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相關報導

當路遇見樹

2014-05-12

深夜裡,台北市光復南路和忠孝東路口,並不寧靜。一場移植路樹工程,工人與愛樹人士爆發衝突。工人架起圍籬,阻擋民眾靠近,要用重機具把樹木搬移;有人爬上樹,登上怪手,推倒圍籬,企圖用肉身護樹…

竹藏碳

2014-04-07

迎著風,輕輕搖擺,清新感撲面而來,從前,竹子是常用的建材,後來卻被鋼筋水泥取代,漸漸的,竹子被遺忘了,但也有人始終記得它的好。現在,它可是抗暖化的無名英雄…

盜木~鎮西堡事件簿

2014-03-24

「祖先留下的財產,大地留給我們的資源,為什麼這樣來破壞?」看著兩千多歲神木,接近地面的樹幹,根部被山老鼠挖出一個五十公分立方的大洞,鎮西堡部落耆老尤敏,沉默了。他隨手抓起一旁的土壤與蕨類,塞進那個黑色大洞,掩蓋住那深沉的黑,彷彿為巨木敷上藥布,護住傷口。一連串的盜伐事件發生在今年,巨木的眼淚,喚起鎮西堡部落的醒覺。

咖啡爺爺

2014-01-06

酒精燈在虹吸式咖啡壺下燃燒,下層的水受熱,因壓力往玻璃管上層跑,七十幾歲的陳憲修,盯著時鐘,把咖啡粉倒入上層熱水中,手拿攪拌棒,輕柔按壓攪拌咖啡粉。一分鐘到!把酒精燈移開,拿起抹布包覆下層的玻璃壺降溫,上層的咖啡慢慢流回下層。坐在椅子上悠閒品嘗咖啡的陳憲修,手臂上還帶著務農的臂套,「老農民與咖啡」這畫面有點衝突感,卻又理所當然,因為修爺爺是鳳梨農民,也是咖啡農。

秋紅

2013-11-18

十月,秋意正濃,隨著東北季風吹起,秋寒煙天天都會來秋紅湖報到,熱情招呼遠道而來的蜓友們。這時,長尾蜻蜓抓住大家的目光,一堆相機對著牠猛拍,公的長尾蜻蜓,腹部是紅色的,炫麗且稀有,2006年10月,基隆鳥會在這裡進行調查,才發現牠遠從日本、韓國和中國北方,飄洋過海來台度冬…

搶救南崁綠光影

2013-11-11

環伺的高樓大廈,深具壓迫感的水泥建築,已經讓桃園蘆竹南崁的街市無法呼吸。當人們發現,還有一片老屋老樹,藏在水泥叢林之中,他們決定,要保護這片南嵌最後的綠光影…

保住一片林

2013-10-07

林口選手村興建,促成新北市最大規模的移樹行動,總共1124棵樹將被移植,當地居民為了留下這片樹林,持續搶救,然而在大台北同樣面臨開發威脅的,還有台北市華光社區的這片樹林…

我的水草世界

2013-05-27

水草世界變化萬千,它們有的濱水而居;有的像居士般沉水神隱;或者如睡美人靜靜躺在水面上;也可能像遊人,居無定所;有些則擁有文人風骨,傲然挺水而出;更厲害的是兩棲部隊,水中、陸地都能生長,光是辨識台灣三百多種水生植物,就是門大學問,吳聲昱卻投入水草復育工作,長達三十年…

紅樹林悲喜

2013-05-27

有一群強悍至極的植物,站在河海交界之處,彷彿河流的雙唇,開闔之間吐納生命,打造豐富的生命樂園。師大生命科學系名譽教授黃生,喜歡把紅樹林比喻成大地之唇。河口就有兩片上下唇,都是淤泥的河口怎麼保護?大自然賞賜我們一種可以在淤泥裡著根固定的樹種,叫做紅樹林,多偉大的天作之合!

櫻花狂戀

2013-04-08

櫻花熱,讓賞櫻成為台灣全民運動,也讓各地瘋狂搶種櫻花。但是這股熱潮太過氾濫,已經形成生態危害,讓賞櫻美事成為憾事。也許該是重新思考,在狂戀櫻花背後,一個全面性保育與文化的思考...

委屈了 行道樹

2013-04-08

住在都市的樹,有些被安插在道路兩旁,日子有苦難言。住在一兩公尺寬的小方格裡,根部像是裹了小腳,無法伸展,枝條伸長了,就要被砍。大多數人把它們當做城市裝飾品,卻忘了它們,是活生生的古老生命…

委屈了,行道樹

2013-04-08

住在都市的樹,有些被安插在道路兩旁,日子有苦難言。住在一兩公尺寬的小方格裡,根部像是裹了小腳,無法伸展,枝條伸長了,就要被砍。大多數人把它們當做城市裝飾品,卻忘了它們,是活生生的古老生命…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