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相關報導

濱海樂園玩到high

2008-06-18

一處處廢棄的濱海樂園,一件件新開發的工程,標示台灣濱海的消耗式玩法。舊了丟棄,新的毀壞,台灣究竟還能留下多少自然風光?海邊風光,是孩子們的夏日天堂,是成年人的浪漫嚮往,不過,一旦慾望連結開發,公有變成私占,台灣海邊漸漸成為商業戰場...

冒險泡湯

2008-06-09

來自地底的熱源,讓台灣從北到南都有溫泉,有些被開發成溫泉旅館,產生大筆商機,有些在山林中深藏,未經雕琢。雖然在旅館泡湯是人生一大享受,不過也有許多人寧願長途跋涉,投向野溪溫泉的懷抱。然而,位在野溪的溫泉,絕對不如表面上溫柔。

危險觀光

2008-06-09

峽谷,以岩為體、 因水而奇。多少人冒險犯難只為親眼目賭那瑰麗偉奇。

一條湳仔溝

2008-05-05

如何看一個城市的發展,其實看看河流大概就知道她的脈絡,台灣在追求經濟快速發展之下,許多的溪流都被犧牲了,現在環境意識高升,才開始有人去關愛它,或許有人現在做會不會太晚了,但是只要開始去關心,永遠都不會嫌遲。

河流巡禮|廢水汙染、水泥化、生態去哪了

2008-03-31

我們的島走遍全台,用鏡頭紀錄下許多河流的悲喜與哀愁,從尋找河川的源頭,水庫集水區的保育,到進入人類生存的環境,不斷有各種污水流進河川,然而,水中生態因水質惡化、水利工程而奄奄一息。從全台河川的處境,和各界如何努力搶救河流的過程,讓我們重新反省該如何看待一條河流。

天花湖的未知數

2008-03-24

苗栗縣頭屋鄉有一個純樸的客家村落叫飛鳳村。你可能不知道,這個幽靜的小村子,跟這幾年苗栗縣積極推動的六大工商科技園區有什麼關係?不過,因為要滿足未來園區所欠缺的用水問題,飛鳳村可能會有九成變成汪洋一片。 飛鳳村舊地名叫天花湖,這個四百多人的小村落,大多依靠種植桂竹與果樹為生,由於地處偏僻、交通不便利,再加上山上謀生不易,年輕一輩紛紛外出工作,村子裡留下的多半是老人和小孩。...

救救白魚!!|台灣原生魚處境

2008-03-17

一灣小深潭,叢叢綠水草,群群溪魚作伴,這是台灣白魚的小小家園。有乾淨的水,有豐富的食物,偶爾要躲躲來覓食的小白鷺,還好有石頭和水草可以避一避,日子過的悠遊自在,可是這份小小幸福卻隨時可能崩解…

誰來決定蘇花高

2008-03-10

就在三月三日,距離總統選舉不到20天,環保署針對蘇花高速公路開發案,舉行環境影響差異分析第四次專案小組審查會,在環保署副署長張子敬的主導下,最後決定有條件通過蘇花高的興建,也就是蘇澳到崇德的山區段將先行動工。環保署為何在選前,通過這項充滿爭議的重大開發案?環保署的角色是什麼?兩黨候選人又如何表態?誰來決定花東的未來?

再看北宜高|全線通車之後,宜蘭有了什麼變化?

2008-03-10

交通建設是地方發展的萬靈丹嗎?民眾想要的發展是什麼?想要的生活是什麼?北宜高建了,宜蘭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再看北宜高帶給宜蘭的利弊得失,反思蘇花高。

石門水庫119

2008-03-03

民國九十三年的桃園大停水,逼得政府不得不正視石門水庫的問題,而在九十五年通過石門水庫整治條例,撥出250億特別預算來進行整治。集水區的保育也在整治的重點目標之一。長年來,政府總是認為是超限利用造成崩塌,而崩塌又讓水庫淤積,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是否都能夠用特別預算來解決難題?而政府對於集水區內的土地規劃又是如何打算的呢?

一杯清水,兩百五十億|石門水庫治水預算花大錢

2008-03-03

民國九十三年8月,艾利颱風來襲,新竹桃園山區降下四十年以來的最大豪雨,雨水夾帶泥沙自上游而下,供應桃園地區民生用水的石門水庫成了泥漿壩,桃園人也開始了連續18天無水可用的惡夢。

潰壩啟示錄

2008-03-03

沒有言語,大地的自然力,要回自己原來的模樣。山洪摧毀巴陵壩,河道回復原始的容貌,反撲的力量排山倒海而來,人該怎麼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