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第 No name 集的相關文章

從種子到森林|海岸造林新思維

2021-08-02

台灣的低海拔森林,從海邊到淺山,因為開發,消失了很多,怎樣找回曾有的森林?也許就從一顆種子開始。

清水農地的開發風暴

2021-08-02

大甲溪出海口南邊,廣大的沖積扇平原,百年來先民開墾,漸漸變成優良田區。但是工業區開發,不斷伸向台中清水這片農地,居民數度抗爭,希望守護農田地景。

大風機進庄頭

2021-08-02

西部海濱,在地人口中風頭水尾的地方,因為風大,居住人口少,也因為風大,成為設置陸域風機的目標。當濱海第一排已經蓋滿,150公尺高的大型風機準備往村莊裡頭蓋。風機越向內陸挺進,與居民的衝突越多,陸域風機的發展,出了什麼差錯?

當核電退役時

2021-07-26

繼核一廠除役之後,核二廠一號機的燃料池,也因放不下用過燃料棒須提早除役,然後除役之路並不容易,放置這些核廢料的室外乾貯場疑慮未解,室內乾貯場又還在審查,更令人擔心的是最終處置又在哪裡呢?

與子偕行|徐如林與布農的八通關之路 

2021-07-26

布農族是台灣登山界公認的登山好手,而花蓮縣卓溪鄉的布農族人,更曾是活躍在中央山脈以東,拉庫拉庫溪流域的主人。1930年代,日本政府有計畫的將他們集團移住平地,至今將近百年、耆老逐漸凋零,他們該如何找回在山上的文化?

追尋海龜的軌跡|仍充滿許多問號的動物

2021-07-22

當我踏上小琉球第一次下水,漂在海面沒有目的浮潛,突然間,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一頭體型幾乎和我差不多大的海龜,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從我身旁經過.....

平安龜 平安歸否?|人與海龜關係的轉變

2021-07-21

有些生物的形貌,長期刻印在我們的腦海中,那是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海龜」就是其一,牠的形象符碼,從廟宇到街市,都被廣泛應用,而民間傳說與信仰,更賦予神獸的尊崇,人們想借助海龜古老又長壽的神力,祈求平安順遂,甚至財源廣進,而海龜自身呢,在海洋中,能夠永保平安嗎?

那瑪夏的星星菜園|照亮返鄉青年的路

2021-07-19

聽說很久以前,高雄市的那瑪夏區,是個螢火蟲滿天飛舞的地方。因為硬體開發與農業開墾,那瑪夏的螢況早已不如從前,不過,近年農民發現,如果不用農藥、減少翻耕,農業也能與螢火蟲共榮共存。

菜市仔突圍計|傳統菜攤新作法

2021-07-19

疫情加溫後,上街買菜的人潮變少了,也衝擊了傳統市場的攤商們,在這難以捉摸的疫情下,該怎麼找出因應之道呢?有人想到結合社群軟體,讓菜市場以新型態重新蓬勃發展起來。他們是怎麼做的?

蚵難怎麼解?|保麗龍浮具替代的可能性

2021-07-12

從空中俯瞰台南外海,密密麻麻的竹製蚵棚漂浮在海上,一年可替台南創造六億元產值。但每年當養殖季結束,九千多個蚵棚、十幾萬個以保麗龍為主的浮具,衍生出難解的廢棄物難題......

大林蒲的遷村夢|真能結束空污下的生活?

2021-07-12

煙囪圍繞,空污瀰漫,高雄大林蒲深受污染之害,最終以遷村解決問題。但是遷村問題重重,牽涉貧富差距,在走與留之間,大林蒲的遷村夢,福禍難定。

有機專區搬遷夢|農民等待政府兌現以地易地

2021-07-05

眾人苦心經營十年的中崎有機專區,在生命力最旺盛的時刻,因為劃設橋頭科學園區,面臨將被收回的命運。2020年8月,政府承諾以地易地,在高雄市燕巢區的台糖土地劃設新的有機專區,一年過去,政府對農民的承諾,是否能兌現?正在進行中的環評報告也發現,橋科預定地是一級保育鳥類東方草鴞的棲息環境,未來草鴞等鳥族們,是否能在規劃下,找到生存的一席之地?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