,有時被脖子上的枷鎖給消減了;野外的犬隻,...

2019-06-24

蘭嶼老人家從來沒想到,有一天豬竟然會成為蘭嶼的禍患。豬是蘭嶼人重要的財產,在蘭嶼的歲時祭儀中,豬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在蘭嶼,傳統飼養豬隻是採放牧的方式,豬可以自由地在部落附近活動,但近年來隨著生活型態的改變,養豬的人少了,越來越多豬失去豢養,跑到山裡成為「流浪的豬」,危害部落附近的農作物。 當蘭嶼人為了豬事頭疼,分子生物學的研究卻打開了另一種視野,原來古老的蘭嶼原生種豬,身上的DNA,...

礦下居民的曙光

2019-06-24

2017年6月,齊柏林辭世,亞泥礦區問題受到廣泛關注。撤銷亞泥展限的連署,突破二十萬,呼籲礦業改革的聲浪一波接一波。時隔兩年,礦業法卻遲遲難以完成修法,礦場下的居民,能否等到礦業改革的曙光?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