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害」相關報導

重返龍坑現場

2002-01-14

去年1月14日,墾丁龍坑保護區掀起了一場政治上及環境上的油海風暴,事隔一年之後,龍坑油污事件早已從媒體的版面淡出,但這一場浩劫結束了嗎?看守台灣小組重返龍坑現場,發現沈沒的阿瑪斯號早已四分五裂,成為海洋中的不定時炸彈,為什麼一年了船還沒有拖離,究竟一年來政府做了什麼?我們又從這一場油海風暴中學到了什麼?重返龍坑,不是追悼而是反省,只期待海洋不再是沈默的受害者。

輻照大地

2001-12-24

輻射的故事是從一百多年前科學家的偉大發現開始,這種眼睛看不見,但能穿透物質的射線,不斷帶領著人類邁向科技的新領域,至今輻射在醫學及能源的運用上,仍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然而輻射的使用就像一把兩面刃的刀子,好壞參半。

揮別棄土場

2001-12-10

基隆河發源地平溪鄉,這裡有過環保團體曾經強烈抗議過的一段歷史─「平溪棄土場」,棄土場申請設置引發許多爭議,除了在基隆河上游水源頭設置棄土場的合理性,棄土場所在地位於水質水源水量保護區之外,縣府在環評法通過的前夕,核准棄土場的設置,也令外界質疑,鄉民多年的抗議也無法扭轉施政的決定。

污泥中的蓮花

2001-10-29

電視上出現拉著白布條,抗議垃圾場設立的畫面,對台人來講並不陌生,沒有人喜歡有垃圾場當鄰居,對抗議長達八年的桃園縣觀音鄉民來講,這條路實在漫長。觀音海岸過去被砂石業者盜採砂石,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坑洞,諷刺的是,廢棄物清理業者相中這裡,偷偷傾倒廢棄物,將一個個坑洞逐漸填平,土地被污染了,鄉民開始有危機意識,在海邊築起工寮,一年365天全年無休,輪班看守家園,這幾年下來卻無法挽救家園免於被垃圾吞噬,...

垃圾保障村

2001-10-15

2001年2月8日,觀音鄉轅碩廢棄物處理廠預定地,因保障村民圍堵抗爭,業者為求載運鋼筋進入工地,動用三百多名幫派份子,進行反圍堵,警方據報逮捕66人。保障村民幾年來飽受大小垃圾場污染,在兩年前忍無可忍,在1999年3月28日,搭設簡易的雨棚,不畏風雨、不分日夜,要阻止新民營垃圾場進駐。村民的怨言其實是種求助無門的恐懼感,捍衛家園,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環境,卻被貼上與公權力為敵的標籤...

鎘米再現

2001-09-10

民國90年9月5日,雲林縣虎尾鎮廉使里的200公斤鎘米終於被查獲,正當全國民眾鬆一口氣時,農地污染問題才開始昭然若揭。早在十年前,廉使里就被檢驗出鎘污染事實但是當地仍然繼續生產、繼續耕作; 更令人憂心的是事實廉使里灌排未分離、工廠緊臨農地的情況,只是台灣眾多農地中的鳳毛麟角,隱藏在雲林鎘米之後的,是全面性的農地污染問題...

客雅溪的出海口

2001-07-30

香山濕地有274種鳥類、208種魚類、118種貝類、115種昆蟲及43種螃蟹,牠們熱鬧鳴放卻又岌岌可危。

看不見的城市

2001-07-23

故事從2001年6月的三腳渡開始,這裡是基隆河上唯一還在運作的渡船頭,昔日渡人今日都已年近花甲,今年老人們破天荒決定組一隻龍船隊參加台北國際龍舟比賽,他們究竟會不會獲勝呢?在幾乎同一時間,大台北地區的污水處理系統,因為一條重要管線破裂,必須停止運作兩星期,進入管線修復,這段期間大台北地區所有已經接管的污水,都必須繞過正常的系統,直接排入淡水河,稱為繞流作業。每天132萬噸的污水,在此期間都必須從一個放流口直接注入河川。

漂流的生靈

2001-06-18

基隆河下游漂流物多,時時發出惡臭。資深環境記者柯金源乘著舢舨溯流而上,到基隆河中上游察看河流的汙染源。

變色的光環(下)

2001-06-04

新竹科學園區的成立,雖然為新竹地區帶來經濟繁榮與就業機會,但也帶來了環保、交通、教育及物價、房地產高漲等問題。本集將以圍牆作為譬喻,探討園區與周邊居民的互動情形與公害防治。同時將介紹園區旁邊的世外桃源-風空。關於經濟發展之外,是不是也必須兼顧當地人文,這個議題也將在本集一併探討。

再見‧藻礁

2001-05-28

桃園觀音有片綿延四公里長的藻礁地形,從空中鳥瞰是如此壯闊,長年污染斷絕了藻礁的生命力,而觀塘工業區的設置,更將摧毀藻礁僅存的遺體,台灣的藻礁很可能在我們還來不及認識它的時候就消失。

變色的光環(上)

2001-05-28

新竹科學園區成立二十年,是台灣高科技產業IC製造重鎮,也是國家經濟的命脈。但是年產值近一兆元台幣的新竹科學園區,卻沒有相對應的環保工業。特別是針對流經新竹縣市的客雅溪所造成的污染,早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本集將披露由於園區工廠生產製程的多樣化,及有害化學物質的經常性使用,使得新竹科學園區在保護環境資源,及對污水的污染管制方面,有其侷踀與困難。然而從物原料的使用上,來減少廢棄物的產生,卻是目前唯一且最經濟的解決方法。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