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灣‧阿朗壹—環境律師團的海角體驗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爬上山、望向海、踏進濕地,聆聽居民的言語。一群長期守護環境的律師,安排一場美麗的生態假期,他們拜訪遠方的海角,深深體驗土地的美好,還有它面臨的傷悲…

2010年12月,台26線南田旭海段環評差異分析通過,道路面臨開發危機,屏東環保人士洪輝祥與朱玉璽,拜訪屏東縣長曹啟鴻,請教劃設自然地景保護區的可能性。台26開路,不只破壞阿朗壹古道,就算最後道路修改內縮200公尺,開通山區隧道,還是會對台灣東南角的自然原始海岸區域,形成重大危害,一旦路通、人潮湧入,還可能破壞珍貴的物種基因庫。2011年1月,屏東縣政府自然地景委員開會通過,指定阿朗壹古道,旭海到觀音鼻區域為自然地景保護區,依法半年內不得開發。

環保律師詹順貴、台灣農村陣線徐世榮老師、以及蠻野心足保育協會林子凌,長期帶領一群環境律師與志工,關心土地徵收問題,在阿朗壹古道指定為保護區後,也想將關懷力量,延續到東部土地。三天的行程,分別拜訪阿朗壹古道、後灣社區,這些地區都面臨不同的開發問題。

阿朗壹古道面臨開路危機,在媒體的高度報導下,一夕之間吸引許多遊客,洪輝祥老師希望來到阿朗壹縱走,不該僅止於走走懷念。現今知名的阿朗壹古道縱走,實際是阿朗壹古道的一段,由台東南田越過觀音鼻到屏東旭海,整段縱走上可分為南田礫石灘、觀音鼻越嶺路段,和旭海礁岸與礫石灘,三個不同區域路段。洪輝祥多年勘查這片區域,希望帶領一場深度的生態縱走。

在古道入口處,林子凌就開始拔除路旁的登山塑膠條,認為在自然環境中,不該留下非自然物。一行人走上南田礫石灘,海浪衝擊卵石,發出巨大聲響,洪輝祥老師要大家別急著趕路,坐下聆聽自然的樂章。

來到觀音鼻南田段的攀登口,高度約五百多公尺,分成三個坡段攀登,將近80度的垂直角,上攀必須依賴繩索。一行人開始攀登,手腳並用的向上攀爬。這群年輕的環境守護者,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來到阿朗壹,接觸這塊台灣的東南海角。

一位位爬上坡頂,林子凌還是堅持的拆著塑膠條,其他成員休息時,從崖頂欣賞美麗風景。休息過後,開始越過觀音鼻崖頂,洪輝祥在途中,解說阿朗壹古道植物生態的珍貴。他擔心,一旦道路開通,方便盜樹者下手盜伐,到時就是老樹不保。

來到觀音鼻下切處崖頂,坡度更加陡峭,洪輝祥要求確實做好下攀動作。一行人陸續攀下崖底,開始踏上旭海段的礫灘。八八風災後,礫灘上遍布漂流木,讓前進更加困難。到了一處岩角,大家必須跳浪通過。過了岩角,繼續走在礫灘,欣賞海邊崩落的巨岩,洪輝祥解說,在破碎岩層上開路,將會造成地質破壞,一旦核廢場設置在地質不穩定區,可能造成危害。

走完漫長礫灘,踏上農路,阿朗壹古道縱走完成,原本趕路式的縱走,花三小時就能完成,但是洪輝祥要求深入瞭解,細細體驗,將整個行程拉長到五小時。來到旭海,不急著搭車離去,活動成員穿過村落,看看村子,並和居民互動,洪輝祥對這群年輕律師、環境志工,說出心理的期許。

黃昏時刻,搭車離開東南角的阿朗壹,轉往西南角的後灣,那是另一個環境有危機的地方。

京棧建設要在後灣蓋大飯店,區域位於墾丁國家公園範圍內,正好是一片陸蟹棲地,台灣陸蟹專家劉烘昌在一場說明會上,明白指出開發帶來的危害。面對生態爭議,開發廠商說明保育捕救措施,強調自己開發的合法性。目前,開發案有條件通過環評,進入國家公園休憩區開發的細部審議,卻被發現有不當使用國有保安林地的問題,仍在進行審查。

在當地居民導引下,環境團體先認識村落,瞭解後灣的開發歷史。接著進入陸蟹濕地,探查開發區域,以及可能造成的生態危害。洪輝祥老師提到生態鏈中斷,指的是每年7月到10月,陸蟹會抱卵下海產卵,多數蟹卵與幼蟹成為海洋中其他生物的食源,一旦棲地消失,陸蟹滅亡,海洋也連帶受到影響。

從親自體驗到聆聽解說,參與的成員都有收穫,在一場座談中,每位朋友說出自己的心聲。全程陪伴與觀察的徐世榮老師,以相互理解來說明多元知識的重要,林子凌也強調,親近它、靠近它的重要。平常忙碌又嚴肅的詹順貴律師,三天行程身心輕鬆,在結束時刻說起勉勵的話語。

如何在法庭,說出土地的美麗,讓法官做出正義的判決。當這群環境律師深刻體驗土地之美,未來更多的行動,不只是法條的攻防,而是土地真理的仗義執言。歡笑在阿朗壹,憂傷在後灣濕地,一群環保中年與青年,三天行程,親近土地,望見人間的美好與苦難。

集數
596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