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區」相關文章

蘋果的哀愁

2000-04-17

誰可以買賣天空、販售大地?大梨山地區的高山農業是一道難解的國土規劃問題。政府於民國58年頒佈德基水庫治理方案,明定土地坡度在28度以上的農地必須強制收回,時至今日,1,117公頃的超限地只收回200公頃,並數度引發執行單位與農民的對立衝突。歷史留下的傷口依舊,受傷的土地仍然只能在時間的流逝中嘆息。

斷水殘流(下)

2000-04-10

沒有水這件事,關係著松柏村的存亡。 民國六十八年水果開放進口以後,原來有十八戶的松柏村,地利日漸枯竭,水果的經濟價值愈來愈低,使得願意留在山上工作的年輕人愈來愈少,現在住在松柏村的只剩下三戶不到十個人。

斷水殘流(上)

2000-04-03

松柏村,民國四十九年中橫開通後,退輔會為了安置退除役軍官,在路的兩側從事農墾工作的第一個村莊。經過朋友引介,王金聲帶著妻子與小孩來到梨山,領了退輔會給的二甲地,開始拿起鋤頭在山坡地上種下了一株株價錢如金的蘋果樹,期待更美好的生活。

台灣島的母親 -- 雪山探秘(下)

1999-04-12

在高山民族的信仰中,雪山是一座聖山,她孕育的活水養活了千百年來世居在此地的泰雅族人,但是高山子民向高山求取資源,卻對她所知有限。一百多年前加拿大籍的馬偕博士試圖攀越雪山,最後無功而返。日本人佔領台灣十四年後,科學人員為了建立台灣的山岳資料競相攀登高峰,在先驅者的探勘下,雪山的神秘面紗被輕輕掀起,但對這座山岳,人們依舊所知有限。

台灣島的母親 -- 雪山探秘(上)

1999-04-05

從泰雅族老人到都市來的登山客,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背景,但對雪山來說,他們都是山岳的子民,溯著生命的溪流而上,在白雲覆蓋的山頂上,有一個古老神秘的世界,雪山像母親豐厚溫柔的胸膛。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