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相關報導

樹困愁城

2013-04-08

來到板橋江翠國中,網球場的圍籬已遭拆除棄置在中央,周邊有五棵樹木被裁去枝幹,準備移植,因為這裡即將要花費兩億多元,興建游泳池和地下停車場…

與樹共棲

2013-02-04

行道樹,是都市之肺,台南市的綠意,更是時常為人稱道。但是近年,這裡的樹木,頻頻爆發不當修枝以及染病的問題。這些劫難,為何而生?我們該如何,與樹共棲?

讓樹醫樹

2012-12-31

樹木,是最友善的生命體,是最聰明的力學家,然而因為人們不當對待,許多城市裡的樹木生病了,為了救樹,政府花了大錢卻成效不彰,其實醫樹可以不靠藥物,只要陽光、空氣、水…

老芒果樹 何去何從

2012-04-30

一片殘破瓦礫中,老芒果樹獨自矗立著,就像是這段歷史的最後守護者,未來這個都更計畫案,老樹該何去何從?這棵老芒果樹,陪伴著當地居民,從年輕到老去,如今日式宿舍拆了,鄰居走了,芒果樹還在廢墟中,等待明天的來臨…

城市裡的樹木哀歌

2012-04-02

這是否是你常常見到的景象?有一天你走出家門,發現路旁的樹木全部被斷手斷腳,失去了原本茂密的枝葉,猶如一根根沒有葉子的電線桿。或許你也常見到另一種景象,一批批的樹木成為都市的新移民,卻總是撐不了幾個月,就又被另一些樹取代。如果城市裡的樹會歌唱,它是歡唱?還是哀嚎?

樹教我種樹

2012-04-02

樹是最聰明的力學專家,可以適應各種艱困的地形。樹是最古老的治療師,可以延續千百年不朽的生命。樹生病了,人該怎麼醫樹呢?樹醫生劉東啟總是說,不是我在醫樹,是樹在教我種樹。

槲櫟的等待

2012-03-19

有一種樹,全台灣只有一個地方才有,但是這個地方,現在卻無法讓它們安身立命了,樹葉隨風搖擺,這會是它們的最後身影嗎?全台唯一的野生族群,正進入倒數計時…

活化活盆地?

2012-02-20

水社柳,從前水岸常見的樹,現在幾乎絕跡。當農民啟動的復育奇蹟,在又名活盆地的頭社出現,水泥化的治水工程,卻正在硬化活盆地…

信託顧自然

2011-12-05

當許多原始森林,逐漸被開發吞噬,企圖扭轉頹勢的力量,也在增長。在日本,小學生集資買下森林,等著龍貓回來。在台灣,三個人買下新竹郊區的森林,促成國內第一起環境信託,在這裡,他們等待活力四射的野孩子,等待繽紛的野地生命,守候源源不絕的喜悅…

水社柳的呼喚

2011-10-24

日月潭旁,沒落的頭社聚落與瀕臨絕種的水社柳,遇上年輕農夫王順瑜,窮途末路突然柳暗花明,經濟收入與保育夢想並肩起飛,一場有機農業的全新操作,一段人與樹的相知相惜…

樹木天堂 樹木墳場?

2011-05-30

一棵棵老樹被砍掉枝幹,剩下光禿禿的身軀,從土裡被連根挖起,離開住了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的家。政府部門與開發單位說,為了保護老樹,所以要把它們移到一個被稱為「樹木銀行」的地方。樹木銀行是什麼?是樹木重生的中繼站,還是凋零枯萎的墳場?

老樹之聲

2011-05-30

一個是擁有300年歷史,果樹圍繞的老聚落;一個是藏身市中心,老屋與老樹錯落的社區。在都市開發的聲浪下,誰替老樹發出呼喊?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