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害」相關報導

【島在現場 20190611越鋼污染越南居民跨海訴訟求償】

2019-06-11

#發生在越南的也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

【島在現場】 要如何滅去資源回收場的大火?

2019-05-31

近年來,陸續有資源回收場發生火災,長期關心廢棄物議題的看守台灣協會,想要探究其原因,秘書長謝和霖在5/31的記者會中表示,他們彙整2006年以來資源回收場失火的新聞件數,再比對當年度回收物的市場價格起落(以苗栗縣為例),發現兩者有一些相關聯的現象。 2019.05.31 看守台灣記者會現場     以寶特瓶來說,在資源回收市場上,屬於回收價格不錯的產品。但近年來國際原油價格下降,...

海岸遺毒

2019-05-13

烈日下,位在新竹縣新豐鄉和竹北市交界處這段海岸線,怪手緩緩開挖,正在進行中的護岸工程,泥沙中混雜著五顏六色的廢棄物,這片土地,不僅早已失去自然樣貌,還隱藏劇毒…

大社工業區降編記

2019-05-13

2019年3月22日,高雄市都市計畫委員會第73次會議召開,不少高雄大社居民、環團及廠商代表,一起到現場,等待大社工業區降編案的決議。 當地居民期待,政府兌現承諾,讓工業區用地從高污染、高公共危險的「特種」,降編為無煙囪、低污染的「乙種」,而廠商希望降為「甲種」即可,否則將造成業者無法擴建廠房,進而影響勞工就業權。 最後高雄市都市發展局表示,基於1993年經濟部的遷廠承諾,...

驚爆六輕

2019-04-15

家門前的紅磚牆垮了,屋子震出一道道裂痕,2019年4月7日下午兩點零四分,雲林縣麥寮鄉六輕石化專區內的台化芳香烴三廠,液化石油氣管線洩漏,引發火災。劇烈聲響,嚇得距離六輕僅有數百公尺的海豐村民,手足無措。 伴隨著大火和黑煙而來的,還有包覆在管線外圍的隔熱棉。漁民擔心,棉絮飄進魚塭,加上魚群和文蛤受到巨響驚嚇,可能會造成嚴重損失。更讓居民們不滿的是,爆炸過後兩小時,才接到疏散通知,...

興達電廠脫胎記

2019-03-25

從高雄茄萣望向南方,四座銀亮的圓形儲槽與高大煙囪,是人們對高雄永安的第一印象。這是1970年代,因應南部快速發展的工業需求,興建的興達電廠,運轉至今已經有三十七年,廠內有四部燃煤機組、五部燃氣機組,是目前裝置容量第三大的電廠,但對高雄市民來說,卻是不可承受之重…

高屏溪口的雁鴨輓歌

2019-03-18

春天的腳步來臨,正是遠從北方來到台灣度冬的候鳥,換上新羽,準備北返的時刻,有些雁鴨,卻再也回不了家。高屏溪口為何成了候鳥斷魂處?

鐵砧山礦場漏油事件

2019-03-18

「有油污流進灌溉池裡,水井也都有油」,苗栗縣通霄鎮坪頂里長邱天送開車沿中油鐵砧山礦場的油庫牆邊走,他接到里民通報,油污順著溪溝又往更外圍擴散,邱里長忿忿不平的說:「我們里民沒有得到什麼,得到危險啦!」

珍納‧詹姆貝克:每年有高達800萬噸的塑膠垃圾進入海洋

2019-03-14

你知道每年有多少塑膠垃圾進到海洋嗎?2015年美國喬治亞大學工程學院副教授珍納‧詹姆貝克(Jenna Jambeck)帶領的研究團隊,所發表的研究,估算出每年有高達800萬噸塑膠垃圾流入海洋,這項驚人的研究成果,喚起了世界各地對於海洋廢棄物問題的關注。詹姆貝克博士從2001年就投入海洋廢棄物的研究,她經常走訪世界各地,了解不同國家的廢棄物處理政策與設施,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能夠攜手合作,...

航向藍色國土的槳(下)

2019-02-25

經過十七天,五十六人接力航行1031公里的遶島海上調查,黑潮基金會與海洋大學提出警訊,海漂垃圾幾乎無所不在。「海上航程八成以上都有發現垃圾」,黑潮基金會張卉君歸納初步成果,其中包括新北市和基隆市近海、嘉義八掌溪與高雄後勁溪出海口、屏東小琉球、蘭嶼,都是非常明顯的海漂垃圾熱點。 海洋大學海洋事務與資源管理所研究生邱靖淳說明,離開港口後,在十五到三十分鐘期間,隨機挑選一段海面,...

航向藍色國土的槳(上)

2019-02-18

海洋廢棄物造成許多海洋生物的死亡,進而反噬人類生活環境的安全與健康,是全世界都關注的環保議題。2018年,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成立二十週年,策畫「黑潮島航計畫」遶島行動,號召海島子民重視海洋環境惡化的議題。 「第一次遶島是在2003年3月」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創會董事長廖鴻基說,當時黑潮基金會五歲,一群人一艘船,用一個月把台灣繞一圈。他強調,台灣是個島國,海洋是台灣人當然的生活領域,...

【穿梭島嶼20年 污染開發篇】誰?高舉開發大旗的匪

2019-01-14

「我們從日本時代就來這裡住,之後台糖才把地放領給我們,大家都是在台糖做工生活,生活沒有很好。」陳正宗土生土長在彰化縣二林鎮農場巷,跟他的父親一樣,當了一輩子蔗農。 「一開始只有自己一戶,很不習慣!」,陳正宗來到花生田除草,今年已經87歲,「比較沒人可以聊天,想到在這裡住好好的,為什麼要把我們趕走,很煩惱、很困擾就對了!」 一邊除草,斷斷續續的廣播聲響,從陳正宗身後遠遠傳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