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屏溪口的雁鴨輓歌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葉鎮中 陳慶鍾 顏子惟 賴冠丞,剪輯 葉鎮中

春天的腳步來臨,正是遠從北方來到台灣度冬的候鳥,換上新羽,準備北返的時刻,有些雁鴨,卻再也回不了家。高屏溪口為何成了候鳥斷魂處?

2019年2月26日這天,我們跟著鳥友的腳步,從屏東新園的堤防邊,走入高屏自來水管橋下的廣大沙洲,短短幾十公尺,沿途都是雁鴨和野鳥屍體,有些則是身體癱軟在泥灘地上,無力移動。

時間回到2015年3月,高屏溪口同一地點,就發生過雁鴨、野鳥大批死亡的現象。枯水期間,高屏溪口水質惡化,肉毒桿菌在厭氧環境中大量孳生,腐爛的魚、鳥屍體中,又長出大量帶有肉毒桿菌毒素的蛆,雁鴨吃下了蛆,因而中毒身亡。



當年高屏溪兩岸清除的鳥屍,高達上千隻,有了上次的經驗,228連假期間,高屏地區從公部門到民間團體、鳥會志工,緊急動員了數十位人力,在烈日下和時間賽跑,希望盡速清除堤岸上、沙洲上的鳥屍,以免肉毒桿菌毒素,繼續在食物鏈中擴散。

平常在溪邊活動、捕鰻苗的漁民,也加入救援行列,來來回回在沙洲上接送救援人力,一邊搜尋堤岸上,是否還有活口。

經過一個上午,總共清除了一百多隻屍體。另外還有二十多隻一息尚存的雁鴨、野鳥,則是用最快速度,送交高雄市動保處由獸醫進行治療。肉毒桿菌的毒性非常強,而且會侵蝕生物的神經系統,已經注射過藥物的雁鴨,靜靜的待在籠子中休息,儘管是經驗豐富的獸醫,也沒有把握,有多少雁鴨能撐過這段艱難的時刻。



2月28日到3月6日一個禮拜之間,高雄市動保處總共收容了七十七隻野鳥,有三十二隻存活下來。復原之後的雁鴨,分兩批野放到茄萣濕地。

為什麼高屏溪口的雁鴨死亡現象,事隔四年再度發生?高屏溪兩岸原本就承載著人為排放的工業、畜牧廢水,若遇上天公不作美,春雨晚到,水質惡化的情形無法得到紓解,候鳥中毒的危機,就可能一觸即發。

根據鳥友們的觀察,自從2009年莫拉克風災過後,造成高屏溪下游地形大幅改變,度冬的候鳥族群,正年年增加。過去,高屏溪口只能觀察到零星的黑面琵鷺過境個體,至今已經記錄到超過五十隻的穩定度冬族群。長年在此進行生態觀察的林園愛鄉協會理事長陳俊強期望,透過發展賞鳥生態旅遊,翻轉林園長期以來布滿重工業的形象。

2002年12月,台南曾發生黑面琵鷺在文蛤養殖區,誤食含有肉毒桿菌的死魚,死亡七十二隻的案例,引發國際保育界高度關注,相關單位和民間團體藉著這次的慘痛經驗,建立起救援黑面琵鷺的緊急通報機制,至今每年都會進行例行演習。保育團體希望,高屏兩地能共同建置更完善的預警和應變機制。

春雨帶來新的生機,也為高屏溪口帶來活水,舒緩了這次的生態危機。獸醫師偉廉和他的團隊,帶著偵測犬寶麗,繼續來到屏東新園的河岸,搜尋、清除環境中的雁鴨屍體。



利用狗的靈敏嗅覺,在海關查緝違禁品,或在震災時找尋生還者,已經相當普遍。近年來,祁偉廉致力投入生態保育偵測犬的訓練工作。2015年的雁鴨死亡事件後,他參考國外經驗,訓練了兩隻專門找尋動物屍體的偵測犬,希望能借助偵測犬的力量,盡速清除棲地上的屍體,避免中毒情況繼續擴大。

保育偵測犬的訓練大約需要半年,還要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現場實習,累積經驗。寶麗雖然沒辦法通過緝毒犬的訓練,偉廉卻發掘出牠擁有適應野外環境的能力。這天的出勤,寶麗就找到了一百多隻屍體。

各方人力投入,高屏溪口的危機暫時解除。年復一年,候鳥南來北往,牠們是環境的指標,也是生態系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消逝在高屏溪畔的生命,提醒著人們河川生態的危機,當牠們有難,就是人們伸出援手的時刻。

集數
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