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熊來台灣

採訪 林靜梅 林燕如,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柏諭 張光宗,剪輯 張光宗

爭議多年的貓熊終於還是來到台灣,在政治口水和動物園每天報告牠們的身體狀況、食量之外,其實你對貓熊了解多少呢?貓熊的來到已經成為事實,希望從這件事情上,大家能夠有一個不同的思考角度,這些野生動物真的有必要一再地遠渡重洋到異鄉嗎?我們在動物園裡看到的又是什麼呢?

貓熊來到台灣,帶來一陣瘋狂的貓熊熱,大家關注牠們的可愛外表,努力的分辨誰是團團,誰是圓圓、幾時生出下一代的時候,有些議題卻也被忽略了。

啃食竹子、玩耍嬉戲,貓熊的模樣可愛逗趣,深受歡迎。從唐朝就被當成外交禮物,但貓熊的命運從來都不是牠自己所能掌控的。2008年12月23日,在動保團體抗議下,編號第588和587的貓熊,團團和圓圓還是來到了台灣。

貓熊來台灣在之前就引發不少爭論,有人期待、有人反對,但貓熊的生態保育問題,卻很少人重視,動物園先是安排人員受訓又是準備貓熊來台的前置作業,政府大費周章花了一千多萬,台北市立動物園認為這除了是物種的保存外,明星物種來台灣,還能提升台北市立動物園的國際曝光度。



在人為開發下,貓熊的棲地破碎,再加上獵捕的壓力,全中國的野生貓熊大約剩下一千六百隻左右,是屬於華盛頓公約附錄一的瀕臨絕種動物,在動保團體的抗議下,中國政府目前停止把貓熊當成外交禮物,大部分的貓熊都是用租借或研究的模式送到國外。2008年5月經歷四川大地震後,中國政府擔心貓熊的保護會有問題,更是把貓熊分散到中國各地。

現在陸續也有其他的動物園用物種交換的方式跟中國洽談,動物園之間用物種交換的方式雖然可以降低該物種在當地的風險,也能增加動物園內的動物種類,但這樣的作法還有很多討論的空間存在。



台灣這次用長鬃山羊和梅花鹿和中國交換,雖然不用像其他國家一樣,每年要付出一百萬美金的保育經費給中國,但是為了照護貓熊,台北市立動物園還另外編列了高達三千多萬的費用,其中包含了新光集團捐贈的造價三億一千萬的新光特展館也就是俗稱貓熊館的維護費用。雖然動物園強調這筆費用並非貓熊專用,但藉由旗艦物種來帶動其他本土保育類動物的作法,但這樣的後果可能會產生明星動物,變相鼓勵大家對動物有差別待遇。在動物園提報的預算表中,也可以看見部分動物的研究經費被減列。

和貓熊相比,台灣的特有種,台灣黑熊研究的經費就少得可憐,同樣都是屬於華盛頓公約瀕臨絕種的動物,野生的台灣黑熊數量大約只剩下兩三百隻,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也不免替台灣黑熊叫屈。



尤其新物種進駐台灣,通常都被包裝成喜事大肆宣傳,加上商業炒作,讓人忽略生態保育的價值,在看到貓熊商機之後,高雄的壽山動物園也表示將從中國廣州香江動物園引進白老虎,但如果是以研究為目的,新竹的六福村動物園就已經有白老虎,根本就不需要再引進。引進新奇物種,是研究是商機?開設動物園到底是要讓動物開心?還是要滿足人類的私慾?

這些原本生活在野外的動物們,來到人工飼養的環境,縱使工作人員精心布置,給予牠們舒適的環境,也盡力地妥善的照料,但仍比不上天然環境的開闊自在,像這隻亞洲黑熊就出現了刻板動作,不停地來回踱步。高大凶猛的棕熊,也成了小朋友眼中溫驯的布偶,動物園所扮演的功能,已經不再只是展示動物而已。

現在台灣的動物園正在慢慢轉型,像是在解說中加入野生動物的處境。但未來,是否能發展成野生動物的避難所呢?



圈養這些珍稀野生動物的作法,在保育上或許現在仍有意義,但最終目的還是希望藉著研究跟繁殖,增加牠們在野外的族群數量。從中國野放人工圈養貓熊的經驗來看,與其花大錢繼續圈養的族群,不如增加在原地保育的研究。

最近幾年,中國陸續擴大野生貓熊的保護區之後,用嚴刑峻法減少人為干擾,發現野外貓熊的族群數量有增加的趨勢,這也是告訴我們不需要人類干預,動物自然就會繁衍下去。

在寒冷的冬陽下,被圈養的野生動物們,安靜的躲在屬於自己的角落,和孩子們的歡笑、尖叫聲形成強烈對比。

動物園一直以來都扮演著提供孩童歡笑的場所,但隨著保育觀念的改變,動物園的角色已經從遊客導向,逐漸轉變以動物福祉為優先。在動物園裡的動物,變成是人類省思的最佳教材,為什麼牠們會失去自由!為什麼牠們會來到台灣?學會尊重動物的生命價值,是動物園未來所必須扮演的角色。



在這段等待貓熊會客的日子,你會不會多了些不同的想法呢?

經過數百萬年的演化,貓熊從食肉目動物演化到以取食竹子為主食,但很特別的是,雖然牠已經改吃竹子,但是身體仍是食肉目動物的構造,竹子因為熱量低,所以貓熊必須要不斷覓食,也就無法冬眠。一隻成年貓熊大約可以活20-30年,大多時候貓熊都是屬於獨居的狀態,只有在繁殖期間才會雙雙對對。  

集數
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