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營造

土地上的幸福信託

摘要
一群人上了山,為一塊荒地,打造一個夢想。在這塊公益信託的土地上,埋下理念的種子,希望能夠開花結果,為台灣的土地,永保自然的幸福。

美麗的台東地景中,一群來自中國與日本環境組織的朋友,在環境資訊協會帶領下,來到東海岸三仙台,參加一場為期四天的環境信託工作假期。

為了這群來自遠方的友人,協會安排他們認識東海岸的原住民文化,讓他們知道這塊土地最原始的主人。

台灣土地高度利用下,什麼是公益目的土地信託,引發來自中國環境團體的興趣,協會透過影片,說明土地信託的意義。

這塊位於台東三仙台山上的土地,原本是承租農地,在換了好幾位主人後,現今委託環境資訊協會,在環境保育的理念下,代為使用管理。

環境資訊協會接收信託後,幾年來進行基礎環境的整理和生態環境的調查,現在計畫以工作假期的方式,在山上修復一座舊工寮,成為未來工作的基地。

搬上了工作的竹子,開始往山上前進,到了道路盡頭,參加的成員必須徒步上山。

這塊土地位於台東海岸台地上,海拔高度一百多公尺左右,面積約六公頃,由於廢耕多年,環境保持的相當原始自然。

來到山上一座廢棄的工寮,協會想要以原住民的文化樣貌,利用竹子將房屋包裝。

分組之後,大家開始動手工作,對於來自中國歡境組織的朋友,這種經驗很難得,大家邊做邊玩很開心。

本著土地信託的理念,協會在管理土地上,也希望邀請附近的社區參與,畢竟他們是離土地最近的人,和土地的命運息息相關。

信託土地所在的三仙台社區,共有四個原住民部落,其中比西里岸部落人數最多,幾年來也一直發展社區再造的工作。

比西里岸部落在官方名稱上,被稱為白守蓮社區,幾年來他們一直想恢復原住民名稱,因為那包含著部落起源的意義。

位於三仙台風景區旁的比西里岸部落,並沒有因為鄰近觀光而帶來利益,反而更加困頓,形成年輕人出外賺錢,有著隔代教養問題的部落。

在社區發展協會的努力下,召集部落的孩子,組成抱鼓隊,透過音樂,引發他們的興趣,希望讓他們學習母語,以及重建文化組織。

於是,比西里岸的抱鼓隊,成為社造的動力,演奏著美妙的樂音,響徹在東海岸的秀麗之中。

在這次工作假期中,協會特別安排工作成員住在比西里岸部落,除了讓參與的朋友認識部落,也希望讓部落認識土地信託的意義。

晚間,分享一些國外土地信託的例子,希望讓參加的成員和部落居民,瞭解土地信託的意義,和一種環境共生的想法。

接續的上山工作,在原住民朋友的協助下,完成房屋裝修工作,並且以漂流木製作獎牌,讓參與成員留下美好記憶。

工作假期的最後一晚,部落舉辦晚會,以部落共食方式,展現原住民的文化。

部落年輕人登場抱鼓表演,以美妙的樂音,歡送這群工作假期的朋友。

土地信託的理念推行,像一件實驗性的環境永續工程,在東海岸的土地上悄悄進行著,也許時光漫長,也許等待更多人的加入。但是對於幸福的期待,在這片美麗土地上,永遠堅持著。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東縣
  • 成功鎮
關鍵字
環境信託, 三仙台, 基翬漁港, 土地開發, 原住民部落, 人口流失, 社區營造, 工作假期

一群人上了山,為一塊荒地,打造一個夢想。在這塊公益信託的土地上,埋下理念的種子,希望能夠開花結果,為台灣的土地,永保自然的幸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大地之屋

大地之屋

摘要
廢棄的兵營,竟然也能變成藝術家創作的發源地!的確,在雲林西螺,就真的有一處這樣的夢幻之地,不過,這群藝術家並不滿足,他們找朋友、邀同好,甚至還說服西螺鎮鎮長,要開始完成下一個夢想-蓋土埆厝。究竟,他們會再創造什麼驚奇?他們真的有辦法,用土磚把所有人串連在一起嗎?

西元2006年,一群藝術家和社區民眾,在雲林縣的西螺大橋旁,發現了一個廢棄已久的舊兵營,而且在藝術家的巧思與整理下,現在已經是西螺著名的藝術區。

與其說慕名而來的人不少,倒不如說願意出錢出力、當傻子才是王道。因為,這個被稱為「藝術兵營」的地方,已經成為藝術家、社區民眾、文化工作者…共同築夢的公共空間。

在「藝術兵營」裡,很少看到所謂的「藝術品」。油畫?沒有!雕刻品?是稻草和泥巴!那壁畫呢?看起來還真像塗鴉!沒錯,這就是「藝術兵營」的特點,所謂的創作或藝術品,正是他們的生活方式。好比說,他們就在兵營裡做灶生火,共同煮食分享食物。又或是,熱心的婆婆媽媽們,搶著為大家理髮整理儀容。

腳邊的樹葉、榕樹的氣根、在河邊挖來的泥巴、從田裡找來的稻草…是平民生活裡的元素,也是藝術創作的材料。最重要的,只要走進「藝術兵營」,每個人都是藝術家。

在稻草先生楊協翰的帶領下,一車男女老幼,要到西螺旁的濁水溪岸,尋找那傳說中的「好土」。用十字鑽鑽出裂縫、再敲出一小塊一小塊的乾土,接著大家合力搬土,將一袋袋的濁水溪黏土,扛上小發財車。這群「藝術兵營」的夥伴們,不知道又在做什麼「白日夢」了。

原來,他們的下一個夢想,就是在「藝術兵營」裡,合力興建一座「土埆厝」。

福佬話說的「憨膽」,或許就是這群人了!興建「土埆厝」,該用什麼土?沒有人知道,工法有哪些,大家霧煞煞!還有,到底找得到老師傅嗎?所有人,都是雙手一攤…請到林鎮南出馬,給予技術指導。從七月初起,開始製作土磚。

把稻草剁段、把溪土敲碎,接著每個人挽起褲管,用雙腳把溪土和稻草踩到細緻柔滑為止。到後來,大家甚至手牽手、繞圈圈,唱起歌來。踩土結束後,要把土紮紮實實地倒進木模,不能留有一絲縫隙或空氣,這樣才能維持土磚的完整性。

從2009年2月開始,「藝術兵營」就著手籌備「土埆厝」的興建工作,直到現在,雖然進度緩慢,可是,參與的人卻越來越充滿希望。

在黑暗之中,每個人,人手一支蠟燭,要以腳下的這一坨黑土為名,為未來的「大地之屋」慶生。慶生會上,一盞燭火代表一個人、一顆真心和一份認同。

從一個土磚做到現在的一堆土磚,過程雖然充滿挑戰,可是,就是一股傻勁,讓「藝術兵營」透過「土埆厝」,把人與人、人與土地的關係,再次緊密地連結起來。

側記

度過了三十多年的荒蕪,大地之屋的土磚,在眾人合力灌溉下長出新芽、冒出希望,似乎前方不遠處,一座夢想中的「土埆厝」,正在呼喚著我們。同時間,熬過了一百多年的焠鍊,三和瓦窯的土堆,也正擷取傳統的能量,遇火重生燒製出現代的生活創意。這個星期,我們帶您認識到台灣最「土」的產業-「瓦窯業」,還有最「土」的房子-「土埆厝」。希望大家能透過這些「土」的故事,看到台灣島上最真切的那一份生存力量。

學科
文化
縣市
  • 雲林縣
  • 西螺鎮
關鍵字
環境藝術, 自力造屋, 社區營造, 土埆厝, 傳統房屋

廢棄的兵營,竟然也能變成藝術家創作的發源地!的確,在雲林西螺,就真的有一處這樣的夢幻之地,不過,這群藝術家並不滿足,他們找朋友、邀同好,甚至還說服西螺鎮鎮長,要開始完成下一個夢想-蓋土埆厝。究竟,他們會再創造什麼驚奇?他們真的有辦法,用土磚把所有人串連在一起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守護嵙角溪

守護嵙角溪

摘要
在拍攝嵙角溪的過程,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有天某人送了A一束花,為了搭配這束花,A開始整理桌子,慢慢地覺得四周環境不適合,也跟著打掃環境,越改越多,最後整個住家,甚至是社區都全盤改善了。」在我的感覺,嵙角溪的復育也是如此。雲林古坑鄉華山村的居民們,透過嵙角溪的原始風光,重新領會自然的美好,也反省華山以往商業模式操作下對環境的傷害,他們透過共識,推動生態旅遊,讓華山走出咖啡以外的另種風貌。

雲林縣古坑鄉華山村有兩條溪流,一條源自大尖山,叫華山溪。921地震後,山上土石鬆動,一場豪雨讓土石流沿著華山溪而下,沖毀了房舍,於是水土保持局在華山溪設置三道梳子壩,層層把關,避免災難再次發生。

另外一條源自二尖山的嵙角溪,上下游都被整治了,只剩下華山村這一段還保有自然景觀。當時,當地居民也認為,要做整治工程才會有保障。但在還沒有施工之前,有一天,華山村民蔡耀仁經過嵙角溪時,意外發現原來還有一段這麼原始的溪流,野溪的美好讓蔡耀仁讚嘆不已,用相機記錄下畫面。

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看到蔡耀仁拍的相片,覺得嵙角溪正好可以做為環境教育很好的起點,決定展開搶救行動。但是要如何扭轉當地居民的印象?陳清圳從教案著手,讓社區的孩子對家鄉居民進行簡報,蔡耀仁的兒子蔡仁軒,當時正在唸華南國小五年級,負責這項工作,他說出了自己對嵙角溪的觀察。

在場聆聽小朋友簡報的吳登立,是華山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也是水土保持局志工,當初也認為水泥工程才是保障身家安全的做法,但是在一次的溪流體驗課程中,他的想法有了改變。他看到自己念國小一年級的兒子,在嵙角溪玩水玩得很開心,吳登立說:『我突然覺得保有一個淨土,讓孩子可以體驗我們,捉魚捉蝦玩耍的那個年代,也很好很不錯』。

一個心念轉變,讓吳登立加入搶救行列,他並且說服其他擁有河床土地的地主不要做整治工程,終於擋下開發的腳步,讓這一段的嵙角溪保有自然原始的樣子。

其實921地震後,雲林縣古坑鄉積極推動台灣咖啡,重振地方產業,華山村連續幾年都舉辦台灣咖啡節活動,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順利打響台灣咖啡的名號。華山成名之後,種種建設不斷湧入華山,但是越演越烈的觀光人潮,卻也讓華山的環境壓力日趨增加,當地居民生活品質變差。在環球技術學院環境資源管理系教書的陳泰安,看到華山村發展觀光下的隱憂,認為長久以後對華山會是個傷害。

在理念契合下,陳清圳、吳登立和陳泰安,這一群人就從嵙角溪開始,結合學校、社區和當地資源,設計一套屬於華山的生態旅遊。嵙角溪豐水期可以溯溪、枯水期也能認識溪底的自然生態,像是溪底的化石、魚類、螃蟹等等。

當夜晚來臨,華山不再只是強調能看到幾縣市的夜景而已,遊客透過導覽,多了不同的選擇,可以認識華山的夜間自然生態,往往不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能看到七八種蛙類來報到。

未來除了帶大家去認識華山的自然生態外,他們也希望結合古坑的咖啡歷史,把屬於古坑的咖啡文化傳承下去。這一路推廣下來,對他們來說,好不容易讓社區居民凝聚共識,今年四月更正式成立河川巡守隊,為守護溪流而奮鬥。

但八月份的莫拉克颱風來襲,大尖山又爆發土石流了。幸好,經歷過921,華山村民對土石流早有警覺,災害來臨時自有一套應變機制,能夠在短時間內就撤退全部的村民。

為了華山的未來,華山村民總是不斷地在調整自己的方向,學習和大自然共存。災後重建的華山,從不同的困境中努力找出路,而這一群人跟華山的故事,也還會繼續發展下去…

側記

莫拉克風災過後,華山社區自己召開了會議,評估如果同樣的雨量下在華山該怎麼辦?他們判斷後決定修改現行的撤退標準,而原有的撤退中心也要移到更高的地方,就是因為這樣的危機意識,才能讓華山村減少災害的發生!我們往往很容易因為蓋了堤防或是做了擋土牆、梳子壩等人工設施而放鬆警覺,以為人定勝天,但實際上往往未必真是如此。

學科
水文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生態旅遊, 環境教育, 社區營造, 河川整治, 生態保育, 河川巡守, 遊憩壓力

在拍攝嵙角溪的過程,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有天某人送了A一束花,為了搭配這束花,A開始整理桌子,慢慢地覺得四周環境不適合,也跟著打掃環境,越改越多,最後整個住家,甚至是社區都全盤改善了。」在我的感覺,嵙角溪的復育也是如此。雲林古坑鄉華山村的居民們,透過嵙角溪的原始風光,重新領會自然的美好,也反省華山以往商業模式操作下對環境的傷害,他們透過共識,推動生態旅遊,讓華山走出咖啡以外的另種風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十年‧九二一

十年‧九二一

摘要
巨災來臨,讓人間悲痛,當重建工程展開,漫長的光陰、深刻人心。九二一地震十年了!新的建設掩蓋舊的傷痕,也許在遺忘悲傷之後,必須探問十年光陰,重建究竟給了什麼意義?

九份二山上,看著整片崩塌的巨大山坡,震爆點的碎裂巨石,還有地面抬升造成傾斜的家屋。十年後,回到九二一地震的重災區域,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一場世紀大地震的威力。九二一地震,重創台灣,造成二千四百多人死亡,八萬多間房舍傾倒毀壞。災害之後,進入漫長的重建時光,許多志工團隊留在災區,想要為這塊悲傷的土地,找尋光明的未來。

被列為重災區的中寮鄉,當時的死亡人數是178人,讓整個地區陷入愁情。當時前來幫忙的馮小非,原先單純只是想為災區留下記錄,卻沒想到看見悲傷,讓他再也走不開,進而投身災區重建的工作中。在居民陸續進入安置,房舍開始重建後,馮小非發現,災區重建最困難之處,不是蓋房子安置家庭,而是產業再造,讓居民重新站起來。

2001年開始,她結合中寮傳統的古法烘製龍眼,幫助農民行銷,到了2003年,在當地重建工作者廖學堂的協助下,思維開始轉向,嘗試以無毒農作,成立溪底遙學習農園,開創農村的生態農業,讓農民賺到錢,也能保護土地。一路走來,溪底遙工作團隊,不僅在地方成為先行者,示範無毒有機種植的可能性,也在生態觀念日漸盛行下,成為許多社區、團體參訪學習的地方。

十年光陰,彷彿漫長,但是對於一個微小的民間團體,面對巨大的社會結構,改變才剛剛開始。溪底遙的重要伙伴廖學堂,在2008年去世,他的願望是,希望在產業改造中,也能加入鄉村孩童的教育,因為他們是鄉村的希望,未來都在他們身上。 

一間由農舍裝修的小小學堂,成為溪底遙團隊擴展鄉村教育的起點,課程的內容是想要他們認識自己的故鄉,以及學習思考的能力。一群大大小小的孩童,前往教室旁的造林地,這裡原本是廖學堂種植柳丁的果園,在砍掉果樹後,種下各種本土樹種,希望成為一個野外教室。

在中寮山上,一位新加入溪底遙團隊的農民,開始學習自然農法,種植無農藥化肥的柳丁,讓溪底遙產業再造的理想,又向前邁進一步。

對於重建,政府投入巨額資金,常常是空間大改造,成效卻不一定紮實。在南投縣的集集鎮,九二一地震中,一樣受到重創,傾倒的武昌宮成了觀光地標。但是現在,廟旁的觀光市集,週末時刻卻沒有遊客光顧,只有滿臉無奈的店家,大嘆生意難作。在地震之後,集集一度成為熱門觀光地點,不過隨著熱度消退,遊客減少,讓期待觀光振興的願景,顯得有點無力。更讓人擔心的是,不斷的建設之後,還是喚不回青年人回鄉發展。

問題出在那裡?其實望向攤子,同樣的產品家家在賣,當產品無法特色化,營造的街景同質性又過高,集集的獨特風格無法彰顯,於是集集旅遊成為看過一次就好的災區觀光。這個問題不只在集集,很多災區同樣都有人潮消退的現象,引發許多重建工作者反思,重建的核心價值在哪裡?

鹿谷清水溝重建團隊的冷尚書等人,一開始進入災區,就清楚自己的定位,從細微的地方做起,他們主要負責社區照顧。從照顧受災家庭,到協助獨居老人生活照顧,一直是團隊堅持的工作,也在這個工作中,結合當地居民,並且讓她們學習不再害怕,勇敢面對重建的挑戰。

2003年,由當地婦女組成的廚師大隊,前往中研院烹飪餐飲,在介紹災區媽媽的努力故事後,讓所有院士起立鼓掌,小小的行動,卻是大大的鼓勵,為這群社區媽媽帶來更多勇氣。社區成員的參與,一直是災區重建的指標,在清水溝團隊中,賴能炫是一位重要伙伴,憑藉著他的高級製茶技術,為團隊開創經濟來源。在震災之後,鹿谷茶葉經濟,受到災情與氣候的影響,產銷開始走下坡,清水溝團隊希望以不同行銷策略,走出傳統行銷模式,找出新的機會。

但是這樣的改變,衝擊到原有的產銷體系,於是地方勢力與重建團隊產生裂隙,壓縮到重建工作的拓展。當地傳統勢力與外來重建團隊,因為理念價值不同的衝突,一直是災後重建必須面對的問題。在各地不斷發生之後,重建的目標對象由社區轉為社群,不再期待社區裡人人加入,而是希望理念相投者,結合成一個社群。

2008年,清水溝重建團隊從原有的教堂遷出,被迫找尋新的工作處所。在不斷商談後,賴能炫決定提供家族土地,讓團隊能夠打造一棟屬於自己的空間。

建造房屋的時刻,送餐服務必須暫時停止,但是廚房的社區媽媽,依舊作家戶拜訪,關心社區老人的生活起居。當看見失去送餐服務的老人,自行煮好白飯,就以一鍋魯竹筍,搭配三餐使用,媽媽們看了都心酸。重建的核心價值是什麼?許多團隊無法幫災民蓋房子造新鎮,但是一些細微的工作,卻是真切的幫助。

為了早日恢復送餐,他們加緊腳步建造新工作場,在一項拆板模慶祝房屋結構完成的儀式後,清水溝團隊卻煩惱,後續裝修經費無著落。

從溪底遙到清水溝,九二一走過十年,此時談績效成就很難,但是他們已經保留了珍貴的重建經驗。八八水患再度重創台灣,此時許多人思考九二一地震重建的經驗,但是參與九二一災後重建的成員,體認一件事,災後重建不是重點,根本是在解決長期存在的農村問題。

九二一,十年,當大家檢視成果,並且想要移植經驗時,也許遺忘了,重創鄉村的巨力,不是災害,而是鄉村、部落長期的破敗,災難只是突顯困境。當舉著重建大旗,年年計算成果,也許該回頭思考,為何不斷成災?為何成災之後站不起來?重建,不是災區十年,而是永續農村。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中寮鄉
  • 南投縣
  • 集集鎮
  • 南投縣
  • 鹿谷鄉
關鍵字
災後重建, 安置, 社區營造, 溪底遙, 老人送餐, 產業重建, 無毒農業

巨災來臨,讓人間悲痛,當重建工程展開,漫長的光陰、深刻人心。九二一地震十年了!新的建設掩蓋舊的傷痕,也許在遺忘悲傷之後,必須探問十年光陰,重建究竟給了什麼意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博奕門前-邁向金銀島

摘要
如果財富是以快樂來計算,澎湖是個富足的地方。但矛盾的是,地方政府雖然以創造「快樂所得」為目標,卻始終擺脫不了貧窮的意識。2009年1月12日,立法院通過了離島建設條例中,賭博除罪化的條文,正式開啟澎湖發展博奕產業的大門…多年來始終期盼的「觀光賭場」能讓澎湖翻身,徹底改變命運嗎?觀光賭場真的能創造錢景?而快樂的澎湖人,會不會從此失去美好的澎湖灣?

陽光、沙灘、海水…歌謠裡外婆的澎湖灣,是一個充滿歡笑的地方。澎湖的治安、居民對生活品質的滿意度、幸福感等等,在全國縣市的排名中,總是名列前茅,這也是澎湖人最感驕傲的地方…

如果財富是以快樂來計算,這裡是個富足的地方。但矛盾的是,地方政府雖然以創造「快樂所得」為目標,卻始終擺脫不了貧窮的意識,多年來始終期盼「觀光賭場」能讓澎湖翻身,徹底改變澎湖的命運。觀光賭場真的能為澎湖創造錢景嗎?而快樂的澎湖人,會不會從此失去美好的澎湖灣?

2009年1月12日,立法院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中賭博除罪化的條文,正式開啟了澎湖發展博奕產業的大門…

長久以來,強勁的東北季風,是澎湖觀光旅遊的罩門。季風時期百業蕭條,全澎湖都陷入冬眠蟄伏期。許多澎湖人相信,開放博奕特區,可以突破澎湖氣候條件的限制,帶動秋冬季節的觀光人潮。

500萬個觀光客、一萬個就業機會、22億的地方分配稅收,是澎湖縣政府在博奕說帖中,向縣民許下的美好未來。台灣科技大學博彩研究中心主任劉代洋指出,亞太地區的人口占全世界一半以上,博奕產值僅佔全球的8%,因此他認為,亞洲地區博奕產業,仍有繼續成長的空間。

澎湖要發展博奕,首先要面對的是交通問題。只要一提到交通,幾乎每個澎湖人都有一肚子的苦水。目前澎湖的遊客,一年大約是50萬人次,每逢連續假期或旅遊旺季,機位往往在幾個星期前就訂購一空。尤其是小眾旅遊業者為了生存,常常要負擔比票面價更高的黃牛機票,才能求到幾個機位。許多旅遊業者質疑,現在四五十萬觀光人次的交通都應付不來了,如何能相信未來五百萬人次的交通問題,可以順利解決?

觀光賭場讓地方居民最感到擔憂的,還是治安問題。在國外觀光賭場所在的區域,往往是犯罪率、自殺率最高的地方。澎湖縣的治安向來是全國第一,澎湖縣長王乾發自信地表示,任何一個犯罪者要離開澎湖,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觀光賭場設置而衍生的社會問題、病態性賭博等問題,並不會因為位處離島,就可以被解決。

2009年年初,包括佛教團體、天主教團體與婦女團體等組成跨越宗教的反賭場聯盟,他們擔心博奕除罪化之後,社會價值觀會被扭曲,造成更多的家庭問題與社會問題。

在澎湖從事生態旅遊的吳雙澤認為,澎湖青年的未來,不應該是在賭場,博奕也不是拯救澎湖觀光的萬靈丹。過去政府沒有好好行銷澎湖的地方特色、輔導當地生態旅遊的業者,讓澎湖的觀光旅遊能更精緻化,是澎湖旅遊品質無法提升的主因。澎湖縣生態保育聯盟召集人林長興認為,發展賭場是證明地方政府的無能,與其一昧複製其他地方的博奕產業,不如好好發展澎湖自己的特色,才是長遠之計。

如今博奕政策已是箭在弦上,預計最快在今年九月澎湖,就要舉辦博弈公投。但是各種配套措施已經規畫妥當了嗎?在各項民調中,條件支持博奕的澎湖人占大多數,但是在各項法規尚未底定之前,投下贊成票是否就是意味著,無條件支持博奕?

跟一般公民投票不一樣的是,博奕公投不受到投票權人數二分之一以上的限制,只要超過有效票數的二分之一,博奕就算過關。澎湖人是要無條件為博奕背書,還是在博奕門前好好地再思考?畢竟這個大門一開,決定的,將是世世代代生存的環境與發展。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離島建設, 離島發展, 博奕條款, 生態旅遊, 社區營造, 公投

如果財富是以快樂來計算,澎湖是個富足的地方。但矛盾的是,地方政府雖然以創造「快樂所得」為目標,卻始終擺脫不了貧窮的意識。今年1月12日,立法院通過了離島建設條例中,賭博除罪化的條文,正式開啟澎湖發展博奕產業的大門…多年來始終期盼的「觀光賭場」能讓澎湖翻身,徹底改變命運嗎?觀光賭場真的能創造錢景?而快樂的澎湖人,會不會從此失去美好的澎湖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志昌

石磊媽媽的有機心願

摘要
又到了豐收的季節,但是對新竹石磊部落的社區媽媽來說,卻是頭痛的時刻。因為她們種的菜,賣不出去,放在田裡腐敗,她們心都碎了,家庭寄託的生計,也在遠山之後,無盡哀傷...

又到了豐收的季節,但是對新竹石磊部落的社區媽媽來說,卻是頭痛的時刻。幾年前,部落裡的社區媽媽,紛紛加入有機種植的行列,希望能夠改善生活,並且保護山區水質不受農藥、化肥的污染。

但是,到了收成時刻,賣不出去的菜,放在田裡腐敗,她們心都碎了,家庭寄託的生計,也在遠山之後,無盡哀傷。

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的石磊部落,就像山中的小部落一般,沒有太多名氣,遊客稀落,居民依賴傳統農作維生,生活相當困苦。不同的地方,是這個部落從五年前開始,有十多位社區媽媽,陸續加入有機農作的行列,放棄農藥、化肥,回歸到自然耕種的無毒農業。

改善生活,成為轉種無毒農作的最大動力,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部落裡,一位羅慶郎先生的協助。

石磊部落的羅慶郎先生,曾經是部落裡的農業培訓青年,下山學習慣行農法的技術,成為部落裡的種菜高手。幾十年的農藥、化肥使用,為他帶來財富,卻賠上了家人的健康,妻子罹患癌症,讓他大澈大悟,深知農藥帶來的危害。

二十多前,羅慶郎放棄慣行農法,開設自然農場,轉為有機種植,他希望換一種方式過生活,創造不同的人生價值。於是祈禱山上的羅慶郎,成為部落裡有機農作的先行者。多年的努力,他種的有機蔬菜受到肯定,成為知名的有機農戶,但是他有更遠的想法,想要為有機種植找尋更好的營養來源。

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韓國微生物營養源知識,於是他將農場交由兒子經營,遠赴韓國學習,回國後開始投入研發。羅慶郎以白飯發酵,來示範製作最簡易的微生物營養源。

微生物存在環境之中,如何取得,如何保存,甚至如何留下好的,取除壞的,成為技術的關鍵,其實早期原住民已經懂得這個道理。在羅慶郎的倉庫裡,存放各種發酵的營養源,對於植物、動物都有很大的助益。

在雞場裡,他以自然食物養雞,添加微生物營養源,增進雞隻的健康。這些不含飼料中抗生素的天然雞糞,再加入微生物幫助發酵,成為天然的有機肥料,可以用在農作上,一個自然循環的生態農場,在山中綻放光茫。

有機種植的成功,羅慶郎並未忘記分享,他的兒子瓦旦投身社區營造,幾年的努力,發現部落還是必須回歸產業面,種出好的農作,改善生活,他請求父親協助部落。羅慶郎答應兒子的請求,願意傳授有機種植的知識和教導營養源的製作方式,他們找尋部落裡需要幫助的人,組成社區媽媽自然農作團隊。 

楊秀蓮是部落的婦女,十年前和先生回到山上耕作,一家六口靠著農耕所得維持家計,生活相當困苦。得知羅慶郎協助部落種植有機農作,能夠改善生活,他們就去上課,和其他社區婦女一起加入有機種植。

傳統農作的方式,常常在噴灑農藥後,造成身體不適,一直擔心身體的健康,也是她們學習有機種植的動力。無毒的農作環境,不僅讓農人身體健康,也讓農作生長良好,像是青椒就特別肥厚甜美。

羅慶郎的自然農場,常常有慕名而來的遊客,他在介紹農場之餘,也不忘介紹社區媽媽的自然農作,幫助她們銷售。

楊秀蓮收到訂單,忙著到農地採收作物,夫妻二個人不斷為生活奮鬥。山上山下跑,忙了一個上午,只賺了不到一千元的賣菜錢,她們不是菜種不好,菜價也不錯,但是整田的菜沒人買,放著等爛掉,成為心中最大困擾。

其他的社區媽媽也有同樣的困擾,產銷體系失調,失去完整的供銷管道,常常是零零星星的賣菜,一個月的收入相當微薄。許多社區媽媽是單親家庭,只靠著有機農作賺錢養家,因為銷路不好造成的窮困,成為生活壓力。

但是為了健康,為了完成有機種植的心願,雖然遇上困難,她們依舊相互安慰打氣,一定要堅持下去。羅慶郎一直為部落的有機種植找出路,因為他覺得不只是在幫助這些家庭,同時也是在照顧台灣的土地,讓水源的上游保持清淨,有助生態復育。 

在石磊部落,羅慶郎帶著社區媽媽一起努力著,她們沒有消沈失意,她們希望外界能夠看見她們的努力,享用最美好的自然食物。

學科
農業
縣市
  • 新竹縣
  • 尖石鄉
關鍵字
有機農業, 原住民部落, 慣行農法, 有機肥, 社區營造, 食品安全, 無毒, 農藥

又到了豐收的季節,但是對新竹石磊部落的社區媽媽來說,卻是頭痛的時刻。因為她們種的菜,賣不出去,放在田裡腐敗,她們心都碎了,家庭寄託的生計,也在遠山之後,無盡哀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台灣麥田記事

台灣麥田記事

摘要
金黃的小麥,搖曳在台灣的土地上,像是已被遺忘的農作,獨自在鄉野美麗著。一群麥田推手,熱情的推動小麥文化,讓漂浪在台灣歷史中的麥田景觀,重新在島嶼上閃耀光芒。

十一月的冬陽中,台中縣大雅鄉的張文炎村長,準備將今年的麥種,播種到農地中。台灣小麥的種植,以間作方式進行,在二期稻作後播種,只是和大家想像不同,小麥的播種,竟然就撒在未收割的稻田內,讓麥種落到土地,直接生長。

播種後的小麥,很快就在收割後的農地,長出新芽,開始成長,整個生長過程由新綠轉為金黃,豐富的色澤,像一首美麗的麥田之歌。

其實,台灣在三百年前就有種植小麥,只是隨著產地減少,很多人不記得台灣曾經是小麥的產地。

日本治台初期,在水利系統及稻米改良尚未完成前,曾經大量推廣小麥種植,作為副食品,等到台灣甘蔗、稻米大量種植後,麥田才漸漸消失。到了戰爭時期,小麥需求很大,台灣一度恢復種植,中部地區為主要產地。國府來台後,小麥依賴進口,台灣小麥僅供酒廠作為造酒原料,但是民國八十四年保價收購政策取消後,農民紛紛轉作,台灣就只剩下大雅一地,種植小麥提供金門作為麥種,製作金門高粱酒。

大雅鄉成為台灣小麥的唯一產地,當地文史團體,在七年前思考推動小麥文化節,打造自己的故鄉。

趙家窯的趙勝傑,成為重要的麥田推手,在創作的陶藝之中,加入小麥的元素。陶藝工作坊成為小小社造中心,在工作坊裡充滿許多有關小麥的創作。今年的小麥文化節,趙勝傑想找些不一樣的產品,豐富小麥文化的深度。

放下藝術家的身段,趙勝傑像一位社區推銷員,協助嘗試以麥桿造紙的企業,加入大雅小麥節的行列。收割無用的麥桿造紙,減少樹木的砍伐,其實是一種環保行動,具有生態觀念的企業,已經進行研發。

忙完麥桿造紙的商談,趙勝傑又到當地一家餐廳,討論小麥生產的美味食物。餐廳老闆吳先生,感動趙勝傑的熱心,在今年小麥節打算推出麥香刈包,以小麥熬煮的東坡肉,搭配麥胚麵皮,成為具有小麥特色的美食。

小麥適宜乾冷氣候,台灣中部適宜種植,因為生長在冬季,沒有太多病蟲害,所以不需要噴灑農藥,其實是一種相當健康的食品。負責農地生長工作的村長張文炎,也是小麥產銷班的班長,在小麥文化推廣上,扮演說服農民的角色。

一場小麥產銷會議中,負責麥種契作的農會,要求農民注意品質管控,以免送交金門的麥種,出現瑕疵。在小麥節前夕,卻有農民提出想要提前收割的計畫,讓趙勝傑捏把冷汗,沒有麥子的農地,要如何營造金黃麥田的景觀。他的擔心,村長知道,馬上幫助說服農民。

張文炎和趙勝傑像是社區推手的好搭擋,一位從事文化深耕,一位負責農民溝通,共同為社區奮鬥。對於農民,直接利益來自農作的銷售,參與推動小麥文化,其實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金黃的麥田,不會在節慶前被收割,但是新的問題又來,就是飽滿的麥穗成為鳥類的食物,讓農民有些損失。為了讓文化結合生產,趙勝傑多次嘗試,想出幾種結合藝術與功用的文化趕鳥方式。

其實,社造的問題,常常造成文化觀光和農業生產走向,產生嚴重分歧,讓農業區失去農業特色,如何讓文化融入農村的生產與生活,成為許多社造推動者的考驗。

一年一度的小麥節展開,大雅小麥美景呈現在大家眼前,大家沈醉在金黃的麥浪之中。

在小麥農地上,特別種植大麥、小麥、燕麥和蕎麥四種麥子,讓常常享用這些產品美食的民眾,也能認識這些不常見的植物。喜歡吃蕎麥麵的朋友,一定沒想到,蕎麥本尊長成這個樣子,和想像中的麥子完全不同。

會場有著許多攤位,都是經過挑選,要求和小麥產業有關,因為不希望小麥文化節變得像一般農產特銷會。因此,很多攤位都發揮創意,找出小麥產品的種種可能。在教室裡,邀請老師教導民眾製作麥畫,大人小孩發揮想像力,參與民眾覺得十分有趣。

製作麥香刈包的吳老闆,換上古裝,挑著店裡古董擔籠四處叫賣,吸引許多民眾購賣。但是,在場地一角的趙家窯攤位,卻是顧客稀落,趙勝傑不以為意,不覺得推動小麥文化節,自己就能獨自獲益。

大雅小麥節結束,農村回歸寧靜,農民開始收割小麥。最近幾年,世界小麥價格飆漲,農民一直希望擴大耕作,能夠外銷賺錢,但是政府對於小麥的生產協助,其實相當冷漠。更危險的狀況,就是大雅附近的特定農業區,竟然開始聳立一間間工廠,種植環境的惡化,威脅著這塊台灣小麥的最後產地。

一粒粒的金黃小麥,脫殼乾燥後,將要渡海送到金門作種,但是依賴金門收購,存在太多不定的因素,大雅小麥隨時都可能被國外取代,成為消失的產業。趙勝傑希望透過小麥節,讓大雅小麥能被外界注意,也讓當地農民自覺重要,創造小麥更多出路。

最美的麥田景觀,其實藏著現實的危機,在熱鬧的節慶背後,給予產業更多的關心,才能讓金黃麥浪的美景,永續存在台灣的土地上。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 大雅區
關鍵字
間作, 糧食政策, 本土小麥, 社區營造, 雜糧作物, 特定農業區, 契作田, 糧食自給率

金黃的小麥,搖曳在台灣的土地上,像是已被遺忘的農作,獨自在鄉野美麗著。一群麥田推手,熱情的推動小麥文化,讓漂浪在台灣歷史中的麥田景觀,重新在島嶼上閃耀光芒。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玩糖造新城

 

玩糖造新城

摘要
台灣百年糖業,至今竟然沒有台灣糖製成的傲人產品,許多台灣生產的糖果,依舊依賴外國進口的砂糖原料。一群新竹風城社區的老居民,深懂台灣糖的甜蜜美好,他們齊力恢復傳統製糖,生產台灣糖製成的產品,不信找不回台灣糖的新春天...

新竹縣寶山鄉新城社區的居民,一早就到了蔗田,砍取甘蔗準備製糖,他們以前都是蔗農,對甘蔗的生長相當熟悉。一般人以為台灣糖業,集中在台灣中、南部及東部的平原地帶,其實早期北部也設有糖廠,但是在1950年代,南糖北米的生產策略,讓北部的糖廠一一消失,只留下一些私人的製糖工廠。

採收完的甘蔗,載回社區內簡易的工作室,許多社區老居民紛紛前來,自動開始刷洗甘蔗,燃起柴火、準備鍋灶、準備製糖的程序。新竹寶山地區,曾經是北部甘蔗的種植地區,許多居民曾經是蔗農,或是曾在糖廠工作,對於製糖並不陌生。這群客家庄的老居民,相當團結,知道社區要重新製糖找生機,大家都主動前來幫忙。

為了找回台灣曾有的糖業文明,社區拜訪耆老,重製百年前的人力榨蔗機,讓後代可以體會早期榨蔗的辛苦。當然,到了現今,要大量生產就必須依賴電動榨蔗機,如果再靠人力榨汁,恐怕柴火燒盡,還榨不出煉糖的重量。

趁著熬煮時刻,前往社區走走,看看躲在山丘中的社區,有什麼不同的特色。新城社區製糖,原本只是老人玩玩、遊客開心,沒想到玩糖出名,大家嚷著要產品,社區就開始研發黑糖糕、黑糖饅頭、黑糖糖果等台灣糖製品,打出新城糖的名氣。產糖成為一種社區特色產品,品質與行銷成為重要的工作,於是社區的年輕人回鄉,幫著社區經營製糖產業,不斷研發更好的產品。

新城社區製糖,除了找回台灣糖的新生命,更重要的,是想透過製糖產業的發展,讓社區找到新生機,將銷售糖製產品的利潤,回饋到社區的福利照顧。社區的中央廚房,運用賣糖的利潤,每月固定時間烹飪食物,提供社區居民聚餐共食,扮演傳統客家夥房的功能。

在社區外,蜿蜒的丘陵後,就是新竹科學工業區,社區為了發展,在水保局的協助下,整建一條自然步道,提供遊客慢步健行。步道的出現,讓新城社區多一個旅遊景點,但是沒想到,許多竹科人翻過丘陵,沿著步道來到社區,社區成為竹科人口中的秘境,竹科人成為社區產品的主力客戶。有產品、有步道、有鄰近的竹科消費群,新城社區有著可以成功的契機。

終於蔗湯熬煮完成,焦黃的色澤,顯出糖蜜的甜蜜,新城人將這分甜蜜,分享給前來的遊客,他們總是相信,台灣的糖絕對不輸外國。台灣糖,也許量產拼不過國際,但是走向品質提升、特色生產,以及文化包裝,台灣糖業不該走向末路。

在新竹新城社區,一群老人開心的玩糖,他們找尋社區的新希望,卻也讓台灣糖業在民間,開啟重生的新動力。

學科
文化
縣市
  • 新竹縣
  • 寶山鄉
關鍵字
社區營造, 糖業, 製糖, 糖廠, 新城社區, 社區發展, 黑糖

台灣百年糖業,至今竟然沒有台灣糖製成的傲人產品,許多台灣生產的糖果,依舊依賴外國進口的砂糖原料。一群新竹風城社區的老居民,深懂台灣糖的甜蜜美好,他們齊力恢復傳統製糖,生產台灣糖製成的產品,不信找不回台灣糖的新春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從一滴水 看見西雅圖

摘要
有時候,一個偉大的改變,只是來自於一個簡單的願望。在美國有一個城市,保護鮭魚是這裡大部分居民共同的心願,因為這個心願,這個城市開始與眾不同!這個城市就是西雅圖!為了拯救鮭魚的生存空間,西雅圖開始改善都市的排水系統,甚至制定了確保「鮭魚安全」的產品認證系統,進而促使西雅圖成為全美國生態城市的表率。從西雅圖這個簡單的心願中,我們看見了什麼樣的啟示?

在華盛頓大學念生態設計與規劃的博士研究生廖桂賢,常常帶領來自台灣的朋友,說西雅圖的故事,而故事的開頭總是鮭魚……

位於西雅圖西岸河口的BALLARD水門,是西雅圖著名的觀光景點。在潮來潮往、水閘門的開啟閉合之間,無數的船隻進出河海交界的小小隘口。

水,是西雅圖魅力所在,也是這個城市生命力的來源。往水裡看,你會驚奇地發現,國王鮭魚,正成群結隊的從外海游向河口,水面上跳躍的身影,像是在訴說著歸鄉情切。這是每年八月,西雅圖的水岸盛事,鮭魚在這裡短暫適應淡水環境之後,就不再覓食,準備逆流而上,穿越魚梯與各種阻礙,回到河川上游的出生地產卵,然後捐獻身軀。

老印地安人認為,鮭魚是上天賜給的寶藏,從生態系的觀點來看,也的確如此。產卵後死亡的鮭魚軀體,是土地有機質的來源。在西雅圖地區的小溪、湖泊幾乎都是鮭魚洄游產卵的路線。然而鮭魚對水的變化也是最敏感的,一旦水質受汙染、水溫升高或水文改變,就會嚴重影響鮭魚的生存和繁衍。

都市的雨水逕流中所含有的污染物質,包括重金屬、農藥等等,對於河川是一大污染。長久以來,要怎麼樣去處理雨水逕流的污染,是件讓西雅圖市政府兩難的事。如果要把所有的雨水逕流都集中排放到汙水處理廠,成本太高。遇到暴雨,汙水廠也無法負荷,但是如果不去處理,眼見汙染物質隨著雨水沖刷流到溪流,又會讓已經瀕臨絕種的鮭魚繼續受到威脅。2000年開始,西雅圖市政府著手進行自然排水系統的計畫。

傳統的排水溝渠,要讓雨水逕流以最快速的方式排到溪流或海灣,但是自然排水系統的目的,是要慢。西雅圖工務局把原本的兩線道改造成一個曲線型的單線道,這樣一來,不但車速減緩了,也讓雨水有更多停留的空間。路兩邊是種滿植栽的草溝,連接住戶的庭院,當雨水順著斜坡流進草溝時,草溝的植物就會發揮像吸水海棉一樣的功能。西雅圖工務局在施工前後進行監測,發現99%的雨水逕流都可以被植物與土壤吸收,達到淨化的效果。

另一個充滿挑戰性的自然排水計畫,被稱為「小瀑布」(CASCADE),這裡是坡度陡峭的斜坡,過去雨水幾乎是直接沖刷到下游的低窪地,於是設計師模擬自然的瀑布,層層攔截水流。

自然排水系統的造價,只有傳統排水設施的一半,最重要的是,它不像硬體工程會老舊損壞,隨著植物的生長永遠不會折舊,反而創造了生物可以棲息的空間。西雅圖市政府,正打算逐步減少市區內不透水的面積,包括自然排水系統、綠屋頂等計畫,讓城市更有能力因應氣候變遷的衝擊。

華盛頓大學教授NANCY ROTTTLE規劃了未來100年,西雅圖地區綠色建設的藍圖。所謂「綠色建設」並不只是公園綠地,而是結合排水、生態、遊憩、節能減碳等多功能的設施,這樣的構想一步步落實在新的社區規劃上。

西雅圖南邊的高點社區,原本是一個貧民區,住著許多從東南亞與東非過來的移民,早期大部分的人,對這裡的印象是一個青少年死亡率高並藏有毒品交易的危險區域。這些二次大戰後陸續出現的貧民區,凸顯美國民貧富不均的嚴重問題。在柯林頓政府時期開始執行一項改造貧民區「希望計畫」,讓高點社區也在這波政策下,徹底改頭換面。

在這裡,大約半數的住宅是以市價賣出,另一半則是用承租的方式租給年薪少於3萬美金的低收入戶,租金最高不超過居民薪水的三分之一。這樣的規劃,是要讓各種階級的人混合居住,打破一般人對中低收入住宅的刻板印象。

這個社區在生態上,也有指標意義。這裡每一棟房子都是節能的綠建築,屋頂的雨水經過鮭魚形狀的排水口流到草皮,停車場、人行道與柏油馬路全都是透水性的鋪面。街道雨水經過土壤與植栽的過濾,滲透到底下的大排水管,最後再流進社區滯洪池。

鮭魚,是西雅圖開始保護河川的原動力。從這個原點開始,西雅圖重新去思考城市與水的關聯,模仿自然的水文系統,逐漸擴大城市中可透水的鋪面。台灣沒有鮭魚,但大城小鎮淹水的場景,卻年年上演。上百億的治水預算,是忙著做大建設,還是從最基礎的街道邊緣開始做起呢?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水文, 城市
關鍵字
鮭魚, 生態保育, 水污染, 雨水逕流, 區域排水, 低碳城市, 節能, 社區營造, 綠建築, 滯洪, 生態社區

有時候,一個偉大的改變,只是來自於一個簡單的願望。在美國有一個城市,保護鮭魚是這裡大部分居民共同的心願,因為這個心願,這個城市開始與眾不同!這個城市就是西雅圖!為了拯救鮭魚的生存空間,西雅圖開始改善都市的排水系統,甚至制定了確保「鮭魚安全」的產品認證系統,進而促使西雅圖成為全美國生態城市的表率。從西雅圖這個簡單的心願中,我們看見了什麼樣的啟示?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專題顧問 廖桂賢 徐名頤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四股社區鰲鼓夢

摘要
他是回鄉的設計師,也是海上的漁夫,更是一位願景的推手。四股青年蔡恭和,回到故鄉創業,卻一頭栽入社區再造的工作中,成為生命中美麗的插曲。於是,在鰲鼓濕地旁的小小村落裡,一個關於濕地上的桃源夢,開始起飛。

開動父親的膠筏,回鄉二年多的蔡恭和,像一位海上的老手,熟悉海中的航道,前往捕抓鰻苗的漁場。空中不時響起戰機的超音速呼嘯聲,原來這個海域是空軍的炸射靶場,他打通電話,確定今天不會投彈。魚網中的鰻魚苗,數量永遠不會比垃圾多,他用自己的力量,扮演海上清潔工,將垃圾載回岸上丟棄。

其實蔡恭和不是一位漁夫,他只是一位想要回鄉,從事藝術創作的青年,因為父親開刀復健,他開始學著下海捕捉魚苗。蔡恭和的故鄉,位於鰲鼓濕地旁的四股社區,算是一個移民村,四十年前鰲鼓農場開發,居民受雇成為農場工人,陸續搬進社區,形成一個小小村落。後來,農場經營規模縮小,居民轉向海上養蚵、捕鰻魚苗來補貼家用,整個社區就像一般漁村,安安靜靜的躲在海濱。

安安靜靜的氣氛,讓蔡恭和想回鄉創作,魚塭旁的小小工作室,展開他的創作事業。但是回鄉兩年,他看見村落的蕭條,更發現村落旁的鰲鼓濕地,這幾年名聲響亮,於是他有新的想法,想讓自己成為一顆社區改造的種子。他開始推動社區再造工作,並且找到許多願意幫忙的人。環境美學的藝術家盧銘世,協助居民美化自己家園,荒野協會的陳信煜幫著推動濕地保護,社區開始熱鬧起來。簡單的美化工程,雖然並未讓村落改頭換面,但是每一處布置,都是居民合作完成的作品,一個能夠讓老人休息,孩童玩耍的空間。

讓四股社區與鰲鼓濕地共榮,成為蔡恭和的心願,透過導覽學習,想要讓外界更瞭解濕地。附近的下楫國小學生,前來參訪學習,蔡恭和帶著他們進入濕地,解說濕地的生態環境。鰲鼓濕地只是鰲鼓農場的一部分,由於混合著淡水與鹹水的不同水域,造就生態的多樣性,每年冬天吸引大量候鳥前來。

生態的豐富多樣,讓鰲鼓濕地被列為國家級濕地,但是冬季缺水問題,讓濕地部分乾枯,減少候鳥的食物來源,蔡恭和會將漁獲的小螃蟹,放入濕地,增加濕地的生機。鰲鼓濕地目前屬於台糖土地,近年來,也朝向生態旅遊的方向規劃,但是在濕地上的捕魚行為,始終無法禁絕,嘉義縣鳥會的保育人士,自行組成巡邏隊來保護濕地。

推動社造二年,時間不長,但是蔡恭和並不孤單,因為他知道有太多人幫著他,完成四股社區發展和鰲鼓濕地保育的夢想。蔡恭和的父親,心喜孩子歸鄉陪伴,但是更心疼孩子投入社區工作,做的勞累之後,能不能被村民接受。

黃昏時刻,忙完社區的事物,蔡恭和回到小小工作室,開始他的創作,但是在製作可愛的高蹺鴴過程中,卻依舊聽見他訴說著,關於四股發展的夢想。一個人能愛故鄉有多深,在蔡恭和的眼神中,堅定的說明一切。

學科
動物, 海洋, 濕地, 文化
縣市
  • 嘉義縣
  • 東石鄉
關鍵字
四股社區, 鰲鼓濕地, 盧銘世, 候鳥, 台糖, 社區營造

他是回鄉的設計師,也是海上的漁夫,更是一位願景的推手。四股青年蔡恭和,回到故鄉創業,卻一頭栽入社區再造的工作中,成為生命中美麗的插曲。於是,在鰲鼓濕地旁的小小村落裡,一個關於濕地上的桃源夢,開始起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社區營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