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島的芋世界

採訪 賴冠丞 柯金源 張岱屏,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賴冠丞 柯金源 巫宗憲 張光宗,剪輯 賴冠丞

如果說大海是蘭嶼人的冰箱,那麼芋頭田就像是蘭嶼人的穀倉。對達悟人來說,海是男人的獵場,芋頭田則是屬於女人的領域,一汪汪芋頭田映照著島嶼的天空,也映照著婦女們忙碌的身影。

蘭嶼的芋頭品種跟台灣完全不同。早在1945年,日本人類學者鹿野忠雄到蘭嶼調查,發現蘭嶼有五種水芋、五種旱芋。近年來,林試所植物園組組長董景生等人到蘭嶼調查發現,現在的品系比以前更多,光是水芋就有十二種、旱芋也有九種,這些品種早年跟著南島民族漂洋過海,從菲律賓等地帶來蘭嶼,被保留至今。

蘭嶼的婦女會依照每塊田的水質與土壤特性去布署、種植適合的芋頭。因為種類不同,生長期也有差異,有的一年多,有的需要二到三年才能收成。蘭嶼平均每位婦女會保有五、六種芋頭,因為品種多樣,芋頭可以適應小島各種環境考驗,而且從葉子到根都可以食用。

芋田的管理蘊藏著代代相傳的智慧,達悟人不使用農藥和除草劑,靠著婦女們勤勞的雙手,維持整齊與美麗。她們將雜草區分為好草、壞草,拔除壞草留下好草,也利用植物相剋的原理,讓好草壓抑壞草。

因為不使用農藥,蘭嶼的芋田也是各種生物的家,田裡有蜆、田螺,田邊的縫隙常躲著鰻魚與螃蟹。每年四月的螃蟹節,婦女們會製作芋頭糕,以蒸熟的螃蟹加上美味的芋糕,慰勞男性的辛苦。

達悟人一生的每場儀式中,芋頭都扮演重要的角色。在傳統的達悟文化中,芋頭不但是食物,也象徵著一個人的能力,甚至是一個家庭的身分地位。

早期蘭嶼芋田面積廣大,因為生態平衡並沒有嚴重的病蟲害問題。但是近來或許因為氣候變遷,病蟲害卻面臨失控的狀況。蘭嶼人稱芋頭的蟲害為Icik,這些害蟲包括條斑飛蝨、斜紋夜蛾、根螨、葉螨、蚜蟲等等,蟲吃掉芋頭的嫩葉,再加上外來種金寶螺(福壽螺)入侵,啃食芋頭的莖,導致底下的芋頭也跟著腐爛。

達悟人擔憂蟲害不但侵蝕芋田,也侵蝕了伴隨芋頭而構築的生活文化。有些人開始使用化學農藥,但這些系統性的農藥,恐怕對生態產生衝擊。是不是有辦法能在友善耕作,維護生態多樣性的前提下,解決蟲害的問題呢?

農委會藥物毒物試驗所生物藥劑組組長謝奉家建議,目前有許多生物防治的技術,可以給蘭嶼族人參考。像是以費洛蒙捕捉害蟲,或是利用一些生物農藥,包括蘇力菌等,不會有藥物殘留也沒有抗藥性的問題,可以讓特定的害蟲減少,但不會傷害田間其他生物。目前農委會推廣有機耕作,對這些生物防治資材也有補助。

除了病蟲害的威脅,近年來因為外來文化影響,蘭嶼的主食也漸漸被米飯替代,現在在蘭嶼吃芋頭的機會越來越少。在地業者開始推動芋田體驗行程,希望觀光客來到蘭嶼,除了親海,也能認識這裡的芋世界,讓更多人知道芋田蘊涵的文化傳承與生態多樣性的價值。

集數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