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色黃墘溪

採訪 柯金源 林玲遠
攝影 蘇志宗 朱孝權 葉鎮中

中福村中興段農田,一百多年來是蘆竹鄉最好的水稻田,民國六十五年左右,中壢工業區的工業污水陸續排放到黃墘溪,只要附近農民引用溪水來灌溉,農田就會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這片農田幾乎成為桃園地力最差的地方。當地居民嘗試過許多陳情管道,得到的答案就是等待,一等二十年。黃墘溪只是台灣眾多相似問題的一例,目前台灣三十多萬公頃的水稻田,就有五萬多公頃灌溉用水受到污染,農地污染的惡夢,何時可以解決?

中福村中興段的農田,一百多年來是桃園縣蘆竹鄉最好的水稻田,但是1976年左右,中壢工業區的工業污水陸續排放到黃墘溪以後,只要附近的農民引用黃墘溪水灌溉,農田就會遭受污染,目前這片農田快要成為桃園地力最差的地方。

農業工程研究中心的調查,中福地區受到重金屬汙染的土地大概有八十幾公頃,2001年3月6日,臺灣大學教授胡弘道在這裡種植桉樹樹苗,進行土壤復育試驗,他分析此區鎘污染量已經超過痛痛病的標準,每一公斤的乾燥土壤達到一百多ppm,超過鎘中毒的標準,不應該種植作物。

來到中壢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污水排放口,電子業、化工業、染整業的汙水直接排放到黃墘溪裡,並未做灌排分離,這條溪同時也是中福地區水稻田的灌溉水源,等於同時將污水擴散到下游幾百公頃的那個農地裡。然而,中福村的老農民也四處陳情,從鄉公所、縣政府、中央級的民意代表,但是老農民得到的答案,就是等待。這樣一等,已經二十年了。

根據統計,目前在臺灣三十幾萬公頃的水稻田裡,有五萬多公頃的灌溉用水受到污染,以黃墘溪流域為例子,因為土地及水污染防治法的施行細則還來不及立法,導致遭受重金屬水污染的土地沒有法源依據進行整治。土地是生命延續的根本,土地污染問題一天不改善,全島的子民就必須付出更多的健康代價。

集數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