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相關報導

休耕地上種什麼

2008-03-17

民國九十四年春,第一次看到高雄美濃的波斯菊花海,大為驚艷,原來沒有綠油油的稻田,農村也可以這麼美麗。可是問了幾個農民,他們的回答卻更讓人嚇一跳:「不種花種什麼啊?種米又吃不飽!」、「鎮公所說種花有補助,人老了,身體不好,撒一撒種子就有錢領了喔!」、「孩子們都出外工作了,沒有人要種田,種花總比荒廢好。」經過更多詢問,才發現,花海只是休耕的一小部分,其餘的像種綠肥、種能源作物,都是政府鼓勵農民休耕的方式,而政府推動休耕政策的目的,主要是避免加入WTO之後,發生「穀賤傷農」的情況。的確,到目前為止,休耕政策成功縮減國產稻米產量,但是反過來說,這會不會讓農民無立足之地?喪失務農的信心?加速台灣農村文化的流失呢?希望這些疑問,可以為台灣農業問題找到更多答案。

台灣菸業紀實-沉默的告別

2008-02-22

西元2002年1月1日,台灣加入WTO,島內的農業發展,掀起一股巨大的全球化浪潮,過去的這些年,菸農抗議請願、高層安撫民怨,台灣百年菸業的生存,還在做最後的掙扎。但是,今年,2008年的春天,正值菸葉採收的季節,抗議的聲音不見了,也沒有人拍胸脯保證什麼,現在的菸田上,盡是光禿禿的菸梗,和一片收成後的靜謐。台灣菸業的發展,儼然已經踏入告別年代…

安全農業的缺口

2008-01-11

2008年,是台灣的安全農業年。經過三年的等待,國內的農產品,終於走進產銷履歷的時代!三百個產銷班的試驗,兩億元政府預算的補助,和經過產銷履歷驗證的農產品,能不能讓民眾吃得安心?幫助農業順利轉型?進而重建這片土地的生態環境呢?在政府大聲疾呼推廣新農業運動的這個時刻,讓我們一起來檢視,安全農業的缺口到底在哪裡?

小蘿蔔秋天滋味

2007-12-21

田間飛舞的紋白蝶、綠葉上的小瓢蟲、青翠茂盛的蘿蔔葉…在美濃的平原上,土壤孕育著這群小蘿蔔。白玉蘿蔔,是美濃人替它取的新名字。每到秋天,陽光烘暖片片蘿蔔乾,透過婦女的雙手,自然食材被醃漬成這裡在地的生活文化。

豬的大小號

2007-12-21

來到武洛溪,這裡是屏東地區養豬廢水污染最嚴重的地方,也因此,縣政府正推動一項整治計畫,然而,在計畫還沒達成前,立法院卻三讀通過了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大幅放寬畜牧業者違法排放的罰款額度…河川面貌尚未恢復,公權力權限卻又降低,南台灣的河川還能承受多少…

農地受難記

2007-11-30

看到一棟棟高聳氣派的別墅矗立在田野之間,遮住山的形狀、水的流向;看到農地被挖出一個個大坑洞,鄰近農田不斷崩落後退;又看著污染的廢水把田裡的土,染成黑色、黃色、白色或紅色…這些景況,都是農村的真相。至此,我不禁想問,當農業產值已經連續八年不到全國GDP的2%時,台灣的農地還有經濟價值嗎?而這些農地的現況又還會有人關心嗎?同時,農地的處境是否也反映出,台灣農業發展與環境生態將走入另一種浩劫?實在太多太多的疑問了!所以,我們試著把尋找解答的過程,一一記錄下來。

花卉世界大戰

2007-11-16

全球花卉市場,貿易產值高達一千億美元,各國都想搶食這塊龐大的花卉利潤。近年,歐美國家的花卉需求倍數擴大,成為世界主力市場,各國極力搶攻,形成一場激烈的花卉世界大戰,決定全球花卉王國的新霸主。如何贏?不僅是經濟利益,也關乎著國家面子,台灣如何在這場花卉戰爭中,贏得勝利。

科學園區何處去 之一 中科聽證

2007-11-09

中科三期后里基地,從環評階段就已經鬧的沸沸揚揚,傳出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環評委員審查七星案時,打電話給環評委員,引發政治介入環評的爭議。在行政院強力運作下通過環評,但中科三期后里園區的開發案並沒有因此畫上休止符。雖然后里、七星兩個園區,都已經動工甚至量產,一場中科后里園區的聽證會卻在這時候舉辦,行政聽證對台灣大多數民眾而言,相當陌生,但對於重大開發案其實是相當重要,於是我們做了這個報導,讓大家更了解行政聽證,以及中科三期開發之後,相關的問題始終沒有解決。

科學園區何處去 之三 竹科不是好鄰居

2007-11-09

整齊乾淨的街道、方正現代化的廠房,這是台灣的光環-新竹科學園區。幽靜古樸的夥房、水源充沛的稻作農田,這是新竹的驕傲-二重百年聚落。當一群拿著鋤頭的農民,遇到以科技至上、發展為先的國家政策時,他們的農田,還有生存的空間嗎?

魏先生的自然農場

2007-10-05

森林裡,各式各樣的植物,交錯出複雜的層次鳥類昆蟲生活其間,構成緊密的網,如果告訴你這是一座農場,你相信嗎?在台東,有機農民魏麒麟,將原始林雜生的概念,運用在農場裡,並將老子的自然哲學,當成自己的生活態度,他,用十四年的時間,一步步實現人生的自然夢。

中輟學園有機夢

2007-09-28

載著一車的有機蔬菜,慈懷學園的阿姨,開始一天的銷售工作。穿梭在一間間辦公室中,販售著有機、健康的蔬菜。在這些蔬菜的背後,藏著來自宜蘭縣冬山鄉的有機教育夢,一所收容中輟學生的學校,透過有機農場的自然理念,讓這群不愛唸書的孩子,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人生追尋…

向農村學習

2007-09-21

今年七月份,首次看到「美濃後生會」,總覺得現在的學生,似乎都不太正經,不過後來發現,他們的確有令人肅然起敬的一面。因為無論是向老農夫請益,還是美濃淹水時幫忙搶救,甚至是加入各種農村的打雜工作,他們是踏踏實實地把自己種進農村裡。到了九月初,「台灣田野學校」的學員加入美濃行列,體驗有機農夫的一天生活,也同時跟「美濃後生會」參觀稻穀製成稻米的過程,當拍攝工作進入後期階段時,我們才慢慢理解,為什麼農村需要年輕人,而年輕人也需要回到農村。這答案,並不在眼前,而是在年輕人的心裡,在他們的農村生活裡。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