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相關報導

被忽略的滋味

2008-10-27

早餐,有多久沒來上一碗清粥小菜?一日三餐當中,吃到幾回白米飯?日復一日,把食物送進嘴裡,吃什麼,怎麼吃,久了養成習慣,習慣建構文化,當飲食習慣改變,也就動搖了吃的文化。

太巴塱豐年祭的祖靈追尋

2008-09-08

台灣原住民族共有十三族,每個族群依照歲時,有著不同祭典,但是在長期觀光化的趨勢下,祭典的傳統精神,受到嚴重干擾,失去文化傳承的意義。在阿美族太巴塱部落,一個追尋傳統祭典的行動,正在開展,他們用微小的步伐,不斷調整身姿,希望在現代社會中,找到一個回歸傳統的部落身影。

觀光浪潮下的達邦風格

2008-07-28

在阿里山層層山巒之後,一個居住在天神腳印裡的部落,數百年來守護故鄉。當傳統獵場轉為觀光聖地之後,他們依舊謹記祖先的訓示,堅守最久的獵人,才是最後的勝者。於是,他們不急,一切依循傳統,再容易迷失的觀光浪潮裡,走出自我的風格。

大畫家的小農場

2008-06-02

苗栗大湖鎮旁的芎蕉坑山區,住著一位隱士般的女畫家,大家都說那裡像喬治歐威爾書寫的快樂動物農場,也說像莫內筆下的自然田園。但是走了進去才會發現,原來山裡藏著一座自然天堂。

偏遠國小新春天

2008-03-24

在台灣偏遠地區,有五百多所小學,因為學生人數不滿百人,面臨著裁併或廢校的命運,讓偏遠地區的教育,走入消失的歷史。但是,許多偏遠小校,在廢校的困境中,思考不同的教育模式,結合特有的自然生態,展開靜默的改造工程,期待在山巔海濱,走出偏遠國小的新春天。

台灣菸業紀實-沉默的告別

2008-02-22

西元2002年1月1日,台灣加入WTO,島內的農業發展,掀起一股巨大的全球化浪潮,過去的這些年,菸農抗議請願、高層安撫民怨,台灣百年菸業的生存,還在做最後的掙扎。但是,今年,2008年的春天,正值菸葉採收的季節,抗議的聲音不見了,也沒有人拍胸脯保證什麼,現在的菸田上,盡是光禿禿的菸梗,和一片收成後的靜謐。台灣菸業的發展,儼然已經踏入告別年代…

看見新淡水

2008-02-01

這裡,一群人為了打造淡水的新文化而努力著,他們在也許不起眼小角落,創造藝術,又或者打開一塊空地,把河口的風景帶進人們心中,讓原本人潮擁擠的老街,有了喘息空間,為淡水的未來許下願景。

四股社區鰲鼓夢

2008-01-18

他是回鄉的設計師,也是海上的漁夫,更是一位願景的推手。四股青年蔡恭和,回到故鄉創業,卻一頭栽入社區再造的工作中,成為生命中美麗的插曲。於是,在鰲鼓濕地旁的小小村落裡,一個關於濕地上的桃源夢,開始起飛。

社頂的未來心願

2008-01-11

國家公園是社區的敵人還是朋友,成為國家公園設立後,常被探討的問題。但是在墾丁國家公園的社頂地區內,一項新的關係正在建立,裡面有著國家公園的堅持,以及社區居民的未來心願。

跟著獵人走

2008-01-11

遠離水泥叢林,跟著獵人進入飛鼠、山豬、山羊的世界,找尋失落的本能,回應森林深處,遙遠而響亮的野性的呼喚。 我們要去的部落名叫大同,太魯閣人叫它砂卡噹(斯卡檔),它位在立霧溪北岸海拔八百公尺的山上。對我來說,大同一直是一個很遠又很近的地方,以直線距離來算,它距離太魯閣口並不算遠,但是往部落的山路非常陡峭,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你的雙腿。在獵人Saki與Kimbu的帶領下,我們沿著流籠的路線往上攀行,...

誰愛平埔族 – 西拉雅之夢

2007-12-21

當一個消失的種族,重新在人間顯現,人們會投注多少關心?平埔族,四百年前縱橫台灣西部平原,四百年後漂浪在島嶼的噤語之中,當西拉雅的族名,再度被提起,人們才赫然驚覺,台灣的歷史,應該重新書寫。

來玩土造屋

2007-12-14

石碇山區,一個被樹林包圍的學校,叫做二格山自然中心。在這裡,知識不是用背的,也不是寫在書本上,而是要小朋友用雙手雙腳實際去體驗。創辦人方正泰先生,七年前耗資三億元買下二格山的山頭,他不蓋民宿、不做開發,只想提供孩子一個自然學習的好環境。但是,在這樣的環境裡需要什麼樣的房子呢?

頁面