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整型全記錄

採訪/撰稿 楊蕙萍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中國人過年的傳統「除舊佈新」,每到過年前夕,街道上總會出現堆積如山等著汰換的家具,這些等著「出清」的大型廢棄物,常常是民眾也是環保局的困擾,除了進焚化爐,它們是否有其他的出路?我們走訪幾處環保局大型家具處理場,看看木工師父如何透過巧手,將廢棄家具化腐朽為神奇?民眾又有哪些管道,可以和這些家具再續前緣。

這些損傷不嚴重、功能還不錯的家具,在維修師父的眼裡,蘊藏無限的寶藏。台中市環保局「寶之林」含編制在內只有十五位員工,不過卻負責廢棄家具的再造計畫執行工作。

劉金川原來是負責開清潔隊的垃圾車,開車開了十八年,面臨原本的工作改為外包,讓劉金川職業生涯有了另一個轉變。

「這個是沙發的零件,這是抽屜的…這些是舊的,可以對調﹔這是青銅的古董,現在沒….這螺絲也拔掉,對啊,這些螺絲還可以用我們需要的時候就有了」,劉金川一面低著頭,一面向我們解釋他的新工作。

林秋河師父負責家具最後的噴漆階段,已經有二十幾年木工經驗的他,原本從事的是家具生產工作,因為不景氣,現在是永續就業計畫裡的成員。「做生產再做修理會比較困難,當然會, 家具用到這樣算已經很糟了,還要把它修理起來真是很困難」林秋河說。

台中市環保局的家具再造園區,每天的二手家具到貨量大約二三十件,如果遇到學校課桌椅淘汰,大約是上千件,平均有四位師父要應付30至40件,但每件整修完成的桌椅、床、神桌、櫃子等,幾乎很快就銷售一空。根據台中市環保局統計,從八十八年七月八日起推動資源回收計畫後,垃圾量從前幾年一天1100公噸到現在的900到950公噸。

同樣推動資源回收的台北市環保局統計,從民國八十八年到九十四年間,台北市的垃圾量已經減少56.6%。

台南的「藏金閣」主要是家具健檢站,為許多只有些微毀損,卻找不到適當的維修師父或是因為維修經費的民眾,提供另一個選擇。這天,鍾小姐從高雄連跑了三趟,才找到這裡。她運來一個斑駁老舊的櫥櫃,師父估計這大概有五十年的歷史。

鍾小姐告訴我們,這是她阿媽傳給媽媽的菜櫥,滿載著童年回憶。「小時候沒零食我都偷開菜櫥找食物,十歲的時候搬家,這個就沒有搬到新家,就放在古厝裡,古厝屋頂後來都沒了,櫥櫃在裡面卻不會爛掉,我覺得很奇怪。修一修還是可以拿來用,要惜福啊!畢竟爸爸媽媽都不在了,留下一點可以回憶的東西」。鍾小姐直說「値得」。

另一個家具現場在台北的中山足球場,星期六早上已經人聲鼎沸。

「那些沙發都是真皮,市面上三…六萬,我們師父認定後,有的一組好好的兩千多元,坐四五年都沒問題」回收維修組的隊員拉開嗓門推薦,這些絕版的原木家具。一個以高於底標三倍得標的民眾說:「小時候就是用這種東西。這種材質非常的好,然後再傳給後代」。

目前全省有九個廢家具回收再利用點,環保署規劃在九十六年為止全省可以有25處回收再利用廠房。各縣市能夠依照它的特性,來規劃它的家具利用市場,並結合園藝相關產業或地方製紙工廠,可以合作把破碎的木屑製成紙漿,甚至委託監獄受刑人修復,培養第二專長。

下次您基於某種原因,必須棄置家具之前,請先停看聽,也許可以從垃圾中發現無窮的可能性。

集數
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