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文」相關報導

無工程水庫

2002-10-21

在水庫至上的年代,建設水庫曾經是人們留住雨水最積極的方式,但是在新政府執政之後,有了180度的大轉變,原因不僅是好的水庫壩址愈來愈難尋覓,對於水庫的建造,也出現了愈來愈多對於環境社會公平性的質疑,而用興建水庫的方式來增加水源,困難度越來越高。雪上加霜的是,近年來台灣幾乎年年乾旱,人口與工業的發展,造成用水量年年增加,缺水問題日益嚴重。 今天,面對水源開發的問題,...

水質危機

2002-10-21

您知道您用的水來自哪裡嗎?大台北地區的飲用水源來自新店溪,新店溪是由南勢溪與北勢溪匯流而成,平常是使用南勢溪的水,但是在南勢溪水量不足的時候,蓄存北勢溪水源的翡翠水庫,就放水補充不足的水量,在總供水量中翡翠水庫約佔四成。因為翡翠水庫是由台北市出錢興建,因此管理單位是台北市的翡翠水庫管理局。然而水庫集水區位在台北縣,因此從海拔171公尺以上的集水區,管理單位是中央水利屬的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長期以來新店溪提供台北縣市居民優質的飲用水源,但是這幾年來翡翠水庫的水質,卻有逐漸惡化的情形。

砂河悲歌

2002-10-14

大安溪的疏浚工程在今年六月底結束,水利單位在丈量後發現業者超挖河川砂石,保守估計超挖的砂石約有600萬立方公尺。台中高檢署在六月與七月間,查扣了還沒運出的270多萬立方公尺的砂石,懷疑其中有疏浚工程超挖的砂石,這些砂石的市價就高達20億元。多年來因為砂石的高利潤,而使蘊藏砂石的河川或陸地蒙上「黑金橫流」的陰影。

悲情磺溪

2002-09-02

潺潺流水是否勾起你的記憶,在我們身邊的溪流,伴隨著許多人成長,也許是小時候在水中嬉戲,抓魚、抓蝦、抓螃蟹的生活,或是在溪邊散步,聽著蟲鳴鳥叫,看著水鳥在岸邊覓食,這些美好的景象,現在卻逐漸消逝,對住在磺溪旁的天母居民來說,磺溪正面臨這種危機。

惡整基隆河斑龜

2002-08-26

基隆河,一條被大家視為毫無生機、只留下洪水惡夢的河流,其實還殘存著一種本土的水族生物──斑龜,堅毅地固守著已經面目全非的家園,不過牠們的惡運還沒有結束,這一次要面對的大敵,可能連牠們也招架不住。然而除了外來種以外,基隆河就只剩下斑龜了,被公認為淡水龜權威的陳添喜博士卻發現基隆河的斑龜正在慢慢地銳減當中。

秀姑巒溪十日談

2002-07-15

秀姑巒溪北岸興建堤防的消息傳出後,當地居民、保育人士等展開了搶救秀姑漱玉的連署.經過一個禮拜的說明、連署、討論之後,在七月九日的公聽會中,第九河川局做出了堤防緩建的決議.然而,堤防停建的故事背後,又呈現了怎樣的決策過程呢?本週我們的島將告訴你堤防事件的來龍去脈。

搶救秀姑漱玉

2002-07-08

花蓮秀姑巒溪的峽谷激流是世界級的景觀,每年吸引近百餘萬遊客到此親水、泛舟;而對於附近港口部落的阿美族居民來說,秀姑巒溪是一條生命之河,每年五月在秀姑巒溪畔舉行的捕魚季是部落中最重要的祭典。此外,秀姑巒溪更蘊藏著豐富的迴游魚類生態,它是鱸鰻、蝦虎、日本禿頭鯊等等產卵棲息的必經之路。然而,最近卻傳出經濟部水利署地九河川局將在秀姑巒溪左岸興建一道長500公尺、寬25公尺、高5公尺的水泥堤防,令當地居民感到憂心忡忡。他們擔心,水泥堤防一旦興建,不但秀姑巒溪寶貴的生態與地質將毀於一旦,景觀破壞之後,地方多年來推動生態旅遊的努力也將前功盡棄。

土石甸甸沉

2002-07-01

大約在七、八年前,每次坐東幹線的火車返回花蓮,沿途中最美麗的風景,就是清水斷崖前湛藍的和平海灣。幾年之後,當火車駛過和平,旅客同樣對窗外會投以注目禮,因為視線所及盡是煙囪、水泥港口,還有水泥輸送帶。

節水二三事

2002-06-03

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結論是UV開的時間不用那麼多,我們跟廠商協商關一半起來。每個月省35萬的電費,高雄區國中小,汰換前是藍色的省水成效汰換後是紅色的BAR ,加起來總的成效只要你換省水器材,大概有22到30的節水空間在這裡,這是真正去做的數據,還是要注意員工的節水措施。

失水的島嶼

2002-06-03

旱災持續蔓延,前線的金門、馬祖也發生缺水危機,當大家把焦點關注在向大陸買水的兩岸政治議題時。我們實地來到缺水情形最嚴重的小金門,了解目前水資源的危機。

缺水備忘錄

2002-06-03

進入21世紀第二年,台灣已經宣告加入水世界的戰局,打起了「水」戰,水裡面的元素不只是H2O,還有民眾的苦水與政客的口水,不過大家不用太過緊張,水的危機不是今天才發生,水荒也不是頭一遭,只是我們一直沒有記取教訓,問題最後總是不了了之。今天又面臨了同樣的問題,只是這次有點不一樣,大家好像看見了,看見了什麼?看見台灣水資源的不足,為了怕大家又像過去一樣,事情過了就遺忘,於是我們製作了「缺水備忘錄」。

淡水河垃圾地圖

2002-04-22

一九九八年,一群年輕人花了一個暑假,沿著淡水河流域進行調查,他們稱這次的調查為「淡水河的初體驗」。體驗什麼呢?不是淡水河的美景,也不是自然生態,而是一座又一座,層層疊疊的垃圾山。四年過去了,當時的組員-陳建志與賴偉傑再度走進河岸,看不到原本垃圾綿延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興建中一座座美侖美奐的河濱公園。但是,當我們乘坐舢板,從大漢溪的河面上看過來,卻清楚可見河濱公園的邊坡裸露著層層垃圾的遺跡,垃圾並未消失,他們有的潛伏在河面之下,有的集體搬家去了林口下福村掩埋場,以各種不同的型式存在我們的周圍。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