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影響評估」關鍵字

日月潭的邵族悲傷|飯店開發案侵害傳統領域

2018-01-22

日月潭孔雀園推動飯店開發案,引發邵族抗議,認為開發案侵害傳統領域,影響部落發展。百年來,日月潭邵族受到迫遷,不斷流離生活,歷史久遠的部落,面臨悲傷的未來…

集水區大崩壞?|全台水庫淤積從哪來

2013-09-16

台灣,是全世界第18大缺水國,乾旱、缺水、颱風豪雨,都可能缺水。集水區管理亂象,是下游有水不能喝的一大原因。2013年的近幾個月來,包括環保署、農委會和內政部,不斷修改集水區的相關法條,這將對我們的水源,產生什麼衝擊?

誰的水沙連

2013-09-16

山水交融,層次分明,這是台灣最大的淡水湖泊,日月潭,舊名水沙連。美,吸引人潮,當訪客越來越多,在觀光產業的需索中,日月潭付出了美麗的代價。一個湖畔規模最大的旅館BOT案,2013年8月30日通過環評,位置卻選在向山的邵族傳統領域。邵族人擔憂,在現有的觀光產業運作中,他們連文化傳承的空間,都會失去。

相思寮的年獸

2011-01-31

2010年過了,全台灣歡喜迎來所謂「精采100(年)」。但對深受中科直接影響的相思寮居民來說,從2009年到2010年的中科四期陰霾,並沒有隨之而去...

追討程序正義(一)

2011-01-24

民國83年12月30日,我國實施環境影響評估法,由環保署組成環評委員會,透過程序透明化和民眾參與,一定規模以上的開發案,都應該在事前進行環境影響評估,達到預防而且減輕環境破壞。但是從中科三期、中科四期、蘇花改的案例來看,環評制度卻被質疑淪為政策背書的工具。外界甚至以「環評已死」來表達對環評制度的不信任。究竟環境影響評估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如何才能重拾民眾對制度的信心?環評制度未來又該如何走?才能達到保護環境及人民的目的。

追討程序正義(四)

2011-01-24

一個與世無爭的小村莊,民國90年,台南縣政府悄悄通過環評案,要蓋一座9公頃的永揚垃圾掩埋場。環評第一階段審查不需要舉行說明會,環評通過了村民還不知情,直到92年消息曝光後,村民擔心垃圾場污染灌溉用水、烏山頭水庫,組成自救會站出來反對,經過了八年,抗爭還沒有結束。

追討程序正義(三)

2011-01-24

依照環評法規定,環境影響評估應審查範圍包括:生活、自然、社會、經濟、文化、生態等環境影響,但實際上,環評委員會對污染排放以外的開發影響卻較少評估。

追討程序正義(二)

2011-01-24

從后里三線路轉進四月路,就是后里花農陳欽全的家,沿途香水百合、劍蘭、文心花田,點綴后里別有一番風情。65歲的陳欽全高農畢業,因為愛花,退伍後回到故鄉開始種花,是后里最早種花的農民之一...

今晚跟你說石化_下篇:六輕的賺與賠

2010-10-18

1986年,政府核准台塑興建第六輕油裂解廠,歷經宜蘭利澤、桃園觀音、嘉義東石,最後落腳雲林麥寮。在政府護航,取得水源與大面積土地之下,一個盤據在西海岸的石化王國誕生了。

東山這六年

2008-12-22

隨著小巴一直開,我們繞過一圈又一圈的山路,往山的深處走去,兩岸的風光漸漸改變,柳丁園冒了出來,從山頂、山谷、道路兩旁,到處都可以看見柳丁,我看著四周的風光,心裡想著,這裡真是個世外桃源。村長說,居住在這的村民,大多是親戚關係,世代栽種龍眼跟柳丁,一直都過著純樸的農耕生活。不料,九十年通過環評設立的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卻在這安靜的山村生活裡,投下一枚炸彈,村民從九十一年開始抗爭,到現在已經走過六年時光,現況究竟如何?

【美麗灣開發案】杉原海岸攻防|海岸線開發爭議

2008-08-18

對於許多台東的孩子來說,所謂幸福,就是在夏天的傍晚,跳到沁涼的海水裡,像隻快樂的海豚,徜徉在都蘭灣的擁抱中。一場開發案,讓海灣不再平靜,憤怒向浪濤般,從海岸襲捲而來……

誰來決定蘇花高|思考花蓮的未來要是什麼樣子?

2008-03-10

就在三月三日,距離總統選舉不到20天,環保署針對蘇花高速公路開發案,舉行環境影響差異分析第四次專案小組審查會,在環保署副署長張子敬的主導下,最後決定有條件通過蘇花高的興建,也就是蘇澳到崇德的山區段將先行動工。環保署為何在選前,通過這項充滿爭議的重大開發案?環保署的角色是什麼?兩黨候選人又如何表態?誰來決定花東的未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