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の櫻花狂戀續曲

採訪/撰稿 黃怡菁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張光宗 顏子惟,剪輯 陳慶鍾

新冠病毒疫情年,持續鎖國;春季櫻花綻放,為愁悶日子,抹上一筆嫣紅。不論高山或平地,追櫻熱點,日益增加。網路還可搜尋到「賞櫻前線」,仿效日本預測各地的開花日期。

台北市東湖地區與新北市汐止交界的內溝溪,社區居民自發在沿岸種植櫻花,每逢櫻花季,就會在城市裡,奔馳出一道粉紅河流。過年前,假期還沒開始,公園就在平日下午湧進可觀人潮。

都會賞櫻越趨興盛,從新竹車站步行約十分鐘,就可抵達的新竹公園,也彷彿是「偽出國」的追櫻勝地,在農曆春節結束後的平常日,塞滿遊客。「這大爆發不誇張!如果臉書上沒有櫻花的照片,你就遜了!」新竹市府城市行銷處長顏章聖告訴記者,新竹公園改造後,今年櫻花開得特別奔放、美麗。

位在台中和平的武陵農場,也因為2020年沒有颱風,加上年底和2021年初,出現至少三波寒流,滿足櫻花綻放的低溫需求,所以花況算是近年來,特別好的一次。

不過,樹醫師詹鳳春認為今年花況好,恰恰反映極端氣候發威,「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迷思,以為我們台灣也可以像日本一樣。」

像是位在新北市石門山區的知名寺院,在沿途山路種植整排櫻花大道。但位在迎風面的櫻花樹,不敵海風長年吹送而潰爛。在日本取得樹醫執照、負責阿里山櫻花救治的樹醫詹鳳春,2019年也接受寺院委託,整治奄奄一息的櫻花樹。

詹鳳春回憶,當時寺院種植櫻花樹,是將水泥覆蓋在樹木基盤,導致櫻花樹下的根系萎縮、花況不佳。後來她帶著團隊拆除水泥鋪面,並在櫻花樹下改種杜鵑,歷經多個階段土壤改良、重作植栽基盤,整治後的櫻花樹,才逐漸恢復生機。

櫻花樹的特性是淺根、喜歡呼吸、忌諱潮濕,而且來自溫帶的日本櫻花品種,可能要低於10度,甚至0度低溫,才可以解除休眠芽體、順利開花。然而台灣地處亞熱帶,冬季氣溫高於15度是常態,像台北市北投焚化爐附近,有里長種下一排櫻花樹,春天卻開不了花,還有樹體被蛀爛,了無生機。

專門改良、育種平地櫻花的農改場副研究員吳安娜觀察,多數日本櫻花品種,被引進台灣後,都是像這樣水土不服、無法長命。她說,台灣冬天不像日本,有這麼長時間低溫的機會,櫻花在日本的生長期,可達四、五十年以上的壽命,但是到台灣之後適應不良,往往只剩十年到二十年的壽命。

而且櫻花被迫生長在溼熱的台灣,也就更抵擋不了病蟲害。吳安娜說,當樹體衰弱,就很難抵抗其他病原菌的感染。詹鳳春說明,櫻花樹常見病蟲害就有四十種左右,一旦發生病蟲害,就很可能導致樹木全軍覆沒。

來自日本的櫻花樹種,多半不適應台灣濕熱氣候,國人搶種櫻花,鮮少考量環境是否合宜?櫻花能否生存?或以人為介入方式,反過頭期盼櫻花樹,想辦法習慣都市、低海拔環境。

例如新竹公園引進的河津櫻,就是用接枝的方式。在台灣山櫻花上,接了日本河津櫻,所以可同時在一棵樹上,看見兩種花瓣。

即便來到海拔超過兩千公尺的福壽山農場,千櫻園內的富士櫻、昭和櫻,以及武陵農場的「紅粉佳人」,也是台灣山櫻花和日本櫻花的「混血兒」。紅粉佳人來歷為何?武陵農場副場長胡發韜說,根據學者推論,是用台灣原生種的山櫻花,或有一派人說,是台灣的中國櫻桃和昭和櫻交配出來的。

台灣山櫻花的需冷度較低,冬天10到15度,就可被喚醒休眠芽體。因此近二十年來,從坊間到農改場,都在尋求、選育適應台灣的「改版」櫻花。

吳安娜表示,她目前也在尋求可以替代日本河津櫻的改良品種,正在培育、試驗觀察的單株,就有適應台灣天氣的特質,兩到三道寒流、每一道約兩至三天低溫,該品系就可以很順利地開滿花。

但不論日本外來種、台日混種,還是「平地」櫻花,私人或公共工程的種植方法,也顯現國人愛櫻花,卻不懂櫻花。例如新北市的陽光運動公園,一整排櫻花種植在平面草皮上,看起來缺乏坡度、容易積水。

枝芽上的櫻花稀稀落落,苗栗大湖往泰安車道兩旁的櫻花樹,花況更顯衰敗,而且整棵樹被框在面積狹窄的土壤裡,根系無法正常開展。還有新北市土城希望之河,為了打燈製造「夜櫻」氣氛,櫻花樹幹還被綁上繩索、安裝鐵架。

詹鳳春批評,如果鐵架、水泥被雨水帶進土壤、釋出鈣,就會影響櫻花根系生長,當發現花況有問題時,要救它,已經來不及了。

而新竹公園過去的櫻花花況也長年不佳,市府約耗費五年時間、4.8億元,營造坡道、埋設排水管、移除「雜木」,櫻花才有了新姿態。但櫻花依然害怕強風吹襲,人們改善的了公園環境,卻扭轉不了新竹風大的氣候限制。

詹鳳春強調,新竹風大可能導致櫻花花期錯亂,「該開花時不開花、不開花的時候開花。」她也表示,如果先天的地理條件,本身就不利於櫻花生長,那麼花大錢補植、改造,可能還是會落入樹木養護惡性循環,增加公共工程的花費、成本。

重新種植櫻花的成本昂貴,詹鳳春舉例,樹幹直徑8到10公分的山櫻花袋苗,約7,000到10,000元之間,河津櫻更貴一點,但如果是常見的行道樹「茄苳」袋苗,一顆僅3,000到3,500元。

國內一窩蜂搶種櫻花,林務局也表達不贊成。林務局造林生產組技正游仁正表示,林務局曾應地方民意要求,提供北投地區櫻花樹苗,但常有種不好的情況,或是死亡比例非常高,「現在很多地方都想要營造櫻花的故鄉,可是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是櫻花原來的故鄉。」

當崇尚明星物種蔚為風氣,我們能不能有不同的選擇?

集數
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