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浮石漂流記

採訪/廖羿雯、柯金源,撰稿/廖羿雯
攝影/陳慶鍾、賴冠丞、許中熹,剪輯/陳慶鍾

「你這樣撈,也一個禮拜了吧?」
「不只喔,十幾天了。」
「看這個有多重,我們都有自備,都有腰帶,沒有腰帶不行啦,你看都是用手的力量。」

停滿船舶的漁港,放眼望去一片土黃,滿滿全是火山浮石。數名工作人員正拿著類似撈魚網的工具,在岸邊打撈。只是再怎麼撈,浮石依然日日漂進來,撈也撈不完。究竟這些火山浮石是從哪裡來的?

根據海委會國家海洋研究院的模擬系統推估,今年8月中旬,日本小笠原群島的海底火山爆發後,大量火山浮石和火山灰,就開始隨著洋流和季風往外漂流,率先進入沖繩、九州,並在11月底來到台灣。

國家海洋研究院海洋產業及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廖建明解釋,關於小笠原群島的海底火山爆發後,到底噴發出多少物質,原先都無法得知,直到火山浮石在十月中旬漂到沖繩群島後,才終於發現有火山浮石這件事情。

「11月中,火山浮石碰到巴丹島,12月初台灣東岸也開始發現浮石。我們可以看到火山浮石,就是順著黑潮到台灣北部,再順著季風或潮流進入台灣海峽到達西部。」廖建明指著模擬系統的畫面,說明火山浮石漂流軌跡。目前國海院所建置的火山浮石漂流動態模擬系統,已經可以對浮石的流向,做出六到七天的預測。

如今除了金門、馬祖、台中、彰化、高雄以外,其他縣市沿海都有火山浮石,嚴重影響航行安全和漁民生計。像基隆外木山漁港就有多艘漁船,因為浮石而受損。基隆區漁會代表楊雙全表示,一個星期以來,外木山漁港就有四、五艘漁船,因為出海時引擎系統吸入浮石,造成堵塞,無法吸入海水冷卻,使船身受損。現在漁民根本不敢出海抓魚,收入也就沒有著落。

而就在外木山漁港的火山浮石清理告一段落時,碧砂漁港又傳來大量火山浮石流入的消息。儘管工作人員加快清理腳步,停靠在碧砂漁港的遊艇觀光業者,生意還是不免被迫暫停。

基隆市產發處海洋及農漁發展科臨時人員劉岱雯表示,現在大約有五十多艘遊艇停靠在此處,其中非自用的遊艇,大多用來從事水域遊憩活動,例如載客海釣,現在碰到浮石,為了避免影響船體,只好盡量不要出港。

在經濟活動以外,浮石對海洋生態的影響,也引發許多地方保育人士關注。

嘉義大學生物資源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邱郁文評估,火山爆發自古以來就反覆發生,站在演化的角度看,物種大多會具有適應能力。以海龜為例,即便誤食浮石,健康個體應該有辦法自行排出,但若是身體狀況較差的個體,會不會因此受到傷害,「這個也都還未知,還沒人理解過的現況。」

另一方面,墾丁國家公園裡的風吹砂景觀區,在岸上和潮間帶,也都遭到火山浮石大面積入侵。保育志工古清芳發現,潮間帶被浮石覆蓋較嚴重的區域,甚至深達幾十公分,以往隨意都能看見的角眼沙蟹、白紋方蟹、瘤突斜紋蟹等,通通不見身影。

走著走著,古清芳更在浮石與礁石中,翻找到一群已死亡的螺貝類。「這一堆,有蠑螺、珠螺、鐘螺等,以前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情形,今天第一次看到,我們會懷疑是不是跟浮石上岸有關係,希望有關單位要來調查。」

對於浮石可能帶來的生態影響,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許書國則回應:「我們有請教一些海洋專家,他們覺得這算是大自然產生的物體,所以目前看起來對生態影響沒有那麼明顯,不用特別做清理。」

不過邱郁文提醒,蓋住潮間帶的浮石如果太厚,會使底下的藻類無法行光合作用,進而阻斷食物鏈;而浮石被海浪拍打碎裂的過程中,也可能傷到一些小型動物。「如果是一般環境,就當作浮石是與海共存的一環,讓它自然消散。」他總結,如果是生態環境較敏感的區域,可能就需要去清除。

火山浮石是火成岩的一種,成分絕大部分由二氧化矽組成,可以浮在水面上。中央地質調查所資源地質組科長陳松春表示,浮石就是岩漿很快速的噴發後,被冷卻所形成的產物,沒有毒性,不具有晶形,學理上被稱為玻璃質的火山岩。

海洋委員會副主委蔡清標也強調,現階段海保署已經做過水質檢測,得到的結果顯示,浮石漂過來後的水質,與漂過來之前並無差異。

清除後裝袋的火山浮石   攝影/陳宥蓁

至於現在全台灣各地都在清理打撈的火山浮石,以後會如何去化或處理,蔡清標回應,將朝把火山浮石做再利用的方向,去跟各部會討論,而且現階段更重要的,是浮石堆置的問題,這也需要各縣市政府商量出合適的暫存位置。

對於這次火山浮石漂洋過海來台、引發巨大影響,陳松春認為,這反而是很好的警惕,因為台灣近海也有多座活躍的海底火山,但過去卻不曾思考相關應變措施,主管機關更應趁這次機會,慢慢建立起火山浮石的防災機制,未來如果又遭遇類似事件,便能減少衝擊。

集數
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