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國的建築-921地震20周年系列報導

採訪 張岱屏 陳佳利,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賴冠丞 張光宗 葉鎮中,剪輯 陳添寶

1999年,一場規模7.3的地震,造成十萬間房屋全倒或半倒,兩千多人死亡、一萬多人受傷。二十年過去,建築法規是否跟上腳步?還有多少學校、賣場、飯店,面臨耐震能力不足的風險?

對於地震研究或地震工程而言,九二一地震非常關鍵。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主任黃世建指出,九二一前,全世界對近斷層地震的記錄不超過三筆。九二一地震時,台灣全島因為有完整的地震監測儀,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地震記錄,研究單位也終於清楚了解,近斷層地震的特性與破壞力有多大。

九二一震央的南投縣集集鎮,當年有三分之一的房屋倒塌,二十年後,街景早已翻新,只有集集武昌宮仍保留當時的原貌。武昌宮雖然倒塌,但廟內供奉的玄天上帝神尊完好無傷,信徒們視為神蹟。研究人員解釋,這其實要歸功於廟後方牆壁的保護。

彎曲的鋼筋、斷掉的梁柱,訴說著建築結構的缺陷。地震中,很多建築都是因為頭重腳輕,梁柱承載力不足而倒塌。九二一後,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以實際大小的梁柱,模擬各種地震強度,測試不同梁柱的耐震能力。震災的慘痛也促使官方對建築設計規範做修正,只要是九二一之後興建的建築,按照規定都要做耐震彎鉤,箍筋間距也不可以超過十五公分。

九二一之後,政府依據地震資訊,以縣市為單位重新劃分震區,2005年,震區改成更細的微分區,每個鄉鎮(里)標準都不同。新建物要達到可承受震度五或六的地震力。另外基於近斷層效應,越接近斷層,受衝擊越大,耐震標準也越高。

地震時,學校常常是救災中心,校舍安全也特別受到重視。九二一時,學校校舍總共倒塌290多間,幸好地震發生在半夜,沒有造成傷亡。台中市霧峰區光復國中在災後被保留原貌,作為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從倒塌校舍可以看出台灣學校建築的問題。

政府從2009年起,推動校舍耐震評估與補強計畫,全台兩萬兩千多棟國中小校舍中,經評估有5,455棟需要補強,1,778棟需拆除(註:國教署於2019.9.23晚間19:30提供),等於每三棟就有一棟要做耐震補強或拆除。台東市的馬蘭國小,就利用暑假期間做擴柱補強工程。擴柱是將原有的柱子強化,在外圍再加上一層鋼筋與混凝土,廠商刨掉磁磚後赫然發現,舊的柱子內部鋼筋都已經裸露。

近年來國震中心舉辦觀摩研習,讓校長老師實際認識補強的做法。經過補強的校舍,耐震能力也顯著提升,花蓮明禮國小就是很好的案例。但是根據監察院2019年1月公布的調查報告,全台還存在許多待補強,甚至待拆除的校舍,到2019年6月為止,公立國中小校舍中,該補強的校舍,有10%尚未補強,該拆除的校舍,還有19%未拆除 (註:國教署於2019.9.23晚間19:30提供),仍有部分學童,是在尚未補強或拆除的校舍中上課。

 

桃園大溪內柵國小有119年的歷史,一樓最老的教室,竟然是在1919年興建,校舍是典型的老背少建築,經評估耐震係數不足,目前老師跟學生仍繼續在使用。內柵國小校長指出,該校校舍超過五十年,已經過了使用年限,希望能拆除重建,而不是補強。台東縣教育處處長林政宏也指出,受限於經費,很多耐震力不足的老舊校舍,往往在拆除重建或補強間做糾結。

校舍耐震評估與補強計畫推動超過十年,為什麼還有許多安全有疑慮的校舍沒有拆除或補強?監委調查發現,補強工程常面臨發包不易、廠商量能不足等瓶頸。除了公立學校,監察院還發現,私立中小學校舍,據推估約有三分之一以上需要補強,卻沒有法規能強制要求。

九二一後,政府推動公有建築的耐震補強,但是私有公用建物的耐震力夠不夠,包括私校、醫院、旅館等,重要性並不亞於公共設施。今年(2019年)營建署修正公共安全檢查申報辦法,2019年7月1日開始,包括私立學校、醫院、賣場、旅館等一千平方公尺以上的私有公用建築,都必須做耐震評估申報,如果沒有按時申報,依法將處六到三十萬元的罰鍰。不過業者做完評估,即便耐震力不足,目前也沒有法令可以強制要求補強。

2018.2.6 花蓮強震導致統帥飯店受損

一般私人住宅又該如何提升耐震能力?近年台南、花蓮的大地震,倒塌大樓都有軟弱底層問題,政府目前推出階段性補強獎勵,第一棟示範案例就在花蓮米崙斷層旁。花蓮吉星華廈在底層四個角落共增加八面剪力牆,可以確保大樓至少不會倒塌。

花蓮吉星華廈經過補強,增加八面剪力牆,加強底層承受力。

放眼望去,台灣大部分的建築都是在九二一地震前興建,經過耐震評估與補強的卻少之又少。目前政府對私人建物耐震評估補助提高為12,000到15,000元,對於軟弱底層建築的補強也提供補助。

九二一是一個轉捩點,讓新建築有更高的耐震標準。但是新技術不斷提升,舊建築不該文風不動。尤其是學校、醫院等私有公用建築,至今沒有強制補強的機制,只能寄望立法院盡快修正建築法,保障民眾的安全。

集數
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