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流大建設 

南投縣鹿谷鄉榮生會是台灣第一個民間河川保育團體,已在清水溝溪進行保育工作十多年。榮生會過去一直守護清水溝溪免於毒魚、電魚的破壞,並藉由宣導性質的各種活動維護溪流的生態環境。經過多年來的努力,毒魚電魚的行為雖然少了很多,但是河川防洪整治工程的不斷進行,卻是清水溝溪河川棲地被破壞的一大危機,更改變了人跟河川親近的方式與機會。輕微如清水溝溪,絕對不堪水溝化的河川整治方式。我們是否應用更謹慎的態度來聯繫河川與人的關係?

清水溝溪是濁水溪的小支流,村人稱它為清水溪,但是行政單位為了將它與濁水溪主要的支流清水溪區隔,稱它為清水溝溪。清水溝溪,在南投縣境的鳳凰山發源,一路順田底、鳳凰、秀峰、清水而下,最後在瑞田村注入濁水溪,數百年來,清水溝溪兩岸的村莊,為了每22年舉辦一次的建醮大典,封山禁溪,兩年不殺生靈,以示敬神,這是清水溝溪護溪觀念的開端。

1965年起,臺灣開始有計畫地進行大大小小的河川整治工程,近十年來,至少已經投下了一千三百多億的經費,以水土保持局治山防洪工程為例,過去三年,總工程經費計一百零五億,但是其中五分之一的經費,是用於工程維護及突發性災害治理。1984年,水利單位在短短十八公里的清水溝溪,陸續興建了近三千公尺的堤防護岸,一座攔砂壩,以及兩座固床工,清水溝溪的命運,漸漸改變了。輕微如清水溝溪,絕對不堪水溝化的河川整治方式。我們是否應用更謹慎的態度來聯繫河川與人的關係?

1990年,南投縣鹿谷鄉榮生會成立,是臺灣第一個民間河川保育團體,於清水溝溪進行保育工作十多年。榮生會過去一直守護清水溝溪免於毒魚、電魚的破壞,並藉由宣導性質的各種活動維護溪流的生態環境。毒魚、電魚的行為雖然少了很多,但是河川防洪整治工程的不斷進行,卻是清水溝溪河川棲地被破壞的一大危機,更是改變了人與河川親近的方式與機會。

鹿谷鄉榮生會總幹事陳炳煌認為,清水溝溪最大的問題是水利工程,破壞魚蝦棲地,政府變成溪流保育最大的敵人。特有生物保育中心研究員張世倉說明,水利工程將河的寬度壓縮,流水型態單純化,自然的深潭減少,造成生物也單純化了。

來自河底的細砂卵石,加上鋼筋水泥,是人們重塑河川面貌不變的手段,以為這樣可以得到安全的保障,可是流水日以繼夜地流向大海,穿透鋼筋水泥,終究會隨著大地的律動,回到原生的河。

輔大景觀系講師程孝民認為,水泥的不可回溯、保久性,破壞也是同等長久的。水利單位3200公里的堤岸工程計畫已完工90%,這些堤岸可以環繞臺灣島兩周。不久以後島上的大小河流都將像清水溪溝,一寸一寸變成清水溝。

集數
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