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相關報導

藍色幽禁

2002-09-02

五月底,屏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進行一場鯊魚搬家的大工程。原來住在海獸池裡的48條鯊魚,在完成階段性的展示任務之後,不得不退讓出牠們暫住的家,只為了迎接遠道而來的新客人。

螃蟹先生

2002-08-26

該怎麼形容這種動物呢?長相,不太吸引人。行動,有些遲緩。就連走過牠的身邊,你可能都不曾注意到牠,甚至還會不小心踩到牠,雖然這種動物不怎麼上相,不過牠的奇特,卻超乎你的想像。

惡整基隆河斑龜

2002-08-26

基隆河,一條被大家視為毫無生機、只留下洪水惡夢的河流,其實還殘存著一種本土的水族生物──斑龜,堅毅地固守著已經面目全非的家園,不過牠們的惡運還沒有結束,這一次要面對的大敵,可能連牠們也招架不住。然而除了外來種以外,基隆河就只剩下斑龜了,被公認為淡水龜權威的陳添喜博士卻發現基隆河的斑龜正在慢慢地銳減當中。

海參一族

2002-08-19

夏日的墾丁艷陽高照,墾丁國家公園的萬里桐海岸湧進一批又一批拜訪海參的遊客,這片三百公尺長的潮間帶不只是台灣海參家族的大本營,也是學術界研究海參的重要基地。目前台灣共有四十多種的淺海海參,大部分都喜歡躲在礁岩區坑坑洞洞的石縫裡,不過也有極少部分是例外的。 不過,該怎麼形容海參這種動物呢?長相不太吸引人,行動有些遲緩,就連走過牠的身邊,你可能都不曾注意到牠,甚至還會不小心踩到牠,...

伴魚一生

2002-08-12

老先生要找一條魚,不但要非常新鮮,更重要的,是要完整無傷。

禁入家園(下)

2002-07-29

吳郭魚成功入侵台灣溪流, 改名「台灣鯛」, 已經成為不可挽回的事實; 琵琶鼠稱霸高屏溪與冬山河也早己眾所皆知; 食人魚、巴西龜、鱷魚等水族弟兄在水庫河流中出沒, 也偶爾成為茶餘飯後的新聞。人們為了休閒為了娛樂, 開啟了食用魚與經濟魚的市場; 為了嘗鮮為了好奇, 帶動了業者的試探與炒作。這個外來魚種交易買賣的自由市場, 早就超乎想像地龐大, 大到市面上90%的觀賞魚都是禁止輸入的魚種、大到一條魚的身價高達數十萬元、大到業者趨之若騖、大到政府單位束手無策。你說, 溪流裡怎麼可能不會有愈來愈多的外來魚種?

禁入家園(上)

2002-07-22

夏季悶熱無風的晚上, 蘭陽溪的支流靜靜地躺在三星鄉的田野蔓草中, 一切似乎一如往常。但是在溪水的暗潮疾流間, 卻有一股外來的勢力預謀侵佔本土魚種的棲息領域, 牠們以驚人的繁殖能力快速拓展族群數量; 以原生產地適應惡劣環境的超強基因, 不費吹灰之力地融入大小溪流中; 在食物鏈中的掠食者和成為食物的生產者還來不及認識牠們的時候, 牠們已經成功擴張成為當地最優勢的物種, 成為一方之霸。

蚯蚓尋寶記

2002-06-17

說到蚯蚓,你會有什麼樣的印象?蚯蚓可以當作垂釣的魚餌?蚯蚓是「天然的耕耘者」?或是滂沱大雨之後,蚯蚓爬出地面的印象。或許你也不知道,小小的蚯蚓也會為生態帶來危機。

台灣陸蟹傳奇

2002-05-27

有些螃蟹,原來和其它遠古生物在海洋裡生活,後來隨著演化力量,爬上了潮間帶,到達了海岸林地。

海豚之歌

2002-05-20

海中悠遊的海豚是沒有名字的,但是2002年年初一條糙齒海豚擱淺台灣萬里海邊,在眾人合力救援之下,海豚與人類相處了一段時間,海豚有了一個名字叫做「小福」。 受傷的小福被送到宜蘭家畜疾病防治所內,由防治所以及鯨豚協會人員聯合進行救助,將近三個月的妥善照顧下,受傷情形漸漸好轉。從擱淺時的奄奄一息,到野放時的充滿活力,小福受到的不僅是專業的醫療照顧,更包含許多人類的愛心展現。  經過一個多月的救援後,...

紫蝶在家嗎?

2002-03-18

十年前的冬天,高雄茂林的紫蝶幽谷,紫斑蝶成群飛舞的壯觀場面令人驚歎不已,而蝴蝶集體越冬的奇觀,全世界只有在兩個國家持續發生,台灣就是其中之一,這樣的奇觀在台灣究竟延續了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幾萬年都沒有人知道,但它卻在近一、二十年內飽受經濟開發的威脅,而在近一、兩年內進一步陷入了生態旅遊懵懂期的飄搖不定中。

鴛鴦追蹤記

2002-02-04

傳說中的鴛鴦,總是成雙成對,深情繾捲,並且擁有許多浪漫故事。台灣的山林,是否孕育這種奇妙的動物?而在真實的野外世界裡,牠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有著什麼樣的習性?沒有了解之前,先發揮你的想像力,為這種奇妙的鳥類裝上幻想的翅膀,盡興馳騁。然後,年輕的研究人員會帶著你,利用各種野外研究的技術,追蹤牠們一舉一動,深入他們的一言一行。你會發現,牠們比你能想像的,還要有趣。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