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硨磲貝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陳錦彪

夏天是屬於海洋的季節,來到珊瑚礁的海域,除了欣賞珊瑚美麗的倩影,偶爾可以看到一種貝類鑲嵌其中,和珊瑚一同爭奇鬥艷,牠們就是海洋中最大的貝類-硨磲貝,近年來台灣各地珊瑚礁海域的硨磲貝,卻一顆接著一顆消失,究竟牠們到哪裡去了?我們開始尋找硨磲貝失蹤的蛛絲馬跡。

夜晚探訪澎湖的潮間帶,耳邊傳來海浪聲與風聲,退潮後的珊瑚礁岩裡,有許多生物正緩緩出動,在手電筒微亮的照射下,光彩奪目的硨磲貝,吸引著眾人的目光,黃新真是澎湖的旅遊業者,這片豐富的潮間帶是她們一家人,帶領遊客進行生態觀察的秘密基地,關心生態保育的她曾經親眼見證硨磲貝的死亡現場,看著硨磲貝一顆又一顆被採走,相當心痛卻也無能為力。

硨磲貝是雙枚貝的一種,主要分佈於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熱帶珊瑚礁海域,世界上已紀錄的硨磲貝共有九種,最大的巨硨磲可以長到一點五公尺,在澎湖海邊常見的種類有長硨磲以及鱗硨磲兩種,差別在於外殼波浪狀的鱗片大小不同,往往一般貝類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牠的貝殼但是硨磲貝最讓人驚艷的卻是牠色彩繽紛的外套膜,硨磲貝會有這些五彩的外衣主要因為共生藻的寄生,因此硨磲貝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營養來源,都來自於共生藻行光合作用,美麗多變的硨磲貝可說是珊瑚礁生態是否健康的指標性生物。

關於人們對於硨磲貝的利用,可從遠古時期說起,早在五千多年前,人們就以硨磲貝當做項鍊飾品,在金剛經中也曾記載,硨磲貝是佛教七寶之一,所以許多硨磲貝也被做成佛品。近幾年隨著觀光旅遊興盛,貝殼的飾品與藝品,成為觀光客最愛購買的紀念品,於是硨磲貝雪白波浪狀的外殼成為搶手貨,從小到大從幾十元到上萬元,各有不同的收藏市場,這也難怪海邊的硨磲貝會上演一場失蹤記,除此之外硨磲貝還得應付另一個龐大的食用市場。

或許大家對於硨磲貝這個名稱很陌生,但是你一定聽過干貝,其實干貝指的就是硨磲貝的閉殼肌,這塊負責開閉殼蓋的肌肉,在亞洲市場中被當成高貴的食材,根據統計光是台灣每年就至少消費掉250噸的干貝,干貝愈大價格愈高,於是珊瑚礁海域大型的硨磲貝,幾乎被一掃而空,為滿足人們的口腹之慾,漁民潛入海中,割下硨磲貝的閉殼肌,遺留海底的硨磲貝空殼,訴說著人們對於海洋的掠奪。

在過度採捕之下,成長緩慢的硨磲貝資源量嚴重枯竭,其實早在1983年華盛頓公約,就將硨磲貝列為世界稀有海洋生物,應該加以保育,然而不是華盛頓公約組織會員國的台灣,卻遲遲未有動作,以澎湖來說,雖然明定禁採的貝類共有五種,但硨磲貝尚未列入。

為了降低野外採捕的壓力,國際間開始推行人工養殖,澎湖水產種苗繁殖場也在去年跟進,去年去成功繁殖,一千多個小硨磲貝,不過因為是第一次實驗到了冬季水溫與水質一時無法適應,最後功虧一簣,只剩三四個存活。

小小的硨磲貝,代表著一個希望,牠以每年四公分的速度緩慢的長大,如果要長到一個手掌大,至少要三年以上的時間,但是在野外人們可能只要花幾分鐘的時間,就取下一個硨磲貝的生命,復育的速度似乎永遠趕不上破壞。

為了探查硨磲貝的生存危機,我們前往澎湖遊客最愛的渡假勝地-吉貝,島上海產店林立,水族箱內滿滿都是任君挑選的活海產,其中一定有大小不等的硨磲貝,在電視美食節目的促銷下,硨磲貝被塑造成澎湖離島獨特的海鮮料理,有時海產店的硨磲貝多到水族箱擺不下,還用水桶來裝,花了四五年的時間,硨磲貝才長成如此耀眼的模樣,而今卻淪落為盤中物,由於採捕數量過多,今年政府以「教育宣導」的方式,呼籲停止販賣硨磲貝,不過只有極少數的業者願意配合。

道德勸說抵不過市場的商機,每到旺季,小島上每天可能有上百顆的硨磲貝,以幾百元的價格被賣掉了,為了吃一口干貝,也吃掉了一座島嶼的命脈,在國外硨磲貝是珊瑚礁海域生態旅遊的賣點之一,在台灣卻是以竭澤而漁的方式消費。

在澎湖的潮間帶上,生態旅遊業者,正為遊客解說硨磲貝的美麗,不過這一顆硨磲貝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在等待中,硨磲貝族群正一點一滴的消逝,下一次當我們再度探訪珊瑚礁海域,還能看見多少硨磲貝,如花朵般在海中綻放。

來到澎湖吉貝,親眼見到硨磲貝在海產店銷售的狀況驚訝不已,甚至數量多到水族箱擺不下還用水桶來裝,看到從海裡採集回來的硨磲貝,一顆以一二百元的價格被拿來炭烤,真的令人心痛,在國外硨磲貝是珊瑚礁海域生態旅遊的賣點之一,在台灣卻是以竭澤而漁的方式消費,為了一口干貝,吃掉了一座島嶼的命脈,也讓成長緩慢的硨磲貝族群,一步一步走入滅絕的命運。

地點
集數
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