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復育

海參浩劫

海參浩劫

摘要
原本沒有經濟價值的澎湖海參,這兩年卻成為人們掠捕的目標。一場前所未有的海參浩劫,正在澎湖海域發生......

每年春夏交替,是澎湖潮間帶最動人的時節,退潮後繁盛的生物景象,令人目不暇給。在海中漫舞的血紅六腮海蛞蝓、潮池中色彩斑斕的車渠貝、岩縫中新生的小海兔,還有許許多多,種類多到讓人記也記不清的大小海參。目前全世界有記錄的海參,有一千兩百五十種,在台灣地區記錄到的有三十種。其中,澎湖海域海參的種類,就有二十多種。常見的海參包括蕩皮參、黑海參、棘手乳參等等…

在珊瑚礁沿岸的潮池裡,到處可見蕩皮參與黑海參,努力伸展著觸手,過濾珊瑚沙中的有機物、藻類與細菌。根據國外的記錄,一隻海參每年珊瑚沙的吞吐量是兩百磅,所以又被稱為海蚯蚓,在珊瑚礁生態系中,海參一直默默地扮演著金字塔底層,最重要的清除者角色。

海參幾乎沒有天敵,他並不是海鳥或魚類喜歡的食物。長久以來海參最大的天敵只有一個,就是人類。由於海參的內臟與體壁具有毒性,處理過程非常繁複,過去只有澎湖離島的居民,會不嫌麻煩地捕撈海參入菜。由於沒有經濟效益,過去澎湖海參並沒有被過度捕撈的危機,但是這一兩年國際海參價格高漲,台灣有廠商大量收購,並集中處理本土海參,澎湖海參開始遭了殃。

時隔五年,我們再度回到澎湖的潮間帶,卻看不到原來充滿生機的景象。舉目望去,原本密佈在潮池間的黑海參、蕩皮參,現在幾乎找不到半條。是什麼原因讓漁民把目標對準海參,讓海參在一夕之間絕跡?我們來到澎湖本島東北方的小島—鳥嶼,據說這裡是捕撈海參的重地。

目前設籍在鳥嶼的居民有1800人左右,其中留在島上的大約有800人。在潮間帶撿拾海參、貝類,是老人家最主要的餬口方式。自從有廠商大量收購海參之後,抓海參成了一項全島運動。鳥嶼港口旁小小的雜貨店,現在成了海參批發的中心,老闆正在整理一包包冷凍海參,這些初步處理的海參,一公斤100元,全部運送到台灣的工廠集中處理之後,再賣到台灣與中國大陸各地。

月光下漁船紛紛進港,滿載著一桶又一桶的海參。這幾年受到過度捕撈以及寒害的影響,漁獲量銳減,漁船出去捕不到魚,海參與河豚就成了魚貨的主力。碼頭上漁民忙著把海參開腸破肚,做簡單的處理後,再用開水燙過,鋪在地上冷卻,這樣的場景幾乎天天在這裡進行著。

吉貝是另外一個海參捕撈的中心。這裡的漁民表示,幾十年來因為台灣與大陸的拖網漁船大肆掠奪海洋資源,海底的珊瑚礁被消滅殆盡,珊瑚屍體隨著水流衝向吉貝,以每年八十公尺的速度覆蓋潮間帶,被覆蓋之處,石滬毀壞、珊瑚滅絕。在潮間帶生物資源加速崩潰的情況下,漁民能撈多少就撈多少。現在想要在吉貝的潮間帶找一條海參,比在馬路上找一塊錢還要難。

當地漁民很清楚,以這種速度繼續抓下去,海參的絕種指日可待。然而,海參的絕種,代表的不只是一個物種浩劫,它牽動的是一整個生態網絡。在吉貝,老漁民之間就有個傳說,他們認為「鰻魚苗是海參生的」。老漁民說的鰻魚苗,其實是一種寄居在海參肛門附近的隱魚。海參的肛門不但是隱魚的避難所,還提供隱魚新鮮乾淨的海水和氧氣。這類與海參共生的生物,其實還不少,萬一海參絕種,這一群與海參共生的家族,也會跟著消失。

海參的成長速度很緩慢,大約三年才能成熟,萬一絕種想要再復育,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定要等到海裡連一條海參都找不到了,政府才要開始採取行動嗎?

在毫無管制的過度捕撈下,澎湖海參數量已經降低到滅絕的臨界點!縣政府的漁政單位應該適時介入調查,劃設禁止捕撈的保護區,搶救這一場海參浩劫。

側記

在截稿前不久,接到澎湖友人的電話,告訴我們海參的濫捕已經擴散到澎湖本島的潮間帶,由於數量稀少,現在兩條海參叫價到三百元。如果繼續坐視不管,也許今年夏天,海參就要全面消失在澎湖的海岸線。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潮間帶, 海洋生態系, 離島發展, 海參, 漁業資源, 珊瑚礁, 生態復育, 保護區, 過度捕撈

原本沒有經濟價值的澎湖海參,這兩年卻成為人們掠捕的目標。一場前所未有的海參浩劫,正在澎湖海域發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再生‧海角樂園 (國內篇)

摘要
2003年到後壁湖拍攝海膽復育專題,當時由當地居民發起的海洋環保志工隊正式在後壁湖成立了,一百多位浮潛、遊艇業者毅然成為守護海洋的第一線尖兵,六年過後,當地已經正式被劃為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海面下魚群悠游,而另外一個南灣地區,居民也自發性的要將門前的海灣列入保護區,究竟保育和經濟可以共存嗎?而在魚多遊客多的背後,又有哪些問題呢?

屏東恆春的大光社區,是台灣歌謠「思想起」的故鄉,這個靠海維生的老漁村,對於海洋資源利用的方式正在轉變中,他們嘗試在海洋保育與漁業利用之間,找到一個可行的方向。

來過墾丁國家公園的遊客,或許沒注意到大光社區,但是很多人一定曾經到後壁湖浮潛,後壁湖海灣,一邊是著名的浮潛區,一邊則是全台僅有的珊瑚礁潟湖,對於當地居民來說,這裡就像是自家的後院,早期居民會來這片海灣採集一些螺貝類,來加點菜或貼補家用,尤其到了馬糞海膽繁殖的季節,許多人就會來撿拾海膽,取牠的生殖腺來食用,不過隨著漁業資源匱乏,海裡滿滿都是財富的情景,早已不復見。

在墾丁國家公園劃設之後,部分當地居民對海洋的使用方式,從漁業利用慢慢轉為經營海洋觀光,但是大家也發現,海洋裡的東西變少了,遊客可以看到的生物有限,再這樣下去,後壁湖的明天,不知在哪裡,於是許多靠海維生的觀光業者,發出了自省的聲音。

在海洋學者的建議之下,2003年墾丁國家公園將後壁湖劃設為「海膽保護區」,由當地居民發起的海洋環保志工隊也正式成立,100多位浮潛、遊艇業者,毅然成為守護海洋的第一線尖兵。於是後壁湖的觀光業者,以自律的方式,勸導約束遊客、觀光業者及居民,不要採捕海膽、魚類等海洋生物,當地業者也慢慢嘗試成立餵魚區,吸引一些魚類靠近,讓遊客感受人與魚互動的親近。

2005年3月,正式劃設「後壁湖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在保護區的範圍內,禁止漁業行為,尤其在夜間,墾丁國家公園警察隊的後壁湖小隊,會配合國家公園保育課進行巡守與取締,防止釣客進入保護區,將這些魚類一網打盡。

一開始時,嚴格的取締行為,引發不小的民怨,畢竟對於居住當地的老人家來說,在這片海域捉些魚當作晚餐或是賺賺生活費,早已經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然而面對已經變貌的海洋,這或許是無奈中的一種選擇。

經過四年的努力,這片海域終於展現不一樣的風貌,根據海洋學者調查,後壁湖保護區的魚類,已經增加到178種,尤其魚類的數量,更是墾丁其他地區的十倍以上,連許多好久不見的大型魚類或稀有魚種,都紛紛現身了。而有些漁民也發現,不只保護區內的魚變多了,就連保護區外的漁獲也有些增加,於是對於設立保護區的態度,逐漸從原本的反對對立,漸漸的轉為接受認同。

其實後壁湖這片海灣,就像是海洋生物的孵育場,也是一座避風港,因為這裡安全又有豐富的食物來源,許多魚類會來這裡棲息繁衍,小魚苗也有機會在這裡長大,對於整個海域的漁業資源來說,有復育的重要功能。

海洋保護區帶來商機的效應,也在墾丁其他地區發酵,像是南灣的觀光業者,就自發性的提出想要跟進,於是2008年4月「眺石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正式設立,不過為了顧及當地居民的生活,也開放了一些季節性的傳統漁業。

但是在商機的背後,也隱藏著一些危機,像是大量遊客的湧入,在沒有妥善的管理規劃之下,部分遊客踩踏著珊瑚,危害珊瑚礁生態。另外,餵魚的行為,雖然吸引魚群,也吸引遊客,但是可能讓這些魚類,對人們失去戒心,習慣人工餵食的魚群,一旦離開了保護區範圍,就成為釣客手中最容易上鉤的對象,最後導致愛牠們,反而害了牠們的下場。

在眾人的努力之下,後壁湖踏出了第一步,但是接下來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如何把眼光放遠,當地的觀光業者及居民,如何更積極的參與,共同守護這片海域,才能讓好的開始,繼續延續下去,期待這片海角樂園的美景,將不會成為人們記憶中的一段「思想起」。

側記

從後壁湖海洋資源示範區的案例,可以觀察到一旦給大自然休養生息的時間,是有機會找回生機的,不過一個保護區要成功,最重要的是要獲得地方居民的認同,一起努力守護,後壁湖當地的觀光業者與居民,雖然已經認同朝向海洋保護區的方向前進,但是如何更主動的參與,更積極的守護,甚至不要因為觀光帶來的利益,而忽視永續經營,是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學科
海洋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生態復育, 後壁湖, 海洋保護區, 珊瑚礁, 海洋保育

2003年到後壁湖拍攝海膽復育專題,當時由當地居民發起的海洋環保志工隊正式在後壁湖成立了,一百多位浮潛、遊艇業者毅然成為守護海洋的第一線尖兵,六年過後,當地已經正式被劃為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海面下魚群悠游,而另外一個南灣地區,居民也自發性的要將門前的海灣列入保護區,究竟保育和經濟可以共存嗎?而在魚多遊客多的背後,又有哪些問題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陳慶鍾,水中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南方河口敘事

 

南方河口敘事

摘要
該怎麼樣,才能把一條河流的故事說完?而在長流故事裡,我們人類又正在扮演什麼角色?南台灣的高屏溪,是全島年逕流量最大、流域最廣的河流,千萬年來,她一點一滴地堆積出南方的沖積平原,建立起農業發展的基礎環境,而在奔向大海的同時,她更為河口、海濱的人們,帶來無限的資源與夢想。可是,現在的高屏溪,過得好嗎?水岸上的人們,生活是否依然快樂?我們想去海口看一看!

寬廣的河面,是紅樹林的家、是候鳥的休息站。入夜,月圓之際,高屏溪出海口,魚蹤乍現,漁火點點。雙園大橋橫跨的,是台灣南部的第一大河─高屏溪。這條河流,長度位居台灣第二,不過年逕流量和流域面積,可是全國第一。

雙園大橋以下,屬於高屏溪的出海口區域。過去,這裡魚產豐富、生態多元,是漁民的天堂,可是現在,河面上的竹筏卻越來越少見。

清朝初期,中國大陸的漳州、泉州閩南人,一批批到高屏溪下游開墾,當年他們上岸的地方,就是現在的高屏溪口。高屏溪口西岸,是現在的高雄縣林園鄉,當地市街以傳統市集為中心往外延伸。偶爾轉身之間,會不經意發現,過去先人留下的歷史建築,正隱匿在巷弄之內。

兩百多年前,三張黃氏家族,在高屏溪口落腳,清末時期,家族人口眾多,便選在現今的林園鄉王公村,興建家宅。由傳統三合院和護龍組成的建築群,中央為祖廳、左右為廂房,牆面以咾咕石為主要建材。雖然現在年輕人大都移居外地,但是傳承至今,五房子孫依然輪流祭祀祖先、共同管理古厝。

林園鄉佔地利之便,依偎在河海交界處,長期以來,漁業非常興盛。每年農曆九月到隔年三月,正值鰻魚苗生長的季節,漁民算準漲潮時機進入高屏溪出海口,利用竹筏或小型漁船,打撈隨著海潮入河覓食的鰻魚苗。

可是,民國六十年代起,高屏溪接連面對養豬廢水、工業污染、砂石濫採,以及大量垃圾的威脅,地處河川最下游的出海口,漁業環境越來越糟。

中芸漁港,是高屏溪出海口附近最大的漁港。凌晨三、四點,在高屏溪河口外捕魚的漁船,陸續進港卸魚貨。這裡的每一天,都是在此時拉開序幕。雖然夜色正黑、曙光未現,可是漁港內卻人聲鼎沸、熱鬧不已。漁工們分工合作,負責下魚的人,使勁力氣撈魚上岸,挑魚分級的人,則是個個手腳俐落賣力工作、希望秤出好價錢。

年近半百的洪福龍,出身漁民世家,他一退伍,就接下父親的棒子,當起船長出海捕魚。開著船到海面上,追著迴游性魚類跑,是洪福龍做了半輩子的工作,而跟他一樣靠海吃飯、驍勇善戰的漁人,在海口一帶,到處都是。

由於位在淡水和鹹水的交界處,中芸漁港漁民擁有的漁產資源,比一般漁民更加豐富,再加上高屏溪出海口,是秋、冬兩季迴游性魚類的必經之地,所以南部魚販,特別喜歡來這裡取貨。屬於現撈仔早市的中芸漁港,處處可見「生猛有力」的景象,等在岸邊的魚販,爭相上前向船主購買新鮮魚貨,並且就近擺攤出售,魚貨新鮮、貨色齊全。

現在的林園鄉,是高雄縣漁民人口最多的鄉鎮,從事漁業活動的人,大約有七千人,佔全鄉人口十分之一。不過,漁港內的盛況,真的是不如過去。對老中芸人來說,以往的吆喝聲、叫賣聲,似乎只停格在記憶裡的一處小角落。

迎著陽光、步出校門,中芸國小的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往漁港出發。選定角度,小朋友們紛紛找個好位置,跟漁夫一起「工作」。不過,漁夫一家子忙著補網,同學們則是絞盡腦汁,要把眼中的中芸漁港,仔細地畫在圖畫紙上。生活在高屏溪的出海口,中芸國小的學生們,鎮日與河川、海洋做朋友。鼓勵孩子到漁港寫生,是認識家鄉環境的第一步。另外,林園國小六年級的同學,在這個學期,也在老師的帶領下,走進緊臨林園工業區的紅樹林生態區,參加小小導覽員的培訓活動。

其實,高屏溪口的紅樹林區,早在二、三十年前,因為人為開發、洪水沖刷的雙重壓力,已經消失殆盡。民國83年,當時中芸國小校長邱永昌,帶領全校師生,進行紅樹林復育工作,九年後,這片4.5公頃的綠地,正式被高雄縣政府劃定為「林園紅樹林生態區」。民國95年,邱永昌調任林園國小校長,把紅樹林的生態教育,也一併帶進將林園國小。

致力教育工作之外,邱永昌也積極推動社區參與。民國95年,林園鄉紅樹林保育學會成立,並開始進行紅樹林生態調查,到目前為止,他們發現70種以上的魚類,和146種的鳥類。每年入秋之後,是冬候鳥、過境鳥蒞臨的高潮,也是賞鳥活動的最佳時機。在賞鳥達人洪福龍的引導下,大大小小十幾個人,輪流用望遠鏡觀察水鳥。

鳥兒在空中飛翔、漁人在水面下網,孩子在岸邊長大、祖先的腳步在老房子裡留下印記,這林園的一切,都來自高屏溪出海口的給予。流到出海口,高屏溪好像走到了盡頭,可是這條南方大河,仍舊鼓足力氣,造就美麗豐富的海口生活。這兒的故事,有向前的希望、有回眸的記憶,更有人和河流共譜的生命絮語。

出海口,是河海交界之地,是高屏溪的盡頭,聚集了高屏溪所有的美好與不美好。在浪聲之中、夕陽底下,我們帶著一種感恩、敬畏和道歉的心情,看到了高屏溪的美麗與哀愁。

學科
海洋, 水文, 濕地, 漁業, 文化
縣市
  • 高雄市
  • 屏東縣
關鍵字
候鳥, 紅樹林, 高屏溪, 養殖, 鰻魚, 水污染, 廢水, 漁港, 海洋生態, 環境教育, 生態復育

該怎麼樣,才能把一條河流的故事說完?而在長流故事裡,我們人類又正在扮演什麼角色?南台灣的高屏溪,是全島年逕流量最大、流域最廣的河流,千萬年來,她一點一滴地堆積出南方的沖積平原,建立起農業發展的基礎環境,而在奔向大海的同時,她更為河口、海濱的人們,帶來無限的資源與夢想。可是,現在的高屏溪,過得好嗎?水岸上的人們,生活是否依然快樂?我們想去海口看一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山中的精靈

 

山中的精靈

摘要
在台灣,共有四種台灣原生種百合,傳說已經絕跡的細葉卷丹,只剩下台中科博館存有標本,還有大家經常看到台灣百合跟鐵砲百合,另外一種就是瀕臨絕種危機的艷紅鹿子百合,現在,艷紅鹿子百合在一群有心人士的復育下,族群數量日漸增多,但是野外族群,仍然存在著被採集的威脅。

順著蜿蜒的山路,我們來到了被滿山綠意包圍的平溪國小,在大雨洗滌過後,校園的景色顯得更加清新,這所學校裡,有著全亞洲傳說最美的百合花,有人稱呼她為岩壁美人,也有人叫她峭壁上的精靈。

研究植物的陳應欽,過去見到艷紅鹿子百合,都是在遠方的峭壁上,很難看清楚她的面貌,自從知道平溪國小有人復育豔紅鹿子百合,感到格外興奮,特地來到平溪國小,打算與豔紅鹿子百合,來個近距離的接觸。

稀少的艷紅鹿子百合,是台灣的原生種,酷似燈籠的外型玲瓏可愛,鱗莖又可以做為藥材使用,因此承受很大的採集威脅,在野外較為低矮的峭壁上,幾乎不見蹤跡,農委會的自然資源及生態資料庫中,被歸類為嚴重瀕臨滅絕的植物,野外族群數量剩下不到五十株。

為了不讓這美麗的花朵從平溪鄉消失,平溪國小的全校師生把學校當成復育基地,積極地展開復育工作,負責培育的靈魂人物,是平溪國小的校工彭學偉。接下任務,彭學偉從對艷紅鹿子百合全然的陌生,到慢慢地被她的優雅氣質所吸引而沉醉其中,入迷的程度,連太太都為之吃醋。

豔紅鹿子百合讓彭學偉重新找到生命的重心,因此在被驗出罹患癌症時,他沒有沮喪,反倒是藉著照顧艷紅鹿子百合的過程,得到對抗病魔的力量。這一路走來,彭學偉付出了許多心力,只希望喚起大家對艷紅鹿子百合的重視。

朝會時間,除了讓小朋友暸解艷紅鹿子百合的生態之外,還準備了鱗片和種子,讓小朋友實地栽種,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課程,平溪國小的小朋友,幾乎都知道學校裡有個特別的寶貝,是其他地區所沒有的,高年級的同學還可以化身為豔紅鹿子百合的小小解說員,向人介紹學校的珍貴植物。

在野外岌岌可危的艷紅鹿子百合,好不容易在平溪國小找到了安穩的立身之處。也找到了永續的希望。

復育艷紅鹿子百合,對平溪國小來說,除了塑造學校特色,也希望小朋友透過這朵花熟悉家鄉的事物,進而認同鄉里、關懷土地。未來,平溪國小的全校師生有著更長遠的夢想,希望將來不需要特別復育艷紅鹿子百合,就能夠在平溪鄉的野地峭壁上,隨處看到艷紅鹿子百合盛開的模樣。

採訪過程中,彭學偉介紹側生芽時說了一句「植物自己會找出路」,覺得很有道理,想想植物真的是很神奇的生物,像豔紅鹿子百合,因為生長在峭壁上,可能因為危機感很強,所以它不但有兩三百顆種子隨風飄散,還有鱗莖會繼續伸展,莖幹上還會長出側生芽,為了生存,植物發展出了種種生存機制,總是不放棄生存的念頭,我想或許就是因為這樣,讓彭學偉找到對抗病魔的力量,當你看到植物總是想盡辦法冒出綠芽時,就覺得實在沒有放棄人生的理由。

學科
植物
縣市
  • 新北市
  • 平溪區
關鍵字
豔紅鹿子百合, 生態復育, 平溪國小, 陳應欽, 原生種, 百合, 瀕臨絕種

在台灣,共有四種台灣原生種百合,傳說已經絕跡的細葉卷丹,只剩下台中科博館存有標本,還有大家經常看到台灣百合跟鐵砲百合,另外一種就是瀕臨絕種危機的艷紅鹿子百合,現在,艷紅鹿子百合在一群有心人士的復育下,族群數量日漸增多,但是野外族群,仍然存在著被採集的威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燕如 郭志榮,撰稿 林燕如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重建鮭魚故鄉

摘要
跟台灣一樣,位於美國華盛頓州的國王縣也是洪患區,從1990年以來總共發生過九次大型的洪災。但是洪水並沒有讓人們拼命加高堤防,反而重新思考另一種對待水的方式。

西雅圖南方的國王縣,有一條綠河,是鮭魚回游產卵的地方,也是洪水常常造訪的區域,下游的洪氾平原,是西雅圖附近重要的工業區,包括波音公司等大工廠都在這裡,整個區域估計有台幣一千五百億的價值,為居民帶來一千兩百億台幣左右的收入,可以想見,堤防的保護對這個地區有多重要。但是,僵硬的水泥堤防讓鮭魚無法生存,該如何在保育與防洪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國王縣政府決定加寬河道,讓堤防往後退。

這段堤防,足足向後退了25英呎,可以容納更多洪水。中間的平台,是為了在大水來的時候,讓鮭魚有個可以躲避的地方,最下方的木材,則是營造鮭魚的棲息地。最重要的是,這些天然元素,可以減少許多維修成本,讓堤防更持久。國王縣政府以土地交換等方式,遊說附近的廠商,把建築基地往後移。過去十年,縣府買了五、六十戶洪氾平原上的住家,他們認為從長遠來看,讓一些空間給河流,是比做工程更便宜、經濟的方法。

綠河中游的復育計畫,是縣政府徵收土地,把地上物與堤防拆除的成功案例。堤防拆除後,河水可以自由擺動,兩側水流平緩的礫石淺灘,藏著許多微小的底棲動物,是鮭魚最喜歡的產卵環境。

參與河流復育計畫的生態學家Joshua Latterell指出,整個河流本身的生態系統是非常複雜的,一條健康的河流,應該有深潭、有淺灘、有會移動的支流,這樣不但能減緩洪水的流速,也讓整個生態系統健全運作。但是過去的一百年,因為森林砍伐、堤防興建等因素,讓河流變成一個越來越簡化的生態系統。如今工程師與生態學家開始合作,恢復河流本來的面貌。

早期人們認為,漂流木會阻塞河道,所以拼命把漂流木清出來。如今科學家發現,把木頭放回去,才是真正幫助河川、幫助魚群。今年八月,國王縣出動直升機,將六十幾支大木頭放到河裡,科學家希望利用河川本身的能量,讓河水與洪氾平原重新連結。

望著佈滿雜亂木頭的河床,Joshua說,在我們眼中是混亂的,在魚類眼中卻是很好的。從魚的角度來思考,一切就轉了向。到了二十一世紀,科學家不得不承認,大自然能做的,比人類能做的實在多太多,綠河的復育計畫主要是把人為的干擾減少或移開,提供大自然所需的材料,讓河流自己去修復。

台灣的自然與社會狀況,或許跟美國不同,但治水思維卻是可以參考的。典範正在轉移,或許有一天我們也可以學習,從魚的角度,來看待河川治理這件事!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水文, 城市
關鍵字
生態復育, 防洪, 城市防災, 土地徵收, 綠河, 拆堤

跟台灣一樣,位於美國華盛頓州的國王縣也是洪患區,從1990年以來總共發生過九次大型的洪災。但是洪水並沒有讓人們拼命加高堤防,反而重新思考另一種對待水的方式。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專題顧問 廖桂賢 徐名頤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留給水雉一個家

摘要
台灣的水雉數量一度少到僅剩20多隻,經過環保團體的積極復育,族群數量上升,專為水雉打造的復育區也面臨轉型的契機。究竟園區經營的背後有多少苦楚?當菱角產業沒落,僅有一個13公頃大的人工溼地,能否為水雉的未來燃起生機?我們看見有一群人還在努力,希望能為水雉和牠的鄰居們多爭取一些棲息地。

牠是農民口中的菱角鳥,愛鳥人士眼中的凌波仙子,名列二級保育,珍貴稀有。

翹翹的尾巴,大大的腳丫,金黃脖子,白臉龐,水雉的體型長得就有些像菱角。喜歡吃小昆蟲,由公鳥負責所有育雛的工作,生活在平原埤塘,仰賴浮葉植物,不過這樣的棲地環境在臺灣逐漸消失,水雉的數量也跟著縮減,根據民國八十六年的調查,當時全臺灣只剩下不到五十隻。

台南官田由於有三百多公頃的菱角田,提供水雉生活空間,是目前全台灣水雉最多的地方。在水雉族群瀕臨滅絕的情況下,民國87年,高鐵計畫通過水雉主要棲地--葫蘆埤,對水雉的生存,投下了一顆震撼彈。經過環保團體多方奔走,向台糖公司租下十五公頃的蔗田,為水雉補償棲地。

於是中華鳥會、濕地保護聯盟等團體,共同籌組水雉復育委員會,著手爲水雉打造一個家。靠著理想與熱情,一點一滴地建構,挖出一池一池適合水雉生活的埤塘,親手種下每一棵水生植物,眾多志工齊心努力,把旱田變成了溼地,在民國89年成立水雉復育區。

眾人的努力沒有白費,水雉開始進駐。園區多樣化的水生植物,讓水雉一年四季都可以在這裡棲息。中華鳥會研究員鄧伯齡表示,每年都有40到60隻穩定在這裡棲息,而官田地區的水雉數量也從20多隻上升到目前的200多隻。

人為營造的濕地,雖然可以為水雉提供一個家,但畢竟不是水雉熟悉的自然環境。當天然棲地被破壞了,要延續一個物種、重建一個棲地,得花上好幾倍的人力物力,從創立至今,園區已經砸下上千萬元的經費。

充滿綠意的園區像是一顆種子,為水雉的未來孕育希望,同時也讓水雉的鄰居們得以安身。多年的努力,復育有穩定的成績,運用一年四季都可以近距離觀察水雉的優勢,園區的經營朝向生態教育來發展。2007年元月1號,水雉復育區改名為水雉生態教育園區,由台南縣政府統籌,委由中華鳥會經營,正式從封閉性的復育走向開放,每個角落,都是生態教室。

園區對動物友善,也對人友善,道路、賞鳥亭、圍籬都盡量運用天然素材,連警告標語都用溫和的圖畫來表現。

雖然肩負著保育與教育的雙重功能,園區的經營其實是在夾縫中求生。十五公頃的土地中,扣除道路和行政區,約有十三公頃是人造水域,但是供水的嘉南大圳為了配合農作只能季節性供水,在一到三月、六到九月、十月各有一次供水,無法額外為園區放水。

而經費吃緊,則是另一個難題。營運所需的經費,目前由高鐵公司、交通部高鐵局、林務局、台南縣政府、中華野鳥學會來共同承擔。扣除土地租金,一年大概有150萬元左右的經費,勉強維持三位人員以及棲地運作。

雖然園區為水雉提供庇護,讓牠們暫時獲得保護,但是維繫水雉命運的重要關鍵,在於遊客手上的菱角。目前全台有三分之二的水雉,棲息在官田的菱角田,這裡從日治時期就有菱角產業,採取『稻菱輪作』的方式,冬季種稻米,夏季種菱角。每年四、五月,當菱角的植株長到可以支撐水雉的重量時,牠們就開始在菱角田築巢繁殖。

秋天,當農民開始採收菱角,水雉寶寶也長大了,有更好的能力來面對採收過程的干擾。當時序入冬,就進入水雉折損率最高的季節。每年冬至前後,菱角田轉作為水稻田,水雉棲身之處大量縮減。

菱農在巡田的時候,常常會打擾到水雉,為了鼓勵菱農與水雉共存,民國八十七年起,台南縣政府每年撥款八十萬元,推行菱農獎勵辦法,當水雉在田中繁殖,菱農就能獲得補助。

2007年10月,台南舉辦官田菱角節,台南縣長蘇煥智期待官田一方面是農特產中心,也是生態旅遊重要的中心點。當菱角節熱鬧地展開,菱農的心卻high不起來。

跟著菱農何太太來到她的菱角田,兩位採菱人跪在田裡忙碌,斗笠下,是佈滿風霜的臉。種菱、採菱完全仰賴人工,烈日下工作的辛苦,讓年輕人不願意繼承。

而官田鄉的菱角,不算是高經濟價值的作物,隨著菱農老化,菱角產業難免要走向黃昏。

菱角產業走向黃昏,更加突顯園區為一個弱勢物種提供棲息空間的存在價值,提醒人們物種復育和棲地維護的重要性。但是這樣一個13公頃的人工溼地,畢竟無法承載整個水雉族群。結合菱角產業與周邊遊憩,讓園區影響力提升,才能加強保育的力量。

長期的復育讓水雉的數量成長,漸漸往台灣其他地方遷徙,目前,宜蘭、關渡、嘉義、高雄、屏東都有了水雉的身影。在高雄都會區的洲仔溼地,已經有水雉棲息。原本高雄也是水雉的家,但是開發讓水雉無處棲身,在洲仔溼地闢建之後,牠們才得以返回家鄉。每一種生命都殷切期盼有個安穩的家,只要環境許可,就能落地生根。

將近十年的努力,水雉的棲地補償是成功的。印證了如果開發無法避免,棲地補償是可行的方針,只是代價高昂,必須有謹慎的評估與規劃,回歸問題的根本,還是在於原始棲地的保存。中華鳥會秘書長余維道表示,盡量保留原始棲地,並且串聯成生態廊道,對物種保存會有更正面的效果。

和煦的四月天,春暖花開,水雉將要換上亮麗的繁殖羽,準備孕育下一代。 背後依然有一群人,努力為水雉和牠的鄰居們,留下一個家。

側記

特殊的生態行為,特殊的外型,水雉的一切都叫人驚艷。在開發過程中,怎能容許失去這樣一種獨特的鄰居呢?為了幫助這因為人為開發而淪為弱勢的族群,早在10年前就有人開始努力,為了留住水雉的美麗,即使困難重重,他們依然沒有放棄。

學科
動物, 濕地
縣市
  • 台南市
  • 官田區
  • 高雄市
關鍵字
水雉, 菱角鳥, 保育類, 瀕危物種, 棲地補償, 生態復育, 棲地破壞, 嘉南大圳, 菱農獎勵辦法, 洲仔溼地

台灣的水雉數量一度少到僅剩20多隻,經過環保團體的積極復育,族群數量上升,專為水雉打造的復育區也面臨轉型的契機。究竟園區經營的背後有多少苦楚?當菱角產業沒落,僅有一個13公頃大的人工溼地,能否為水雉的未來燃起生機?我們看見有一群人還在努力,希望能為水雉和牠的鄰居們多爭取一些棲息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賞蝶趣

賞蝶趣

摘要
「蝴蝶」一般人對牠好像很熟悉,我們常常可以看到蝴蝶,在馬路旁、在公園、在野外,甚至自家的花園就有牠的身影,但你知道牠的名字嗎?牠的生命經過哪些歷程?幼蟲期吃什麼植物?成蝶吸哪些花蜜?「賞蝶」其實充滿驚喜,蝴蝶從卵、幼蟲、蛹到羽化成蝶,每個過程都有不同的面貌,值得我們慢慢探索。台灣是個蝴蝶王國,蝴蝶大約有400多種,從平地到高山,都可以欣賞蝴蝶美麗的身影。

賞蝶去、賞蝶趣,賞蝶有哪些樂趣?當你看到小灰蝶的後翅,模擬頭部晃動的觸鬚和假眼,鳥如果去啄這裡,其實是攻擊到牠的翅膀,而不是頭,這是小灰蝶爭取生存的高明手法。枯葉蝶翅膀合起來,就像樹枝間的枯葉,這是最好的保護色,當牠翅膀打開,兩顆巨大的眼睛,有嚇阻獵食者的作用。

蝴蝶從卵、幼蟲、蛹到最後羽化成蝶,牠的生命歷程,豐富又美麗。入門賞蝶其實很簡單,賞蝶圖鑑、望遠鏡看蝶、放大鏡看卵、相機拍照,身上穿上長袖、長褲、鞋子,再戴上帽子,就可以開始賞蝶去。

初入門者,跟著賞蝶活動,聽著解說員引導,更容易進入蝴蝶的世界,台灣蝴蝶保育協會有固定的導覽解說活動,其他像陽明山國家公園等,也有賞蝶的行程,把握時機,走進山林,會有意外的驚喜。

側記

蝴蝶解說員林葆琛曾說,一條步道以前從山下到山頂,往返一趟幾十分鐘,現在看蝴蝶,沿途看植物、找卵、觀察幼蟲與成蝶,一、兩個小時,才走個兩、三百公尺。這是純粹登山運動與做野外生態觀察的差別,一般人通常走過步道,沒有欣賞到沿途的生態美景,如果有機會,跟著蝶會賞蝶去,當你放慢腳步、細細品味,山會有不同的味道。

學科
動物, 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關鍵字
蝴蝶, 賞蝶, 環境教育, 生態復育, 曙鳳蝶, 保育類

「蝴蝶」一般人對牠好像很熟悉,我們常常可以看到蝴蝶,在馬路旁、在公園、在野外,甚至自家的花園就有牠的身影,但你知道牠的名字嗎?牠的生命經過哪些歷程?幼蟲期吃什麼植物?成蝶吸哪些花蜜?「賞蝶」其實充滿驚喜,蝴蝶從卵、幼蟲、蛹到羽化成蝶,每個過程都有不同的面貌,值得我們慢慢探索。台灣是個蝴蝶王國,蝴蝶大約有400多種,從平地到高山,都可以欣賞蝴蝶美麗的身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雙連埤水社柳復育行動

摘要
一群來自各地的生態義工,齊聚在宜蘭雙連埤,以實際的行動,展開水社柳的復育行動,保護台灣瀕臨滅絕的特有種植物。

雙連埤位於宜蘭員山鄉,面積約有十八公頃大小,是一座深藏山谷中的埤塘,原來分有上下埤相連,被稱為雙連埤,但是下埤在經過人工水道引後,日漸乾枯成為農地,只剩上埤保有水源。

雙連埤由於為於山谷之中,早期並無高度開發行為,所以埤塘的濕地環境保持良好,成為台灣重要的水生植物物種庫,經過調查雙連埤水生植物種類,高達90種之多,單一地區就擁有台灣水生植物種類的四分之一,生態價值即為重要,農委會在2003年將水域劃歸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並將附近750公頃畫為野生動物重要棲地。

但是長期以來,雙連埤周遭是傳統的農墾區,農業活動的進行,對埤塘水質及生態,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加上過去常於埤塘爭地,首當受害的就是臨進岸邊的水生植物,水社柳是受到影響最深的物種。

二十世紀初,日本植物學者在日月潭水社附近發現水社柳,並以水社命名,水社柳是木科植物,生長高度可達二三公尺,樹木為雌雄異株,每年三月開花繁延。最早發現水社柳的日月潭,隨著觀光產業的高度開發,水社柳日漸稀少,雙連埤反而成為重要的棲地,但是在雙連埤面臨農業行為的干擾後,水社柳也面臨瀕危的危機。

為了搶救水社柳,在程孝民老師的規劃下,由荒野協會的邱錦和、陳德鴻老師,帶領復育義工前往復育。由於雙連埤岸邊的水社柳已經相當稀少,多數水社柳生長在埤塘中的草毯浮島上,他們必須以橡皮艇,前往浮島上採集種子。

由於雙連埤已劃為保護區,一般人難以登島,當踏上這座數百年由草木糾結形成的小島,才發現它會浮動,並且會下陷進水,十分難以行動,但是不適合人類出現的區域,卻是物種最好的保護棲地,許多生長茂密水社柳就長在這裡。

採下漂散在樹下的種子,送回岸邊埋在特製的小小浮箱上,等待它們的發芽茁壯,另外也剪下部分水社柳的枝幹,以阡插方式進行復育,希望能讓珍貴的水社柳,在雙連埤岸邊重新恢復舊日景觀。

一場復育行動,為台灣瀕危的水生植物帶來微光,但是棲地保護有賴全民共同參與,如何為附近的居民,理解生態保育的重要,並且結合保育創造利潤,成為雙連埤整體物種棲地保護的重要課題。

學科
植物, 濕地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雙連埤, 水社柳, 水生植物, 日月潭, 荒野, 浮島, 生態復育, 邱錦和, 陳德鴻, 棲地保育, 野生動物保護區

一群來自各地的生態義工,齊聚在宜蘭雙連埤,以實際的行動,展開水社柳的復育行動,保護台灣瀕臨滅絕的特有種植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尼莫回家去

尼莫回家去

摘要
一齣《海底總動員》的卡通,讓小丑魚紅透半片天,隨著劇中主角尼莫深受小朋友喜愛,也引起小丑魚的飼養熱潮。卡通中的尼莫一心想要離開水族缸,在台灣海洋大學的師生們,靠著四年來的努力,成功讓小丑魚重返大海。

小丑魚目前在全世界已被發現的有兩屬二十八種,分布海域相當平均,由於模樣可愛加上色彩艷麗,在觀賞魚市場相當受歡迎。尤其是與海葵共生、穿梭其中的美麗身影,更是引人入勝。

但小丑魚可愛的模樣,反成了人類捕捉海水魚的首要目標。冉繁華老師三年多前到印尼,發現當地為了因應龐大的市場需要,採用下毒的方式以氰酸鉀捕捉小丑魚,對生態造成莫大的傷害,也造成珊瑚礁生物全面的浩劫,於是冉繁華老師和研究生們,決定投入小丑魚人工復育的研究。

人工繁殖小丑魚,最大的挑戰就是要做出每個階段小丑魚適合的食物。而半夜是小丑魚寶寶誕生的最好時機,為了確保小魚苗不會被吃掉,工作人員必須24小時輪班,照顧剛孵化的小丑魚。在復育行動經過三年時間,有了良好成果後,海洋大學的研究團隊,開始進行野外放流。沒有經過野外挑戰的小丑魚,游出了人工保護的環境,面對的是真實的物競天擇,他們能不能夠順利存活,研究人員也相當擔心。

數百隻像尼莫一樣的公主小丑,在海洋大學的小丑魚中心,一天天成長。目前海洋大學已經成功復育了六種小丑魚。這些小丑魚將成為未來的希望,不論是進入觀賞魚市場或是重回大海,因為牠們,海洋中的小丑魚,將有更多機會在海中自在優游。

小丑魚一向是海水魚養殖市場的寵兒,但為了因應龐大的消費需求,卻造成野外小丑魚的浩劫,從「海底總動員」卡通帶動風潮以來,全球小丑魚的數量一直下降中,人工繁殖的小丑魚就成了能夠滿足市場又能夠保護海洋生態的重要關鍵。海洋大學冉繁華老師團隊復育的小丑魚,由於從小在人工環境成長,能夠適應飼料餵食,也能夠與人類有較好的互動,加上成本比野外捕捉便宜,未來若能夠市場化運作,相信很快能夠減少野外捕捉小丑魚的事件一再發生。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基隆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寵物, 水族館, 小丑魚, 生態復育, 冉繁華, 海大, 培育, 觀賞魚

一齣《海底總動員》的卡通,讓小丑魚紅透半片天,隨著劇中主角尼莫深受小朋友喜愛,也引起小丑魚的飼養熱潮。卡通中的尼莫一心想要離開水族缸,在台灣海洋大學的師生們,靠著四年來的努力,成功讓小丑魚重返大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王晴玲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草鴞繁殖全記錄

摘要
在特生中心神秘兮兮的保護下,終於能夠一睹台灣生態史上的一項記錄,一對草鴞在人工環境內自然產卵,並且有可孵化成功,於是在強力要求下,他們記錄草鴞生態,我們開始記錄他們的研究過程,想讓外界透過鏡頭,更加瞭解這種珍貴生物。

特種生物中心在長達四年的努力下,讓一對草鴞自然繁殖,成功寫下草鴞繁殖的新記錄,但是二隻新生的可愛草鴞,如何保持牠們的野性,教牠們覓食、生存,讓研究人員開始傷透腦筋。草鴞繁殖全記錄見證動物復育的成功案例,有珍貴的影像畫面,也有工作人員的辛苦心情。

草鴞,又稱猴面鴞,白色的臉加上大大的眼,十分引人注目,牠分佈在台灣中南部中低海拔的近山地區,棲息在草叢之中,長期因為棲地的破壞,在台灣野外觀察已經不到四十多對,是瀕臨絕種的保育動物。

特生中心動物急救站在四年前,先後收容兩隻受傷草鴞,在多年飼養下,發現草鴞開始產生交配的繁殖行為,於是佈置環境讓草鴞安心繁殖。在工作人員期盼下,草鴞產下四顆蛋,並且成功孵育兩隻小草鴞。新生草鴞毛絨絨的模樣十分可愛,隨著牠們成長,在牠們笨拙可愛的學習行為中,工作人員用著依依不捨的心情,為牠們野放做出最好準備。

屬於自然的野生動物,只該和人類相遇,不應相守。這句話是野生動物復育工作的真諦,在可愛的模樣,都不屬於人類,在全心照顧下,終有一天還是該還牠們一個自由。長達半年的照顧,草鴞離野放倒數的時間已經開始,看見一群工作人員的不捨,也看見台灣生態的希望。

學科
動物
縣市
  • 南投縣
  • 集集鎮
關鍵字
草鴞, 猴面鷹, 生態復育, 棲地破壞, 動物急救站, 收容, 瀕臨絕種, 保育類動物, 野放

在特生中心神秘兮兮的保護下,終於能夠一睹台灣生態史上的一項記錄,一對草鴞在人工環境內自然產卵,並且有可孵化成功,於是在強力要求下,他們記錄草鴞生態,我們開始記錄他們的研究過程,想讓外界透過鏡頭,更加瞭解這種珍貴生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生態復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