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用獸鋏起步走

採訪 陳佳利 王俐文,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張光宗 陳志昌,剪輯 陳添寶

一則又一則無辜動物被獸鋏傷害的報導,三不五時出現在新聞中,多年來環保團體呼籲禁用獸鋏的聲浪,不曾停止。2011年3月,農委會主委指示全面禁用獸鋏,動保法與野保法的修法程序剛要起步,存在已久的獸鋏問題,還要拖多久?

受傷的小花,驚慌的在路邊掙扎,怎麼甩都擺脫不了,那緊緊咬合的獸鋏,血肉模糊的痛,痛徹心扉的苦,該向誰控訴?心疼的飼主不知道要找誰負責,小花就在住家附近的公園裡踩中獸鋏,無辜的牠並不是最後一位受害者,動作靈巧的貓咪,也沒躲過。城市中,憎恨流浪動物的人,用獸鋏當工具,希望驅離牠們。

在田間,農民為了處理鼠害而用獸鋏。趁著隔壁蔗田收割,田鼠避難找新家,一位農民沿著田邊放了十多隻獸鋏。沒隔多久,草叢裡就傳出田鼠的怒吼。農民熟練地把牠從獸鋏取下,敲掉牠的門牙,放進布袋裡。咆哮變哀鳴,農民的勝利,田鼠的悲劇,田野鄉間,經常上演的戲碼。



迷你怪手一匙一匙舀起沙土,住在山區的阿冉伯整地準備種番茄,農家總是習慣養幾隻狗來作伴,阿冉伯也是。他的一隻寶貝狗「龍」連續兩次被獸鋏夾傷,失去右前腳與左後腿的腳掌,行動困難讓小龍失去自信,對人有強烈戒心。害怕阿伯身邊的我們幾位陌生人,一跳一跳,小龍越躲越遠。

沒有人願意寵物受傷,更沒有人願意自己的腳踏在獸鋏上,但是全台各地從都市到山區,獸鋏使用氾濫,不只同伴動物受傷,在野地生活的野生動物也躲不過。



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的詹芳澤醫師,聚精會神為一隻台灣獼猴動手術。另一組團隊動作熟練的為穿山甲換藥。在另一端,裹著繃帶的山羌,靜靜的在病房中休養。牠們來自不同山區,卻遇上相同剋星。有的動物再也無法重回野外,有些傷勢輕微,痊癒之後可以回家。被獸鋏夾到的腳大多得要截肢,重回野外得帶著一生的殘缺。

2010年野生動物急救站總共處理了三十多隻被獸鋏弄傷的動物,在野外還有許多動物因此命喪黃泉,但根本無法統計。救傷名單中有鳥類、有哺乳動物,其中有一筆資料,格外值得關注。那是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的石虎,牠的瀕危等級和台灣黑熊一樣,但是石虎不像黑熊住在深山,就住在鄰近人們淺山地區,除了得應付自然環境的挑戰,還得跟人類鬥法。屏科大生物資源研究所研究生陳美汀表示,追蹤研究的五隻個體,六次野放,只有一隻不確定是不是人導致的,其他的五隻都是因為人的因素,不是中獸鋏就是中毒,死亡非常快。

2011年1月中旬,苗栗一處果園附近,一隻石虎中了獸鋏,無奈的舔拭著傷口。落難石虎緊急送往屏科大急救,但是受困時間太長,沒能保住性命,棲地破壞之外,獸鋏是石虎最迫切的危機,估計全台的石虎數量恐怕不到500隻,任何一隻石虎喪命,都是非常嚴重的損失。其實不管是哪一種動物,都不該籠罩在獸鋏的陰影裡。

把獸鋏放到動物家裡去,讓原始山林變成地雷區,師大生命科學系教授王穎認為,使用獸鋏實在是不公平的遊戲,有些人設了獸鋏之後,忘掉了或是不常去巡視,導致動物受困而死,造成無謂的浪費跟犧牲。關懷生命協會發言人釋傳法表示,有位東華大學的學者曾說,台灣山林裡粗估有三百萬具的獸鋏,但是林務局每年清除出來的獸鋏,才幾百具而已,比例太懸殊。



五金行裡,大大小小,各種規格的獸鋏,陳列在架子上。一個不到50塊錢,買獸鋏和買其他東西一樣稀鬆平常,容易取得所以廣泛使用,無視現行法令中獸鋏使用的規定。依據動保法19條之1,獸鋏使用必須取得主管機關同意。野保法第19條規定不可使用獸鋏,但動物危害農林作物或原住民族祭儀需求則不受此限制。可惜徒具形式,難以落實。

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科長林宗毅說,各地方政府都沒有接獲任何民眾的申請案件,截至目前沒有發出任何一張獸鋏使用許可證。而且獸鋏不容易辨識誰放的,即使找到是誰放的,民眾如果說他是要抓老鼠的,就完全無法裁罰。

為了推動全面禁用獸鋏,2011年3月起,農委會開始研擬動保法與野保法的修法。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科長林宗毅說,動保法和野保法同步,把除外條款和許可制都拿掉,全面禁用,在使用端達到最強的強度。關懷生命協會發言人釋傳法表示,台灣的情況是法律訂了,但是大家還是照用照賣照樣製造,她認為,只是談禁止使用是不夠的,希望進一步禁止販賣和禁止製造,從源頭管制。而民眾的動物保護意識,也應該繼續提升。



全面禁用獸鋏,官方終於起步走,然而修法程序與民眾教育需要時間,過程中還要賠上多少動物的眼淚?

集數
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