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相關報導

後灣‧阿朗壹—環境律師團的海角體驗

2011-02-28

爬上山、望向海、踏進濕地,聆聽居民的言語。一群長期守護環境的律師,安排一場美麗的生態假期,他們拜訪遠方的海角,深深體驗土地的美好,還有它面臨的傷悲…

中平村不太平

2011-02-21

苗栗縣中平村,以生產芋頭和稻米聞名,不過恬靜的農耕生活,卻因為中興工業區污水排放,出現隱憂,加上中平工業區即將進駐,當地農民難以接受,決定北上抗議。他們擔心,再設工業區除了會惡化農地品質,也會搶走土地,生計難以維持,而最讓他們感到疑惑的是,明明還有這麼多的閒置土地,為什麼還要再開發工業區?對農民來說,只要把土地照顧好,土地就會給予回報,但是他們不能理解,政府為什麼這麼喜歡把農地變成硬梆梆的水泥地?

禁錮‧東北角

2011-01-31

禁錮三十年,一夕大開發,美麗東北角即將變色。所有居民群起憤怒,環保人士全力相挺,全力保護這塊海角的人間美境…

相思寮的年獸

2011-01-31

2010年過了,全台灣歡喜迎來所謂「精采100(年)」。但對深受中科直接影響的相思寮居民來說,從2009年到2010年的中科四期陰霾,並沒有隨之而去...

追討未來

2011-01-31

反對國光石化設廠的力量,在各個年齡層發酵,除了學界、醫界、藝文界,連大學生、高中生和小朋友,也沒有缺席,他們要求政府給他們一個不受污染的環境,高喊:「我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

追討程序正義(一)

2011-01-24

民國83年12月30日,我國實施環境影響評估法,由環保署組成環評委員會,透過程序透明化和民眾參與,一定規模以上的開發案,都應該在事前進行環境影響評估,達到預防而且減輕環境破壞。但是從中科三期、中科四期、蘇花改的案例來看,環評制度卻被質疑淪為政策背書的工具。外界甚至以「環評已死」來表達對環評制度的不信任。究竟環境影響評估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如何才能重拾民眾對制度的信心?環評制度未來又該如何走?才能達到保護環境及人民的目的。

追討程序正義(二)

2011-01-24

從后里三線路轉進四月路,就是后里花農陳欽全的家,沿途香水百合、劍蘭、文心花田,點綴后里別有一番風情。65歲的陳欽全高農畢業,因為愛花,退伍後回到故鄉開始種花,是后里最早種花的農民之一...

追討程序正義(三)

2011-01-24

依照環評法規定,環境影響評估應審查範圍包括:生活、自然、社會、經濟、文化、生態等環境影響,但實際上,環評委員會對污染排放以外的開發影響卻較少評估。

追討程序正義(四)

2011-01-24

一個與世無爭的小村莊,民國90年,台南縣政府悄悄通過環評案,要蓋一座9公頃的永揚垃圾掩埋場。環評第一階段審查不需要舉行說明會,環評通過了村民還不知情,直到92年消息曝光後,村民擔心垃圾場污染灌溉用水、烏山頭水庫,組成自救會站出來反對,經過了八年,抗爭還沒有結束。

追討程序正義(五)

2011-01-24

「你有三分鐘」。中科三期專案小組主席、成功大學教授李俊璋,在2010年8月25日中科三期環評專案小組審查時,請后里鴨農許金水發言前,言明發言只有三分鐘。

給一條路

2011-01-17

在過去全面追求經濟的年代,開路被認為是發展中很重要的一環,但是到了今天,關心生態和自身環境的思維逐漸升高,大家對於開路所思考的層次,更加多元。一條路的出現,不僅僅只是串連起A、B兩地的運輸功能,還包含了對於當地文化、地層、自然、都市規劃等各種面向的挑戰,必須都要評估,才能決定是否有開路的必要性。

萬里築壩記

2011-01-10

台電公司為了因應電力需求成長,提高自產能源比例,2003年起,提出花蓮萬里溪的水力開發計畫,但是當地居民從地質環境、經濟效益到灌溉用水,有著許多質疑,因此有所反彈,到底萬里溪的水力開發計畫,有著什麼樣的爭議?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