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動物園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當你進到動物園,孩子們問,動物從哪裡來?你會不會難以啟口,告訴他們,這裡動物都是人類,狠心從野外抓回來的。但是來到新竹動物園,你可以告訴孩子,這裡的動物多數是被棄養的,而我們人類收留、照顧牠們,這是一間不一樣的動物園。

新竹動物園的飼養員推著車子,開始每天例行的餵食工作,許多動物都在等著,享受豐盛的大餐。對於動物園,從動物保護觀點,總覺得從野外捕捉動物,再關進小小空間展示,太不仁慈。但是這間動物園不太一樣,它減少引進野生動物,並且收容許多棄養動物,讓動物園像間流浪動物收容所。

從隔離室取出一隻皇冠鴿,它被棄養後送進動物園收養,在隔離觀察有無疾病之後,再選擇籠舍長期收容。在新竹動物園裡,有著許多棄養動物,像這個飼養兩棲類的烏龜池,裡面也都是民眾丟棄的生物。

民眾私自飼養野生動物,總是不分物種什麼都養,像這隻尼羅鱷,體型龐大,民眾偷養在浴缸中,等牠長大,才知道體型超乎想像,無力餵養之下,最後送到動物園收容。動物園不只收容民眾棄養的動物,也會收容海關查獲的走私動物,讓牠們有一個安身的地方。

收容這麼多的棄養動物,新竹動物園也希望在飼養與展示外,讓遊客瞭解動物的處境。像園區裡的紅毛猩猩,希望大家在看牠們可愛之外,也能瞭解牠們棲地發生的事以及牠們的流浪身世。

這些外來種野生動物一旦被棄養,常常會對台灣原有生態造成影響,或是因為從小被飼養,多數失去野外求生能力,只能等待死亡。面對層出不窮的野生動物棄養問題,新竹動物園開始轉變角色,伸出援手照顧這些動物,目前園區內約有四成動物,都是收容的棄養動物。

願意以收容的觀念,經營一座動物園,新竹動物園展現一種新思維。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有這樣新觀念的動物園,卻是一間有著七十四年歷史的古董動物園,園區內保留許多珍貴的文化資產。

走在新竹動物園,彎彎繞繞的園區內,可以體會百年前,公園附設動物園的休閒設計,並且觀看一些快成百年古蹟的圓型鳥籠。老歷史新觀念,成為新竹動物園的特色,更重要的是,它清楚自己的定位,讓自己成為一間小而美的社區動物園。

動物園中許多義務解說員,來自附近社區,居民成為動物園中重要的協助力量。他們不僅幫忙解說,也協助維護環境,就像撈起池中的塑膠袋,以免動物誤食死亡。

一般的動物園,總是希望引進明星物種,吸引人潮創造利潤,但是對於門票只有十元的新竹動物園,它希望園區所有動物,不分物種珍稀,都是可愛的明星。小孩的歡笑聲,成為動物園最佳的評分,在孩童的世界裡,動物沒有貴賤之分,只有親密的程度。

新竹動物園因為歷史攸久,並且座落市中心地區,沒有太多的空間可以利用,動物福利還有提升空間。為了因應環境限制,他們以收容攻擊性低的小型動物為主,改善動物的飼養環境,也讓動物與人類能更親近。因為空間的不足,他們也嘗試讓合群的動物共生,以及減少水泥設施,讓動物親近自然土地。

在台灣,民眾私養的野生動物,數量龐大,物種之多,集合起來,簡直可以開設一家大型動物園。一旦開始棄養,就會造成嚴重的環境問題,新竹動物園扮演收容照顧的角色,但是它們的能力也有極限。

孩童的笑聲,顯示遊客的心聲,但是也呈現新竹動物園空間不足的地方,遊客緊密接觸動物,其實也對動物形成壓力,園區內的動物福利,其實還有提升空間。

當許多動物園,不斷引進稀有物種,引發動物保育的爭議,也許一間以願意收容動物為來源的動物園,可以讓人們對動物園的角色,有著不同的期待。

地點
集數
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