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的異想世界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許中熹

「一條路通往東邊,是山。拿著斧頭,砍樹木,撿木柴,帶回家。一條路去西邊,秀姑巒溪。拿魚網,去捕魚,把魚帶回家,做晚餐。」在花蓮玉里秀姑巒溪河邊,Pinanaman幼兒園的小朋友,在金黃色的油菜花田,圍著圈圈唱歌。

仔細聽,小朋友唱的語言,全台灣大部分的人都聽不懂,因為他們唱的是「阿美語」。Pinanaman是一所「全美語」教學的幼兒園,目的是希望小朋友用阿美語,學習部落的經驗與智慧。

老師帶著小朋友去摘油菜花、拔蘿蔔、拔野生龍葵,加到麵湯裡面,大家一起分享。幫忙煮午餐的Arik阿媽說,「我們如果沒有吃的,就自己找,可以吃的菜是哪一種?像台灣人的話,去山上可以活嗎?死啦,對不對?所以很希望小孩子可以知道,我們種的菜是什麼,山上的菜是什麼。」

在河邊生活的族群,當然也要學習捕魚技能,Pinanaman請Sefi阿媽示範。阿媽十項全能,沒有事情會難倒她。她的兒子Odoy幫大家野炊煮糯米飯,她就在鍋子旁邊放一點米一點鹽巴,「這是給污靈吃的,這樣污靈就不會纏著我們,讓我們的糯米飯煮不熟。」

Pinanaman的主張,吸引了兩位從台北來的年輕女孩,她們如何看待,用全美語學習部落生活?志工趙曼君說,「這反而是多一種不同的能力和思考方式,也是一種變相的競爭力。對我來說,獨特性會是比較重要的。」另一位志工林亞萱說,「小時候彰化老家休耕也是種油菜花,但是我們不會拿來吃。可能在我爸媽的年代會拿來吃,可是我們長大就是去超市買菜,或自己種一些比較常見的菜。來這裡我才發現,原來油菜花是可以拿來食用的。」

很多台灣小孩從幼稚園就在學習那種通行全世界的「美語」,Pinanaman的小孩還在學這種很少人用的「美語」,將來,它們跟得上外面的世界嗎?

「我自己的創作都是源自於部落,沒有語言就沒有文化。」Sapod說。他是一位木雕藝術家,住在花蓮太平洋海邊的港口部落。小時候就和哥哥姊姊一起上山下海,打小鳥,抓蝦子,釣魚,「從自己的部落開始了解,開始探索。」

Sapod的兩個孩子,都在港口部落的Tamorak母語共學園,這裡有幼兒園也有小學,以共學的方式經營。

Tamorak母語共學園,除了數學和國語課外,不能講中文。學校教育以阿美語為主,同時也教英文、台語。「台灣是個多文化的島嶼」Nakaw園長說,「接觸這麼多不同的語言,他們可以感覺島嶼文化的豐富,可以了解,除了我自己,還有很多各式各樣的族群。」

Nakaw園長的女兒Atomo,正在參加部落的造舟計畫。她和妹妹拿著鋸子、量尺,和部落長輩一起工作。Atomo說「很久以前阿美族,台灣的南島語族,應該是有能力,可以航行到很遠的地方。可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阿美族,可能只剩下竹筏,只能在溪流河邊,很近的海岸航行。我跟妹妹就想找出,阿美族很久以前是用什麼樣的船型,到底能夠航行多遠。」

將來的阿美族孩子,可以比祖先航向更廣闊的世界吧?Tamorak和Pinanaman學校,正在培育勇敢的選手,以阿美之名。

集數
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