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第 No name 集的相關文章

老樹的吶喊

2001-11-17

台南官田綠色隧道的去留爭議,似乎在陳總統的呼籲保留下暫時得到留樹的結果。但是一年多來, 這些受人矚目的芒果樹,卻一點一滴、無聲無息地逐漸消失。今年台南市環保聯盟的統計,有91棵芒果樹因為不明原因消失。

綠島的美麗與哀愁

2001-11-12

綠島能承受多少觀光遊客,才不會過度耗竭島上的自然資源,讓島嶼生態生生不息。過去,曾經以交通承載量評估出一天兩千人的遊客人數,隨著綠島觀光發展,往來台東綠島之間船隻增加,進入綠島的觀光客也跳躍式成長。大量遊客進入綠島威脅島嶼的生態環境,現在觀光利益與生態資源之間的拉鋸戰,已是綠島最主要的課題。綠島的未來會如何?就看綠島人的抉擇。

種子的信仰

2001-11-12

龍安村,國民政府來台以前稱做龍眼林,位於中寮北邊七村中間地帶。地震時,村長廖振益因急於搶救村民,只穿一條內褲就衝出家門。第二天,龍安庄內就設立六個救濟站,提供伙食,由村內婦女輪流炊煮,「龍安大食堂」的名稱不逕而走。因為全盟的幫助及民間企業贊助,龍安村有了龍眼林社區學園,如今已經開始第四期的課程。

再見‧沙灘

2001-11-12

東北角的福隆海水浴場,曾經承載了許多人對海洋的回憶,今年學術單位卻赫然發現,獨特的沙洲景觀竟然消失了,沙子流浪去了哪裡?海流會不會再把它們帶回來,我們跟隨學術單位追查失蹤的沙灘,拜訪走過歲月的老人家,結果發現東北角已經有兩座海水浴場,因為錯誤的海岸工程,而步上消失的命運,究竟福隆海水浴場,是否會成為第三座消失的海水浴場,是否會伴隨著許多人的美好記億,一同走入歷史?

蝴蝶到我家

2001-11-05

沒有年輕人、沒有學者專家、沒有特色資源,是否就喪失追求生活環境的權力?「蝴蝶到我家─頂塗溝」要講的就是一個老化農村,蛻變成蝴蝶村的故事。

回不了的家

2001-11-05

清水村位於傳聞中921大地震的爆炸點-國姓鄉九份二山的背山。村內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是大部分的山坡都已經被震得鬆落,2000年一場春雨,鬆動土石開始往下滑動。其實地震後沒幾天,住屋與田地慢慢被走動的山坡撕裂開來,整個清水村的北面,幾乎都成為不堪居住的地方。告別家園,清水村民只得搬入組合屋,這個世代遷移不定的清水村12鄰的村民,又再度面臨遷移的命運。

漂流木的旅行

2001-11-05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活水鬥陣俱樂部

2001-10-29

921驚天動地的暗暝,八仙村內有132棟房屋全倒,58棟半倒,村內房屋毀損不說,更有13桶瓦斯爆炸,熊熊火勢燒毀6間房舍….所幸前天下了一場雨,尚存有細小水流在馬鞍崙圳內,村民於是用帆布、磚塊阻水,再用柴油發電機取水,以涓滴累流的方式滅火。「如果水圳裡有水就好了!」因為地動,自小在馬鞍崙圳長大的廖學堂有了清圳的想法,大家發動「公工」為水圳努力,開始了福盛圳(也就是馬鞍崙圳)復活計畫。 什麼是「...

【珊瑚保育】黃水橫流|泥沙覆蓋珊瑚危機

2001-10-29

風特別多又特別怪,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很少縣市能倖免於難,四處橫流的黃泥,不只創下破記錄的災情,也讓看不見的海底生態,付出慘痛的代價,看守台灣小組在颱風過後,潛入南台灣墾丁及東北角海域,結果驚訝的發現,這一北一南兩大珊瑚精華區,正面臨前所未見的「泥禍」,人為的禍害,從山林延燒到海洋,即使藍色水晶般的伊甸園已成為一片黃海,海裡的住民仍默默承受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風災過後的大自然,就像是一個被遺漏的災區。

污泥中的蓮花|桃園觀音鄉民復育飽受污染的土地

2001-10-29

電視上出現拉著白布條,抗議垃圾場設立的畫面,對台灣人來講並不陌生,沒有人喜歡有垃圾場當鄰居,對抗議長達八年的桃園縣觀音鄉民來講,這條路實在漫長。觀音海岸過去被砂石業者盜採砂石,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坑洞,諷刺的是,廢棄物清理業者相中這裡,偷偷傾倒廢棄物,將一個個坑洞逐漸填平,土地被污染了,鄉民開始有危機意識,在海邊築起工寮,一年365天全年無休,輪班看守家園,這幾年下來卻無法挽救家園免於被垃圾吞噬,...

故鄉的顏色

2001-10-29

檳榔子、地瓜葉、龍眼、荔枝、相思樹...這些中寮常見植物,竟然成了中寮植物染工作坊六位媽媽的染料。大地給的顏色,讓媽媽們開起染坊,為中寮粧點多采多姿的色彩。她們說地震前,生活是黑白的,每天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就是孩子與孩子的爸;地震後生活反而是彩色的,因為待在染坊,每次染出來不一樣的顏色,總是充滿了驚奇與喜悅。這六位婦女,最年長的63歲,最年輕的22歲,穿針引線認真的表情,其實充滿克服生活環境與現實壓力的勇氣與堅持。

灰窯溪一夢

2001-10-29

平溪鄉灰窯溪,宗教放生活動與生態保育結合在一起,開啟了物種保育的新可能性。只不過,對於苦花復育的滿心期盼,卻在納莉颱風過後,付諸流水。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