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珊瑚海(上):高溫來襲怎麼辦?

採訪/撰稿 于立平、柯金源   
攝影 陳添寶、賴冠丞,剪輯 陳添寶 
水下攝影 柯金源、郭道仁、陳玉慧

2020年台灣的海洋,異常的美麗,許多珊瑚散發出螢光的色彩,以及刺眼的白。美麗,其實是珊瑚死亡的前兆,從東部的蘭嶼、綠島到南部的小琉球、墾丁 ,還有澎湖以及東沙環礁,甚至東北角海域無一倖免。

台灣的海洋,面臨最嚴峻的一次珊瑚白化事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珊瑚有機會復原嗎?

高溫來襲 海洋裡的住民怎麼辦

海邊滿是戲水的人潮,在炙熱的陽光下感受不到微涼的秋意,2020年秋季的氣溫是台灣平均氣溫史上第三高,時間再往前推到夏季七月份,全台高溫炎熱,台北連續17天飆破36˚C,甚至以39.7˚C的高溫創下歷史紀錄,陸地上很熱,而海洋裡也是熱。

從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的珊瑚礁觀測系統來看,紅通通的地方,就是透過衛星監測到海水表面溫度較高,恐怕會發生珊瑚白化的海域。7月台灣南部海域一片紅開始拉警報,8月連台灣北部海域都進入嚴重警示。

為什麼台灣的海洋會發燒呢?主因是南中國海有一股暖水團,一路往北推送,來到台灣附近海域,再加上今年是台灣56年來,首次夏季沒有颱風登陸,溫度較高的海水沒有機會受到擾動,導致許多地區的珊瑚熱到受不了。

東部綠島與蘭嶼 水深二三十米珊瑚依舊白

我們跟著綠島的老船長蔡居福出海,看看變熱的海洋到底怎麼了?拜訪的第一站是台灣年紀最大的珊瑚--大香菇,這位上千歲的老朋友,在四年前受到莫蘭蒂颱風大浪的侵襲而傾倒,健康狀況早已不如從前,這次也因為海溫上升而白了頭。

受到莫蘭蒂颱風侵襲傾倒的綠島大香菇

幸好大香菇的病況不算太嚴重,不過來到綠島的南邊龜灣海域,珊瑚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潛入海中是一片白色的世界,珊瑚像枯骨一樣佈滿海底,甚至到了水深二三十米,依舊可見到白化的珊瑚,有些珊瑚出現異於往常的鮮豔色彩,這是珊瑚為了抵禦紫外線與高溫的求生技能,釋出色素保護自己 ,就像是垂死前的最後掙扎。

靠海維生數十年,老船長對於綠島海域甚至比陸地還熟悉,眼前卻是他從未見過景象,為什麼呢?

何旻杰是中研院綠島海洋研究站的研究人員,他從長期監測的資料觀察到近五年來綠島的海水溫度年年增高,2020年達到最高溫;夏季時,水深十米以上都超過30˚C,甚至有些地方到達32˚C。

珊瑚最適合生長的水溫,大約是20℃到28℃之間,如果水溫持續超過30℃,珊瑚就會產生白化現象,這是因為珊瑚主要倚賴體內的共生藻,行光合作用提供能量,這也是珊瑚色彩的來源。當水溫太高不適合共生藻居住,它們會離開,如果水溫下降共生藻還會回來,如果持續高溫,珊瑚最後就會死亡。

何旻杰表示,目前綠島珊瑚白化最嚴重的區域是西南岸及南岸,主要因為暖水團直撲而來,他估計許多白化的珊瑚已經死亡,未來不只珊瑚群聚與物種組成會改變,可能要五年到十年的時間,綠島的珊瑚才能恢復以前的榮景。

綠島的珊瑚受災慘重,而同樣在台灣東部的蘭嶼呢?

夏曼·藍波安是知名的海洋作家,家鄉的這片湛藍海洋是他寫作的養分來源,也是他的獵場,一直以來遵循著傳統方式徒手獵魚,只獲取家人夠吃的漁獲。夏曼說達悟族人稱礁石為kakawan,其中一個涵義是陸地上的森林,也就是魚類聚集的地方。達悟族人貼切的形容出珊瑚礁的重要性,不過今年蘭嶼的珊瑚礁不一樣了。

蘭嶼知名海洋作家夏曼·藍波安

蘭嶼的海水清澈,陽光輕透,我們彷彿進入一個奇幻的國度,珊瑚有螢光紫、螢光綠、還有鋪天蓋地的白,往年夏天水溫高,偶而可見到零星珊瑚白化,大家稱它為夏天白,今年到了秋天還在白,這是六十三歲的夏曼,從未在蘭嶼見過的景象。

珊瑚有機會復原嗎?為了監測病況,學術界將珊瑚白化的程度分成六個等級,如果到了第四級及第五級,代表這個珊瑚的生命已接近尾聲,第六級就是宣告死亡,回天乏術。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的研究人員,長期在蘭嶼進行珊瑚生態研究,這次他們調查了蘭嶼海域的六個地點,發現愈往南的珊瑚白化比例愈高,其中最南邊的青青草原海域白化程度最嚴重,林哲宏博士表示大約超過六成以上的珊瑚都已經面臨四級以上的白化,也就是說未來很可能會死亡。

從海溫資料顯示,青青草原海域,六月、七月的平均海水溫度,都超過30℃,等於珊瑚連續泡了兩個月的熱水澡,當地潛水業者索鈴雄,也感受到海水溫度的變化,更憂心萬一失去珊瑚,生態一去不復返怎麼辦,畢竟海洋是他們的生活命脈。

索鈴雄的擔憂,也是許多小島居民的心聲,不只蘭嶼、綠島,屏東小琉球的珊瑚,也逃不過高溫的襲擊。

小島居民憂心珊瑚一去不復返 海洋是生計來源

小琉球是一座由珊瑚礁形成的島嶼,從空中鳥瞰,獨特的海岸地景,一覽無遺,不過,從礁岩上出現的一連串白色斑塊,就可以看出珊瑚白化的嚴重狀況。

潛水教練阿貴說,整個小琉球海域,幾乎都有每個區域都有珊瑚白化,從小在小琉球長大,他煩惱珊瑚礁生態會每況愈下,因爲他曾經見證小琉球的海洋資源,從豐富走向枯竭,當年過度擷取海洋資源的後果,就是讓島嶼一度蕭條到谷底,近年來受惠於海龜的熱潮,才讓小琉球再度火紅起來。

熱愛海洋的蘇淮,為了紀錄海龜,五年前移居小琉球,他特別關注當地海洋環境的變化 ,跟著蘇淮來到他經常觀察海龜的熱區,一下水就與海龜近距離相遇。有些海龜正在珊瑚礁覓食,享受藻類大餐,而浮潛遊客也在體會與海龜共游的樂趣,不過仔細看,支撐整個生態系的珊瑚,許多已經被藻類附著,甚至全數覆蓋,暗暗黑黑失去光彩的珊瑚,正逐漸步入死亡。

重病珊瑚需要休養生息 觀光遊憩廢水排放雪上加霜

根據1997年台灣珊瑚礁生態總體檢紀錄,小琉球附近海域的珊瑚有50%到80%早已遭到破壞,再加上近年來小琉球觀光人數持續增加,住宿開發、廢水排放 、垃圾問題 、遊憩壓力,都讓珊瑚復原之路愈來愈艱辛,這次的大規模白化再度給珊瑚礁生態系重重一擊。

如今白色的珊瑚就像是重症的病人,靜靜的等待奇蹟,在最虛弱的時刻理當好好休養才能恢復元氣,沒想到卻遇上了所謂「報復性旅遊」,各地的珊瑚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沒有經過妥善處理的廢水流入海洋,垃圾與漂流木充斥著海底,人們一腳一腳踩踏著珊瑚,陸地上的建設繼續進行,這些都讓珊瑚的病情雪上加霜。

看著家鄉的海洋,綠島老船長感嘆,面臨這麼多苦難,珊瑚不死也難。

當死亡成為定局 ,與珊瑚依存的生物們呢,生態系會有哪些轉變,未來將是什麼樣的世界?

 

集數
1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