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山頭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剪輯 陳慶鍾

一封信的到來,道出了新店大香山的悲慘故事,往昔翠綠的山頭,在怪手的鯨吞蠶食下,兩三個月下來漸漸失去生命,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裸露黃土,一座山頭挖去了大半,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沒有看錯,裝滿廢土的卡車就這樣把土方直接倒入溪谷中,這是2007年七月,到大香山附近遊玩的民眾,自行用DV拍下的影像,令他不解的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於是將影帶寄給了我們,而我們也有著同樣的疑問?

來到現場,工程仍然持續進行著,從新裸露的土層看來,面積有擴大的跡象,新店青潭的這一座山,在日夜不停地施工下,被鯨吞蠶食掉一半。現在的模樣,只能說是半座山。諷刺的是,山下還有農委會水土保持局所豎立的『禁止濫挖山坡地』的警告標誌。當地居民告訴我們,他曾經撥打上面的電話投訴,可是似乎沒有成效,繼續施工又沒做好水土保持的防治,會帶來什麼問題呢?

我們拜訪了台大地理系林俊全老師,來談山坡地災害的問題,一看到我們所帶來的影像,林老師就說,這樣的山坡地開發簡直是給自己找麻煩,姑且不問是否可以開發,光是沒有做好水土保持的維護,可能會引發的土石坍方問題,後果就不堪設想。

過去在溪谷底部有一條小溪流,叫做濕仔溝,現在在成堆的土方下,已經很難看清楚小溪當時的樣貌。颱風來襲,陣陣的大風大雨,讓人都有點站不住腳,更何況是鬆垮的山坡地形呢?

我們再次來到新店青潭想要看看狀況如何?發現前些日子可以下去溪谷的地方,居然已經變成了汪洋一片,入口處根本就無法進入。狂雨中,滾滾的黃水流洩而下,流到原本應該是河道的地方,如果雨勢接連不停,很難保證是否會危及山坡下和鄰近的住戶。為了想更清楚了解事情發展,我們打電話去水土保持局,所得到的回答是,已經交由地方政府去進行了解,於是我們找上了台北縣農業局,想要了解事件的始末。

根據台北縣農業局長吳建興表示,九十一年農業局開單的原因,是因為地主動工整地時,未提出水土計畫保持書,九十三年則因為整地的人並非地主,還牽涉到侵占他人土地的問題,被移送到台北地檢署審理,受限於一罪不能二罰的規定,在刑法部分尚未結案之前,行政罰鍰絲毫不能有所動作。

更令人挫敗的是,這類案件,經過法院審理之後,有五成左右都是因為舉證不足,而獲得不起訴的結果。這是因為刑法的認定,大多是處罰『故意』為主,如果當事人不承認有犯意,強力否認的話,很有可能就會不了了之。

曾經擔任環評委員的詹順貴律師,覺得行政單位在管制山坡地開發上,應該要有更積極的作為,才能有效遏止山坡地的違規使用。目前對於不法開挖山坡地,主要是依照山坡地保育條例罰則為主,最多罰至六十萬罰鍰,但是按次計價,也就是說,每次都要捉到才能罰鍰,而很多時候,犯案者的消息都很『靈通』。

不過行政單位其實還有一張王牌,那就是視情節重大者,可以直接勒令停工或是查扣機具,不用受限於刑法判決。

新店青潭段的山坡地違法開發,只是冰山一角,事實上,鄰近城市的山坡地,由於交通便利、景觀優美,一直以來都面臨著開發的壓力,只是在林肯大郡的悲劇下,許多相關法條都從嚴認定。然而這幾年由於房地產有回升的跡象,山坡地興建的危機又開始蠢蠢欲動。

台灣是一個多山地形的島嶼,要完全不使用山坡地,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但只要稍有不慎,往往就會帶來巨大的災害,綠油油的山頭,有著豐富的生態系,如今怪手一一挖除,消失的不只是土地而已,生物也失去了棲息的場所,而我們真能承受這樣的失去?

側記

打去水土保持局的檢舉專線,這才得知早在五月份就已經有民眾檢舉,循線再往下追蹤,赫然發現早在民國九十三年,該案就曾經因為違法開挖被取締,但是兩年多的時間過去,破壞的行徑卻依然進行著,我們現行的山坡地政策,是在哪一個管理層級出現了鬆動,讓環境這樣被恣意破壞,卻又束手無策?難道真要等到山頭都盡了,才來懊悔嗎?

集數
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