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營造

社頂的未來心願

摘要
國家公園是社區的敵人還是朋友,成為國家公園設立後,常被探討的問題。但是在墾丁國家公園的社頂地區內,一項新的關係正在建立,裡面有著國家公園的堅持,以及社區居民的未來心願。

社頂這個地名,你應該熟悉。它位於墾丁國家公園的範圍內,每年冬季,許多熱愛大自然的人士,會到社頂珊瑚礁岩上,觀看猛禽出海的生態景觀。或者是在小時候,參加畢業旅行,進入屬於林務局的墾丁森林公園,在社頂公園裡散步遠足。

但是隨著旅遊型態的改變,前往墾丁的遊客,多數往海邊擠,位在山上的社頂,走向沒落。走進社頂社區,幾棟老舊的大型餐館,許多關門結束生意的店鋪,都顯示這裡曾有的繁榮,以及現今的荒涼。

為了找出社頂重生的機會,國家公園規劃一條生態旅遊路線,希望能找回社頂的春天。這條毛柿林步道,位於梅花鹿自然復育中心的後方,一個高位珊瑚礁岩演化形成的森林地帶,幾十年的管制開發,保留這個地區的原始自然。

毛柿林生態步道,最主要的景觀,是這片毛柿樹的純林,它在日治時代被開發種植,林務局在幾十年的照顧下,形成一個區域廣大的森林。冬季時刻走入這片毛柿林,沒有夏季的炎熱,反而覺得涼爽宜人,成為冬季遊客稀少的墾丁,一個新的旅遊區域。在這片毛柿林的中心,有一棵十人合抱的榕樹,當地人早就知道榕樹的存在,但是始終沒有對外公開。

毛柿林生態步道的出現,邱文和先生是主要的推手,從小生長在社頂地區,他瞭解山中的一草一木,在協助墾丁國家公園復育梅花鹿後,他開始遊說國家公園,推動毛柿林步道的生態旅遊,為社區找出一條生路。早期國家公園扮演管制角色,限制園區內社區的發展,至今思維開始轉變,在秉持保育生態的觀念下,開始思考與社區共榮共生的方式。

毛柿林生態步道的經營,採取總量管制,以及由社區居民負責導覽,並且步道保持原始自然,不做過多的人工設施。遊客必須事先申請,在當地居民帶領下,才能在茂密的樹林內,找到一處處值得觀看的秘境。

社頂社區的再造計畫,墾丁國家公園推動數年,前期宣導保育觀念,並且訓練當地社區解說員,在社區居民與國家公園達成共識後,才開始一系列的生態旅遊導覽活動,並且進一步改造社區。社頂居民為了再造社頂發展,多數人都願意投入保育巡守與導覽解說的工作,希望讓遊客重新認識社頂。

對於生態旅遊,常常是保育與破壞的兩面刃,一旦失控,就是一場生態災難。因此,不斷的事後檢討,成為一個反思與改進的方式。國家公園與園區社區的關係,常常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國家公園怕居民破壞生態,社區居民嫌國家公園處處干涉。但是在墾丁社頂地區,一種共榮的新關係被試驗著,社頂居民也期待以保育態度,走出未來的願景。

學科
植物, 山林, 文化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社頂, 猛禽, 社區營造, 賞鷹, 生態旅遊, 毛柿林, 梅花鹿, 國家公園, 生態保育

國家公園是社區的敵人還是朋友,成為國家公園設立後,常被探討的問題。但是在墾丁國家公園的社頂地區內,一項新的關係正在建立,裡面有著國家公園的堅持,以及社區居民的未來心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老鷹和牠的朋友們

摘要
每年十月,墾丁鷹季總是台灣生態界的盛事,數以萬計的鷹群,以及許多關心老鷹的人士,就像約定好了一般,齊聚到南方的天空下...地面上這群老鷹的朋友們,歲歲年年永不離棄的守候,讓這群過境的老鷹,得以繼續翱翔天際...

每年十月,墾丁鷹季總是成為台灣生態界的盛事,數以萬計的鷹群,以及許多關心老鷹的人士,就像相互約定一般,一起齊聚到南方的天空下。許多人合力保護下,讓這群過境老鷹,受到嚴密保護,避免來自獵捕的傷害,不再是俗諺中「南路鷹一萬死九千」的悲慘景象。

台灣可見的猛禽中,分為留棲型與過境型的二大類型,留棲型猛禽像基隆港灣上的黑鳶,以及各地山林常見的大冠鷲等等種類,依照不同的生物特性,長期生活在台灣的不同棲地。過境型猛禽不像留棲型猛禽,長期生活在台灣,牠只會在某個時刻過境台灣,成為台灣的生態貴客。依照過境猛禽的遷徙路線,每年冬天,牠們陸續從北半球國家向南飛,找尋渡冬的棲地,直到隔年春天再北返回到原棲地。由於台灣位於過境猛禽的遷徙路線上,所以會有冬天到墾丁,觀看鷹群南飛,春天到八卦山或觀音山,觀看鷹群北返的賞鷹活動。由於墾丁地區位於台灣最南端,幾乎是南下過境猛禽齊聚之地,形成壯觀的鷹群場景,於是每到秋末冬初的九月、十月,總是吸引一群老鷹的朋友,像漂浪追鷹人從島嶼各地前來守候。

--數鷹人與遊客--

墾丁國家公園的凌霄亭,一到九月就像熱鬧的市集,大家都來觀看南飛鷹群。種類不同的猛禽,掠過山谷向海洋飛去,優美的鷹姿,贏得大家的讚賞。但是有著一群人四處張望,忙碌的計算猛禽的種類與數量,他們是賞鷹高台上的數鷹人。猛禽研究會的陳世中,四年前加入數鷹行列,每年一到九月,就天天駐守高台上,分析猛禽的種類,統計鷹群數量。賞鷹高台上的數鷹活動,成為一項著名的生態活動,吸引許多人自願加入,也讓一些好奇的遊客,開始接觸猛禽的生態。賞鷹活動的樂趣,除了觀看飛翔的英姿,如果更進一步認識牠們的生物行為,他們就不會是叫不出身份的天空黑影,生命開始有著意義。

--善良的捕鷹人--

飛翔的猛禽掛在網上,形成驚悚的畫面。但是別擔心,一群關心猛禽鷹的研究者早已守在一旁,他們不會傷害猛禽,他們只是想要進行猛禽研究。遷徙型猛禽的生態研究,長期只能落在數量的統計,以及種類的觀察,對牠們遷徙過程的生活史,一直缺乏詳細的資料。在農委會的評估與同意後,三年前開始進行繫放工作,設置網具捕捉猛禽。為了不傷害猛禽,捕鷹網使用特殊質料,讓鷹撞上不會受傷,輪流守候的研究人員,也要在猛禽掙扎受傷前,將牠解救下來。

繫放的研究,為期二個多月,長期守候的研究者,常常是面對空網,看著風景漫長等待。直到大群猛禽過境,開始陸續中網,藏在一旁的工作站,立即忙碌起來。在經過訓練的動作下,避免捉到的猛禽過度驚擾,開始進行一系列的紀錄與調查工作。在整個調查過程中,人類小心翼翼,猛禽卻是兇猛無比,常常猛禽不會受傷,人類卻是被咬被抓的處處傷痕。這群加入遷徙調查的志工,幾乎都是沒有報酬的義工,三餐交通完全自理,在受訓之後前來調查,忍受一切的辛苦,完全因為他們對猛禽的愛。

--警察、獵人、巡守隊--

一具具猛禽屍體,訴說一個殘酷的事實,但是先別急著怨恨與咒罵,這裡有一個人類與動物的恩怨情仇。滿州鄉由於地形關係,成為過境猛禽出海南遷之前,最好的棲息地點,長年以來黃昏時刻群鷹聚集,棲息樹林的落鷹景觀,成為生態奇景,其中十月份來臨的灰面鷲,成千上萬的數量,更是數量驚人。在早期窮困的年代,滿州人捕鷹,把牠當成肉類食物的來源,到了1970年代,鷹類標本外銷,於是捕鷹成為家庭副業,當時捕鷹景象,有句俗諺說「南路鷹一萬死九千」,形容猛禽慘死的狀況。直到保育觀念興起,保育法令頒佈,獵鷹成為違法活動,大量殺戮情況停止,但是每年依舊發生零星盜獵事件,隨著獵殺手法的改變,單一獵殺的數量相當驚人。

蔡乙榮是推動墾丁過境猛禽保護的先行者,十多年前在墾丁數鷹,宣導保育觀念,近年來為了防止獵殺,開始走進社區,協助社區保育計畫。讓獵鷹人變保育人,一直是近幾年推動社區保育的重點,在猛禽遷徙季節,以招募方式,協助當地居民組織巡守隊,隊員之中包括獵鷹人。但是巡守隊的成效,只能短期約束獵鷹人不再捕鷹,卻無法讓保育觀念從心扎根,於是讓保育觀念與地方經濟結合,成為一個重點。讓滿州落鷹造就當地的觀光經濟,當一個物種成為一項資產,居民能夠從中獲利,更能體會保育生態,也能是一門好生意。當夜間賞鷹的想法,成為當地居民期盼的事,或許想法不成熟,或許有違保育原則,但是微妙的變化開始產生,當賞鷹取代殺鷹,居民學會珍惜猛禽的生命。

--獸醫和飛不上天的鷹--

大量過境猛禽遷徙,許多安然飛往南方,但是也有少部分,無法重回天空,在特生中心動物急救站,有著鷹群悲傷的故事。站立木柱上的遊隼,原本是天空中速度最快的猛禽,但是牠的遭遇,讓牠再也回不到天空之中。另一隻羽色潔白的澤鵟,也成救傷站的收容賞鳥,猛禽孤傲的氣息,完全消失不見。

在急救站中,不僅過境猛禽受到傷害,許多本土留棲型猛禽也遭到重創,牠們受傷的原因,九成都是人類的過錯。搶救猛禽成為急救站的使命,他們不只挽救生命,也期待將猛禽送回天空。在籠舍中,收容一隻赫氏角鷹,牠不僅是原住民心中的神鷹,更是保育物種上瀕臨絕種的生物,特生中心全力保護,期待能夠讓牠重返天空。為了改進收容空間,以及讓猛禽練習飛翔獵捕,救傷中心增建新的設施,讓台灣救傷保育符合國際水準,成為台灣保育精神的榮耀。

側記

數鷹群眾、研究人員、巡守隊伍,以及救傷獸醫,打造台灣猛禽保育的圖像,當成千上萬猛禽飛翔天空,贏得舉世讚嘆,但是別忘了,地面上一群老鷹的朋友們,歲歲年年永不離棄的守候。

學科
動物
縣市
  • 屏東縣
  • 滿州鄉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猛禽, 賞鷹, 遷徙, 棲地破壞, 黑鳶, 大冠鷲, 生態調查, 保育類, 灰面鷲, 蔡乙榮, 社區營造, 特生中心, 急救站, 熊鷹, 收容救傷

每年十月,墾丁鷹季總是台灣生態界的盛事,數以萬計的鷹群,以及許多關心老鷹的人士,就像約定好了一般,齊聚到南方的天空下...地面上這群老鷹的朋友們,歲歲年年永不離棄的守候,讓這群過境的老鷹,得以繼續翱翔天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東港溪的青春夢

摘要
你認識自己的故鄉嗎? 隨著火車的遠離,許多在外的遊子,對故鄉的依戀,總是更加濃厚,但是在細細思索之後,忽然才驚覺到,對故鄉竟是如此陌生。一群屏東的遊子,在離鄉多年之後,用著學習的心情,重新認識自己生長的地方。

在屏東潮州車站內,這群來自各地的屏東青年,利用暑假期間,回到故鄉,參加兩天一夜的參訪行程。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認為要讓年青人回鄉,才是成功發展的重要關鍵。因此透過辦活動,來幫助這群年輕人重新認識自己的故鄉,有助青年學子思考未來的方向。

在這次活動中,協會以水的意象,介紹東港溪上下游的生態與人文,希望學生透過這條河流,來思考屏東的過去與未來。對於這群成長在屏東的青年,東港溪是一條從小看到大的河流,但是它的歷史卻是相當陌生,更別談在東港溪的河面上航行。對於學生,竹筏渡河是相當特別的經驗,每個人在竹筏上都是手忙腳亂,開啟親水之旅。安排學生航行河面,不只體驗過去竹筏的交通運輸,也想透過不同角度的觀看,認識東港溪現今的問題。

結束竹筏之旅後,來到東港溪上游的五溝水,這個客家聚落,因為水利之便,開發歷史久遠,成為一個具有文化特色的地區。來到劉氏宗祠,這間全台佔地面積最大的宗祠,成為五溝水著名的古蹟,建築之中處處富有特色。從頭溝水到五溝水,複雜的水路網絡,構成屏東客家庄的開發歷史,居民與水圳的關係緊密,協會安排學生進入水圳縱走,希望體驗水圳如何成為村落的血脈。

晚間,學生以露營方式過夜,大家忙著搭起帳篷,準備渡過野地的一夜。

如果上游的五溝水,成為河流的美麗容顏,那麼位於東港溪下游的嘉蓮社區,呈現出的,是河流的悲傷。東港鎮以漁業聞名,鎮內的嘉蓮社區,曾經是開發最早的港口,但是在沒落之後,卻成為棄置垃圾的區域。但是面對不利的條件,嘉蓮社區以自力再造的方式,打造出別具風味的環保公園,甚至以閒置魚塭創造出一個生態濕地,並且恢復傳統魚燈的技藝,作為社區特色。學生們動手製作漁燈,體驗早期的漁村文化,也瞭解如何讓一個老社區變出新風貌。

對於學生而言,兩天的行程,開啟他們不同的視野,觀看到他們以往,所沒有注意到的事物。活動結束,學生的生命和故鄉的土地,有著更深的交會,當下一次火車再開進故鄉,觀看的土地,隨著曾經探索的記憶,開始有著歷史的厚度。也許離鄉多年之後,每個人都該靜靜地自問,「你認識自己的故鄉嗎?」

學科
水文
縣市
  • 屏東縣
  • 潮州鎮
  • 屏東縣
  • 萬巒鄉
  • 屏東縣
  • 東港鎮
關鍵字
溪流保育, 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 東港溪, 五溝水, 水圳, 古蹟, 客家聚落, 社區營造, 嘉蓮社區, 漁村文化

你認識自己的故鄉嗎?
隨著火車的遠離,許多在外的遊子,對故鄉的依戀,總是更加濃厚,但是在細細思索之後,忽然才驚覺到,對故鄉竟是如此陌生。一群屏東的遊子,在離鄉多年之後,用著學習的心情,重新認識自己生長的地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行動音樂廳

行動音樂廳

摘要
也許就是有「緣」,在嘉義縣文化局推動藝術家駐村的活動時,採訪環境藝術家盧銘世,在他的介紹下,拜訪了愛樂夢工場蘇泰榮老師,他學的是雕塑,卻致力推動古典音樂。古典音樂和我們的島的屬性好像有點距離,但是,蘇老師的行動音樂廳,把古典音樂帶進社區,社區參與過程是很有意義的,而把古典音樂帶入一般人的生活,就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古典音樂內涵豐厚,躍動的音符與旋律,能安撫人心,讓人思考生命,處在動盪紛亂的台灣社會,聆聽古典音樂,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一天,嘉義市興村里的公園好熱鬧,里長帶著幾個幾個社區居民到河堤旁,剪一些花朵,準備裝飾活動現場,晚上在公園有一場古典音樂的放映會。舖上桌巾、準備點心,社區區民就這麼在公園內忙東忙西。這時候,戶外放映會的螢幕也開始架起,男人們協助蘇老師,架起今晚的放映的舞台。就像是過去鄉下地方,廟會的時候,露天播放電影的場景,只不過,行動音樂廳是走進社區,播放大家普遍不熟悉的古典音樂和歌劇。

藝術家蘇榮泰在學院主修雕刻,現在卻用行動音樂廳的方式,一部箱型車載著音響、螢幕、音空設備以及線路等一堆東西,到社區放古典音樂。兩年多前,從台北回到嘉義決定推行動音樂廳,到現在已經辦了90場戶外音樂會,蘇榮泰以位在竹崎的愛樂夢工場為基地,假日時,對外開放,讓想認識或是喜歡古典音樂的人,可以來這裡欣賞音樂、閒聊等等。有些人支持蘇老師的理念而加入會員,每多十個會員,蘇老師就義務到社區辦一場音樂會,也有人認同他,贊助辦音樂會的經費,推廣古典音樂,沒有政府長期支持,是件辛苦的事,是什麼樣的理念,讓他堅持走這條路。

側記

對古典音樂不熟悉的我,採訪蘇老師的過程,也是一個自我探索的過程,三十幾歲的我,並不會排斥古典音樂,但為什麼不會主動去接觸?與蘇老師閒聊這個問題時,他說,我們的教育並沒有教導我們主動去學習,大部分的都是被動的接受。他說欣賞古典音樂,入門的第一步,就是不要把古典音樂認為是曲高和寡、艱澀難懂,也不用刻意的去認識,就是很自然的聽,可以當環境背景音樂,或是放鬆時,坐在椅子、躺在沙發聽可以,聽了喜歡、有感動就好了,久而久之,就會了解古典音樂。

學科
生活
縣市
  • 嘉義市
關鍵字
盧銘世, 行動音樂廳, 蘇榮泰, 社區營造, 駐村藝術家

也許就是有「緣」,在嘉義縣文化局推動藝術家駐村的活動時,採訪環境藝術家盧銘世,在他的介紹下,拜訪了愛樂夢工場蘇泰榮老師,他學的是雕塑,卻致力推動古典音樂。古典音樂和我們的島的屬性好像有點距離,但是,蘇老師的行動音樂廳,把古典音樂帶進社區,社區參與過程是很有意義的,而把古典音樂帶入一般人的生活,就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古典音樂內涵豐厚,躍動的音符與旋律,能安撫人心,讓人思考生命,處在動盪紛亂的台灣社會,聆聽古典音樂,是個不錯的選擇。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竹田驛再造

竹田驛再造

摘要
來到火車月台上,不由得讓人發起感傷的離愁,然而這幾年來隨著火車運輸量的降低,許多的小站都面臨了拆除或是停駛的命運,現在全台灣剩下的日式木造車站除了菁桐以外就是竹田了,1919年所設立的竹田火車站曾經也面臨拆除危機,但是在居民的強力要求下,才得以被保留下來。

隨著文資法的修正,現在對於古蹟或是歷史建築的認定,不再只是單純的看建物的本身,如果地方人士認為這塊地方對當地來說有重要的意義存在,也可以採取地方登錄的方式列為歷史建物,這樣的方式可以補齊舊有文資法不足的地方。

然而比較令人擔心的是這個空間是否有被妥善使用,也就是賦予新的功能在裡面,過去我們可以發現很多例子都是空間整建好了,但是內在是沒有的,也就是一個『空』的空間,就像是沒有靈魂的軀殼,如何能將新的精神注入就成為活化空間很重要的元素。

如何讓社區居民藉由情感認同,緊密的結合在一起。這六年走來,竹田車站和社區一同成長著,我們從中也看到了竹田車站的新生命展現,未來竹田車站該如何調整自己的腳步往前大步邁進,觀光發展與文化保存兩者是否有可能達到共贏的目標,這正是許多地方鄉鎮正在努力的目標。

歷史的光影過去,建物已經不再是單純的物體,還包含著那個時代的精神與故事,再生空間的利用,希望的不只是修整好空間而已,還需要有新的精神賦予進去,一個空間有人在使用才是屬於活的,而古蹟也才能透過這樣的方式,延續記憶下去。

來到池上文庫的時候正巧遇見一位伯伯,拿起老花眼鏡,認真的挑選自己要借閱的書籍,遇到年齡相近的老人就熱情的打招呼,聽著他們用客語、日語熱烈的交談著,聊著聊著就會牽扯到認識的人或事,突然覺得老伯伯有這樣的環境真好,我想他們來這裡並不是只是單純的借書而已,而是透過這些書籍,去找尋當時的生活記憶。
 

學科
文化
縣市
  • 屏東縣
  • 竹田鄉
關鍵字
再生空間, 古蹟活化, 文資法, 文化資產, 社區發展, 社區營造, 日式車站, 歷史建築, 鐵道歷史

來到火車月台上,不由得讓人發起感傷的離愁,然而這幾年來隨著火車運輸量的降低,許多的小站都面臨了拆除或是停駛的命運,現在全台灣剩下的日式木造車站除了菁桐以外就是竹田了,1919年所設立的竹田火車站曾經也面臨拆除危機,但是在居民的強力要求下,才得以被保留下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再見,蝴蝶!

再見,蝴蝶!

摘要
近幾年在農村遊走採訪,常常可以近距離靠近蝴蝶端詳牠的優雅姿態,但回到電腦桌前搜尋網路資料,卻不時發現學者專家不斷地大聲疾呼台灣蝴蝶正面臨環境污染的求救訊號。是不是?這片島嶼的確早已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美麗而浪漫?而蝴蝶是否正傳遞些訊息給我們呢?於是,我們試著放下人的身段,從蝴蝶生存危機的角度,去接近這片土地的生命現況,並將我們可以理解的有限知識,透過蝴蝶的曼妙舞姿報導出來。

蝴蝶圖鑑說:蝴蝶一生,歷經卵、幼蟲、蛹、成蟲,屬於完全變態的昆蟲。

昆蟲專家說:蝴蝶,是一種寡食性的昆蟲。尤其是蝴蝶幼蟲,通常會選擇特定植物當作食草,所以人類在認識蝴蝶的時候,同時也必須認識植物。

賞蝶民眾說:在台灣尋找蝴蝶,是一連串的驚喜,也是沈甸甸的嘆息。

大學教授說:人口膨脹,土地開發,蝴蝶的生活環境被過度改變,再加上外來生物的入侵,蝴蝶在台灣,已經快要無法立足了!

而蝴蝶想說:台灣,這座島嶼,有超過四百種的蝴蝶記錄,有蝴蝶王國的傲世美名,但這些,都是你們人類的說法。面對人為開發、環境破壞,我們的抗議,就只能默默地消失、、、

走吧!讓我們尋蝶去。

為了讓民眾認識蝴蝶,了解環境保育的重要性,每個星期天,台灣蝴蝶保育學會,都會在台北近郊舉辦賞蝶活動。過年前的最後一場賞蝶,是在台北縣烏來的桶后溪。解說義工葉淑蓮,原本只是一位單純的家庭主婦,幾年下來累積的賞蝶經驗,讓她深刻的理解到,蝴蝶的美麗來自於多變的成長過程,她說,賞蝶除了看蝴蝶成蟲飛翔的姿態外,還能觀察到蝴蝶從卵、幼蟲、蛹到成蟲的變化,其中幼蟲與植物的關係,更能讓人類更謙卑地體認到大自然的奧妙,與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性。

沿著山徑慢慢移動,可以看到人為破壞的影響,也能發現大自然的生命力。過程中,有人抬頭睜大眼睛,努力尋找具有保護色的蛹,有人低頭仔細端詳,小心觀察蝴蝶幼蟲的蹤跡,短短的兩百公尺,一行人走了兩個小時。

台灣四百多種蝴蝶中,小灰蝶佔了一百一十多種,是族群量最大但體型最小的蝶種,而紅邊黃小灰蝶,則因為外觀亮眼,比較容易被發現。不過蝶會更重視蝴蝶幼蟲的成長情況,因為透過幼蟲與食草的關係,可以觸發民眾對生態多樣性,產生更多體會。像是路邊的颱風草,看起來像雜草,但對黑樹蔭蝶來說,卻很重要,因為颱風草是幼蟲食草,黑樹蔭蝶蝴蝶媽媽,為了讓幼蟲平安長大,一定會在颱風草背面產卵。意思是說,自然環境有足夠的食草,才有健康的幼蟲,也才能出現自在飛舞的蝴蝶。

雖然冬天不是賞蝶的季節,但是遇到好天氣,蝴蝶也會出來曬曬太陽。參與這場賞蝶的民眾林朝源,雖然是第一次到野外賞蝶,但是在義工的協助下,他不僅看到自由自在飛舞的成蟲,也看到蝴蝶媽媽在颱風草背面產下的卵以及剛孵化的幼蟲,對於蝴蝶生態的奧妙,林朝源深受感動,他認為自己未來應該為台灣的環境生態,多盡一份心力。

Formosa!蝴蝶王國

車水馬龍、行人熙攘,南投縣埔里鎮的街道,跟一般城鎮沒什麼兩樣,可是在過去,這裡可是台灣蝴蝶加工業的重鎮。今年八十二歲的余清金,從小跟著父親到野外採集蝴蝶,並協助父親製作蝴蝶標本、貼畫和各種手工藝品,他非常記得埔里蝴蝶加工業過去的榮景。余清金說,早期日本人非常喜歡台灣蝴蝶的標本,而利用蝴蝶翅膀製作貼畫,是比較後期的發展,到了台灣光復之後,標本和貼畫的生意,做都做不完,全家每天都在加班。

埔里的蝴蝶有兩百多種,是台灣蝴蝶種類最多的地區。歷經日治時代,將近半世紀的採集與發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埔里的蝴蝶加工業,高達四十七家廠商。從埔里外銷到世界各地的標本和貼畫,是國際認識台灣蝴蝶的重要管道,台灣也因此被封為「蝴蝶王國」。台北教育大學自然科學系副教授陳建志解釋,台灣蝴蝶加工業的發展,不僅為光復後的台灣帶來大量外匯,也將台灣生態多樣性的環境特色,推上國際舞台。據他了解,當年許多認識台灣的國際人士,都是從台灣蝴蝶開始起步的。

從小跟著父親採集蝴蝶的余清金,為了紀念父親畢生心血,在民國六十三年,以父親余木生為名,成立木生昆蟲博物館,館內有萬種昆蟲標本,也有一座大型的蝴蝶生態園區。一輩子與蝴蝶相處,余清金對蝴蝶習性瞭若指掌,他在園區內飼養大白斑蝶供人觀賞,民眾只要走進網室,就可以看盡大白斑蝶的生老病死。

不過,隨著土地過度開發,蝴蝶數量大幅降低,蝴蝶加工產業迅速沒落,現在的埔里鎮,已經看不到任何一家蝴蝶工廠。蝴蝶帶給埔里人的回憶,為台灣掙得的名氣,只能透過老相片細細回味了。

愛之適足以害之

一群老婦人蹲在網室內,認真的除草,這裡是彰化縣埔鹽鄉的埔南社區發展協會。環保志工隊隊長鄞忠欽,是協會的靈魂人物,他花了五年時間摸索,成功建立社區的蝴蝶生態園區。協會活動中心旁有一座網室,馬櫻丹、繁星花處處盛開,這裡,是他為大白斑蝶營造的家園。

鄞忠欽說,好多年前,社區夥伴們相約到南部遊玩,大家在海邊看到大白斑蝶,覺得很漂亮,也抓了幾隻回來養,但這次飼養並沒有成功,後來在專家的協助下,他到埔里帶回幾隻大白斑蝶和幼蟲回來,並積極栽培大白斑蝶幼蟲吃的食草爬森藤,才將大白斑蝶培育成功。

埔南村是一個農工商混合聚落,特色不明顯,再加上人口外流嚴重,所以在埔南村推動社區營造,是一件具有高度挑戰性的事情,不過社區民眾很團結,所有人都非常樂意共同合作清潔環境,整理髒亂點,後來當民眾發現養蝴蝶,可以迅速打響社區知名度時,蝴蝶,幾乎成為社區救星。

埔南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鄞宏茂表示,其實一開始養蝴蝶的時候,也有嘗試過樺斑蝶,但樺斑蝶野性強,關在網室裡不到三天就死了,後來在鄞忠欽的努力下,才成功養出大白斑蝶的。埔南村長陳重勳進一步解釋,他說,埔南村飼養大白斑蝶,大部分是採取野外自然復育的方式,村子裡各個角落都種植幼蟲的食草爬森藤,而飼養在網室裡面的,是提供遊客來參觀時,隨時都能參觀到蝴蝶的設計。

成功營造蝴蝶園,的確讓埔南村獲得肯定,從環保署的環保模範社區,到彰化縣的魅力社區大獎,埔南社區在社造路上,越走越有信心,但是這樣的作法,在專家眼中,反而卻讓人非常憂心。台灣蝴蝶保育學會理事郭祺財認為,一些社區和學校,都是引進明星蝶種,但這樣過度的飼養,卻會造成排擠效應。對於這樣的情況,陳建志也提出看法,他強調,媒體過度的讚揚會誤導民眾相爭飼養明星蝶種,以大白斑蝶為例,這會造成台灣大白斑蝶基因的混亂,尤其是南部大白斑蝶屬於強勢蝶種,如果民眾飼養的大白斑蝶都是南部蝶種的話,北部的大白斑蝶將面臨滅種危機。

專家與學者的擔心,事實上是其來有自,因為大白斑蝶的棲息地,主要是南部的墾丁和北部的北海岸,由於長期隔離,南北兩種大白斑蝶,已經發展出不同的基因與生物特性,如果社區集體飼養,沒有進行節制與管制,勢必會造成蝴蝶棲地的污染。

棲地復育才是正途

陳建志強調,很多人養蝴蝶都會圖方便,大量的種植食草和蜜源植物,像是馬櫻丹、鳳仙花或繁星花,這些花都是外來種植物,雖然開花都開得很好,被飼養的蝴蝶也都不缺蜜源,但後來才發現,這會干擾既有的生態體系。所以,要復育蝴蝶之前,應該要先想,復育所在地的地區,過去的原始生態體系是什麼,先復育棲地,恢復當地的生態環境與植物生長,才能提供當地原生蝴蝶一處健康的生活環境。

埔南村民團結合作,飼養蝴蝶的用心令人感動,但是如果能加入專家協助,進行本土植物和當地蝶種的復育,相信可以避免棲地污染的後果。而復育棲地在台灣的首度嘗試,則是出現在台北市的劍南路上。民國九十一年,台灣蝴蝶保育學會與台北市中山區公所合作,推動劍南路蝴蝶步道的棲地復育,將劍南路上的本土植物種回去,是最重要的工作。

細葉饅頭果,是白三線蝶幼蟲的食草,魯花樹,是台灣黃斑蛺蝶幼蟲的食草,這些食草,都是劍南路蝶蝶步道的義工們,辛苦栽培起來的原生植物。在劍南路兩旁,看起來盡是雜草叢生,事實上,這些雜草卻是劍南路復育蝴蝶的重要功臣。資深義工林葆琛表示,五年多的努力,讓劍南路的蝴蝶恢復生機,累積到去年為止,劍南路記錄的蝶種,已經有一百四十一種之多。

只可惜,一般民眾卻不理解這個道理。因為許多到劍南路健行的人,常常以為食草是雜草,很習慣會隨手清理或砍除,當義工們辛苦栽培的原生植物,已經開始吸引蝴蝶媽媽到劍南路產卵了,但是一般民眾很有效率地除草,又使得蝴蝶的家就這樣不見了。所以劍南路上常看到的情景是,雜草被拔掉、被砍除,義工們繼續種、繼續補強,甚至就地取材,取附近竹子製作圍籬保護雜草,這一切努力,雖然耗時費工,但都只是為了一個小小願望,那就是希望蝴蝶媽媽,願意再回到劍南路培育下一代。

一種省思

蝴蝶的存在,扮演植物授粉的關鍵角色,提供肉食性或寄生性昆蟲的食物來源,也直接反應人類開發環境的劇烈程度。對人類來說,蝴蝶是朋友,也是一面觀照環境的鏡子。那麼,對待朋友的方式,應該是如何呢?

郭祺財認為,人類應該走出城市,把蝴蝶養在野外,並親身到自然棲地去拜訪蝴蝶,而不是把蝴蝶養在園區或關在網室,因為人工設計的環境,並不適合蝴蝶,更不可能養出快樂、強壯的蝴蝶。其實,蝴蝶不會說話無法為自己代言,所以到底是住在網室好?還是生活在野外好?人類永遠無法得知蝴蝶的意願。但是人類具有反省能力,應該重新思考,當在破壞蝴蝶家園後,是不是又可以剝奪蝴蝶在天空飛翔的權利呢?

台灣曾被稱為蝴蝶王國,但蝴蝶現在卻以無聲的離開,向人類道再見,希望下一次再見蝴蝶的時候,生活在這座島嶼的人們,可以不用再向蝴蝶說道歉。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烏來區
  • 南投縣
  • 埔里鎮
  • 彰化縣
  • 埔鹽鄉
關鍵字
蝴蝶, 生態保育, 棲地破壞, 蝴蝶復育, 環境教育, 昆蟲, 賞蝶, 社區營造, 社造, 基因污染

近幾年在農村遊走採訪,常常可以近距離靠近蝴蝶端詳牠的優雅姿態,但回到電腦桌前搜尋網路資料,卻不時發現學者專家不斷地大聲疾呼台灣蝴蝶正面臨環境污染的求救訊號。是不是?這片島嶼的確早已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美麗而浪漫?而蝴蝶是否正傳遞些訊息給我們呢?於是,我們試著放下人的身段,從蝴蝶生存危機的角度,去接近這片土地的生命現況,並將我們可以理解的有限知識,透過蝴蝶的曼妙舞姿報導出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土溝,TO GO!!

摘要
農村沒落,成為一種刻版印象,談論農村總是帶有些許哀愁。但是,在後壁土溝社區,這樣的感傷有點多餘,因為他們發現一種「找樂子」的學問,在這個同樣有著沒落問題的農村,用著歡樂的姿態,放開大步向前走。

台南縣後壁鄉的土溝村,就像一般的小農村一般,種著稻作,看著年輕人外流,社區步入一個沒落的樣貌。閒來無事的泡茶聊天,讓一群人開始思考,與其等待沒落,不如自尋出路,於是在2001年,成立土溝農村文化營造協會,進行社區改造的工程。

張佳惠是土溝村村長,也是社區協會的成員,為了推動社造,他提供家中的廢棄豬舍,改造成為聚會中心,並且在村中,找尋一些髒亂點,開始進行美化的工作。水牛公園的建造,成為社造的第一步,讓社區裡的居民,知道這個村子,將會有不一樣的面貌。為了找尋一個社區的精神象徵,他們想到農村的水牛,於是請來老師,在公園裡,雕上一座生動的水牛石雕。

許多閒置空間,陸續被整理起來,景觀的改變,讓土溝看起來不一樣。就讀南藝大社造所的呂耀中,就是看到這些不一樣,於是拉了一群同學到土溝,協助社區進行改造。有決心的居民和有創意的學生,碰撞一起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呂耀中到土溝幫忙社造,幾年下來,他歸納出一種「泡茶散步社造法」。

泡茶能夠溝通,散步幫助體會,於是打破外來團隊,處處指導的習性,讓創意來自居民生活,像這間豬舍咖啡廳的再改造,就是十分重視細節。這個座落在農村裡的咖啡廳,顯得相當迷人起眼,內部種種設計,有著學生的巧思,也有著居民的實用,象徵著土溝在環境景觀改造上,達到一個顛峰。

當美麗在土溝開展,社造不在是自我玩賞,社區協會和熱心學生,又開始找尋新的點子,決定為土溝最後一頭水牛,打造一個新屋。但是這次不要老農夫自己默默的蓋,而是要關心台灣農村的年輕人,一起來動手。建造的過程,就是一種玩樂,不只讓參與的人親近農村,更在施工中,體驗農村的自然哲學。牛棚造好,土溝最後一頭水牛歡喜入厝,四星級的居住空間,充滿一種感恩的心情,讓老水牛住間好厝,展現萬物皆有情的農村溫暖。 

土溝打開名氣,許許多多慕名而來的人,成群結隊前來,小村子一下熱鬧起來。甚至參與社造的呂耀中,也獲得青輔會頒發獎項。不過外界再多的肯定,比不過居民過的舒服,從協會推動社造開始,一路走來最大的收穫,是讓居民找到玩樂的方式,讓只會感傷的外地人,訝異農村也能過得這麼快樂。

幾位老阿伯和學生,搬著大型的稻草創作,高興的神情,像群忘記年紀的快樂孩童,在土溝的田野,自由的舒展。當老阿伯比出V型手勢,這個農村不再悲傷,顯現土溝社造的真實魅力,那種談遠景太雄偉,談感傷太無力,他們只要每一天生活都快樂,回歸農村原有的溫馨情感。

土溝社區在找樂子,當他們發現讓自己快樂的方式,他們分享,也讓世界歡樂了起來。喔!對了。老水牛說,牠也快樂。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南市
  • 後壁區
關鍵字
土溝社區, 農村生活, 社區營造, 社區發展, 水牛, 農村再生, 產業轉型

農村沒落,成為一種刻版印象,談論農村總是帶有些許哀愁。但是,在後壁土溝社區,這樣的感傷有點多餘,因為他們發現一種「找樂子」的學問,在這個同樣有著沒落問題的農村,用著歡樂的姿態,放開大步向前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和釀良酒

和釀良酒

花蓮縣吉安鄉的南華村是一個只有不到二千人的小村落,放眼望去,都是空闊的屋舍綠地與低矮的砌石圍牆,有點像是雞犬相聞民安於居的桃花源。而從老一輩的人,口中可以熟練地切換好幾種語言,不難看出南華村歷史移民聚落的特性,一直以來這個地方融合了客家、閩南、原住民等三個族群在此相依。

三年前南華社區發展協會的鍾寶珠,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接觸到天皇米,覺得天皇米的故事背景正是發展當地社區特色的機會,她形容說『這是從土裏長出來的故事』,覺得這個米與當地的移民聚落背景有息息相關的關聯,而且聽說曾經有人試圖將天皇米引進其他地區種植,但卻無法栽種成功,這樣濃厚的移民色彩與當地的土地歷史緊密結合,更是深深地吸引了鍾寶珠,也與她所想要在南華村推動有機栽種的想法不謀而合,於是擔任起了穿針引線的角色,打算重新讓天皇米活起來。

於是鍾寶珠從當地保有榖種的彭湧川先生處取得種子,將家門前的土地開墾成復育基地,而當地的老師傅邱琳福阿伯也受了她的精神影響,提供出自家土地當作另一塊復育基地,整個南華村因為天皇米的種植而重新凝聚,他們不單是種植天皇米,還計畫修復菸樓,從建材的選擇到施工,村子的長輩都不吝提供經驗,把己身經驗教導給下一代。

過去的社區營造的角色似乎只是替社區找出新的生機,找到可以發揮的文化產業,而忽略了經驗傳承的重要性,『傳承』是一個文明之所以能夠延續的重要基石,當這些專業技術消逝後,後代就無以為繼。社區營造工作並非只是外在的文化展示而已,真正能夠將社區的人心彼此結合,共同來將村子的故事發展下去,我想這才是社區營造最重要的目的吧!

之所以會取名為『和釀良酒』,跟漫畫「夏子的酒」有很大的關係,鍾寶珠說她之所以會推天皇米,其實跟看了『夏子的酒』很有關聯,為了找出其中的線索,我特地到了漫畫店找了這套十年以上的漫畫(還真是不好找),利用兩個晚上就把12本給看完,簡略地說一下故事大綱,就是夏子為了追隨哥哥的理想,在當時還是化學肥料當道的農作環境,堅持以純有機栽種龍錦米釀成康龍酒的故事,而在整個過程中,發生許多現在從事有機農業也會遇到的難題,不同於其他的少女漫畫,「夏子的酒」所描述的劇情與真實的環境貼近,難怪打動了許多從事有機栽種的人,紛紛選用這套漫畫做為推廣有機農業的敲門磚。而在漫畫中我最感動的一句話,也就是整個漫畫的主軸『和釀良酒』,這『和』不光指的是村民之間的「和」,還包含了對土地的「和」,不論你是用「和平」還是「和氣」來解釋這個詞,我深深相信,只要我們用和善的態度來對待萬物,萬物皆有情,皆會釀成美好的滋味來回報你。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吉安鄉
關鍵字
南華村, 吉野一號, 鍾寶珠, 天皇米, 社區發展, 夏子的酒, 社區營造

在日據時代,南華村就以種植吉野一號(天皇米)聞名全台,據說這個米的滋味,是又香又Q,釀起來的酒順口不辣,讓人念念不忘,但是因為它需要在純天然的不能施打化學肥料的耕作環境下種植,所以就被其他的米種給取代了。在現今我們驚覺使用化肥對土地的傷害何其大的時候,南華社區發展協會計畫從天皇米的故事做為切入點,不單是創造當地文化產業,也希望可以將有機的觀念帶回南華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燕如 于立平 張岱屏,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慶鍾 張光宗 陳錦彪,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天母鄰舍節

天母鄰舍節

摘要
都市繁華的外表,人心卻是相當冷漠,走在路上沒幾個認識的,同棟大樓的鄰居,見面點頭、聊個兩句就算不錯了,有的根本連隔壁鄰居是誰都不知道,許多移民台北的異鄉人,總會懷念鄉下濃厚的鄰里感情。

1990年,法國發起鄰舍節活動,邀請同棟大樓的鄰居,每個人帶一道菜,就在公寓的中庭開party,藉此讓陌生的鄰居互動聊天,進而成為生活上能相互幫助的朋友。這樣的活動引起熱烈的迴響,今年歐洲就有19個國家,超過600萬人,一起歡度鄰舍節。11月,天母地區也辦個鄰舍節,這是台灣,也是亞洲地區第一次舉辦,初試啼聲就博得滿堂彩。

在「天母合眾國」的部落格看到鄰舍節的訊息,內心湧起一股衝動,我想做這個題目,因為社區、鄰里的人際關係是一個重要的基石。當人與人的距離拉近,左鄰右舍都是朋友,人心也會有所依靠,一個人關心社區,才會對社區有感情,進而認同這塊土地,關心社區的公共事務。

鄰舍節活動真的很有趣。既然參加活動的人,要帶來自己準備的菜,每個家庭當然會使出看家本領,端上招牌菜,我們拍三個家庭做菜,很幸福的,菜一做好,就被邀請品嘗。看拍攝影帶的時候,回想起這一道道美味的菜,啊...真是懷念那滋味,美食真的是打開人際關係最好的觸媒。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士林區
關鍵字
天母合眾國, 鄰舍節, 社區營造, 文海珍

都市繁華的外表,人心卻是相當冷漠,走在路上沒幾個認識的,同棟大樓的鄰居,見面點頭、聊個兩句就算不錯了,有的根本連隔壁鄰居是誰都不知道,許多移民台北的異鄉人,總會懷念鄉下濃厚的鄰里感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溪底遙的柳丁夢

摘要
一元柳丁!當斗大的標題,在媒體上顯現,許多果農開始傷心,種植的辛勞,完全白費心血。台灣農業的產銷失衡問題,常常在生產過剩、銷價競爭下,重創農業經濟。

在中寮的溪底遙,一群人從九二一地震後投入社區重建,多年之後發現,重建工作的根本,還是在於農業經濟的問題,於是她們想走出一條不同的路,打造一個美麗的願景。

一條小小的農路,穿過果園,來到溪畔,一間小小工作站建在路旁,因為這樣的意象,讓工作站有個美麗的名稱--『溪底遙學習農園』。在這個小小工作站內,有著五位主要工作成員,她們各有不同的人生故事,但是卻因為相同的理念聚在一起,讓溪底遙成為一個夢想的起點。

馮小非翻著舊資料,裡面保留著她到中寮最原始的記憶。九二一地震發生後,她走入中寮,在這個面臨巨災的農村,創辦中寮鄉親報,成為她奉獻心力的開始。一張張照片,記錄中寮災後的重建,讓外界能夠瞭解中寮的現況,同時也深厚著馮小非對中寮的情感。

2001年,在居民協助下,馮小非成立龍眼林社區學園,在教育與福利之外,嘗試在產業上,找出中寮的未來。龍眼乾是台灣的傳統食品,馮小非發現中寮農民,用著最古老方式燻製龍眼乾,於是她讓燻製季節成為中寮的特色,讓人們親近記憶中鄉土的風味。龍眼林社區學園,打開中寮一線生機,但是因為發展路線的差異,馮小非和許多進入災區重建的團隊一樣,面臨理念不合的問題,於是她離開,重新尋找新的契機。從農業中自立,一直是馮小非思考的出路,但是一位外地人,如何輕易改變傳統農村的習性,直到她遇上廖學堂,一位也想從產業中找尋生機的當地人。

廖學堂是中寮人,在九二一地震後,同樣加入重建工作,他從1991年開始,投入一條古老水圳的疏通工作,想透過水圳重建,進行社區再造,發展一條休閒的親水步道。水圳開通,引進中斷數十年的溪水,廖學堂有新的想法,想要朝有機農業發展,改變家族種植的柳丁園,提升水果價值,也讓人們親近無農藥的果園。但是,廖學堂的第一道難關,在於他父親的反對,根本不相信可以種植有機柳丁。想種有機的廖學堂,遇上想推產業的馮小非,於是相互合作,在廖學堂家族的果園邊,搭起簡單的工作室,開始進行有機種植,以實際行動說服廖學堂的父親。

以四年的時光轉型有機種植,2003年正式成立『溪底遙學習農園』,工作站陸續加入新血,廖國平是當地果農,前來學習有機技術,陳泰龍是朋友相挺,幫著管理有機果園,至於官欣儀是位理想青年,在一趟參觀行程後,就加入團隊,一起尋夢。

從事有機果園,不能使用除草劑,不能噴灑農藥,許多工作都必須以人力進行,包括耐心的從小小樹洞中,抓取躲在裡面的星天牛。為了保護果樹的根部,他們想出妙法,為一棵棵果樹穿上裙子,以防止蟲害的發生。果園內工作繁雜,依賴大量人工管理,人力成本不斷增加。另外,有機肥料的使用,更是加重生產成本的負擔。

耗費生產成本種植有機,除了無毒健康的果實,能賣到好價錢,更重要是實踐土地倫理,為後代子孫保留一塊無毒的環境,讓農地不會毫無生機。不使用化學藥劑,有機種植會面臨疫病蟲害的侵襲,只要保護一定的產量,分一些給蟲吃,也善於自然和平相處,形成一個萬物共存的生態果園。

繁瑣的果園工作,讓有機種植的觀念,不是人人都能夠接受,中寮許多農民依舊使用傳統方式種植作物,對於有機種植,總覺得是費工耗本的傻事。說服是漫長的過程,溪底遙堅持有機種植,也是想在傳統農業區,扮演帶動角色,讓傳統的農民,願意學習有機種植。

將農園管理記錄填寫上網,利用網路特性,讓外界能夠清楚有機種植的過程,這是現代農業的特性之一,讓生產者與消費者直接對話。有機果園正常運作,並且取得外界信任,溪底遙的成員們,也思考產品開發,他們覺得無毒的柳丁,應該可以研發成為果醋。

柳丁果醋的生產,讓溪底遙在生產水果外,跨進農產品加工的領域,提升產品價值,更重要的是用部分柳丁生產果醋,也分散大量生產的競爭風險。網路訂購,加上便捷的貨運,讓現代農民不用再依賴傳統銷售體系,可以直接販售給消費者,節省許多金錢。

創造利潤、節省成本,溪底遙不斷累積資金,他們不是以賺錢為首要目的,而是想運用賺到的錢,開辦一所校園,讓學習教育的理想,能夠在農村實現。

中寮溪底遙打造一個夢想,在這個偏遠的溪畔散發光茫,在災後的重建,他們用漫長的光陰,慢慢摸索一條自立的道路。

溪底遙燃起台灣農業的希望之火,但是大環境惡性競爭,常常成為沈重的打擊,在柳丁完熟上市前,一元柳丁的出現,突顯台灣農業的問題。台灣橙橘類品種繁多,一元柳丁的出現,除了是商業上的炒作外,也反映農民生產果種太過集中的問題。一窩蜂的生產,常常是農產品價格崩盤的原因,不同的產地,不同的果種,能夠進行產品區隔,不會造成惡性競爭,在一張五十年前的水果產地介紹圖中,其實就已經有這樣的觀念。

以有機生產,脫離傳統柳丁的削價競爭,在果肉品質差異不大下,溪底遙想讓大家知道,買下有機農產品,不只是買食品健康,更是幫助農民照顧土地。溪底遙的柳丁即將收成了!一顆顆黃澄澄的柳丁,收藏著多年的堅持與理想,當品嚐著有機柳丁的酸甜滋味,是否感受到溪底遙的深切期盼?一種永續家園的柳丁夢。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中寮鄉
關鍵字
溪底遙, 柳丁, 社區營造, 921地震, 龍眼林, 災後重建, 廖學堂, 除草劑, 農藥, 有機肥, 土地倫理, 無毒, 加工, 產業再造

一元柳丁!當斗大的標題,在媒體上顯現,許多果農開始傷心,種植的辛勞,完全白費心血。台灣農業的產銷失衡問題,常常在生產過剩、銷價競爭下,重創農業經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社區營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