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相關報導

環境任我行

2006-08-21

隨時間與觀念的演變,人類和動植物的關係經歷了共生對立,到現在的共存,但過於近距離的接觸觀察,往往又干擾了生物和環境,有沒有方式可以在一定範圍下,既可以貼近自然環境,保持安全距離,又能長遠維繫?

蘭嶼的未來練習曲

2006-08-21

一群在蘭嶼大專青年,他們以蘭嶼新生代的姿態,追求蘭嶼的未來,去年他們透過活動,重新認識自己的故鄉,今年他們集思廣益,想要找個角度出賣蘭嶼。

誰不要古蹟-鹿港龍山寺的哀愁

2006-07-31

當921地震,毀壞二百多年的鹿港龍山寺,讓這棟老廟面臨建廟歷史上的最大危機。全國都為這座受到重創的歷史古廟悲傷不已,在善心人士的奔走下,鹿港龍山寺開始進行修復,但是技術的缺乏、觀念的分歧,讓這座一級古蹟面臨修新與復舊的雙重難題,也讓人擔心一座古廟會不會在修復之後,不再擁有舊日的華麗?

反思國家公園

2006-07-03

國家公園設立的目的,原本是以生態保育、文化保護為主,但是在因應旅遊浪潮下,常常是側重遊憩功能,忽略生態保育、文化保護的責任,讓生態面臨危機、文化遭到破壞,大演本末倒置的荒謬劇。

自然藝術

2006-06-26

天然的環境與人為的藝術創作,如何能夠巧妙地結合呢?在台北市關渡自然公園,展開了結合自然與藝術創作的實驗,希望透過藝術家的巧思,讓人參與其中,更能夠感受與自然結合的喜悅。

守護松鶴林場巷

2006-06-12

七二水患重創松鶴部落,在國人投以高度關心後,才發現位於松鶴上方,竟然保留一大片台灣林業歷史的珍貴遺址,這處林業遺址,半世紀來就隱身在山林之中,彷如一座消失的桃花源。

旗山老車站的漫長等待

2006-05-22

旗山老車站,見證旗山的百年發展,成為所有旗山人的共同記憶。但是火車不再來,車站變成廢墟,保存與拆除成為懸而未決的課題。在日漸凋零中,老車站像位歷盡滄桑的老母親,在旗山街頭漫長等待著,那顆感恩與追念的心。

卯澳的水水家園

2006-05-22

當一個社區,從挽救水圳開始,創造社區的美麗景觀,連帶的,也挽救一片海洋,為生態做出貢獻。小小的卯澳社區,從搶救水圳到永續經營,讓未來不再失根漂浪,一步步打造心目中的水水家園。

找尋五溝水的春天

2006-05-01

五溝水,一條因歷史與生態而富有的水圳,卻在人為漠視與破壞下,日漸消失,讓一個能夠開創水圳意象的社區,失去最珍貴的資源。

甜蜜蜜黑糖記事

2006-04-20

關山村位在後堀溪河谷上,土壤肥沃、氣候溫和,滿山遍野的芒果樹和麻竹,都是在地農民的傑作。58歲的張輝隆,6歲時跟著父親,從雲林土庫來到關山開墾,現在的他,共有近四甲大的芒果園、鳳梨田、雞舍和豬寮。樸實的穿著、靦腆的表情,張輝隆全身上下充滿濃厚的農民氣質。去年三月之前,他根本沒有想到,一輩子作農的生活即將出現改變。 張輝隆家後面山坡,有一座完全用山上倒木搭建而成的開放式工寮,這座製糖工寮,...

假日學校

2006-04-17

漁光國小這幾年是網路上火紅的遊學學校,由於校長的創意經營理念,讓漁光由一個偏遠的迷你小學,轉而成為一個需要排隊預約的體驗型學校。本週永續台灣專題,希望藉由漁光國小的例子,呈現「永續經營」不一定是恆久不變,有時候轉個彎,就能夠把困境變成另一個發展的機會。

最後的桃花源

2006-04-03

國家公園與原住民之間的衝突一直存在著,十幾二十年來大小衝突不斷,其中尤其是東埔,更曾經發生過一些衝突事件,像前任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張和平處長很努力做了很多改善原住民生活的措施,但卻因為一句酒後失言「一顆老鼠屎搞壞一鍋粥」引起東埔原住民強烈不滿而下台,究竟東埔與玉管處之間的關係該如何解決?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