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的呼喚

採訪/撰稿 王晴玲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南溪是宜蘭南澳的主要河川,四年前因為生態破壞嚴重,鄉公所進行封溪護魚,護魚的結果生態是否回春,還在觀察期,一項規劃中的水力發電計畫,可能就要斷送南溪的美好生態。

海灣、森林、溪流、高山湖泊,組成美麗的南澳鄉,其中南澳南溪更由於綠水旖旎景色秀麗,充滿原始吸引力。南溪是南澳泰雅族人的母親之河,多年來生活在這兒的泰雅族人,沿著南溪狩獵、漁撈、建立聚落。但近十多年來,原本是生態天堂的南溪,因為人為的大量介入產生浩劫。溪流中的鱸鰻、苦花、香魚愈來愈少,連南澳最著名的毛蟹都在人為的濫捕下,面臨滅絕危機。

南澳鄉公所於是從民國九十一年,開始進行封溪護魚的行動,四年的護溪原本期待看到的南澳毛蟹,仍然不見蹤影。但是在溪流中尋不到,我們卻在南澳大街上的餐廳內發現牠的蹤跡。鄉公所人員表示,南溪分屬於南澳鄉與蘇澳鎮,護溪能夠執行的只在南澳鄉,但是要到海口產卵的毛蟹,哪裡會曉得這樣後天的人為區域劃分呢?於是在上游長得肥美的毛蟹,一過了海岸大橋就成為網中物,也讓封溪護魚的美意大打折扣。

毛蟹滿溪的情景,何時能在南溪再現,還沒有答案。南溪卻有一項更大的威脅,讓當地民眾憂心。台電公司已經相中南溪豐沛的水源,計畫在上游築壩,進行水力發電。台電的仲岳水力發電計畫利用長達5322公尺的壓力隧道,將水引至地下的仲岳電廠發電,計畫年平均發電量8千7百76萬度。築壩攔水的發電計畫,讓泰雅族人擔心將對南溪產生重大影響。

南溪是目前台灣溪流中少數還沒有築壩的溪流,8千7百多萬度的發電量,比較起65億度的年總水力發電量,助益實在不多,更遑論水力發電的總發電量,只佔全部發電量的3.6%。秀麗景緻、綠水旖旎,是南溪最大的驕傲。微小的發電量比上南溪的生態,該如何選擇?是否該聽聽南溪潺潺水流的自然呼喚。

南澳鄉是宜蘭面積最大的鄉鎮,秀麗的景致成為許多人假日出遊的好地點,其中南澳南溪更是一條少受污染,景觀自然的溪流。南澳南溪從九十一年開始封溪護魚,成效到底如何?是我們想要了解的。在採訪中,我們從居民口中得知南澳南溪上游的水力發電計畫,更令我們憂慮,將對南溪生態造成難以回復的影響。

南澳除了南溪的風景迷人,還有一項特殊的活動,讓外地人感到新鮮。每天下午四點左右,出海捕魚的漁船進港,一大群民眾早已經等在漁港外,等著挑選新鮮的漁獲。而想要買到好貨,可千萬不能斯文客氣,魚一上岸,看準目標就得趕緊把魚搶在手裡,一大群人搶魚的畫面,讓我們看的是瞠目結舌。

而更令我們訝異的是,這裡的魚,價格低得驚人,雖然我不太認識魚的名稱,但是一條大約有五六斤的魚,居然只要九十塊錢。可用來做生魚片的上等魚,也是便宜到令人無法置信。下次到南澳,有機會可得來體驗一下這樣質樸的漁港文化。

集數
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