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巨蛋的利益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松菸、大巨蛋,台灣的文化體育夢,在充滿商業氣息的大巨蛋動工後,大巨蛋的利益,究竟為誰而存?

當大巨蛋體育園區正式簽約興建,在陸續展開的鄰里說明會中,台北市民才發現,原來大巨蛋的規劃設計,充斥著商業氣息。人們開始無法理解,大巨蛋的體育夢,究竟實現誰的利益?

台北大巨蛋體育園區,座落在松山菸廠附近,引發古蹟保存與開發建設的爭議,但是在正式設計圖出爐之前,沒有人瞭解,這座糾結台灣體育願景的體育園區,究竟會是甚麼樣子。



在台北市政府與經營企業簽約後,陸續展開園區附近的鄰里說明會,在完整公開的園區設計圖中,台北市民才發現,原來體育園區如同一處巨大商圈。在設計案中,體育園區不僅建設大巨蛋體育場,還有一棟百貨公司,以及一棟五星級大旅館,讓園區充斥各式建築。巨蛋園區成為新興商圈的結果,參與會議的市民,紛紛提出質疑,他們認為,這不是完成體育願景,而是造就商業利益。面對居民的質疑,台北市府不願面對巨蛋變商圈的質疑,總是以不會破壞松山菸廠為由,降低市民的擔憂。

位於光復北路與忠孝東路的長方形區域中,規劃二個不同的BOT案,以松山菸廠為本體的方塊區域,屬於松菸文化園區BOT案,外圍L型的區域,屬於大巨蛋體育園區BOT案,二者分屬不同標案,大巨蛋當然無法破壞松菸,松菸的規劃開發問題,後續才會慢慢浮現。



這座興建於1937年的菸廠,在荒廢近十年後,人們才在荒煙蔓草中,發現她的美麗。在陸續指定巨大的松菸廠房,連棟的長廊倉庫,以及重要的鍋爐間等等古蹟建築後,卻遺忘松菸的區域特性。

松菸的珍貴,在於時光流逝之後,她是台灣少數完整以區域型式,保存歷史文化的古蹟園區,在生活與生產的不同區域配置中,呈現日治時期的工業城風格,成為台灣工業發展初期的見證。縱使生產工廠外的生活區域,在後期陸續進行改建,但是隨之而來的森林景觀,形成更珍貴的生態價值。

大巨蛋BOT案的興建,當然不能也不會破壞古蹟本體,但是卻在區域設計上,破壞松菸文化區域的完整性,更破壞難得的都市綠肺,讓台北東區完全成為水泥世界。面對市民的種種疑慮,市府一面召開說明會進行溝通,但是砍樹整建工地的行動,卻在背後展開。以整理雜木為由,大巨蛋園區內的未規劃保留的樹木,陸續遭到砍除,成堆的樹幹殘骸,宣告台北市區最後一片自然森林消失。面對市府一邊溝通、一邊動工的作法,許多市民展開抗議行動,前往工地為老樹請命。



砍除樹木,公園處以經過核准為由,區分雜木砍除,移植他處,假植後移回等作法做出說明。但是抗議市民在檢視程序後,才發現變更設計後的體育園區,依法必須重新環評,環評之前,工程根本不該動工。程序未能循法完備,但是樹木砍倒死亡,大巨蛋的願景開始,充滿城市的粗暴。



松菸、大巨蛋,台灣的文化體育夢,在充滿商業氣息的大巨蛋動工後,大巨蛋的利益,究竟為誰而存?未來松菸文化園區的規劃,在BOT的商業思維下,會不會又將是另一場的文化夢碎。將利益歸還市民,國家土地應為人民創造幸福,無論巨蛋,無論松菸,都是永恆不變的真理。

集數
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