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塱壹的困境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六年抗爭,阿塱壹終獲保護,當守護行動從台北街頭,進入海角村落,溫馨的陪伴與溝通,成為守護阿塱壹,最動人的終曲…

憂心台二十六線公路南田—旭海段計畫,會破壞阿塱壹(阿朗壹)海岸生態,環境團體歷經六年的搶救行動,屏東縣政府二度暫訂劃設保留區。在第二度劃設保留區期滿前,環境團體再度走上街頭,希望進入審查,永久劃設自然保留區,避免失去暫訂保留區身份後,阿塱壹(阿朗壹)隨時會面臨開路動工的危機。



台灣許多環保團體加入聲援,希望在這最後時刻,阿塱壹能通過保留區的劃設審查。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新黨四個政黨的立委與候選人,共同連署守護阿塱壹宣言,要求保留台灣百分之一的自然海岸線。

保護阿塱壹的行動,也在台北街頭平和進行,但是在台灣東南海角,卻醞釀著一場風暴。屏東縣政府推動劃設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在進入保留區審查前,在旭海召開地方說明會,邀請恆春、滿州、車城、旭海的地方居民參加。



說明會中,提出進行解說訓練、推動溫泉觀光、協助民宿設立等相關配套措施,希望達成環境保護與地方共榮的目的。但是多數希望開路的居民,反對劃設保護區,並且認為相關配套,不該因劃設保護區才提供。參與保護區規劃與調查的高雄師範大學教授齊士崢表示,在劃設上考慮居民的土地,將分成不同保護等級,說明會並未獲得共識,居民懷著怒氣,計畫審查會上表達抗議。

審查會當日,來自台灣各地的環境團體,聚集在屏東縣政府外,他們決定不進會場,避免發生衝突,以平和靜坐的方式表達守護心願。縣府會議廳內,邀請相關地主陳述意見,但是多數居民要求停止審查,包圍主席台,中斷會議進行。

縣府邀集審查委員,依程序進行審查,多位支持開路的地方民意代表靜坐抗議,表達高度不滿。下午時刻,審查結果出爐,以阿塱壹調查發現有數百種多樣性動植物,並有褐林鴞、麝香貓等保育動物,通過劃設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先行排除地方居民的土地,以ㄇ字型劃設八百多公頃區域,並且強調劃設依據,完全是考慮阿塱壹保留區域的生態多樣性。

抗爭六年,阿塱壹海岸區域獲得保護,台二十六線公路無法貫穿開發,但是未來保護行動,如何落實成為地方共榮,才是真正的挑戰。

旭海居民多數希望開路,對於旭海-觀音鼻被劃定為自然保留區,多不表認同,屏東環盟、千里步道、東港溪保育協會等環保團體,並沒有因為阿塱壹已經獲得保護而撤離,因為他們知道更大的在地守護工作,從現在才開始。

持續推動的地方解說行動,依舊在進行,從第一批十八位訓練考試通過的解說員,到第二批二十多位訓練中解說員,希望透過一批批地方居民的加入,瞭解生態的重要,並且能從解說行動開創經濟,更重要是成為地方守護的先驅。潘阿姨是旭海居民,對地方生態相當熟悉,在村落支持開路下,她加入生態解說行列,表達守護故鄉的心意。 



一些改變的力量,微微的在發生,當阿塱壹從生態守護,進入到營造地方共榮,面臨更困難的挑戰。除了結合社區發展外,千里步道也在保留區內,進行自然步道工作假期,除了拜訪耆老,重建古老的阿塱壹步道系統,還進行步道修復工作。

許多參與的學生,大都是第一次到阿塱壹,他們不只縱走翻越,而是實際參與工作,來為阿塱壹盡一分力。一個個賣力搬著石頭,舖設步道,他們的人生經驗,有著阿塱壹的印記。

阿塱壹通過保留後,一些願意守護環境的聲音,慢慢浮現。當地居民寶哥在多年異鄉生活後,回到故鄉,知道故鄉的價值所在,希望能夠在故鄉發展。他整理家中的土地,小小的園區,有小小的心願,他希望不必太多人潮,讓每個人都能感受到旭海的舒緩和阿朗壹的美麗。



環境運動是條永續的道路,守護阿塱壹的行動,並不會因為保留區劃設成功而停止,在居民難以平復的怒氣裡,如何化解開發迷思,變成保護心意,守護阿塱壹的困境,此刻才是真正開始。

集數
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