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危思安

記者 于立平

從921開始,南投的災難就一直沒有停止,走過地震、桃芝颱風,南投居民一次又一次堅強地站起來,然而「災區重建」與「台灣人民的韌性」卻可能注定了另一場災難的開始。

敏督利颱風之後,我們順著濁水溪河岸觀察,發現斷橋、土石流、坍方,同樣的場景、同樣的故事再度上演。不同的是,面對災難,居民自有套「久病成良醫」的經驗法則,其實許多地方原本就明列土石流危險區,居民也不是不知道住在這裡危險,只是因為世居此地,產業也在這裡,感情因素外加經濟因素,他們只好留在原地繼續鋌而走險,於是南投災民學會了「逃跑」,這也是他們唯一的防災之道。

在大雨或颱風之前遠離危險地,只要人員沒有傷亡,財產流失後還是可以重新來過,這是在無奈中不得不學會的求生之道,但是誰也不敢保證,下一次是否躲得過?

另外在921之後,「重建」搭上周休二日的順風車,南投興起了一股產業觀光的熱潮,民宿、生態農場紛紛設立,山坡地及河川地超限利用的危機,被掩蓋在產業再造的光環之下,一次又一次的災難之後,或許政府應該協助災民的不是重建,而是棄守,留給大自然一個喘息的空間,也幫民眾找到一條真正的生路。

地點
集數
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