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崙尾山整形記

採訪/撰稿 林書帆
攝影 葉鎮中 陳慶鍾
剪輯 葉鎮中

台北市的大崙尾山,有著豐富的自然生態,也是不少人在此進行自然觀察。2021年三月底,有民眾陸續發現,茂密的林地遭到砍伐,只剩下零星的樹,面積大約10公頃,追溯原因,來自2020年北美館舉辦台北雙年展的「儲回大地的藝術」計畫,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位於台北市士林區與內湖區交界的大崙尾山,蘊藏豐富的自然生態,許多家長會帶孩子來這裡進行自然觀察,荒野保護協會台北分會長期進行植物調查,十年來記錄到不少稀有植物,包括被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列為瀕危等級的白果雞屎樹、接近受脅等級的光葉柃木等等。

多樣的植物種類,為不同蝶類提供食草與蜜源。根據台灣蝴蝶保育學會調查,台灣400多種蝴蝶,這裡就能看到150種左右。長期觀察讓生態團體與居民對這片森林情感深厚,但2021年三月底,他們陸續發現,原本茂密的林地遭到砍伐,只剩下零星的樹,總面積約有十公頃。

這次事件的起因,是2020年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台北雙年展時,一位法國藝術家提出的「儲回大地的藝術」計畫。根據藝術家估算,台北雙年展活動期間,共產生大約390公噸的碳排放。美術館希望藉由造林達成碳中和,委託台北市林業技師公會與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執行,在台北市工務局提供的大崙尾山公有林地,伐除部分次生林,改種一萬兩千棵,以台灣肖楠為主的樹種,卻引發砍樹造林的爭議。

執行單位強調,操作方式並非皆伐,胸徑15公分以上的樹、珍稀樹種都會保留,但荒野保護協會解說員山艾說,部分樹種生長速度本來就不快,在缺乏詳細調查的情況下,以直徑大小決定去留,很可能誤砍稀有植物。而且根據他們實地測量,在大約一公頃的造林地上,就發現將近五十棵直徑超過15公分的樹被砍。

荒野保護協會指出,被砍伐的樹種有許多都具有重要生態功能,例如在當地只有零星分布的鐵冬青,是少數會在冬季結果、提供鳥類食物的樹木。大明橘則是特有種蝴蝶,台灣尾蜆蝶的重要寄主植物。他們質疑,即使這片次生林曾經歷過人為墾殖,但經過長期演替,已經形成一片穩定森林,為何不選在原本沒有樹的荒地造林?

台灣特有種的台灣尾蜆蝶   照片提供/呂晟智

台北市工務局大地工程處森林遊憩科科長林士淵表示:「森林固碳效率會隨著樹林的成長漸漸降低,小苗時固碳能力最強,這片次生林發展到今天這個階段,其實固碳效率已經慢慢趨緩,甚至可能越來越低。」

假設一片森林已經存在十年,十年來累積的二氧化碳,就是它的碳儲存,未來每年的生長量,代表它的碳吸存能力。嚴謹的碳中和規劃,必須確認人為介入後,森林在一定期間內的生長量比原本來得高,才能額外吸收更多二氧化碳。

台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副教授邱祈榮指出,執行單位沒有算出原有次生林的生長量,就先把樹砍掉,無法確保二十年內新植樹種的生長量,能超越原有森林,抵銷390公噸的碳排放。

邱祈榮依據執行單位的規劃報告書推算,被砍伐的林木可能多達兩萬棵,超過原有林木的90%以上。由於造林地鄰近士林區雙溪淨水場,居民擔憂裸露的林地,會對水土保持與水質造成影響。

台北市工務局林士淵回應,前期規劃時,已經請執行單位評估避開坡度陡的區域,施作中也確認沒有使用大型機具,施作後水土保持技師前往勘查,也沒有發現異狀。等未來成林後,涵養水源的能力就會恢復。

民間團體質疑,當地以闊葉林為主的林相,對主要造林樹種針葉樹的台灣肖楠,並非最適合的環境。荒野保護協會台北分會解說員蔡志忠舉例,大崙尾山一帶潮濕多雨,地質容易崩塌,因此許多植物會長出板根,具有防止土壤流失功能,而台灣肖楠並不具備板根。以碳吸存量而言,針葉樹也不如闊葉樹。

扁柏小苗

林士淵說明,種植台灣肖楠這類經濟樹種,是希望營造一個示範區,讓民眾知道經濟林可以跟生態共存,「未來也會規劃手作步道,讓民眾感受肖楠林的森林遊憩感覺。」但荒野成員們認為,台灣之所以是寶島,就在於各地不同的地形、氣候,孕育出不同生態。台灣中高海拔地區已有針葉林可以欣賞,像大崙尾山這樣低海拔的亞熱帶森林,原本就有不輸針葉林的四季景觀變化。

或許這場爭議的癥結,在於我們看待森林的觀念。在工務局的看法中,原有的次生林太過鬱閉、樹木彼此競爭而樹徑偏小,需要進行林相改良,促進它的健康。荒野成員們指出,這樣的林相是當地天然環境所塑造。在長期受到東北季風吹拂的情況下,為了抵抗強風,樹木質地較密、樹徑偏小,且樹跟樹間距緊密,使單獨一棵樹不容易被吹倒。荒野解說員山艾表示:「只因為鬱閉、樹徑小就判定森林不健康,其實缺乏依據。」

邱祈榮副教授認為,林相改良存在著過往「人定勝天」的觀念,基本上是從人工林或經濟林的角度出發,「但是以現在在談的生態系經營而言,我們大概沒有辦法,替什麼森林叫做好、什麼森林叫做不好,去做判斷。」


不同的人與動植物,都有看待森林的不同角度。當我們真正認識森林的美,也許就不會認為它需要整形。

集數
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