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門水庫119

民國九十三年的桃園大停水,逼得政府不得不正視石門水庫的問題,而在九十五年通過石門水庫整治條例,撥出250億特別預算來進行整治。集水區的保育也在整治的重點目標之一。長年來,政府總是認為是超限利用造成崩塌,而崩塌又讓水庫淤積,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是否都能夠用特別預算來解決難題?而政府對於集水區內的土地規劃又是如何打算的呢?

採訪 張岱屏 陳佳利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葉鎮中 陳志昌
剪輯 葉鎮中

這條從復興鄉往東眼山的道路就是桃119線,全線都位在石門水庫集水區的範圍內,林務局大溪工作站的黃麗萍主任,二十多年來都很關注它的發展,她觀察到 這三四年間,桃119線的開發有蠢蠢欲動的跡象。

於是,黃主任帶著我們實地走訪,在沿途中陸續發現有開闢私人道路,以及大面積開墾農地的情況,桃119線的開發是一個警訊,讓人不免擔心它會不會邁入拉拉山附近山頭過度開發的後塵。

民國五十三年正式運作的石門水庫,紀念碑文上清楚註記著水庫成立的五大目標:灌溉、發電、給水、防洪還有觀光。因此很早以前,地方政府就積極地推展觀光產業,根據觀光局的統計,每年到石門水庫風景區的遊客大約有百萬人次以上,上游的拉拉山更是藉著水蜜桃打響名號,成為著名的觀光景點。

拉拉山的水蜜桃遠近馳名,帶來了龐大商機,早期大量密集的開墾種植,讓原本蓊鬱的山林,變成一塊塊拼貼的模樣,高經濟作物的背後,所付出的國土成本難以估量,不過,卻是當地居民改善環境的收入來源。

除了果樹之外,竹林是集水區內水土保持的另一個大問題,由於竹林屬於淺根植物,涵養水源功能不佳,遇到豪雨非常容易崩塌。過去竹業發達的年代,新竹尖石鄉是重要的竹業產地,竹業沒落後,竹林缺乏專人管理,看似柔弱的桂竹卻有著強硬的個性,不斷地擴張下讓其他的樹種無法存活,迅速攻佔了北橫沿線的山頭,現在滿坑滿谷的竹林,成為林務局頭痛對象。

而地目的使用也是集水區管理上的難題,在石門水庫集水區內,大部分的地目都是屬於原住民保留地。以復興鄉為例,百分之七十的土地都是原住民保留地,桃園縣原民處處長林誠榮認為,要改善原住民種植經濟作物的狀況,就必須要讓原住民的生計過得去,才有辦法解決。但是,開墾的速度總是比政策的規劃來得快,近年來生薑的價格大好,於是有人砍除竹林後改種生薑,對集水區來說也是一大傷害,生薑跟竹林一樣都是屬於淺根植物,無法深根在土壤裡,再加上栽種生薑必須施作農藥跟肥料,這些農藥與肥料隨著雨水滲透到土壤後,很可能會滲入水庫,替水庫水質帶來隱憂,而經過翻土後鬆軟的土質,在強風豪雨之下,是否能夠承受得住沖刷呢?也是令人擔心的地方。

超限利用的問題不只存在於農業,養殖鱒魚的業者,也對集水區內的限制大感不滿,無法理解為什麼長久以來世代相傳的生活模式,現在卻變成是違規使用。

石門水庫的湖光山色,吸引不少民宿和主題餐廳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究竟政府應該要如何管理?居民生計與保育國土之間要如何平衡,這兩難的習題是否有解決之道,上巴陵附近山頭的密集開發,仍然舊案未了,如今,桃119線沿路的山林又將面臨新的開發危機,政府既然決心花250億元,進行石門水庫的整治作業,就必須徹底解決集水區的管理問題,否則再多的工程建設,也是投石入海一去不回。

側記

大溪工作站的黃麗萍主任說,在所有的違規案件中,她最怕的就是已經搭蓋好房子的了,她認為如果是違規耕種都還有機會請對方改正,重新種植樹木,不過要是蓋了房子,要請對方拆除總是要花費許多功夫,尤其是在面對居民生計跟保育的問題時,處理起來更是困難重重。身為保育山林的執法人員,她說自己經常是不受歡迎的人物,大家看到她就是板起臉孔,不過即使如此,還是得繼續做下去,否則坐視不管,山林誰來替它說話呢?


集數
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