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瑪夏」相關文章

莫拉克十年系列報導-風災十年路

2019-08-05

高屏溪流域的三大支流荖濃溪、旗山溪、隘寮溪就像是南台灣的血脈,八八風災後每一條流域都經歷著驚心動魄的改變。經過十年的洗刷、復育,人能否安居?山河是否安好?

微光世界-螢火蟲大復育

2017-05-08

暗夜中,一閃一閃發亮的螢火蟲,帶來美麗影像,也帶來美好想像,讓賞螢活動成為生態觀光。觀光經濟背後,連結著環境復育與社區再造,讓很多改變的願景,寄託在復育行動上,希望微弱螢光,發出巨大能量...

大雨大雨一直下

2012-06-18

6月10日起的豪雨特報,短短兩天內,高屏溪流域,降下超過1000毫米的雨量。一條又一條溪澗,不斷竄流,衝擊莫拉克風災後脆弱的山體。山崩、路斷、橋梁岌岌可危。山間部落,再成孤島,居民倉皇而逃…

大雨的試煉

2012-06-18

6月9日下午,雨水就像關不掉的水龍頭,各地不停往上攀升的雨量,紛紛變成災情回報。根據氣象局統計,從6月9號到12號,高屏山區的累計雨量,幾乎都超過了1500毫米,其中屏東縣三地門鄉的上德文,累積雨量1590毫米,更是打破台灣梅雨史上的降雨紀錄…

莫拉克‧失根的漂浮生活

2011-11-07

莫拉克風災兩年後,政府建造永久屋,解決居住問題,但是現實生活的問題,開始浮現。在山下想念故鄉,在山上生活困難,於是居民的災後處境,像失根的漂浮生活,不知何時能夠安定…

八八風災週年短片-消失的星光

2010-08-16

三年前Kanakanavu族人開始投入達卡努瓦溪的保育工作,正當溪裡的魚兒生態逐漸復原,無奈八八風災在那瑪夏,造成嚴重災情,溪流的樣子驟變,河道變寬了,原本茂密的樹木和淙淙溪水,現在只剩下光禿禿的石頭表面,魚群也大量減少。族人Pa‘ʉ在風災後,重回他投入甚深的溪流保育地,他想念昔日在溪邊看著魚兒悠游的時光,高身鯝魚在水中翻滾閃動著眩目的閃光,如今這一切似乎都消失了...

莫拉克後的返家路

2010-08-02

2009年,八八風災重創高屏溪上游的荖濃溪與旗山溪流域,造成沿線兩萬公頃的崩塌地,超過兩億六千萬立方公尺的砂石沖刷進河床。不但徹底改變了高屏溪的樣貌,也改寫了災區居民的命運與生活。一年過去,災區居民返家的路仍然困難重重…

3952到0,我的故鄉高屏溪

2010-04-12

上了玉山主峰不下十次,開過雙園大橋超過五十次,然而,從源頭到出海口之間的這一段蜿蜒,是我曾經無法想像的遙遠。但在走過世界各地後,發現仍沒踏遍的是自己的故鄉。從3952公尺,到林園的出海口,高屏溪,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有什麼話,要對我們說的?

八八水災後的家園戰爭

2010-02-22

能否回家?成為八八水災之後,在山下避難的居民們,心中最大的問號。在不斷的會議與抗議聲中,一場以「安全」與「重建」為堅持的家園戰爭,在台灣災區土地上,激烈展開…

八八重建-那瑪夏的山上山下

2009-11-30

八八水災發生三個月後,重建的進度顯得混亂,災區的居民,分成山上山下居住。以布農族為主的那瑪夏鄉,如同一個災區的縮影,反映重建過程的諸多問題,透過山上山下生活的呈現,讓人清晰災區的真實樣貌…

暴雨動山河

2009-08-17

中颱莫拉克以詭譎莫測的暴雨,讓多山的台灣,驟然劇變。一張張由福衛二號傳回的衛星照片,從遙遠高空,目擊山河變動…

理想國

2001-05-21

多年前一群錫安教會的信徒立志尋找一片淨土,建立心中理想國,於是來到錫安山。為了達到回歸自然、無毒經營的夢想,他們堅持有機生產及生活方式。一開始雖然不被社會多數認同,甚至曾遭受多年政治迫害,一路堅持下來,如今儼然成為目前在台灣,唯一以社區為單位而成功的有機經營。他們的例子似乎傳達出,雖然有機的生活方式是大多數現代人的夢想,而真正能夠跨入理想國,不是教徒,就是傻子。因為理想國的鑰匙,是用一種接近信仰的情操打造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