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d住高鐵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剪輯 陳忠峰

當我們習慣了高鐵的便利與快速,如果有一天高鐵停擺,將會是怎樣的情景?面對高鐵可能只剩下十年的壽命,全面封井策略已經啟動,但能否擋住高鐵,免於沉陷的危機…

高鐵,台灣西部的交通動脈,以每小時近300公里的速度,建構出一日生活圈。列車經過彰化的八卦山系,進入彰化、雲林的廣大平原區,但現在,這裡卻潛藏了一個大危機,因為彰、雲兩縣,是台灣嚴重的地層下陷區,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中心陳錕山教授透過衛星遙測影像,發現在彰化溪湖最嚴重,下陷超過7公分,其他像彰化二林、溪州和雲林土庫,下陷都超過5公分,然而溪州和土庫,就是高鐵經過的地方。

從2003年到2009年,高鐵委託研究單位調查發現,下陷最嚴重的地方就在土庫的台78線雲林東西向快速道路與高鐵的交會點,累積下陷量達到62.4公分,已經超過高鐵軌道設計的安全上限。

高鐵沉陷的問題,其實早就浮上檯面,但幾年來,中央跨部會專案處理卻成效不彰,政務委員兼任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接手這個燙手山芋,在現勘時,高鐵人員提到,2004年就發現跨越台78線的橋墩,承受比較大的差異沉陷,到了2007年,原本預期差異沉陷會慢慢減緩,但這兩年來,差異沉陷並沒有趨緩的現象,基於安全考量,已經採取預防性的維護工程,不過工程手段有其極限,他們估計,大概能爭取十年的時間。



高鐵,斷不得,十年的時間,來得及拯救嗎?

經過幾次現勘與跨部會的會議,第一步優先封閉自來水公司與農田水利會等公家機關的深水井,但不封過去高度爭議的高鐵沿線三公里農民的水井。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表示,過去談到地盤下陷的問題,一講到封井,農民馬上就會反彈,或是讓技術問題變成政治問題。他認為,農民的淺層井雖然不能說全部沒關係,但應該關係不大,水利署也是這樣的看法,於是決定不封農民的井。

一千多口的深水井在十年內全部封閉,茲事體大,因為彰化、雲林的民生和產業,都高度依賴地下水。

在林內淨水場完工後,雲林的民生用水,有五成多改用地面水,於是在雲林土庫營運所內靠近高鐵的深水井,已經封閉不用,但仍不足以滿足土庫地區的用水需求。目前水利署正在興建中的湖山水庫,預計民國103年完工後,雲林縣將可以全面用地面水取代地下水。

而在彰化縣,地下水佔供水比例的7成以上,水利署也規劃了鳥嘴潭人工湖,中央政府的封井令,自來水公司可以順利達成。台灣自來水公司副總經理籃炳樟表示,彰化雲林在民國109年以後,全部自來水都使用地面水,兩個縣總共350口的深水井,其中178口作為備用水源,碰到乾旱年才會去抽用。

地下水嘩拉啦的從地底下抽出來,雲林平原上散布539口農田水利會的深水井,抽地下水灌溉有其歷史淵源。雲林農田水利會總幹事葉在德表示,在民國50年間,政府獎勵稻米生產,把三年一作改成三年兩作,把斗六地區的單期作田改成雙期作田,因為濁水溪水不多,只有開採地下水作為主要水源。



當雲林地區逐漸顯現地層下陷的災情後,雲林農田水利會抽地下水的量,已經從民國60年間年抽量2.8億噸,減少到民國90年的0.5億噸,佔總供水量的比例,從18.6%降到3.3%。

配合政府的封井策略,水利會到民國102年將封閉高鐵沿線3公里,總共24口深水井,接下來的封井方案還在擬定中,但把井全部封掉,對水利會來說卻是個難題。

斗六大圳裡,流動著農民不可或缺的生命之水,由於彰化、雲林兩個水利會水權分配的關係,在一期稻作期間,這裡並沒有水權,水圳是乾涸的,所以只能靠地下水,包括嘉義縣大林鎮、雲林的大埤鄉、斗南鎮、斗六、古坑,完全是靠地下水。由於水利署也沒有額外提供水源,若要執行封井令,這些地區的灌溉水源哪裡來,讓水利會相當苦惱。雲林農田水利會總幹事葉在德表示,斗六地區不能停抽,因為沒有水源,除非做蓄水池改善,不然就是改變耕作方式,把雙期作田改成單期作田,第一期作獎勵休耕,第二期作再耕作。

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認為,農田水利會渠道漏水率有4成到5成,只要省20%的漏水,基本上根本不需要抽地下水,晚上不用的水可以找地方儲存、循環再利用,而在水資源比較緊張的地區,可以鼓勵旱作或高經濟作物。

政府大動作的封公部門的井,但工廠違法抽用其實是更大的黑洞,高鐵沿線有許多工業區、小型工廠和地下工廠,從衛星遙測圖上,可以看出這樣的趨勢。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中心教授陳錕山表示,把地層下陷圖套上工業區位置,可以發現跟工業區開發運作有關係,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過去這個地方的下陷量沒那麼嚴重,是工業區設置後,下陷速度開始一直增加。

到底有多少工廠違法抽水,雲林縣政府清查的結果,只查到個位數字。雲林縣副縣長林源泉表示,總共查到3口,1口是合法水源,1口沒在用,另外1口將在12月前填掉,至於不在工業區的小型工廠,如果沒有需求不可能打深水井,因為打1口要幾百萬。

由於目前沒有法源,可以進入工廠清查有沒有抽地下水,政府單位絞盡腦汁希望能突破困境,也呼籲工廠配合政府政策。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表示,政府一定可以找到工廠違法水井,只要找到一定封,如果業者願意配合,政府會幫忙找替代水源,並協助把製造流程升級,如果業者須要經費的協助,政府也可以幫忙。



民間團體認為,除了加強查緝違法水井,工廠的設置必須把水資源一併納入考量。雲林環保聯盟理事長張子見表示,中央與地方政府在核准審核工廠設立時,通常沒有針對水源做詳細控管,甚至工業局還輔導廠商,把工廠設置在地層下陷很嚴重的區域。

在缺水的雲彰地區,常上演著搶水之戰,工業水不夠就跟農業搶,台塑六輕和中科四期都是如此,彰化溪州的農民為了捍衛水源,展開一波波的抗議運動,社會付出龐大的成本,問題源頭來自政府產業政策,欠缺水資源思考,更欠缺國土規劃的宏觀藍圖,在封井政策全面啟動後,未來高耗水產業將禁止進駐。

地層下陷無聲無息,平常人民無感,但祖先安眠之地,已經悄悄淪陷水中央。地下水資源的管理,長期處於失控狀態,國土下陷危機累積了數十年,但政府卻猶如溫水煮青蛙,至今無法治本解決,高鐵危機逼得政府不能再逃避。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李鴻源表示,依照目前計畫執行,四到五年之內,彰化地盤下陷會達到安全範圍,雲林則需要八到九年。

除了封井,許多行動策略也同步進行著,期望能Hold住高鐵這班,十年倒數的列車…

集數
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