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水田變旱田:缺水下的農耕轉作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顏子惟 許中熹 劉啟稜,剪輯 顏子惟

今年因為乾旱,農委會宣布桃竹苗、台中、嘉南總共七萬四千公頃的農田停灌,創下二十年來最大停灌面積。為了節省農業用水,農委會鼓勵農民輪作或轉作旱作。當水田變旱田,有哪些效益?又遇到什麼問題?

2020年12月中,新竹竹北農地裡一顆顆豆莢已經轉成乾黃,連續幾天細雨,農民趁著雨停的空檔,趕緊採收。大豆不怕乾旱,就怕雨水,屬於耐旱作物,需水量不到水稻的一半。根據農糧署的資料,相較於水稻,大豆可節省55%的用水量,每公頃可減少6700噸至8800噸用水。

竹北雜糧產銷班班長何萬欽,五年前開始嘗試黑豆與稻米輪作,一開始並不是為了節水,而是為了活化農地。種植豆類可以固氮、增加地力,肥料使用量可減少三分之一。近幾年政府推動大糧倉計畫,獎勵農民轉作雜糧,種植大豆、硬質玉米,每公頃補助六萬元,地主如果將農地出租種植雜糧,除了可以拿租金,也省下翻田費用,算起來比休耕划算,因此老農民都願意把地租給何萬欽。

黑豆可以製作成醬油、黑豆酥、茶包各種產品,對何萬欽來說,生產不是問題,最大的難題是銷售。一開始沒有通路,冷凍庫裡存放了滿滿的豆子,直到2019年,通路問題終於得到解決。

竹北國小廚房的校工一大早就到學校,替學生煮黑豆漿,學生在早自習喝一碗熱騰騰的黑豆漿,補充能量和營養。營養師賴秋香說,早上喝一碗黑豆漿,對學生的學習效率有明顯幫助,竹北地區已經有十所國小參與。竹北國小還以黑豆入菜,黑豆雞湯、黑豆飯等,都是常見菜色。

因為地方政府的推廣,解決了何萬欽對銷路的擔憂。不過種植大豆有氣候限制,農民幾乎都是在二期播種,因為一期熱度不夠,又容易遇到梅雨,大豆很難種植。

竹北國小的學生們在早自習時間都能喝到一碗熱騰騰的黑豆漿
​​​

除了桃竹苗,台中市今年也因為乾旱停灌,不過對種植小麥的農民張文炎來說,影響不大。大雅區每年十月以後種植小麥,隔年三月採收,小麥的需水量是水稻的十分之一左右,不需灌溉,只要露水或一點雨水就能生長。大雅農民是採稻麥輪作,一期稻米還沒收割前,農民就先把小麥種子撒播到田間。除了土質適合外,氣候也是小麥能順利生長的條件。

大雅區小麥面積約100公頃,目前大部分銷售到金門,做為釀酒的麥種,少部分留下來自產自銷。跟國外小麥比起來,國產小麥比較新鮮,在食品安全上也較有保障,但是國產小麥價格是進口的兩倍,食品廠基於成本考量,多半採用進口小麥。雖然種植小麥政府每公頃有四萬五的補貼,但農民必須取得契作合約,這也限制了農民能種植的面積和意願。

台中大雅種植的小麥大部分銷售到金門,作為釀酒的麥種。


彰化縣這次沒有列為停灌區,但在二林地區,水圳缺水其實是常態。農民都自力救濟,自行鑿井取水。彰化二林、大城等地是地層下陷嚴重區域,二十多年前,農改場在二林推廣種植蕎麥,一方面減少農民抽地下水,一方面也增加農民收入。

農改場鼓勵農民轉作需水量較少的蕎麥,對農民來說種植不難,銷路才是挑戰。


種植蕎麥不需要農藥、肥料,和稻米輪作,稻米也會長得比較好。為了推廣二林蕎麥,蕎麥媽媽洪秀霞在政府補助下,添購蕎麥收割機、烘乾脫殼設備,蕎麥磨成粉可以製作蕎麥麵。道路一邊是整片白色的蕎麥花海,另一邊的三合院裡,則是日光下暖烘烘的蕎麥麵條,從產地到餐桌,只隔著一條路的距離。

二林鎮的蕎麥屬於「甜蕎」;在大城鄉,農民種植另一種「苦蕎」,1月也接近採收期。大城農民自己設置加工廠,苦蕎要加工前先浸泡、蒸熟,脫殼後做成蕎麥米或茶包。

對生產雜糧的農民來說,產銷是最大的瓶頸,由於進口雜糧價格較低,台灣九成以上都仰賴進口。農糧署作物生產組副組長黃瑞呈表示,為了跟進口雜糧做區隔,輔導農民申請產銷履歷和產地標章,另外2019年開始也補助學校,營養午餐採用國產產銷履歷的大豆或雜糧。農民則建議政府降低休耕補償,提高農民種雜糧的意願。

台灣的稻米自給率超過100%,但小麥、大豆、高粱等自給率卻不到1%,市場需求是農民願不願意種植的關鍵。消費者選擇國產的大豆、小麥等雜糧,不但有更安全新鮮的食材,也可以實際支持農業節水,面對極端氣候的挑戰。

集數
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