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鄉」相關文章

喜蝠會

2020-04-27

傍晚時分,天空中的小黑點,你能分辨出,哪些是鳥類,哪些是蝙蝠嗎?當日行性的動物準備返巢,夜行性的蝙蝠才正要出動。台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研究員徐昭龍說:「蝙蝠晚上活動,又棲息在比較陰暗的地方,很多人就覺得牠代表著疾病。」有人因此害怕蝙蝠,也有人不但不怕,還期待在保持適當距離的前提下,與牠們歡喜相會。

防蟲急行軍

2020-02-17

嘉義縣義竹鄉的大佃農謝勝麒,種植玉米已將近十年,管理的玉米田至少有八十公頃,卻從2019年開始,遇上前所未有的難題—秋行軍蟲。

野菜新勢力

2017-10-30

幾千年前,神農氏為了醫治疾病,親嘗百草,現代的神農氏,則藏身在部落鄉野田間。當氣候變化越來越劇烈,野菜抗逆境、抗蟲害的特性,逐漸受到重視。從田間到餐桌,一場野菜復興大業,正在進行…

湧泉裡的幸福

2014-06-30

地底下湧出的甘甜泉水,是馬太鞍的生命泉源。當生態逐漸崩壞,一個男人從種樹開始,改變環境、影響人心…

後山人的生活意見

2014-01-13

一棵不一樣的聖誕樹、一個不起眼的茅草屋,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又蘊藏著什麼樣的期待?村莊該長什麼樣?阿公阿媽有意見!

錢進濕地

2009-03-30

2007年,馬太鞍濕地獲得十大經典農村生態類第一名,然而在資源湧進的同時,危機也悄悄浮現。各種人為設施進入濕地,改變了濕地的原始樣貌,馬太鞍濕地的生態,也面臨失衡的困境…

太巴塱豐年祭的祖靈追尋

2008-09-08

台灣原住民族共有十三族,每個族群依照歲時,有著不同祭典,但是在長期觀光化的趨勢下,祭典的傳統精神,受到嚴重干擾,失去文化傳承的意義。在阿美族太巴塱部落,一個追尋傳統祭典的行動,正在開展,他們用微小的步伐,不斷調整身姿,希望在現代社會中,找到一個回歸傳統的部落身影。

溼地之春

2005-05-02

如果說花東縱谷的大山大河是壯闊的交響樂,馬太鞍溼地就是一段美麗的奏鳴曲,跳動其間的音符,是一口口源源不絕的地下湧泉。原來,馬太鞍濕地一帶有許多伏流,不停從山腳下冒出泉水,匯流成一片片水塘。清澈的甘泉不但滋養著溼地豐富的物種,更是馬太鞍阿美族文化重要的源頭。

源鄉

2005-02-28

在台灣東部有兩條溪流,從三千公尺的高山起源,灌溉著花東縱谷的阡陌良田。水力電廠的開發計畫,為世世代代逐水而居的村民帶來了新的夢魘,掀起一場水源的爭奪戰。究竟,清澈的溪水將流向何方。

買回舊部落

2004-03-29

石板、石棺、石器,這些史前時代的遺跡,靜靜地埋藏在花東縱谷平原,已經有兩千年以上的時間,默默地保守著台灣東部人類的記憶….

梳子壩旁的祈禱

2002-08-05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尋覓新天堂

2001-08-27

桃芝風災過後,「遷村」的呼聲甚囂塵上,一時之間,行政部門與輿論似乎皆以「遷村」為逃避災難的唯一選項。許多學者與官員又將長期以來「遷村」政策無法落實的責任,歸咎於民眾「安土重遷」,不願意離開危險區域。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