攏是為了水啦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陳進祥的田,這兩年多了個好聽的名字,叫做黃金廊道。從彰化埤頭、竹塘、溪州,到雲林二崙、西螺、虎尾、土庫、元長到北港,高鐵左右各一點五公里的長條狀地區,都叫做「黃金廊道」。黃金廊道是搶救高鐵大作戰其中一環,目的是減少耗水作物,減緩地層下陷,確保高鐵行車安全。

雲林土庫,高鐵呼嘯而過這個地層下陷區。高鐵橋墩下的老農夫陳進祥,正在犁田整土,要趕在過年前,播下第一期稻作…

陳進祥的田,這兩年多了個好聽的名字,叫做黃金廊道。從彰化埤頭、竹塘、溪州,到雲林二崙、西螺、虎尾、土庫、元長到北港,高鐵左右各一點五公里的長條狀地區,都叫做「黃金廊道」。黃金廊道是搶救高鐵大作戰其中一環,目的是減少耗水作物,減緩地層下陷,確保高鐵行車安全。高鐵通車八年來,為了確保這條花費四千三百億的交通大動脈,管農業的、工業的,從中央官到地方父母官,勞師動眾,精銳盡出,想法設法都要抓住那深藏地底下,看不見、摸不著,卻攸關地層穩定的-地下水。



1958年,雲林縣議會舉辦了盛大的地下水啟用慶祝典禮。新聞報導說,這是「本省的水利事業從此展開新頁」。五十年前,敲鑼打鼓使用地下水,五穀豐收,人口聚集,工業也隨之進駐;但是五十年後,使用地下水卻變成一種原罪。過度使用的結果造成雲林、彰化部分地區嚴重地層下陷。

為了防止地層下陷,「黃金廊道」也是主要封井地區,自來水公司及農田水利會的深水井,全部封填,有效阻止大面積沉降。影響雲林地層下陷最主要在於兩百公尺以下的地下水層。雲林縣水利處長林榮川表示,「下陷量最大的是兩百到三百公尺這個地下水分層。」這個深度的主要抽取者是台糖、水利會、自來水公司,還有一些工廠。

不過五、六十公尺深的淺水層,也需要嚴格監控水位。成功大學水工所所長陳陽益說明,橋墩基樁的角變量不能超過安全係數1/1500,目前還沒到1/1500的限制,所以高鐵附近,還能適當地利用地下第一層的水。



農政單位推出黃金廊道,目標在減少吃水量大的水田面積,維持高鐵沿線地下水位的穩定。不過這對一輩子耕作的老農來說,不太習慣。

王木德親戚的田地就在黃金廊道的範圍,他來幫忙放水淹田。過年前後開始耕種第一期稻,這期稻不會遇到颱風,天氣冷蟲子也少,稻米產量高,收入好,大家都喜歡春耕種第一期稻。不過這時也是枯水期,濁水溪水不夠用,五十年來,雲林許多農民都抽地下水。

種稻每年有一定的保價收購,王木德親戚這兩分地今年第一期稻大約有兩萬二的進帳,但是旱作像是玉米、花生,不但肥料用的多,也很受市場行情影響。王木德說,「像今年花生,兩分地賣七千多塊。」旱作也需要比較多人工,一般老農夫都喜歡水稻田。其實種水稻也可以維持土壤健康,旱作會讓土壤的有機質快速分解,加上氮肥的使用,土壤容易酸化,所以必須靠水田的水來恢復平衡。



土庫、虎尾一帶則是旱作多於水稻,現在黃金廊道政策還要再減少水稻田面積,雲林縣環保聯盟理事長張子見認為,黃金廊道應該要保持一定水稻田面積,除了防止農田地力下降,造成化肥過度使用,水田的水可以向下滲透挹注地下水,而且中南部空氣污染嚴重,水田有調節溫度、維持空氣品質的功用。

怎樣使用水資源是一個大難題。水的使用不僅要思考經濟效益,還要兼顧生態功能,有時候兩者卻互相矛盾。在農業首都的雲林縣,溫網室種植越來越多,大約一千公頃,看在水利專家眼裡,卻擔憂會影響降雨對淺層地下水的自然補注。成大教授陳陽益表示,「網室溫室很多都用塑膠布蓋住,降雨沒有直接進入土壤,都洩到排水溝。」

現代排水溝大多有水泥護體,水不容易往下、往周圍滲漏,結果老天降雨就直接進入排水溝出海。這對地下水的補注,對空氣與溫度的調節,有負面作用,但是,溫網室大多使用滴灌栽種,卻是省水大功臣。

網室可以隔絕病蟲、控制溫度,尤其在夏天,水分不會迅速蒸發。比起傳統露天漫地的灌溉方式,網室裡面用噴、滴灌,可以節省很多水。雲林縣水利處長林榮川表示,「同樣的作物以噴灌跟滴灌,噴灌大概可節省到90%,滴灌可節省到99%,所以量差很多。但是,噴滴灌無法使用農田水利會提供的濁水溪水,只能使用地下水。滴灌假如濁水溪的水走一趟,那套管線就完蛋了,因為滴灌泥沙容易淤積,它的孔隙很小,很容易就堵住了。」



不只農業喜歡用地下水,工業也喜歡地下水。豐水期濁水溪泥沙濃度高,淨水場過濾不及,不能提供足夠的自來水,對工廠的生產線是個風險,所以許多工廠都自己鑿水井因應。更何況,抽地下水只需繳馬達的電費,比自來水便宜多了。但是工廠用水量大,井鑿的深,對地下水層是個威脅。

2012年,水利法修正第九十三條之六,賦予水利監管單位,可以在警察陪同下進工廠查緝私井,於是水利單位開始將工業用井納入管制。但這不是件輕鬆的事。不管是廠商或鑿井業者都不歡迎。雲林縣水利處長林榮川表示,「曾經有業者開車撞我同事,受傷送醫院。還有一個被恐嚇,所以同仁就不做了,高考進來不做了。」 

一個正面的例子是正新輪胎,全球第九大輪胎公司,正新在彰化溪州的工廠,也在黃金廊道範圍內。2010年,正新把溪州廠內一口水井封了。其實這口井是登記有案有水權的,正新不諱言,當時的確是遇到五年一次的水權換照申請,乾脆把水井封了。從不要錢的地下水,變成跳錶的自來水,為了節省成本,各項節水設施開始出籠,包括用回收水來冷卻、清理設備、噴灌廠區花木等等。原來一個月五十多萬元的水費,已經降到一個月三十萬。

濁水溪水翻山越嶺而來,在南投水里到集集一帶開始沉降進入地下水層,這是彰化與雲林平原得天獨厚的地方。地下水不是不能用,地下水豐沛的地方,如果遇到大地震,可能會有土壤液化的現象。所以嚴格監測與合理安全抽取地下水,是水利單位的重要課題。



雲林縣目前每年使用地下水8.5億噸,預計明年湖山水庫完成後,可以減抽民生及工業用水2.5億噸,但還有2億噸的空間,要從農業下手,包括修繕水路、減少消耗,以及成立產業專區等方法,希望有效使用水資源。

在各部門努力下,雲林縣顯著地層下陷面積逐漸減少,不過,102年到103年,是台灣近三十五年來最乾旱的年份,老天不降雨,嚴重影響地下水位等種種因素,使得雲林地層下陷面積,又回升到三年前的狀況。

人定勝天已經是個過時的觀念,人類無法創造一個地球,只能對老天臣服,給多少水,用多少水,所有的經濟活動,包括農業、工業與交通,通通一體適用。

集數
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