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播出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馬達在魚塭緩慢前進,吸出棲身池底的碩大文蛤。沖掉泥沙,裝進籃子送上岸,再把文蛤倒進篩選器,進行分級,準備送往市場。每道工序,都得靠著人力進行。

目前全國約有七千公頃的文蛤養殖池,七股就占了兩千公頃。養殖戶藉由潮汐漲退,將海水引入魚塭,純海水、淺坪式、低密度的飼養模式,產量雖然不如其他養殖區,卻保住這裡的地形地貌。近年來,當其他文蛤產區,紛紛因為飼養環境惡化,大量死亡時,這裡仍有穩定收成。收成之後,池裡的下雜魚,就成了黑面琵鷺的大餐。

過去,漁民擔心水鳥會偷吃魚,久而久之,他們已經認識到黑面琵鷺只吃下雜魚,不會影響收成,還會主動向保育團體通報黑琵動態,協助累積調查資料。

漁電共生吸引業者與地主 租金飆漲卻讓養殖承租戶憂心

結合生態與生產的養殖模式,卻因為即將進駐的綠能產業,掀起波瀾。政府預計在2025年,將再生能源的發電占比,提高到20%,西南沿海總計有一萬五千公頃的魚塭,被認為具有發展地面型光電設施的潛力。能源局預估,魚塭土地有5GW的發電潛力。

政府釋出養殖漁業結合光電的訊息後,台鹽成立子公司,在台南、高雄積極整合土地,找尋有意願加入的魚塭地主,進行簽約,再媒合光電業者,預計最快2020年可以達成1GW的發電目標。

政府和業者都期望,藉由綠能資金的導入,協助水產養殖技術的提升和轉型,達成產業雙贏。對承租魚塭來養殖的漁民來說,馬上面臨的衝擊,卻是大幅高漲的租金。甚至已經有建商,來到七股收購魚塭,準備申請變更土地使用分區,打算放棄養殖,直接施作光電。地主的種種動向,都讓承租戶十分擔憂。

水試所投入四大養殖物種測試 地方成立工作圈盼制定規範

雲林台西,水產試驗所的海水繁養殖中心裡的一處魚塭上方,已經架起光電板,開始進行漁電共生試驗。從地面上看起來,這裡和一般的太陽能設施,沒有太大不同,從空中往下看,就可以清楚看到,面板的遮蔽率,有疏有密。依照農委會規範,魚塭結合光電設施,面板遮蔽率不得超過土地面積的40%,未來產量則不得低於原本的70%。水試所希望透過實測,找出最佳的遮蔽率與養殖操作模式。

經過初步試驗,在40%的遮蔽率下,文蛤的生長狀況不受影響。不過,文蛤是以藻類作為食物,冬季時,遮蔭會使得藻類生長速度慢,需要再搭配人工供餌,或額外培養藻類等方式,來確保文蛤持續生長。而太陽能板遮蔭、遮雨功能,則可以減少氣候變化帶來的損失。

水試所目前選定台灣水產養殖面積前四大的物種,虱目魚、文蛤、吳郭魚、鱸魚進行測試。這處位在台南七股的魚塭,正在進行虱目魚養殖試驗,水面上設置了浮棚式光電設施,一旁儀器隨時監測水質。水試所目前在台西和台南,分別提供十公頃土地,讓光電業者進駐,實地進行測試。

未來,對於養殖方式、光電設施該怎麼架設、如何保障原承租戶,各地方政府已經分別成立漁電共生工作圈,邀集公民團體、漁民和各相關單位,參與討論,近期農委會也即將公告相關規範。農委會也表示,為了避免早年假種田真種電的亂象再次發生,會等到相關試驗都完備後,再公布相關規範,未來實地進行稽查管理時,也才有所憑據。

農委會設不利耕作區避免與農爭地 部分地主也要求被劃入

存土寸金的台灣,要發展大型地面型光電設施,並不容易。為了避免綠能設施與優良農地爭地,農委會在2015和2017年,分兩階段公布了2383公頃的不利耕作區。但不利耕作區大多地處偏遠,饋線容量不足,加上私有土地整合難度高,目前成功申請發電的面積約為180公頃,比例不高。

電力設施的建置,仍需要時間,劃入不利耕作區的農地,租金已經大幅高漲,各地紛紛出現地主要求把土地,劃入不利耕作區的呼聲。在雲林口湖,就有221公頃的漁業養殖區,當地居民表示因為地層下陷,早已無法養殖,希望農委會重新評估,劃入不利耕作區,讓他們能把土地租給光電業者。

農地租金隨著綠能進駐,水漲船高,有人歡迎,也有人疑慮。政府的政策願景,還有待透過完善的溝通,取得民眾的信任。

根據農委會的統計資料,屋頂型的畜電共生,因為爭議較小,目前已經達成686MW的發電容量,未來還有將近75%的成長空間。

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李翰林認為,政府的再生能源政策,還是應該先以屋頂型光電為主,並把握機會,盡速將大型地面型光電設施,設置時所遭遇的生態問題、農漁民生計問題等,建立完整的評估機制,當屋頂型的容量相對飽和時,再接續發展地面型,才能讓能源轉型走得更穩健。

如何讓漁電共生,成為眾人共享的願景,而不是落入漁電爭地的困境,每一步都考驗著能源轉型,能不能繼續前行。

學科
漁業, 能源
縣市
  • 台南市
  • 雲林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年年有蟹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北海岸的金山、石門、萬里一帶,長期以來是台灣捕蟹產業的重鎮,產量占全台八成以上,新北市政府將在台灣西北海域捕捉到的花蟹、三點蟹、石蟳,包裝成萬里蟹品牌,希望挽救一度沉寂的捕蟹產業。


畫面提供 新北市漁業及漁港事業管理處

萬里蟹主要販售點,在鄰近西北漁場的富基、野柳與龜吼三個漁港,即使非假日,市集也是熱熱鬧鬧。市場反應熱絡,產業蓬勃發展,但是如果一直抓一直吃,就怕步上黑鮪魚或曼波魚的後塵。新北市漁業及漁港事業管理處處長汪昭華表示,2014年起實施蟳蟹管制措施,全年不得抓甲殼長度低於八公分的三點蟹與花蟹,石蟳不可以低於六公分。繁殖期8月16日到11月15日,不可以抓抱卵的母蟹,違反規定的,將處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

除此之外,新北市政府也想增加資源量,與海洋大學徐德華老師合作,在貢寮的海洋資源復育中心,進行種苗培育計畫。這項計畫進行了三年,朝人工養殖與資源放流兩大方向前進。雖然曾經成功培育出甲殼寬度達到7.5公分的稚蟹,但目前的技術還無法做到量產。

人工補充資源量的技術還沒成熟,那麼目前這樣抓大放小、繁殖高峰期不抓母蟹的策略,就能確保萬里蟹的未來嗎?想知道目前的管制措施有沒有用,就必須先知道每年抓了多少蟹,但水產業者徐承堉認為,漁業署的統計年報,數據不確實,無法反映真實情況。

卸魚申報是指船長在每次回港卸貨的時候,應填寫卸魚聲明書,紀錄捕獲的魚種、數量等資訊,並在三個月內將資料交給各地區漁會。北海岸目前大約有五十艘捕蟹船在作業,但不是每位船長都據實申報。

想持續擁有萬里蟹的美好,還需要知道整體資源量,才能進一步做到有效的資源管理,評估是否需要進行總量管制,不過目前萬里蟹在西北漁場的生活情形與整體資源量,都是空白。

近幾年萬里蟹打響了名號,漁民、商家、遊客、政府,全都樂在其中,歡樂之餘,應該加緊腳步,對萬里蟹做更進一步的了解,現行的政策與規範,更需要時時檢討,只有落實對資源量的掌握與保護,才能年年有蟹吃。

縣市
  • 新北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顏子惟 陳添寶 張光宗 葉鎮中 賴冠丞,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位在宜蘭縣蘇澳的岳明國小,不但離海洋很近,教學理念也很親海,校方鼓勵小朋友學習駕船,實地體驗海洋的浩瀚。校長黃建榮表示:「讓孩子在生活中了解風險,比完全隔絕在風險之外,更重要。」身在教室也能認識大海,動動手、動動嘴,一口一口品嘗海洋的滋味。

你知道嗎?國小學童的營養午餐,雖然有魚,但是都沒有刺。另外,許多爸爸媽媽擔心小孩被魚刺刺到,會把魚刺挑乾淨,所以很多小朋友是不會自己挑刺的。岳明國小校長黃建榮認為,孩子的挑刺能力可以被培養,只是大人怕危險,孩子反而沒機會去學習。

校長邀請業者參與,一起推出好魚慢食課程,透過白蝦、鯖魚、白帶魚等六種不同的海鮮,訓練小朋友自己挑刺,也透過海鮮來認識海洋。

「好好吃!」、「骨頭中間軟軟的、這樣一折就斷了。」不只是一頓午餐,也是一場餐桌上的冒險,低年級的小朋友吃刺較少的魚尾巴,中高年級的小朋友吃刺比較多的部位,老師們也在每道食材上桌前,深入介紹食材的來龍去脈,從生理、生態、資源利用、漁業概況到烹調方式,還會加強說明物種面臨的問題。

負責教導六年級的老師李公元說,為了吃海鮮特餐,水產業者與老師辦了很多場研討會,一面了解海產的特性,一面思考怎麼去教小朋友,整個過程也幫助老師增廣見聞。

列為教材的六種食材,都是野外族群還穩定、不影響物種繁衍或近海養殖的,也是適合冬季食用的種類。飲食是文化的一部分,台灣古早的食魚文化,就藏在閩南諺語裡。像是冬至前後最熱門的烏魚,老一輩會說「冬季烏更勝豬腳、海水烏更勝雞肉」,水產業者徐承堉解釋,意思是冬天的烏魚肥瘦,海水烏魚肉質結實。

一次次的練習,小朋友吃魚越來越順手,接下來還有一項大挑戰,他們即將在台灣博物館的永續年夜飯活動上,當食魚小老師。

徐承堉表示,從自己的味蕾神經,把對食物的認識傳遞到大腦,會在小朋友心裡形成刻印,對食魚教育來說很重要,一定要教導孩子認識跟珍視台灣在地的海鮮。

黃建榮校長認為,讓小朋友實際吃魚、了解魚背後的故事,孩子跟魚之間產生很強烈的連結之後,再談海洋教育,孩子就會更有感。

「我喜歡吃花腹鯖」、「那種魚只有一條“側線”」上完課,全校師生對海鮮的認知都不一樣了。海洋的專業用語,連一年級的小朋友都能朗朗上口。

吃在地、當季的海鮮食材、六堂好吃的課,從發想、實踐到成長,或許小朋友會因此一輩子關心海洋。

學科
海洋, 漁業
縣市
  • 宜蘭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顏子惟 張光宗,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手作淡蘭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手作的產品,總帶著幾許溫暖,多幾分細緻,大自然裡的步道,也能手作嗎?在北台灣山區,淡蘭古道中的崩山坑古道,將成為全台灣第一條,完全手作的步道。

崩山坑古道是淡蘭古道的其中一段,起點是新北市泰平里,這裡的居民大多務農,後來工商業興起,人口外流,連唯一的國小都廢校。現在泰平里常住人口只有六十多人,由於是翡翠水庫水源特定區,受到開發限制,古樸的石頭屋留了下來,保持著無污染的環境,和恬淡的農村生活。

崩山坑古道連結泰平里的信仰中心壽山宮與柑腳的信仰中心威惠廟,除了節慶時往來,從前更是居民日常生活的重要道路。日治時期,整條崩山坑古道路面都有鋪碎石子,到了國民政府時代,不再鋪碎石,有毀損就由居民就近修整。後來雙泰產業道路完成,行走的人少,漸漸地荒廢了。

充滿回憶的古道,不該就這樣失去。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提出淡蘭百年山徑的概念,將淡蘭古道區分為北路官道、中路民道與南路商道,路徑橫跨北台灣四個縣市,長達兩百多公里,獲得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宜蘭縣的支持。

全長七公里的崩山坑古道,將全程以手作的方式來修整,由志工以最簡單的工具,就地取材,打造做了又像沒做的自然步道。

全線手作的困難,在於必須一段一段慢慢修,每次只能處理一部分。熱情需要專業來支持,每次修整都由通過訓練的步道師帶領志工,確保施工品質與路面安全。

保住在地原本的面貌、純粹自然的美感,沒有水泥,只有用雙手鋪出的舒適山徑,實作過程,散布互助合作、利人利己的溫暖,建立人與人、以及人與自然的連結。

修路志工,沒有固定成員,他們來自四面八方,幫忙修復著泰平里居民的回憶,這份共同的心願化為步道而持續存在,過程中也注入了自己的情感。

手作步道在台灣已經發展了將近十年,懷抱著對大自然的尊重,在這些通往自然、同時通往人心的路徑上,留下隱形卻又永恆的印記。

學科
山林
縣市
  • 新北市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顏子惟 鄭嘉明,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在台灣,闊葉林樹種分布最廣的是樟科,名列第二的是殼斗科,這兩大家族,是森林生態系統的重要支柱。浸水營石櫟,是台灣四十多種殼斗科的其中之一,分布在台灣東南部中低海拔山區和恆春半島。2015年開始,農委會林務局台東林區管理處,首度針對浸水營石櫟,進行採種復育計畫。

攀樹採種小組出動 留住浸水營石櫟珍貴種苗

秋天,為台東帶來涼爽氣息。在清晨的陽光下,有人還睡眼惺忪,也有人正忙著準備工具。再過一小時,這群年輕的七人小組,就要趕到屏東199縣道旁的秘密基地,執行一場特別任務。

全副武裝的兩個年輕女孩-吳佩芬與柯雅韻,是全台灣唯二的女性攀樹採種人,在老闆兼師傅林承彥帶領下,她們正準備爬上將近二十公尺的大樹。利用豆袋把繫繩和主繩拋上樹幹,才能展開攀樹工作,可是在密林中拋擲豆袋,困難度很高。還好現場攀樹人員有四個,只要有一人成功上樹,其他人就能跟著爬上高處。

浸水營石櫟的分布範圍非常狹隘,再加上生長環境集中在淺山闊葉林,很容易受人為開發影響。因此在2017年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裡,浸水營石櫟才會被列為瀕危等級。恰恰在2018年秋天,林務局遇上浸水營石櫟難得一見的豐產期,採種保育才有機會加速前進。

攀樹採種必須集合體力、膽識、意志力與專業技術等各項條件,絕非一般人能勝任。為了節省時間、提高效率,攀樹人員只要一上樹,除非收工,否則不會再下樹,也因此在樹上連續工作七、八個小時,甚至到九小時,都是司空見慣。

攀樹採種人員吳佩芬說,女性從事這個行業,會有些不方便的地方,體力跟力氣也比較不如男生,所以她現在要學習的,就是找方法讓自己上樹的時候,可以更省力或更快速完成工作。

爬樹的人忙著採集種子,樹下的人也沒有閒著,由於浸水營石櫟的種子顆顆珍貴,因此就算是從樹上掉下來的,也要通通撿起來。殼斗科的種子,最明顯的特徵就是種子外殼,有堅硬又有特殊造型的殼斗。浸水營石櫟的種子離開母樹後,現場工作人員就地圍坐路邊,馬上幫種子「脫帽」。

林務局台東林管處秘書朱木生表示,浸水營石櫟實在太稀有了,林務局也是第一次採集到,雖然大家對這種植物的發芽特性不熟悉,但可以透過這次機會,把復育的每個階段徹底走一遍,累積基礎資料。

林務局投入殼斗科育苗 重建台灣原生闊葉林

龍泉苗圃是台東地區人工造林樹種的育苗苗圃,也是近年台東林管區的殼斗科育苗重心。雖然浸水營石櫟的種子還沒「入住」,不過這裡已經成功復育十二種殼斗科的小樹苗,像是赤皮、青剛櫟、小西氏石礫和捲斗櫟等。

過去台灣的造林政策,少見闊葉林樹種,劉瓊蓮處長說,主要是以前的林業系統,把殼斗科或是楠木、樟科這些樹種,當作雜木在使用,不過林務局近年漸漸開始把闊葉樹種投入造林工作,殼斗科就是其中之一。

台灣是座小島,卻因為有北迴歸線穿越而過,再加上地形歧異度大,使得生物多樣性豐富多元。一棵樹從小苗到大樹,需要經歷多長時間、多少考驗,才有機會成為一片森林?在大自然裡,棲地保育比人工造林更為重要。

森林是生物多樣性的基地之一,透過這群年輕人採集、培育浸水營石櫟的故事,或許能為台灣闊葉森林找到新的價值與意義。

學科
植物, 山林
縣市
  • 台東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陳添寶 顏子惟,剪輯 顏子惟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灰甲澤蟹是台東常見的澤蟹之一,牠喜歡比較多泥巴的環境。」對溪流裡的生物如數家珍,這條位於台東成功鎮的都威溪,已經是台東荒野野溪小組,踏查的第四十八條野溪。走訪台東野溪四年多,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發現,台東每條溪流,幾乎都遭到整治。而整治過後,每條野溪,都變成水溝。

不忍野溪遭到人類戕害,台東荒野拿著調查資料,跟台東水保局溝通。水保局認為,或許可以挑選幾條溪流進行復育。為了復育行動,請來顧問公司協助生態調查。顧問公司在勘查多條野溪後,發現多數生物都是蝦子,鮮少有魚,「可能這邊下游環境因素,讓一些魚類比較不容易上來。」

下游出現什麼狀況,讓魚類無法洄游?台東水保局跟著顧問公司現勘發現,可能是過往在野溪施作的人工構造物,造成的影響。台東水保局指出,其實工程人員並非沒有生態觀念,「像後面這個十三年前施作的固床工,已經有所謂生態工法思維。當初設計就有讓水流不要集中在單一點,所以做了四四方方、類似踏步式固床工概念的溢洪口,希望讓水流可以有變化,底下也埋了透水孔,希望水流沒有滿出來前,可以從底下比較低的地方滲出來。」然而時間經過,不敵自然的營力,水流造成掏刷,讓原本埋在河床底的固床工裸露出來,造成極大落差,形成潭與水瀑,生物棲地被改變,種類也變少。

確認工程可能對生物造成影響,台東水保局選定數條溪流進行改善,將野溪裸露的固床工中段挖空,降低落差,讓水流暢通,希望生物可以洄游。由於是初次嘗試,水保局謹慎地召開一期改善工程的追蹤調查與現勘,希望關心的團體提供更多意見,以利二期改善。

在這次會勘中,荒野保護協會發現,許多居民仍對混凝土有高度信心,使得營造公司在施作改善工程時,遭到居民質疑。而過度的河道整理,也可能對河床造成二次擾動。顧問公司則進一步指出,過往野溪整治缺乏嚴謹的生態調查,與歷史災害資料的彙整,造成工程與環境的劇烈拉扯,難以評估衝擊。

風災後野溪過度整治 水泥化影響水流、生物消失

野溪整治,為何缺乏全盤完整調查?這是因為,野溪整治往往伴隨劇烈災害後,人類的保全需求而來。像是2012年天秤颱風重創蘭嶼後,公共工程委員會便投入兩億多經費,進行野溪整治。長期關心野溪治理的建築師黃瑞明指出,由於預算已經撥下,必須將預算花完,加上為了展現救災成果,導致許多野溪被過度惡整。

黃瑞明勘查發現,蘭嶼多數野溪在這次災後,被全面水泥化。水流變化單一,溪床不見生物。就算只有半平方公里集水區的野溪,也難逃惡整。

台東水保局坦言,議題被炒作後,行政單位就關心量化、撥了多少錢、做了多少工程。「但在極端氣候下,大自然給我們的衝擊都超乎想像,所以工程人員也越來越懂得要尊重自然。」台東水保局逐步改變野溪整治思維,希望不再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百姓的需求,或許不是真正的課題,當居民反映問題時,要先找出問題點。如果有更多人的參與、提供不一樣意見的時候,我們做的策略選擇會更正確一點。」

台東野溪復育的案例,突顯未來治理時,公民參與的重要。台東水保局與當地居民、生態團體磨合野溪治理的行動,還沒能普及,全台野溪被惡整的情況,依舊反覆上演。

海與河的交會,是生命蓬勃的收納口。對溯流或降海產卵的生物來說,河口是牠們生命中的成熟關卡。河流真的險惡嗎?還是人類離水邊太近?

學科
水文, 開發, 災害
縣市
  • 台東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我們從日本時代就來這裡住,之後台糖才把地放領給我們,大家都是在台糖做工生活,生活沒有很好。」陳正宗土生土長在彰化縣二林鎮農場巷,跟他的父親一樣,當了一輩子蔗農。

「一開始只有自己一戶,很不習慣!」,陳正宗來到花生田除草,今年已經87歲,「比較沒人可以聊天,想到在這裡住好好的,為什麼要把我們趕走,很煩惱、很困擾就對了!」

一邊除草,斷斷續續的廣播聲響,從陳正宗身後遠遠傳來,「中華民國107年9月17日舉行中科二林園區聯合動土典禮,由行政院長賴清德賴院長暨全體同仁,敬備牲果之儀焚香叩拜…」

2008年11月,行政院核定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第四期計畫案,遴選彰化縣二林鎮為基地,計畫引進光電、半導體和綠色能源等產業,開發面積630多公頃,除了使用台糖萬興農場和大排沙農場,也要徵收80幾公頃的民地,包括相思寮、萬合農場等多處散居在台糖農地上的百年聚落。

當年被徵收的居民希望保留老房子和田地,一再向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陳情,相思寮居民陳黃媛雙手合十,「希望中科幫忙,疼惜我們這些傻百姓,讓我們有安定的生活。」

陳情得不到轉圜,居民在村子外綁上抗議布條,準備與中科長期抗戰。世居相思寮的農民楊玉洲赤腳踏在田埂邊,想起要被徵收就急得掉眼淚,「政府說你不同意就要用強制的,這就是用搶的啊!你完全沒辦法!百姓就是沒有縛雞之力!」

除了土地徵收的爭議,高科技園區因為有污染疑慮,也引發彰化、雲林兩縣居民強力抗爭。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廢水,原本計畫排到舊濁水溪,彰化漁民和蚵農氣憤的走上街頭,撒蚵殼包圍環保署,抗議聲浪越來越大。中科管理局在環評專家會議中改口。時任中科副局長郭坤明說,為了尊重彰化縣政府和彰化區漁會的建議,決定將二林園區的放流水,改排到濁水溪。

廢水改排濁水溪,換成雲林縣沿海居民人人自危,到環保署前拉布條抗議。最後中科管理局把廢污水排放到濁水溪和舊濁水溪兩個方案一起送審,同時惹怒雲林、彰化兩縣民眾,聯手要求環保署駁回中科四期的開發案。

2009年行政院長吳敦義在立法院備詢時,指示增加預算二十億元,將中科四期每天十三萬噸的廢污水,經過處理後,排放到濁水溪出海口,隨後環評小組審查也通過此案,招來假環評、真闖關的批評。

但是環評大會出現戲劇性轉折,除了仍有條件通過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案,當時的環保署長沈世宏表示,經過環評委員的專業要求,不論舊濁水溪的河岸、濁水溪自強橋下,或者海洋放流,都可以直接排放沒問題。當地居民和農漁民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環評審查結論,學界也強力批評環評已死。

在高度爭議下,中科四期在環評闖關,戰場從環保署轉移到營建署區委會,相思寮居民陳黃媛怒罵政府比土匪還兇惡,「土匪也是搶一搶,把東西搶去吃而已,現在是連飯碗都搶光光,聽到要徵收,手腳都軟了,晚上根本睡不著。」

律師詹順貴強調,中科二林園區選址過程沒有考量國土適宜性,園區內有特定農業區,是高生產力的土地,輕易變更為工業區,並不符合國土規劃最大利益。但經過兩次大會的激烈辯論,在政府機關代表有十席優勢下,區委會以十二比五表決通過。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為老農發聲,認為政府以工業需要之名,未依土地徵收條例的協議價購程序辦理,徵收價格往往過低,農民被迫賣地引發恐慌。土地徵收在民主國家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但是政府往往為了追求效率,就採取土地徵收的強烈手段,未來勢必引發更大的民怨。

坐在老三合院的門廊下,陳正宗想起抗爭時的情景,「相思寮那時候要被徵收,有人會來恐嚇,說你如果不趕快搬走,以後會叫怪手來鏟除反對居民的房舍,有很多人被嚇到趕快領補償費搬走。」

「但是依徵收的價格一坪一萬元,我到哪裡買一坪一萬元的建地來蓋房子!鄉下地方一坪也不只一萬元」陳正宗越說越感慨,「像隔壁鄰居的地和房子被徵收約四百萬元,他去買一間房子七百多萬元,現在還要繳房子貸款,被日常生計拖磨,現在也是難過啦!」

在苗栗大埔徵收事件輿論壓力延燒下,中科四期徵收案出現轉圜,行政院下令保留相思寮主聚落和萬合農場的房舍,農地則可以地易地,但是位於友達公司預定地的農場巷居民陳正宗,以及位於萬合農場外圍的居民王錫溪,都被排除在外,中科二林園區徵地風波沒有平息。

中科四期用水來源也備受質疑,因為國光石化開發案已經暫停,大度攔河堰也因此暫停推動,中科管理局計畫調撥農業用水每天6.65萬噸持續開發,引發溪州農民阻擋怪手施工,全力護水的抗爭行動。溪州農民謝寶元說「那些大官要騙我們農民,說我們用不完的水才會取用,那為什麼要拉管從源頭截水。」

但是動工不到兩年,2012年國科會突然宣布中科四期要重新檢討,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說,因為有三個重大改變,一是環保的爭議很多,第二是大度攔河堰不蓋,長期水源不確定,第三是光電產業現在很淒慘,原來規劃進駐的光電產業也有變化。

國科會決定縮小中科四期開發面積,以每日4800噸的水量為基準進行轉型。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表示,這個園區比較適合低用水、低污染的產業,將朝精密機械、生物科技等產業發展。

「原先的徵收目的不存在了,依土地徵收條例規定,應該要廢止徵收,把地先全部還給居民」,律師詹順貴強調,政府不應該仍要圈住二林園區這麼大塊的土地,只拿一小部分還給農民。

中科四期和被判環評撤銷定讞的中科三期一樣,都沒有事前評估居民健康風險,還有強制徵地的爭議,中科四期的違法可能性甚至比中科三期還高,在中科管理局允諾不繼續發包施工,也不核准新廠下,與居民協議進入二階環評重新審查。

2018年5月23日,中科四期二階環評在環評大會過關,中科管理局提出轉型低用水、低排放產業,每天兩萬立方米的廢水放流量,全數再生利用、不抽用地下水,2019年底後不再調用農業用水,環保監督小組成員中,民間團體與當地居民不得少於三分之一等承諾,結束為期十年的纏訟。

2018年9月17日,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第二次開工動土典禮上,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未來短短幾年會有一千億資金投資在二林。彰化縣長魏明谷高呼,「未來條條大路都通到中科二林,二林真的要起飛了,二林要變成一個工業城市。」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630多公頃土地,目前只有一家醫療衛生材廠商進駐,貫穿園區的六線大道,難得有車輛經過,農場巷居民陳正宗說,被徵收的民地爬滿野草,都沒有人來管理,台糖原來的甘蔗園,現在也已長成樹林。

陳正宗是中科二林園區內現有唯一的原住戶,中科管理局最後採取以地易地的模式取得他的同意,未來陳正宗將搬遷到獲保留的相思寮舊聚落。「一年徙栽,三年徛黃,萬不得已不遷不行,不然我是不願意搬遷啦!我們住習慣了。」陳正宗說「以前我們這鄰最多有35戶人家,現在都遷走了,將來我這鄰也會廢除!」

學科
水文, 開發,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二林鎮
  • 雲林縣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顏子惟,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提起屏東縣萬丹鄉,多數人會立刻聯想,這是紅豆的故鄉。在萬丹鄉與新園鄉交界之處的赤山巖,曾以一起污染事件,聞名全台,現在有人還記得嗎?


1999年屏東赤山巖汞污染影響周邊農作物的食品安全

台塑汞污泥非法棄置赤山巖 污染20年至今未解決

萬丹鄉與新園鄉交界處的赤山巖,有泥火山噴發。噴發出的泥漿,高聳如丘,是製磚的上好材料。1960年代起,這裡的磚窯廠多如春筍,噴發出的泥狀山丘被開挖一空,甚至向下掘出窟窿。1990年代末,磚業衰敗,磚窯廠一間間關閉,1997年,赤山巖這些被開挖出的窟窿,傳出被埋了有毒事業廢棄物-汞污泥。不過當時只有鄉里口耳相傳,無人聞問,直至1998年,台塑將汞污泥棄置在柬埔寨的西努亞克市,導致當地受污染,造成國際事件,問題才爆開。


柬埔寨成為國際垃圾場


柬埔寨汞汙泥鐵桶

行政單位投入調查,發現台灣從北到南、由西到東,幾乎每個縣市都有非法工業棄置場存在。檢察官更發現,台塑委託處理汞污泥的運泰公司,將八千多噸汞污泥,非法棄置在赤山巖。

赤山巖的汞污泥案爆發後,地主、清運業者與台塑,都遭受處分。環保署先將汞污泥挖起,篩分後放入太空包,超過260ppm的汞污泥,送往台塑仁武廠,進行熱處理,其餘則採用固化後掩埋的方式解決。然而,善後過程也引發爭議,致使打包後的汞污泥,在赤山巖堆積多年。堆積期間,放置場地曾遭遇泥火山再度噴發、污染外洩疑慮,引發新園與萬丹鄉民眾的強烈抗議。最後幾經協調,台塑才同意將高濃度的汞污泥收回仁武廠,進行熱處理。


檢測人員檢驗赤山巖汞汙泥


檢驗人員全副武裝

二十年後我們重回現場,居民說,當時堆積多年的汞污泥,因為日曬雨淋,貨櫃和儲桶都鏽蝕了,很擔心重金屬外洩,影響地下水。屏東縣環保局表示,環保單位也擔心有殘留疑慮,針對現地土壤進行整治,採取翻轉稀釋的方式,利用客土讓重金屬平均濃度保持在平均標準之下。

不過長期追蹤事業廢棄物污染的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發現,赤山巖整治的客土,有可能是外表貌似土壤的事業廢棄物,業者利用事業廢棄物的個別特性,攪拌後相互稀釋,可望讓驗證時,不超過土壤管制標準,晁瑞光憂心地說「但這卻不是真正的土壤,而是事業廢棄物的混合。」


2000年抗議台塑公司有害事業廢棄物汞汙泥污染屏東新園農地

事業廢棄物污染水源土地 卻以再利用名目橫行全台

晁瑞光追蹤事業廢棄物污染將近二十年,發現事業廢棄物經常埋在魚塭、農地,造成食安疑慮。其中高屏溪沿八十六號快速道路鄰近地區,特別嚴重,近年越往屏東,廢棄物非法傾倒,或利用事業廢棄物再利用名目,行有害事業廢棄物隨意棄置之實的問題,越發嚴重,讓他備感絕望。


赤山巖整治場址居民擔憂地下水遭到汙染

二十年前,眾所矚目的汞污泥污染案件,曾帶給行政部門極大震撼。環保署修訂了廢棄物清理法,增列刑罰,也明訂產源責任。多年後,卻因政府為解決事業廢棄物問題,開放事業廢棄物再利用,導致事業廢棄物的非法棄置手法,推陳出新。當無良業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未來台灣,還能不能有乾淨的土地?

學科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新園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 胡慕情 于立平,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張光宗,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一座化學工廠,為台南的濱海小鎮帶來短暫繁華,卻帶來漫長的毒害和夢魘。工廠旁的海水池,豐富的魚產,不是上天給海口人的恩賜,而是終身病痛與折磨的開端。

台灣史上最大戴奧辛污染 隱匿逾20年終被揭露

2000年,一個尋常的清晨,當時著迷於拍攝生態影像的黃煥彰,來到關廠二十年的前台鹼安順廠區旁。他在草叢間,找尋昆蟲蹤跡。找著找著卻發現,土壤呈現不尋常的灰白色,已經荒廢二十年的廠區,植被也只有銀合歡和芒草。憑著對環境的敏銳度,黃煥彰揭開了台灣最重大的戴奧辛污染公害事件。

污染來源,台鹼安順廠的前身,要回溯到1942年。當時日本鐘淵曹達株式會社強徵民地,成立化學工廠,為日本海軍製造毒氣。戰後,國民政府接收日產,更名為台灣鹼業公司安順廠,1960 年代,開始生產五氯酚,製造農藥,外銷日本,1982年停工關廠。

營運數十年來,工廠產生的汞和戴奧辛,不斷滲透到周邊的土壤和水域,關廠後,廠內遺留的五千噸五氯酚,也沒有妥善處置,持續毒害土地。由於安順廠區旁的海水池,跟周邊魚塭、鹿耳門溪、竹筏港溪水路相通,黃煥彰除了向環保單位檢舉,也經常到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一帶做田野調查,掌握居民捕魚食用、販賣的行為,也鎖定廠區周邊的魚塭,循線找到地主,詢問家族的癌症病史。他也進到已經關閉的安順廠區內,花了一個月時間翻看遺留文件,試圖拼出污染真相。

1981年以來,安順廠區的污染事實不斷被發掘出來,直到2003年,環保署才正式將安順廠區公告為污染整治場址,隱匿污染事實長達二十二年。安順廠區於1982年關廠,併入中石化公司,1994年,在經濟部主導下,中石化啟動民營化,公司營運出現重大變動的這兩個時間點,和發現污染證據的年份,不謀而合。

周遭居民病痛纏身 產權易主求償困難

環保署進行採樣化驗,發現污染範圍如滾雪球般不斷擴大,竹筏港溪和廠外土地,都受到波及,總污染面積高達三十七公頃。現在安順廠區旁的北汕尾路,2002年進行拓寬工程時,地底下就曾挖出數公尺深的污染土。經常在海水池捕魚食用的海口居民,恍然大悟,源源不斷的豐美魚蝦,竟然是造成他們滿身病痛的元兇。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標準,人體對戴奧辛的可容忍值,為每克脂肪32皮克。受害居民蘇文振體內的濃度高達321皮克,整整超標十倍。如今,他要拄著拐杖才能勉強起身行動,罹患糖尿病,視力也受損。更難受的是,精神受到極大打擊,讓他晚上都睡不好。

當時,台鹼安順廠是當地唯一一間具規模的工廠,吸引不少人前往工作,林顯中也是其中之一。沒想到,在廠內工作七年,換來短暫溫飽,接下來數十年,卻在病痛纏身中度過。每個月上萬的醫藥費,靠著妻子經營雜貨店勉強度日。

儘管受害居民均認定,主管國營事業的經濟部,應該負起賠償責任,但中石化公司民營化後,安順廠區產權易主,居民求償無門。公民團體和居民,發起抗爭運動,和政府多次協商,2005年,經濟部決議撥十三億元,進行為期五年的人道照護方案,依照居民血液中戴奧辛濃度高低,每人每月平均可領取1,700元至17,000元不等的費用。

污染事件爆發後,中石化認為,污染行為是發生在國營時期的舊帳,拒絕埋單高昂的整治費用,提起行政訴訟。2007年中石化敗訴,2008年才啟動整治作業。

污染整治尚未完成 中石化已申請土地變更

進到整治中的安順廠區,受污染土層已經陸續挖起,集中堆置在廠區中央,用黑色防水布覆蓋。2015年,中石化開發出熱處理技術,目前每小時可以處理六噸戴奧辛含量超過五萬奈克的高濃度污染土。在廠區內,還有座如巨型石棺的混凝土建物,裡面封存的,是廠區內毒性最高的土壤,超過管制標準64,000倍。

安順廠區的污染範圍總共為三十七公頃,污染土壤高達五十七萬公噸,中石化預計,2024年完成整治,整治工作尚未完成,中石化已經向內政部提出申請,希望將污染場址變更為住宅用地和遊樂區,這片土地未來的命運,各界仍持續關注。

居民獲判1.9億賠償 卻等不到政府和業者道歉

盼望討回公道和補償的居民,選擇走上另一條漫長且艱辛的道路。在法律扶助基金會與台南律師公會協助下,兩百多位居民,在2008年向經濟部、台南市政府和中石化公司提出訴訟。

法官考量居民處境弱勢,減輕居民的舉證責任,並且請專家鑑定,居民罹患疾病,確實和環境中的戴奧辛,確實有因果關係。2015年12月,台南地方法院一審判定居民勝訴,經濟部和中石化必須共同賠償居民1.6億。2017年8月,台南高等法院的二審判決卻大逆轉,法院認為經濟部沒有國賠責任,由中石化賠償居民1.9億。

2018年11月28日,一早就從台南北上的律師團,緩緩步入最高法院,聽取最終判決。纏訟十年,居民得到遲來的賠償,卻始終沒有等到國家的一聲道歉。最初的213位原告居民,更有62位已經離開人世。

這段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光彩的過往,已經漸漸被社會遺忘。但工業發展的遺毒,卻仍然在台灣各個角落,侵蝕著土地,以及人們的健康。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安南區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標題格式設定用,請拷貝貼上後設定字型大小、顏色等

2018年2月,興建十多年的湖山水庫,終於開放參觀。入口意象,站著一隻精巧的八色鳥,說來諷刺,湖水淹沒的區域,曾經是全台灣最好的八色鳥繁殖地,現在從這裡,只能看著冰冷的雕像。從前,並不是這樣…

庫址位低海拔森林基因庫 八色鳥與食蛇龜數量驟減

湖山水庫位在雲林縣斗六市與古坑鄉的交界,從濁水溪的支流清水溪引水,屬於離槽水庫,集水面積6.58平方公里,淹沒面積2.02平方公里。水下,曾經有座很特別的森林,住著316種植物,81種鳥類,22種哺乳動物,魚類與蛙類各有20多種,物種豐富,被視為低海拔森林的基因庫,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八色鳥。

斗六丘陵中有一處幽情谷,兩側山壁垂直,長滿植物,溪水在平緩的坡地流動,構成一個健康的生態。稀有的八色鳥,也選在這裡繁殖後代。八色鳥是亞洲鳥類紅皮書瀕臨絕種鳥類,在國內被列為第二級保育類、珍貴稀有的野生動物,每年四到九月來到台灣繁殖下一代。雲林的斗六丘陵,是全台灣最大、最好的八色鳥繁殖地,國際鳥盟將這塊棲地,與黑面琵鷺度冬的七股,同樣列為A1等級,全球性受威脅鳥種的重要棲地。八色鳥因為珍貴稀有,環團曾以牠為名,擋下湖本村陸砂開採,然而這個珍貴物種,在2000年通過的湖山水庫環評書中,隻字未提。被忽略的還有另一種保育類動物,食蛇龜。


台灣的瀕危物種食蛇龜,面臨極大的捕捉壓力。

隨著湖山水庫動工,森林陸續被挖除。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與中興大學緊急搶救食蛇龜,遺憾的是在研究人員進駐時,主壩已經開挖。十多年後,農委會進行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修訂,食蛇龜從珍貴稀有調整為瀕臨絕種。棲地消失是族群繁衍的致命傷,研究人員推測湖山水庫用地可能是全台食蛇龜分布密度最高的地方。

現在,土石壩攔住溪流蓄水,山谷被淹沒,草皮取代大樹,沒有森林,生物也不見了。

根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調查,全台灣的八色鳥數量,減少了50%,鄰近湖山水庫的湖本村,八色鳥數量減少70%,湖山水庫讓兩種瀕臨滅絕的生物,失去最重要的棲地,那麼,當初為什麼要蓋它?

減緩地層下陷的解方? 原計畫供水離島工業區

經濟部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表示:「如此能減緩地層下陷,完工後與集集攔河堰聯合運用,提高雲林供水穩定性,帶動區域發展。」真的只有這個目的嗎?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回憶,當年環境影響說明書,湖山水庫是為了提供離島工業區的用水,台塑煉鋼廠與國光石化預計要蓋在那裡,有大規模的用水需求。

多年後,台塑煉鋼廠與國光石化沒有蓋成。中區水資源局主任工程司汪平洋表示,湖山水庫的水,完全沒有供應離島工業區,水會進到自來水公司的湖山與林內淨水場,供應雲林民生用水。

湖山水庫目前進入第三階段蓄水,每天能供應十多萬噸,根據水利署的資料,雲林地區近二十年來的地層總下陷量,內陸地區已經超過160公分,顯著下陷面積366.2平方公里,由於高鐵經過下陷區,減緩下陷變得更急迫。問題是,由湖山水庫來供應雲林地區每日二十萬噸的民生用水,取代抽取地下水,就能有效減緩下陷嗎?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雲林分會理事長張子見表示,全台灣下陷最快的地方,是在雲林的土庫、元長與彰化二林,正好是濁水溪沖積扇的扇央,在扇頂水源都被攔走,地下水補注不足的情況下,地層下陷反而會更嚴重。中區水資源局主任工程司汪平洋回應,這需要時間的驗證,地層下陷沒辦法反映得那麼快。

湖山水庫在爭議中誕生,當年環評承諾將以兩億經費進行生態保育措施。在水庫北面設置了植物保存園區,將淹沒區中受波及的部分樹木移植,針對稀有植物圓葉布勒德藤與岩生秋海棠,從五十六處原生地採集,扦插培育後,再移植到復育區。

樟湖國小校長陳清圳反問,低海拔的生態體系複雜,是人可以做出來嗎?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雲林分會理事長張子見表示,我們得到一個非常慘痛的教訓,生態系要複製是幾乎不可能的。

蓋水庫攔水毀森林 水資源運用需整體評估

在台灣森林生態系中,湖山水庫是近年最大規模的低海拔森林破壞,從這樣遺憾,該學到什麼?樟湖國小校長陳清圳說,設置工業區,需整體評估當地水資源狀況,包含生態基流量、農業用水、工業用水、地下水補充等,否則工業區不斷擴張,會一直殺雞取卵。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雲林分會理事長張子見認為,政府推動前瞻計畫,應該著重在軟體與制度的建立,建構節水的社會,提供節水的誘因,另外目前漏水率非常嚴重,只要能減少5%自來水漏水量,就可能省下來兩、三個水庫。

台灣已經有九十五座水庫,研議中的還有好幾座,水庫對環境的傷害大,應該是取水的最後手段而非優先考量,以湖山水庫為例,代價絕對不只帳面上的185億。

森林能涵養水源,餵養萬物,這二十年拿森林換水庫,湖山水庫能否減緩地層下陷,留待時間驗證,此時唯一能確認的是,不論花多少時間心力,都難以重建失去的一切。

學科
動物, 山林, 水文
縣市
  • 雲林縣
  • 斗六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張光宗,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本週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