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的迷失

撰稿 王凌霄
攝影 柯金源 馬台興

六輕所在的雲林縣麥寮鄉,原是個貧瘠的鄉鎮,為了讓企業家王永慶在這裡建造一座石化王國,工人必須從濁水溪出海口南岸,抽取大量的海砂運來此地,將大海填成陸地。六輕是向大海爭地的結果,將來這塊土地上會有港口、煉油廠和發電廠,它將徹底改變雲林的產業生態。

距離豐榮國小不遠的地方,全世界最大的填海造陸工程「六輕計劃」,正日以繼夜的展開,對許多人來說,六輕正在開創一個夢想。

六輕所在的雲林縣麥寮鄉,原是個貧瘠的鄉鎮,為了讓企業家王永慶在這裡建造一座石化王國,工人必須從濁水溪出海口南岸,抽取大量的海砂運來此地,將大海填成陸地。六輕是向大海爭地的結果,將來這塊土地上會有港口、煉油廠和發電廠,它將徹底改變雲林的產業生態。

為了填出這片相當於台北盆地十分之一大小的土地,必須從外面抽到7400萬平方米的海沙,政府對人民說,這是經濟發展必須付出的代價。

六輕工廠正下方,有座箔子寮漁港,這是台灣傳統的捕魚所在。過去箔子寮的漁民,是在六輕預定地上作業,但現在作業的漁場被舖成了陸地。吳登松退伍以後,就在附近抓魚,他認為六輕把漁港分割成兩個時代。漁民不是嚴謹的生態學家,提供不了漁獲量銳減的證據,但他們直覺地認為六輕工程動工是魚群撤退的開始。

八十七年秋末,颱風剛剛遠離,一支由地方人士組成的隊伍來到東石外海。觀察外傘頂洲風災後的情景,台灣中部的濁水溪經常性的沖刷大量漂沙到下游。在嘉義縣東石沿海一帶,囤積成一片荒漠的沙洲,這片沙洲被稱為外傘頂洲。具備緩衝功能的外傘頂洲,是沿海城市的保護傘,但現在它的面積快速地縮小,以往橫越外傘頂洲需要三個小時;如今,一個小時就夠了。

東石漁民在外傘頂洲養蚵,但是將來沙洲也許會消失,養蚵場也會不見。六輕抽走濁水溪的漂沙,讓外傘頂洲的面積愈來愈小,漁民沒有養蚵的地方,於是也想抽別人的沙,好在當地建機場,為了爭取新的國土,我們必須放走舊有的國土,新世界可能還是無法出現。

國土的流失不只在外傘頂洲,台灣許多沿海地帶都有國土流失的問題。宜蘭溪河口是沙石嚴重流失的地方,也是政府進行養灘計劃的所在。工作者正以馬鞍藤覆蓋土地,這種植物耐得住高鹽分的沙地,有了它的覆蓋,沙子才能保住。

負責在台灣東部蘭陽溪流域附近搶救沙灘,他們一公分一公分的在這裡留住沙子,但別的地方卻幾千萬幾千萬立方公尺的在抽沙,填海造陸究竟是人定勝天還是愚昧,嘉義布袋附近的好美寮,有著原始風貌的生態保護區,提供了海岸利用的另類思考,這裡有五種瀕臨絕種的紅樹林,是三種招潮蟹跟彈塗魚的家。豐富的魚蝦蟹類又提供了候鳥休息生養的落腳處。

這裡還沒有被開發,還沒有被所謂的善加利用,但不久預定中的西濱快速道路即將穿過保護區,車潮、燈光跟灰塵,會對這片土地造成什麼影響,誰也不知道。

但我們深切了解,在建造新世界的同時,我們也告別了另一個美麗的世界。

集數
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