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相關報導

失水的島嶼

2002-06-03

旱災持續蔓延,前線的金門、馬祖也發生缺水危機,當大家把焦點關注在向大陸買水的兩岸政治議題時。我們實地來到缺水情形最嚴重的小金門,了解目前水資源的危機。

漂泊之國

2002-05-27

在台灣的國土開發上,最常被冠上「人定勝天」四個字的,恐怕就屬西海岸的海埔新生地了。早期這些海埔新生地多半被用來開闢魚塭,打造所謂的養殖王國,最典型的例子就在雲林;近十年來的海埔新生地則多半被用來開闢工業區,打造私有企業的重工業王國,最典型的例子一樣也在雲林。

搶救樂生老樹

2002-05-13

五十年代以前, 麻瘋病在台灣還是無藥可治的時候, 位於新莊市的樂生療養院, 成為全台痲瘋病人最後的伊甸園。在那個對痲瘋病人還抱持排斥與隔離心態的時代, 在這裡療養的痲瘋病人, 曾經高達一千三百多人。當痲瘋病在台灣幾乎已經走入歷史的時候, 療養院再度被賦與新的時代的任務: 即將成為捷運新莊線的機廠以及終點站-迴龍站。

第一次海洋

2002-05-06

台南縣七股鄉保留了全台灣最乾淨的一塊海域,除了黑面琵鷺每年的到訪讓七股鄉聲明遠播之外,其他不論是遠來的鸕鶿,直行的和尚蟹,濱海植物,還是內海裡的孕育肥美蚵仔的蚵田,七股沿海豐富的自然以及人文生態,在在交織出對海洋獨一無二的另一種體驗。

消失的綠色長城

2002-04-08

桃園觀音鄉草漯村長說:「以前這邊防風林有一公里寬,現在剩這邊一點點,那邊一點點,以前可以種稻子,現在田都無法耕種了。」桃台灣海岸廣植防風林,綿密的防風林帶處處可見,今日觀音海岸防風林的消失,不是單一的現象,我們實地走訪各地,了解海岸防風林面臨的危機?如果少了這道綠色屏障,我們失去的會是多少?

葬在高崗上

2002-04-01

人死後要用多少土地,才能讓子孫表達追思並彰顯財力? 什麼樣的風水才能庇佑子孫大富大貴?中國人源遠流長的文化傳統,默許了觀音山上二千坪的豪華墓塚, 也寬恕了農牧用地上的大面積濫葬崗。當我們身在擁擠窄小的生活空間, 感嘆台灣地狹人稠時, 是不是應該開始勇敢地面對殯葬的現代思維與管理?

早安‧澎湖

2002-03-18

朝陽緩緩從海平面升起,晨曦中的澎湖,伸出雙臂歡迎旅人。但是觀光浪潮,卻逐漸將她淹沒,澎湖不再是旅遊珍珠,反而成為生態淚珠。嚐到反噬惡果,澎湖人朝向與生態環境和諧共存的生態之旅前進。

大坡池!久違了

2002-03-18

去年二月,我們的島在台東縣池上鄉紀錄了大坡池,這個寶貴的內陸沼澤溼地,因為不當的風景區建設工程,而面目全非。一年後我們再度來到池上。令人欣喜的是,歷經一場工程劫難後,大坡池已成為池上鄉關注的公共議題,從過去國民旅遊時期的大坡池,到今日朝生態旅遊發展的大坡池,隨著在地居民觀念的轉變,大坡池的復育以及未來的發展,更是密切的與池上鄉結合在一起。

天堂不見了

2002-03-11

我是一個平地人,來講一個部落溫泉的故事。也希望透過我這個平地人的闡釋,還給原住民社會一個等待已久的環境正義。

溫泉的記憶

2002-03-11

每條溪流都有屬於自己的生命故事,在知本溪岸流傳的則是關於溫泉與部落的歷史。知本部落長老希露斯,哼著快要失傳的卑南古調,走下知本溪,他在找一種曾經擁有的溫泉記憶,曾經在知本溪畔露天洗浴,尋找溫泉水治病,這樣的傳統在部落裡延續了數十年,而今飯店林立,最高級的飯店,最豪華的泡湯享受,都在知本溫泉,但是族人卻漸漸失去對溫泉的記憶。

走唱溫泉鄉

2002-03-04

關子嶺溫泉是台灣唯一的濁泉,由於地表下方是泥質岩層,泉水湧出呈現灰黑色,因此有泥漿溫泉之稱。這種特殊的泉質,在世界其他地區,僅在日本鹿兒島與義大利西西里島發現。 日據時代,泡湯是軍官的休閒活動,平民百姓只能在公共澡堂偷渡洗浴的樂趣。光復後,泡湯去掉了階級色彩,漸漸普及,溫泉池裡的私密世界,很快地滋長了色情的細胞。曾幾何時,溫泉鄉成了失意客尋歡的溫柔鄉,那卡西響遍大街小巷。民國六十八年廢娼之後,...

溫泉鄉變調的吉他

2001-12-17

冬天微寒天氣是泡湯的季節,下班後或假日到郊外泡泡溫泉,已經成了現代人新的休閒活動。台灣除了彰化、雲林及澎湖縣沒有溫泉外,其他各縣市均有分佈,目前台灣有溫泉徵兆的地方多達120幾處。可以說,開車每半小時就有一處溫泉。溫泉所透露的龐大商機,使得以溫泉水療為號召的旅館四處林立,但是我們泡的湯是溫泉水嗎?泡完後這些水又流到哪裡去呢?這五六年來民間掀起溫泉熱之後,台灣已有將近六百公頃土地正由建商規劃投入溫泉區開發作業評估,行政院預計從八十九年度起至九十三年度止,投入至少四十億元改造台灣溫泉。不過,誰擁有溫泉的水權?雜亂的管線又透露什麼訊息?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