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那比的隨堂考

採訪 陳佳利 郭志榮 朱淑娟,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今年第一個登陸的颱風凡那比,讓高雄、屏東再次陷入淹水惡夢,洪水來去匆匆,留給災民走味的中秋。刁鑽的隨堂測驗,再次揭露城市排水的缺陷。

狂風大作、豪雨傾盆,灌爆南台灣的河流與排水溝,北高雄的城市排水系統嚴重超載,大水四處竄流,人車寸步難行。愛河爆滿,馬路變成大河,車子一輛接一輛泡在水裡。 

高雄市楠梓、左營、三民、鼓山區七十個里、高雄縣岡山、仁武、梓官、大社、橋頭、彌陀、鳥松等地相繼淪陷,住家遭殃,居民有苦難言。

凡那比在岡山地區降下了近千毫米的雨量,附近的典寶溪、阿公店溪超越警戒線,洪水淹沒聚落,災情慘重。一家工廠發生大火,大水阻撓消防車前進,只能眼看大火肆虐,廠房付之一炬。

緊鄰岡山的仁武、大社工業區也沒有倖免,國軍的水陸裝甲車穿梭在茫茫風雨中,受困員工在宿舍中等待援手,廠房的機具泡水,石化產業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

洪水順著地勢,湧向下游的中華社區。大水行經工業區,再流向社區,水面浮著油污,讓人擔心。度過難熬的一夜,問題並沒有隨著洪水退去。家具泡在爛泥裡,中秋前夕遇上水災,災民只有嘆息。這一帶已經有許多年沒淹過大水,這一次究竟是怎麼回事?

高雄市政府綠色協會總幹事魯台營說,仁武大社的上游有個地方叫做八卦寮,二十多年前有一個很大的草潭埤,後來埤塘一半都填掉,蓋了房子,這次那裡的吸納力量不夠,才會造成下游大淹水。

高雄市有四個排洪系統,分別是後勁溪、愛河、前鎮河和鹽水港溪,這次淹水,集中在後勁溪和愛河流域。高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道工程處科長張世傑表示,這兩個系統連續六小時的降雨頻率,已經超過系統五年的設計標準,愛河和後勁溪的設計是二十年不溢岸,但是這次日降雨已經超過兩百年頻率,設計標準跟不上環境的變化,加上都市開發增加許多不透水層,雨水集中時間變短,系統完全無法負荷這樣的強降雨。

來到舊名凹仔底的本和里,這是二、三十年前填掉埤塘形成的土地,2002年的譚美颱風造成七一一大水災,整個本和里泡在水裡,後來高雄市政府在這裡規劃興建了第一個滯洪池,讓原本容易淹水的本和里,連續好幾年都沒有淹水,但是這次,本和里再度遭殃。不過高雄市政府綠色協會總幹事魯台營說,這次滯洪池還是有發揮效用,如果沒有這個滯洪池,可能災害更大。

排洪系統無法招架瞬間的強降雨,讓洪水有個暫時歇腳處,是許多國家與洪水共處的方式,台灣溼地保護聯盟近幾年在高雄推動城市藍帶計畫,希望恢復更多埤塘濕地,並且串聯成藍色水脈,兼顧生態與滯洪,但是人工溼地排水只能自然滲透,無法用閘門控制水量,目前高雄市的滯洪空間只有蓮池潭、金獅湖、本和里的滯洪池,明顯不足,原本規劃的六個滯洪池,也只完成了一個。

滯洪池的興建費用高昂,用地取得不易,卻是最適合高雄的排洪策略,在順利興建足夠的滯洪池之前,如何利用現有的學校或公園來滯洪,它山之石,可以攻錯。高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道工程處科長張世傑說,參考日本經驗,將朝向公園低地化的方向,把公園地表高層降得比週邊低,落差50公分或是1公尺,降雨的水不會立即往外排,可以緩和週邊社區的排水負荷。

風雨過後,有些人聚集到排水站,拿起漁網,捕撈被洪水從魚塭帶出來的魚。一隻隻肥美的魚,彷彿是漁民的眼淚,凡那比過境,總計全台的農業損失34.5億,工業損失上看30億,再一次,台灣人交出了昂貴的學費。

下一個颱風什麼時候要來,只有中央氣象局可以給我們答案,但是颱風總是詭譎莫測,到底颱風要怎麼走,會帶來多少雨,雨會下在哪裡,目前還是無法精準掌握。中央氣象局颱風與劇烈天氣課課長陳怡良表示,超過250毫米的豪雨,預報的能力只有一成,這是全世界各氣象單位定量降雨預報的難題,越大的雨越難報,準確率越低。

颱風是台灣必定遭遇的特殊天氣系統,它帶來水災,卻也帶來重要的水源,凡那比,檢驗出台灣人與水相處的不及格,也預告著,以後還有更多艱難的隨堂測驗。氣候變異,未來暴雨只會越來越強勁。城市要開發,居民要安居,就要尊重水,多留給它一些空間,讓水走它想走的路,也許有一天,我們可以不用再面對淹水惡夢。

集數
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