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相關文章

水不落田

2015-01-26

2014年,全台降雨量不足,10月及11月降雨量,更創下67年來新低,全台水庫拉警報。為了讓水庫能穩定供水,政府宣布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嘉南水利會灌區內的部分農地,得停灌休耕,總面積達41,576公頃,是2004年之後,最大面積的停灌休耕…

20140829環保署長視察觀音污水處理廠

2014-08-29

環保署長魏國彥29號下午前往觀音工業區訪視污水處理設備。觀音工業區是在全力追求經濟發展的年代,民國79年時完工設置的工業區。民國93年隨著高科技產業的進駐,越來越多的高科技產業廢水問題,過去曾有多次工業廢水排放導致污染的公害案件發生,讓觀音工業區的管理能力備受質疑。 2008年環保署也曾發現工業區長期埋設暗管偷排,因此除了依水汙法罰六十萬,也搬出行政罰法,以不當利得的名義,重罰處理廠商榮工公司,一億三千多萬。今天下午環保署長和桃園縣環保局實地前往污水處理廠,了解污水處理作業及後續管理情形。

農地呷毒

2014-08-11

4月9日,立法院辦了一場公聽會,攸關你我食的安全,主持會議的立委開宗明義說明,為了農地保護,維護國家安全與糧食,應該積極研訂灌排分離實施法。「灌排分離」是個重要課題,因為我們賴以生存的農地,正喝著各式各樣的毒水… 後勁溪,短短21公里,沿岸是高雄市的工業重鎮,包括台塑仁武廠、仁武工業區、大社工業區和工廠群聚的竹子門地區,工業廢水排入後勁溪,下游的農田從後勁溪引水灌溉,面對灌溉水質不佳的狀況,...

2013.12.23 反航空城徵收團體北上抗議

2013-12-23

今天上午十點,航空城自救會、桃園在地聯盟、台灣農村陣線等民間團體北上召開記者會,針對營建署所送的航空城審查資料不實提出控訴,指出營建署為使都市計畫發展率達到法定門檻80%,將桃園縣南崁特定區的人口由15萬8千人增為24萬3千人,灌水8萬多人,呼籲原訂明天要審議的桃園航空城計畫的都市計畫委員會應撤案。

搶救下一滴水

2011-07-18

一包包泥沙被倒進水裡,黑色的水蛇在水底亂竄。一項攸關台北與桃園地區三百萬人未來的計畫,即將展開。石門水庫是否能起死回生?20年之後,我們是否還有清水可用?搶救水庫的行動,正迫在眉睫…

邁向能源轉捩點-節能N次方

2009-04-13

如果光看外表,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這是一家電子工廠。位在台南縣科學工業區的台達電,是全台灣第一座拿到黃金級綠建築的工廠,為了規劃這座綠色廠房,在設計規劃時就費盡心思。 陽台層層相疊的折角,除了創造陰影,避免直射的陽光進入室內,也具有生態意義,讓不善長途飛行的小鳥有所棲息,折角處的小小花圃,讓僵化的水泥樓房增添幾許綠意。 大樓外牆用的是爐渣廢棄物和水泥混合的高爐水泥,地面鋪設可透水的植草磚,...

天外飄來的酸雨

2005-10-17

東北季風吹起,深秋的台灣,下雨的機會特別多。但很少人知道,台灣下酸雨的機率超過50%,北部地區更高達80%。而酸雨是跨國性的環境問題,台灣會下酸雨,除了本地的污染源外,更有許多隨著東北季風由大陸帶過來的排放物。面對這無國界的環境問題,民眾應有更多認知與關心。

流浪動物的十字路口

2005-09-05

談到流浪動物,印象大概是斷了手腳髒臭的受虐景象,或者翻著垃圾堆,成群結隊的出沒在公園巷道或空地。我們看見愛心媽媽餵食,也看見居民對流浪動物衍生的環境問題產生疑慮。如果依照法令,只要流浪動物超過七天無人認領,就得面臨撲殺的命運,這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式,但是不是最有效呢?

地球浩劫

2005-06-13

去年11月,俄國批准京都議定書之後,便有打算製作京都議定書相關專題,今年二月十六日,京都議定書正式生效,環保團體一再的突顯這個問題,也引起媒體的追逐報導,而政府決定在六月二十、二十一日,舉辦全國能源會議,因應京都提出相關對策,於是「我們的島」規劃兩集的京都議定書特輯,從最基本的了解全球氣候變遷、地球暖化對生態系統的衝擊,並如何影響到人類,再針對產業、能源、住商與運輸做深入的報導。

混濁的界線

2004-09-13

八月二十四日,艾利颱風來襲,新竹、桃園山區降下四十年以來的最大豪雨,雨水夾帶泥沙自上游而下,大漢溪成為滾滾黃河。供應桃園地區民生用水的石門水庫成為泥漿壩。而桃園縣南區大溪、龍潭、中壢、平鎮的居民以及工廠,開始了將近半個月無水可用的惡夢,創下台灣歷年來停水時間最久、範圍最廣的紀錄。

消失中的埤塘

2004-04-19

從飛機上鳥瞰,一個又一個的池塘散佈在稻田與建築間,飛機下方正是舊時有「千湖之縣」美稱的桃園台地,最多的時候,桃園台地曾經有一萬多個埤塘,但現在這些埤塘卻面臨消失的危機。

歐吉桑的海洋夢

2002-11-25

一個人能有多愛魚呢? 年少時房間養滿魚,年輕時開家小型水族館,年老時興建中型海洋館。桃園海洋館的董事長­陳太村對魚的狂熱,已經可以用魚痴來形容。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