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害」相關報導

客雅溪的出海口

2001-07-30

香山濕地有274種鳥類、208種魚類、118種貝類、115種昆蟲及43種螃蟹,牠們熱鬧鳴放卻又岌岌可危。

看不見的城市

2001-07-23

故事從2001年6月的三腳渡開始,這裡是基隆河上唯一還在運作的渡船頭,昔日渡人今日都已年近花甲,今年老人們破天荒決定組一隻龍船隊參加台北國際龍舟比賽,他們究竟會不會獲勝呢?在幾乎同一時間,大台北地區的污水處理系統,因為一條重要管線破裂,必須停止運作兩星期,進入管線修復,這段期間大台北地區所有已經接管的污水,都必須繞過正常的系統,直接排入淡水河,稱為繞流作業。每天132萬噸的污水,在此期間都必須從一個放流口直接注入河川。

漂流的生靈

2001-06-18

基隆河下游漂流物多,時時發出惡臭。資深環境記者柯金源乘著舢舨溯流而上,到基隆河中上游察看河流的汙染源。

變色的光環(下)

2001-06-04

新竹科學園區的成立,雖然為新竹地區帶來經濟繁榮與就業機會,但也帶來了環保、交通、教育及物價、房地產高漲等問題。本集將以圍牆作為譬喻,探討園區與周邊居民的互動情形與公害防治。同時將介紹園區旁邊的世外桃源-風空。關於經濟發展之外,是不是也必須兼顧當地人文,這個議題也將在本集一併探討。

再見‧藻礁

2001-05-28

桃園觀音有片綿延四公里長的藻礁地形,從空中鳥瞰是如此壯闊,長年污染斷絕了藻礁的生命力,而觀塘工業區的設置,更將摧毀藻礁僅存的遺體,台灣的藻礁很可能在我們還來不及認識它的時候就消失。

變色的光環(上)

2001-05-28

新竹科學園區成立二十年,是台灣高科技產業IC製造重鎮,也是國家經濟的命脈。但是年產值近一兆元台幣的新竹科學園區,卻沒有相對應的環保工業。特別是針對流經新竹縣市的客雅溪所造成的污染,早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本集將披露由於園區工廠生產製程的多樣化,及有害化學物質的經常性使用,使得新竹科學園區在保護環境資源,及對污水的污染管制方面,有其侷踀與困難。然而從物原料的使用上,來減少廢棄物的產生,卻是目前唯一且最經濟的解決方法。

這是你喝的水嗎

2001-05-21

宜蘭縣員山鄉枕山村有個楊桃生產專業區, 但是自從一家園藝公司悄悄地在枕頭山開始營運之後, 村民的用水安全就遭受到極大的威脅。根據村民指證, 自民國89年1月開始, 每天約有三車次的卡車至園藝公司的所在地傾倒事業廢棄物, 枯死的野生植物與發黑的水埤, 都讓村民憂心不已…

燒不盡的恐懼

2001-05-14

焚化爐真的安全嗎?火焰灰燼之後,是否產生戴奧辛?鹿港人為了焚化爐建設扶老攜幼,走上街頭抗爭,福寶鄉的酪農們,也擔心中部最重要酪農區將受到戴奧辛的波及。

烽火燎原

2001-05-07

1980年代起,台灣各地陸續爆發垃圾大戰。為了解決各地垃圾掩埋場飽和的問題,1992年,第一座大型垃圾焚化爐在內湖設立,從此台灣的垃圾從掩埋場時代進入焚化爐時代。 中央政府同時規劃在全省設置36座大型焚化爐,在2003年達到90%的垃圾焚化量。居民們與環保團體漸漸發現,焚化爐能不能安全地解決垃圾問題還是一個疑問,但可以確定的是,焚化爐的設置為財團開了一條穩賺不賠的賺錢道路。

夢迴內溝溪

2001-05-07

台北市內溝里,全台北市唯一保有天然原貌的山里,雖曾遭受人類掠奪式的開發利用,但在礦業和農業都蕭條後,生物漸漸回到這裡。現在內溝卻面臨重大危機,台北市議會選定內溝山區為第三掩埋場址,可能將好不容易回歸的自然面貌夷為平地,下游的水污染及水土保持問題都令人擔憂。

變色黃墘溪

2001-05-07

中福村中興段的農田,一百多年來是桃園縣蘆竹鄉最好的水稻田,但是1976年左右,中壢工業區的工業污水陸續排放到黃墘溪以後,只要附近的農民引用黃墘溪水灌溉,農田就會遭受污染,目前這片農田快要成為桃園地力最差的地方。 農業工程研究中心的調查,中福地區受到重金屬汙染的土地大概有八十幾公頃,2001年3月6日,臺灣大學教授胡弘道在這裡種植桉樹樹苗,進行土壤復育試驗,他分析此區鎘污染量已經超過痛痛病的標準,...

疼惜我們的島

2001-03-26

回顧台灣過去二十年來的環境運動,可以分成三個主要的支派,第一個支派是最是1980年就開始的,一直到今天都沒有間斷,我們總稱叫做『反公害自力救濟』,反公害自力救濟是兩種方式在進行:一種是已經有污染,已經發生在他生活的週遭發生的污染問題,讓他的生活感到不適,讓他的生活受害,我們做事後求償的反公害自立救濟。另一種,到了1985年以後,以杜邦的個案為例,是[預防型]的反公害自力救濟,也就是說,...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